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什么离开新浪微博

起点学院产品经理365成长计划,2天线下闭门集训+1年在线学习,全面掌握BAT产品经理体系。了解详情

经常听朋友讨论:要不要跳槽?去大公司还是小公司?自己白手起家创业,还是加入一个创业团队?“抉择”从来艰难,本文也献给所有职业道路上的“抉择困难户”

就在上个星期,我离开工作了 6 年的微博,加入到一个叫“秒拍”的短视频 App。

“连你都离职了,看来微博真不行了”

“呵呵,你不是号称微博死忠粉么,piapia 打脸啊”

“微博人事动荡又一例,微博留不住人啊”

“也许你是该离开了,但下一站为什么是‘秒拍’呢?”

”那么多互联网+ 项目,难道没有猎头找你?”

“短视频?微视不是不做了么”

……

从我决定要离职,和身边诸多同事兼朋友开始聊这件事,到我在微博上发出离职消息,这些声音一直在耳边。我无法一笑而过,这些都是我好朋友和同事,都是关注我了好几年的粉丝,这些声音多到,甚至我感觉:我已经在为自己努力辩解,但我的理由在他们听起来,好像是那么没有说服力……

我为什么离职,我自己的理解,最深层次原因:我觉得我的理想实现了

我在 2015 年 2 月,也就是在我决定离职前一个月,在知乎上发起过一个提问:“梦想实现了以后该怎么办?”在我离职微博里说,参与微博这个极具理想主义色彩产品的 6 年,几乎是我个人实现的过程。在微博,我基本上实现了自己职业理想,不是我理想格局太低,而是未来向我们冲来的速度实在太快。

理想和情怀,这两个词都快被废掉了,但我想谈谈我的职业理想。作为一个 70 年代末出生的人,我在少年时期起,我观察到这世界上好像有完全两套不一样的说法方式,一种是报纸电视上说的,一种是身边普通人说的,它们之间的差异非常大,而更诡异的是,普通人只要站在镜头前,似乎就会自动用另外一套话语体系说话。

作为一个年轻人,我非常反感那套,虚伪而躲避问题实质的表述方式,我一直在想:他妈的为什么人不能正常说话正常表达呢?然后抱着改变世界的信念,第一志愿就报考了新闻系,不幸又万幸的是,没考上,转身学广告系。在大学读书过程中,我慢慢明白,这世界最大的暴力并不是武力,而是对外部世界的解释权,解释权的一部分,就是表述方式,当时世界的解释权归那些人,所以表现出的样子才是那样的。

毕业后,我还是加入媒体,因为那些媒体反对“新华体”,让从业者“说人话”“平视角”“多角度”,最终这些报纸受到读者和商业的共同追捧,我们当时真的觉得自己把世界变好了那么一点点,而且还得到了足够回报。

后来我去运营一家门户的博客频道,在此期间,我几乎能感受到未来铺面而来,和报人的自觉不同,博客天然就是“说人话”、“平视角”、“多角度”的,他们无需迁就编辑,即可自由发表出版,在一些重大事件中,当事人博主比任何记者都更接近现场,他们不需要记者帮他们“口述”。只不过,虽然发表的问题解决了,中心仍然还在,博主要想有人阅读他的博文,大部分时候只能通过编辑推荐,否则就永远淹没。

当我开始使用 Twitter 时,我觉得最符合我理想的媒体产品出现了,它的关注关系和链式传播,从没有一个产品能这么彻底方便信息的发布与传播,读者即“粉丝”,把关人就是转发者,以往的所有壁垒都被打破。

然后,极其有幸参与到微博的建设中来,从后台几十个用户开始,做到现在数亿活跃用户,它几乎连接了整个中国社会,它对媒体形态、话语形态、社会形态都完成了非常大的改造。在知乎上,我还回答过另一个问题:中国有哪些令人尊敬的互联网公司?在这篇答案里我说,借@罗永浩的一条微博:“新浪是一个只认臭钱没什么追求的公司,但微博这几年,对中国信息透明和公民意识觉醒方面的客观贡献,超过 49 年以来中国所有优秀反动派努力的总和,商业推动社会进步的力量才是真正不可阻挡的。”作为新浪微博员工,我认为这个评价:客观,没有吹牛逼。个人评价:以近几年对中国社会的影响看,起码不低于其他中国所有媒体的总和。

我有时会在夜里睡不着觉的时候想,尽管这不是我一个人,甚或也不是微博这一个产品的功劳,但我少年时期,对这个世界的愿景,很大程度已经成为现实。你看,各种政府官微博在卖萌,官方媒体在努力模仿网友说话语气,每个用户想喷谁喷谁,以前在电视上坐而论道的名人明星,则需要承担各种合理不合理的舆论压力,不同阶层不同群体的社会分歧充分暴露之后,在各种令人难堪的争论中,社会共识正在艰难建立,这可比一群高贵的知识分子能在报纸上自由辩论抨击,要有价值得多,因为要上报纸上电视,本身就是需要门槛的,报纸和电视本身就是有立场的,而在微博上,哪怕出现我非常不喜欢的人和群体,我最多只能亲身上去跟人吵架,也没有别的办法。大部分时候,我还挺享受这种状态,所以我才会说,我喜欢工作在一个随时被公众批评的平台。

但你对这个产品形态已经略感厌烦的时候,你想想它是从哪儿出发到现在的……

在我发出知乎那个问题时,我觉得离开的时候到了,我必须再出发,这个产品也许仍有继续改造的必要,微博仍将继续改变这个社会,但我觉得微博最重要的任务已经完成,我在这里已经最大程度实现职业理想,同时,我也看到了这个理想实现后的局限。

趁还年轻,再做件事情吧。打这以后,我才认真接猎头电话,并开始考虑对接下来的工作。我的想法是:以创业者心态,但不创业,顺风做事、做重要的事、做重要的人

以这个标准,我基本拒绝了大公司的猎头邀请,有几个薪水,开得实在诱人,挣扎了几下,还是算了,在大公司,几乎没有人能作决定,甚至包括老板本人;而一些成长性较好的公司,要么最重要的事情已经做完,要么正处在人员膨胀期,那么多“大牛”突然进到一家新公司,都当自己是领导,这怎么做事?

最后决定:应“秒拍” App 老板韩坤的邀请,去这个短视频 App。短视频在风口上,但远未成熟,真正的战争甚至还没开始,公司卡在这个行业最有利位置,当然还有老板的全力支持。

短视频是个风口,视频网站来自移动端播放量,占到了 70%,人们消费习惯日益碎片化,大部分人已经没耐心看完超过 1000 字的文章,在微博上,播放次数较多的视频,绝大多数在 3 分钟以内,即使这样,也还有很多人在拖进度条,大家就是想尽快看到“亮点”。

人们拍摄发布分享视频的成本,也前所未有降低了。PC 时代,传视频是专业人员用专用设备才做得到的事,而现在,几乎所有热点事件,都已经有视频;原来是“无图无真相”,现在已经变成“无视频无真相”,而且受益移动互联基础设备的完善和资费下调,在消费体验上升同时,大家更舍得消费了,原来热门微博里几乎看不到视频,现在前十条,恨不得有一半以上带视频,微博站内的视频播放量,已经翻了数倍,而“秒拍”播放量几个月内,播放量翻了 10 倍还要多,秒拍今年指标差不多是再翻 10 倍。

传统视频网站现在的任务是:干掉电视台和电影院,他们把大部分资金和精力,投入到带版权的影视节目上,这可是你死我活的烧钱大战,谁先烧完谁回家,他们也会抽出一些精力做短视频,但谁也不会当成主战场。

市场还有大量出色的视频美化工具应用,比如美拍,我非常理解女孩子把自己变美的需求,而且美图秀秀和美拍在这方面做得……过于出色了,以至我们有时,都看不出这些美女原来长什么样子。这些工具非常好满足了这些女孩儿的需求,我觉得,它们还可以做得更好……美女拍完分享到微博和朋友圈,然后呢?

“秒拍”卡在了一个最合适位置上,全站质量最高的短视频作者群体不在美拍,也不在优酷,而在微博,秒拍作为合作伙伴,拥有全网质量最高视频,而除微博用户带来的天量播放外,还有大量不用微博的用户等待开发……

有太多事还没做好,甚至还没起步。更重要的是,老板给了巨大信任,我和老韩聊过两回,在我事前准备努力说服他给我更多权限时,他说,你来干吧,我找你之前,已经对你做了大量背景调查,包括你在微博知乎上发的文章,甚至和历任领导沟通过,我用人不疑。老韩不知道的是,在这之后我其实还是接了个猎头电话,那个岗位的诱惑力也非常大,也面谈了老板,那位老板也非常 Nice,但最后就是下不了这个决定……

现在,我已经在“秒拍”开始新的焦虑生涯:怎么有那么多需要做的事,怎么他们都不加班?怎么这么快又周末了……。工作,真是让人年轻。

 

作者:刘新征。新浪微博前运营总监、新浪微博第一名运营人员、新浪微博创始团队成员

来源:硅发布(微信公众号:guifabucom)

您的赞赏,是对我创作的最大鼓励。

评论( 1

登录后参与评论
  1. 秒拍会成为视频版微博!

    回复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