大佬眼中的互联网世界

起点学院产品经理365成长计划,2天线下闭门集训+1年在线学习,全面掌握BAT产品经理体系。了解详情

【导读】看完这篇文章,相必在你的心里也对号入座了某位大佬,但是我觉得这篇文章只是一种臆想。不过做产品,确实也需要臆想,站在他人的角度去看待和理解事务。假如你是一位互联网大佬,你会怎样度过自己的一天?

“Mark,这是今天的日程安排,你看一下。上午10点是产品例会,11点市场年度方案汇报,下午3点要见工信部……”Mark一进办公室,秘书就进来这样说。

这些所谓的日程安排,在前一天早就发送过邮件,秘书的汇报从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有点多余。但Mark还是微笑着听完,然后吩咐秘书出去。

因为一向以温和出名的Mark心里明白,这是属于秘书的份内工作,她有必要走完这一套流程。如果自己表现出一丝的不耐烦,很可能会影响这位每天跟着自己的秘书的一天心情。

这一切Mark早已习以为常。

Mark是一家互联网公司的董事长兼CEO,也是行业非常知名的行业大佬。他从公司创业到现在,已经整整17年,这些年来,通过自己的打拼,把企业做成了行业巨头,成为“TOP3”之一。

如果说Mark是目前中国最有“权势”的互联网大佬,这句话一定没错。虽然最近市值被对手超越成为互联网行业第二,但庞大的用户量仍然值得骄傲。因为在互联网的世界,大家相信商业模式只是用户规模起来以后的附带品,而Mark也正是这样一点一点做起来的。

现在的Mark可以说在国内的互联网随便的呼风唤雨,最近几年非常热的行业“移动互联网”可以说让他又爱又恨。爱的是在这波行业兴起的时候,他们公司的产品迅速跟进,并拿到了第一张移动互联网的船票,而恨的是,对于自己所处的领域,如果没有移动互联网这个概念,那么他仍然可以享受庞大的用户红利,没有其它公司可以超越他,而现在虽已拿到船票,无非只是自己革了自己的命而已。

或许正是由于这种经历,使得每次Mark的出现都显得盛况空前。政府等着他去谈些合作、媒体等着他能够爆出今日头条、行业拥戴者们等着他去分享成功经验……但这些,正是Mark最不愿意参加的事情。

Mark虽然是程序猿出身,但在把公司做大之后,已经忘记了有多久没有再写过代码,这也使得Mark经常自我调侃,“年轻时的代码能力,到现在都变成了肚子上的肥油”,Mark在近几年确实稍稍有点发福,但这些并没有使得Mark的性格有一丝的改变,低调、内敛、甚至有些害羞,每次面对政府、媒体、后辈创业者的热切眼光,Mark总是显得有点无所适从。

这种性格使得他对于跟他一个级别的人有着明显的偏好。就拿TOP3来说,Mark明显更喜欢另一家公司的创始人,因为他同样是技术出身,同样给人一种沉稳、内敛的感觉,而对于另一家公司——就是市值超越Mark公司的创始人,Mark总觉得跟他实在说不到一起,这不仅仅是公司原本竞争的问题,而更多的在于,那家公司的创始人实在过于open,像舌灿莲花这种词根本不足以形容其之一毫,甚至Mark有时候也会调侃,“如果放在战国时期,这人绝对能说死苏秦,气死张仪。”

虽然Mark不喜欢这种行业应酬,但大家普遍等待“盛装莅临”的心态以及考虑到公司的发展实在让他难以回绝。尤其是在最近,随着旗下业务的扩大,互联网公司已经很难再龟缩在象牙塔中,作为一个行业去单独发展,互联网的界限在不断的扩张,开始涉及到更多的相关民生方面的东西,虚拟生活已经无法满足用户的需求,怎么把现实生活源源不断的搬到网上,才是要考虑的最核心的问题。而这些恰恰都需要政府的支持,也恰恰需要像Mark这样的商业领袖逐渐转向公众人物。只有这样,才会在政治诉求上有被满足的可能。

所以近段时间,Mark“出台”的次数在不断上升,而对着那些目光灼灼,企盼着能听到“致富捷径”和“创业圣经”的人,Mark只能去说一些“永远都对”的话去回复,但在Mark的心里始终觉得,对于“未来TOP公司合作和竞争究竟谁占主导”、“下一个互联网的风口是什么”、“自己的公司未来会怎么发展”这样的问题,实在是没有太多回答的必要。

因为公关早已帮助拟好了标准话术,自己只需要去“复读”一下就好了。“真正实在的东西又有哪个CEO在这种场合去讲”、“即便未来TOP3至间会来一场世纪大战,难道现在在台上就要来一场CEO之间的唇枪舌剑或者直接打一场么”……好在自己所说的东西,不管是什么,总有媒体和用户去解读、去理解,把一个自己都不知道在说什么的话解读成一篇高逼格的文章。这种感觉就像过去八股文章出题,随便从四书五经找出几个字来就是一个题目,比如“三人行必有”、“朋自远”,出题的人不懂、答题的人也不懂。

其实,Mark也有真正想跟那些创业者去分享的内容,但每每仔细想过之后,发现都是那些朋友圈所转发的“心灵鸡汤”,所以多次纠结、踌躇之后,Mark终于还是没好意思张开嘴。“那些心灵鸡汤,虽然被大家所调侃,但确实有他的道理,这可是前人经历了一辈子或者几代人的积累才总结出来的寥寥几个字,只有经历之后,才能逐渐体会到它的含义”。但如果你对没有经历过的人来说这种话,很容易就被说成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中国几千年来的文化积累,哪有那么容易去标新立异,哪有那么简单的去讲出超过孔孟的新逻辑,但这种话懂的人没有必要去讲,不懂的人说了还是不懂”。Mark有时候会不自觉的感叹。

Mark几乎将所有的这种自己做企业多年来的真正经验都传达给了女儿,希望女儿能有一个更好的人生。不知道是不是这种大道理的影响,Mark女儿得到了非常好的发展环境,既没有像希尔顿那样做明星,更没有什么出格的事情发生,甚至在Mark所从事的互联网上,都找不到一丝丝关于女儿的消息。每每想到此,Mark总是感到老怀欣慰,“她就这样安安静静地生活吧,找自己的乐趣。”

像Mark这种级别的人,早就已经脱离了金钱的约束,自己到底有多少钱,Mark自己也不知道,随便一天股价的浮动,很可能就是几亿美金的出入……Mark只知道的是,虽然没有拿到过类似于中国第一富豪这种虚的称号,但自己的钱确实是够几辈子花了。

所以,就像“焉知鱼之乐”,一般人也无从想象、更无从得知,如果钱多到像Mark那样,会过怎么样的生活,又会有怎样的追求。但这些对Mark来说,当钱只是一串数字的时候,人生的追求反而开始回归本性,像家庭、朋友之类。

说到朋友,不得不提下,Mark是和朋友一起辛苦打拼下的江山,所以关系非常之好。当看到其他联合创始人撕破脸皮,挣到头破血流的时候,Mark会感到非常庆幸,我们这几个老家伙在上辈子绝对都是连体婴儿。

但随着年龄的增大,这些连体婴儿也开始逐渐“解体”,环顾四周,四个一起奋斗的老家伙,除了自己还在前线之外,其他的几个都已经退休,开始了休闲的日子。或者去当当老师教导一下后辈、或者去当天使投资人扶持一下创业者、或者干脆赋闲在家准备抚孙为乐、或者去环游世界到处滑雪……说到滑雪,这是Mark最喜欢的娱乐项目之一,但是Mark已经不记得自己有多久没有去畅快的玩过一次了,过于繁忙的工作使得他根本难以彻底抽出身来享受一个完美的假期,而积劳成疾的腰疼使他甚至无法长时间的坐一班飞机。

“我什么时候可以退下来享受这种生活”,或许对于Mark来说,考虑这个问题还确实有点为时过早,

毕竟自己才53岁,连国家修改之前的法定退休年龄都没有到,而且自己还有一定的事业心,像任正非、柳传志这些企业家不都还奋斗在第一线么,自己又有什么理由可以退下来。

“万一自己退下来之后,是否真的有人能撑起这片天?”看着嗷嗷待哺的3万员工,真的于心不忍。Mark实在接受不了在自己还活着的时候看到自己奋斗了一辈子的公司开始快速陨落,到那时,心里的创痛,绝对不是随随便便就可以接受的。

而且互联网行业就是这样,永无止息,越滚越大。互联网消失的那一天,或许就是世界末日吧。Mark心里也模式这个理念。在这种不会停止的转动下,想要一下子消除转动的惯性,想想都是很难的事情了。

更何况,Mark还有自己宿命中的敌人,而这个敌人绝对不是媒体炒作的那种“大佬互掐”——表演式的敌人,而是一个真正的敌人,这被Mark称为企业的两大生死点之一:一个是创业初期没钱差点100万就卖掉公司,另一个就是他“疯狗”一样的站出来,将自己企业的品牌打得体无完肤,甚至到现在都还没有修补过来。

虽然这个敌人近段时间实力不济,但谁又能知道,他是不是在酝酿一场更大的“阴谋”,而他的新公司也恰恰离Mark总部不远。所以Mark不能放手,更绝对不是现在。

但是,Mark心里有时候也这样想,“难道我真的要像乔布斯,最后死在工作岗位上?”像比尔盖茨,退休后做慈善工作,同时修身养性又有什么不好,就包括最近微软出现的一系列下滑和危机,似乎也没有影响到人家什么,更没有人把过错归咎于比尔盖茨的退休。“毕竟人活着不是为了工作,而工作是为了活着。”

Mark还是没有到放下的地步,一个最明显的表现就是,大家都在关注比尔盖茨的裸捐,还没有去关注,Mark死后这些巨额财产会怎么处理。

53岁,一个不上不下的年龄,说真的,不算年轻了,尤其是看到最近一窝蜂似的创业年轻人,这种感觉来的尤为强烈。就像是皇帝在权钱不愁的时候,就会考虑长生不老,Mark处于这种段位下也有了更新的想法。

所以最近总有一些奇怪的念头闯进Mark心里,“如果有一个机会,让我用现在所有的财富换我年轻30岁,我会不会去换呢?”好在这是在现代社会,Mark只是会在偶尔烦闷困乏的时候做一些孩童的猜想。

“明天又是新的一天,谁知道互联网行业又会发生什么,只能默默的尝试啦!”在睡觉前,Mark自己心里默念。

本文作者:@杨君君  转载自:百度百家

您的赞赏,是对我创作的最大鼓励。

评论( 0

登录后参与评论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