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爱无关——记我的一次用户研究

起点学院产品经理365成长计划,2天线下闭门集训+1年在线学习,全面掌握BAT产品经理体系。了解详情

“这世界很大,我想出去看看。我的内心很小,满满的都是你”。这是她写给我的一段话。

作为一名产品汪,之前也做过很多次用户研究,接触用户了解需求、分析用户心理、走进目标用户的心里,分析表象背后的东西,这些都是日常工作。但两个月前的一次用户研究经历,让我至今难以释怀。

我当时负责的产品叫做虚拟恋人,即用户花钱租一个恋人,他是一个真人的网友,陪你聊天解闷,谈情说爱,解决你的情感诉求。这个需求在淘宝上已经被验证了。有上千个店铺提供这种虚拟恋人的中介服务。虽然几个关键词都被淘宝屏蔽,但是这些店铺并没有被封杀,每月的成交总额也接近百万。听起来怎么跟色情陪聊那么像呢?这不就是给那些性需求旺盛的男士们准备的擦边球产品吗?但是事实却完全相反。女性客户占百分之八十!

这算是陌生人社交中的一个细分,而且是个很小众的分类。不过根据长尾理论,中国有庞大的人口基数,哪怕一百个人里只有一个这样的人,蕴含的商机仍然可观。

所以也就有了用户研究的任务,重点在于了解目标用户的内心需求、行为习惯、关注因素、需求特点、人群特征等等。当时这个项目的核心团队6人,3男3女,我是项目Leader负责统筹规划,目标制定与任务拆解。大家对这个项目都很感兴趣,每天大家都兴高采烈的讨论,经常到深夜还乐此不疲,我们的小办公室里时常会传出哄堂大笑,引来其他同事的羡慕嫉妒恨……同时也梦想着这个产品能够开花结果。

magic---

当时的调研方案分为3个部分,两轮定性确定需求范围,一轮定量用来确定精度,配合后续的数据分析最后得出我们想要的结果。成为虚拟恋人是我们调研中最重要的一部分,我们在淘宝上找了个提供服务的店铺,申请成为了虚拟恋人。

然后就等目标用户主动付费来找我。

于是,热热闹闹的调研就正式开始了,团队6人都有明确的分工,有负责接单的,外联的,主聊,副聊,漂亮妹子负责勾引,还有一帮外援负责出主意等等。我的声音很好听,当年是东北大学有名的男播音和主持人,我主要负责语聊加文字聊天。当时整个团队深度接触的有100多名目标用户。

虚拟恋人是有分类的,我的标签是暖男。

相比其它几种类型,需要暖男服务的女性,最大,强度高,续单率高。她们常常是因为受到了感情创伤或者空虚寂寞。所以有话要说,想表达自己的情感。其实还有一种略低于暖男的需求量,叫做霸道总裁。下单客户大部分都是18岁以下小女生。

我倒不觉得。

就拿社交来说,从古至今,本质上有过变化吗?唐宋元明清的人就不社交了么?只是互联网拉近了距离,加快了频次,细分了群体,模糊了边界。衍生的需求是人类深层意识在不同社会文化下,表现形式发生改变的产物。

起初,大家都非常开心,接单,聊天,记录,统计数据,办公室里不时的传出爆笑的声音。后来,她出现了……

magic---

她一开始很冷淡,并不愿意多聊,只是说,自己是无意间看到的,出于好奇和无聊,想看看虚拟恋人是怎么回事。而根据她后来的表现判断,她就是个典型的用户,但她自己并不知道驱动自己的行为动机是什么。所以一个老生常提的事实就是:产品让用户给自己打标签并不靠谱,只有大数据记录的用户行为才不会撒谎。

我通过准备好的话术和策略,很快让她打开了心扉。

她是一个年轻的离异母亲,带着一个孩子,不过生活条件倒是很富足。言语中露出努力生活,但是并不满足的感觉。喜欢韩剧,仍然向往美好的爱情。聊天的过程中我被她的努力和认真打动了。于是很好奇地问她,为什么不想去生活中找一个合适的人呢? 她说,确实很多时候会想有个男人可以依靠,但是她这个年龄,生活条件又能匹配的男性大多成熟有事业,不能花大把时间在她身上。

好在我接的单子是1小时单。刚好够我做完访谈,拿到要用的数据了。

一小时到了。

我:亲,一小时到了哦,祝你以后生活开心。

她:我跟老板续单了,包天了,他没跟你说吗?

这时候,店主发来信息:开心果,刚刚那个单包天了。

我:……

我:亲,我只是中午闲着,才接一小时单的,不能陪你一天的呢。可以跟老板说退单的。

她:没事,你就正常工作吧,有空的时候再和我聊就行。

我:……

……总之,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话题,后来还看了她的照片…

她不算非常漂亮,但是有种惹人怜爱的清纯…

最开始,我并不以为然,就这样白天忙工作,晚上有空时会跟她聊一会儿,有时也会到深夜。突然有一天,她说要送我她亲手做的糕点,我以为是开开玩笑而已,因为我并没有告诉她我的地址。但没想到,几天后我的生日,她真的就做了一个大大的蛋糕,拍上照片,蛋糕上写着我的名字……

看到她一往情深的样子,我忍不住为她感到难过。如果真的有“开心果”这个人存在,那该多好,能有一个人陪伴她安慰她,为她孤独的日子带来很多的慰藉。于是心里也在想,要是这个产品能做出来,能解决这一类女性的需求,那也真是一种了不起的事业。

随着时间的推移,前期的用户研究接近了尾声。我们也开始进入产品规划,创意阶段。几轮的头脑风暴下来,每个成员都感觉自己的脑细胞被榨干了,我也越来越少的跟她聊天。心里也知道,我们该“结束了”

晚上睡觉的时候。

她:亲,你要睡了么,我舍不得你啊

我:嗯,要睡了,晚安吧。

她:你以后还会陪我吗,我刚刚已经包月了。

这一刻,我的心是崩溃的。

与此同时,店主发来信息:开心果干的不错啊,上午那个包月了。

我:嗯,好好睡吧,好梦醒来,明天生活会更美。

她:好的,晚安。

然后我在好友列表里删除了她。

 

第二天吃午饭的时候跟雪姐还有一个UI妹妹说了这事儿。

我:感觉前一天和人家温言细语,第二天就删了好友再也不理,有些残忍。

UI妹妹:你做的对,长痛不如短痛。

 

然后手机响了,少妇在好友申请。微信的好友申请是可以附带五十字的。

少妇:为什么删我?不是说了陪我吗,只是做朋友都不可以吗?

我:……

少妇:我只想和你聊聊天,你这样删除我,我接受不了。

我:……

少妇:你拉黑我吧,我怕我控制不住,会去打扰你。

……

类似的若干次申请。

 

几分钟后。

店家:开心果,昨天那个客户说,想和你最后告个别,让你和她说几句话。

我:……

大家都在叹息和反思。

说到底,我们都是有血有肉的普通人。都会因此愧疚。

这是一次欺骗感情么,我们前一天把对方夸奖到那种程度,说愿意陪她一辈子,为她排忧艰难,做她的树洞。

整个办公室的气氛都因为这个例子变得压抑起来。

后来大家约法三章,因为我们接单就为了调研,不要许任何承诺了。

后续:

这件事情其实过去已经两个月了,虚拟恋人的项目,原型和PRD也都完成了,产品处于研发中。我也即将离开原来的公司,寻找新的工作平台。

心中像放下了一块大石头,就好像是对当时被我删好友的少妇的一个交代。

全天下的女性其实都有找人倾诉,被人安慰的深切愿望。也许大部分女性大部分时候都能找到一个温暖的肩膀。

比如大部分的陌生人社交工具都解决不了一个关键问题,就是怎么让约炮男和柏拉图女别匹配到一起去?

生理基础的不同决定了内驱需求的不同。这种需求量和服务提供量的不对等必然要引入其他资源来平衡,比如金钱。

举例而言:

  性需求简单直接的男性远多于女性,于是导致了从事非法性工作者的女性要远多于男性

柏拉图式精神恋爱的女性远多于男性,导致了虚拟男友数量远多于虚拟女友。

当然,比起1中灰色产业的规模,虚拟恋人是刚刚才起步,随着女性权利的重视和性别平等,这个产业也一定会有井喷式的发展。

我不是女权主义者,不过我也相信这个产品做出来一定会很牛,也一定会改变很多人的生活。只要是人真正的需求,哪怕被文化和传统压抑再深,也迟早会被互联网打破藩篱。

倾诉需求、情感需求是女性的大需求,但造物主似乎忽略了这一点,偏偏让男性不喜欢听女人的唠唠叨叨。

虚拟恋人也许不是最好的选择,但对于有的女性而言,这却是唯一可选择的方式,这也是跟女性之前的生活经历有关。就如同张爱玲所说:如果你认识从前的我,那你会原谅现在的我。

女人一辈子为爱活着,愿天下所有的女性都能找到那个可以倾心畅谈的知己,一个一生一世不离不弃的爱。

 

P.S.关于虚拟恋人相关的更多意见,欢迎致邮件讨论。johannyan@163.com

本文为匿名投稿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并附带本文链接

您的赞赏,是对我创作的最大鼓励。

评论( 2

登录后参与评论
  1. 特地注册了账号,因为是心理学专业出来的,想特地来说两句。你这次体验从完整上来说,更像是一次长程的心理咨询,前期你做的都很好,主要包括无条件的积极关注,共情与倾听,让当事人能够敞开心扉跟你聊天,而她从包时到包一天到包月,实际上就是对你产生了移情,把你当作生活中的重要他人,这些都没问题,楼主具有心理咨询师的潜能哈~不过你后面的结尾非常仓促,可以说是戛然而止,实际上在咨询里我们对于分别是需要练习和提前准备的,你这样做可能会对当事人造成二次伤害,让她产生的新的对外界的信任又崩塌了~
    因为你们这个是有目标和任务的,做虚拟恋人,所以建议团队事先可以学习一下心理咨询的相关技巧和准则,避免以后出现类似的麻烦,也会让你们专心于做事,而不是被这些繁琐的事情困扰~

    回复
  2. 看到中途觉得狗血的小说剧情,看到结尾感觉另一个陌陌。

    回复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