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年前,人民日报是这样评价“微信他爹”张小龙的

起点学院产品经理365成长计划,2天线下闭门集训+1年在线学习,全面掌握BAT产品经理体系。了解详情

“微信之父”张小龙前几天天现身“微信公开课”,以8000字的演讲成为了今天的朋友圈焦点。

像空气一样无处不在的微信,让这位产品经理成为神一般的存在。

47岁张小龙的正式头衔是腾讯公司高级执行副总裁、微信事业群总裁,他用20年的时间完成了一个“屌丝”程序员的超级逆袭。

1997年,“码农”张小龙靠一己之力写了Foxmail。有人将这款邮件客户端列入“十大国产软件”。但电邮软件是免费的,当时连《人民日报》都为程序员张小龙的生计感到担忧。

2000年3月26日,《人民日报》在第四版发表了一篇署名“魏然”的时评,题目为《免费软件饿着肚子挥洒冲动》,文章认为:张小龙“只是个悲剧人物”。

免费软件饿着肚子挥洒冲动——魏然

我的电脑屏幕上有一个火红色如狐狸尾巴的图标,那是FOXMAIL——一种收发电子邮件的软件的标志。我每天都要点开它一两次,收发稿件、联系作者,已成为每天必做的“功课”。与我同样的还有很多人,据粗略估算居然有100多万,分布在美国、加拿大、瑞典、俄罗斯、日本等十几个国家和地区。从用户数量上来说,中国人写的软件中,FOXMAIL是当之无愧的冠军。

使用FOXMAIL不用付钱,因为它是免费软件。在任何一个稍具规模的网上软件下载站点上,你都能找到FOXMAIL。

FOXMAIL有这么多忠实用户,并不是因为它不要钱。应该说,目前几乎所有的邮件软件都是免费的。我想,占用资源少、使用灵活方便,应该是它受欢迎的原因。

知道FOXMAIL的人很多,可知道作者张小龙的人很少。在北京见到张小龙时,他正处于失业状态。这是一个不善言辞的年轻人,也许他的思想和冲动,都通过键盘,融进一行行外人看起来枯燥无味的程序之中。

最初创作FOXMAIL的冲动,来源于一个程序员怀才不遇的惆怅。他想通过写一个好的软件,来证明自己的能力。

从1997年至今,FOXMAIL已更新了三个版本,知名度越来越高。但这并没有给张小龙本人带来任何经济上或社会地位上的好处。去年起,他离开了广州一家开发文档管理软件的公司,成为一个“自由软件写作者”,说白了,就是一个无业游民,靠临时给别人写程序为生。正如一篇题为“懒散的FOXMAIL”的文章所说的,张小龙承认自己是一个懒散的人,他只喜欢天马行空的生活,不愿意呆在一个大公司中,为一个软件数以千万行计的程序写其中的若干行。

然而,FOXMAIL带给张小龙的,只有不堪重负的感觉。当初写软件,对他是一种挑战。但当软件写成,需要一点一点完善时,他已失去了兴趣。他觉得,这是商业软件才会做的事。

像张小龙这样的热衷于写免费软件的人还有很多,但大部分都像他一样是饿着肚子写。“我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也许再过半年,找不到合适的发展机会,干脆去美国算了,”张小龙这么说。

张小龙的朋友都觉得他可怜,认为这位在100多万台计算机屏幕上留下大名的人只是个悲剧人物。张小龙目前的状况,是中国免费软件的一个缩影。

《人民日报》 (2000年03月26日第4版)

有意思的是,就在《人民日报》为张小龙感到悲哀后不到一个月,2000年4月18日,Foxmail以1200万元被“博大国际互联网公司”收购,张小龙还被任命为博大公司的首席技术官。5年之后,Foxmail被腾讯收购,张小龙和他的团队也一并入驻。

从Foxmail到QQ邮箱,从漂流瓶到微信朋友圈,张小龙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

“我们之中最早学习C语言的”

1987年,18岁的张小龙从湖南考入华中工学院(华中科技大学前身)电信系。

“他是我们之中最早学习C语言的人,当时C语言还刚刚诞生。”张小龙的同学张惕远回忆,除了软件之外,张小龙对硬件也很在行,曾花大价钱买了一本香港出版的《无线电技术》,和同学们一起做电子线路测试,并参加多个比赛。“如果他后来没有做软件,而从事硬件的话,也会很厉害”。

张小龙的另一名同学回忆:

九一年本科毕业后我考取了中山大学,他继续在华中工读研究生。这时,他对程序开发产生了浓厚兴趣。九三年我回华中工调研时,他正在用C++实现自己的窗口菜单库,那时他在OOP方法、程序组织、数据结构方面已达到较高的水平。

我在中大磋砣三年,除了攻了一下英语,为导师争评教授凑了几篇论文外,无论写程序还是下围棋,都没啥长进。

同学们忙着兼职赚点钱,现在回过头来看,其实那点小钱赚不赚都无所谓,那些赚小钱的程序实在没有什么技术含量可言,其中的所谓经验在工作后的很短时间里就可获得,倒把许多可以系统训练一下自己的时间浪费掉了。

下围棋、打电脑游戏都很厉害

张小龙的同学回忆:

不要误以为小龙只是写程序厉害,其他如网络、通信、数据库管理等方面,只要稍加接触,就是一流高手。无论在哪里,他都充当技术顾问的角色,别人碰到什么难题了,就找他帮忙解决。

小龙无论玩什么,只要稍加练习,总能达到业余高手水平,围棋、桌球、网球、保龄球,电脑游戏(DOOM、DUKE、Red Alert等),玩起来总是在周围人中最厉害的之一。

小龙对朋友真诚相待,在他身边总聚集着许多朋友,虽腰包瘪瘪,却乐善好施,所以周末邀他打球吃饭,是万不可让他付帐埋单的。

写Foxmail没有钱,全靠兴趣支撑

很多人问张小龙,你为什么不自己创业,他不这样想,“好几年我都习惯于晚上写程序白天睡觉,写Foxmail也没有一分钱的收益,能坚持下来全靠兴趣支撑。但当一个人做很难做大时就不要在一棵树上吊死。”

他以为也许因为自己一直将Foxmail定位在业余爱好上,所以放弃起来可能比别的开发员包袱更少一些,“就像我年初想出国一样,既然一条路走不通,就去尝试别的路。当时想放弃Foxmail,其实也是不错的选择,因为我可以轻装上阵从别的路来发展。去年(1999年)我还差点去了微软,主要就是想学学微软是怎样运做的。”

经济困难,差点被雷军低价收编

雷军和张小龙同岁,两人同年到武汉上大学,一个在华工,一个在武大。

1998年的一天,刚出任金山软件CEO的雷军给张小龙发了一封邮件,谈论的是Foxmail的漏洞。张小龙很快回复,两人通上电话,雷军问张小龙,愿不愿意把Foxmail卖给金山,张小龙出价:15万。

此时,Foxmail的维护让他越来越不堪重负,内心焦虑,想一卖了之,然后去美国。据《第一财经日报》披露,雷军当时忙于联想注资的事,心无旁骛,金山的谈判人员认为Foxmail金山自己也能做。

和周鸿祎一起买盗版碟

据《财经》报道,1998年的秋天,周鸿祎经人引荐第一次在广州见到了张小龙。他看到这位已小有名气的程序员正和十几个人挤在一间小破办公室内,周遭烟雾缭绕。

张小龙所开发的Foxmail当时已经拥有了200万用户,是国内用户量最大的共享软件。周鸿祎还此时是方正软件研发中心的一名副主任。之后他偶尔到广州时会和张小龙一起买盗版碟。

周鸿祎说,他们被小贩引导着走过七拐八拐的街巷,最后到达一个小黑屋里,屋内全是港台电影影碟。当时已经在广州生活了五年的张小龙,不会讲粤语也不会砍价,一直被当“水鱼”宰。喜欢看动作片,张小龙什么都看,但他总是会忘记他看过什么买过什么,下一次再买碟时你会发现他买的还和上次一样。

周鸿祎说,他经常批驳张小龙,Foxmail没有商业模式,说要加广告,要盈利。张小龙说为什么非要这样?只要有用户,有情怀就好了。每一次争论,都是张小龙以长时间的沉默来结束。

张小龙把微信做成后,周鸿祎很疑惑:“这样的一个人怎么就做出了微信呢?”

漂流瓶之父

2005年3月,腾讯收购Foxmail,张小龙及研发团队20余人不久后进入腾讯。2005年4月腾讯广州研究院成立,主要负责邮件相关业务的研发和运营。经过三年打磨,QQ邮箱于2008年3月成为国内使用人数最多的邮箱产品。

张小龙在不断提高QQ邮箱易用性和稳定性的基础上,他将邮箱平台作为产品理念的试验田,做出了阅读空间、QQ漂流瓶等产品。

漂流瓶为用户提供了全新的陌生人交友渠道和新奇有趣的体验,大幅提高了邮箱用户活跃度和用户粘性,这一产品形态后也被移植到微信中。

两小时与马化腾商定微信

2010年10月,Kik的App上线15天就收获了100万。Kik是一款基于手机通讯录实现免费短信聊天的软件。

一天晚上,张小龙(英文名Allen)在看Kik类的软件时,产生了一个想法:移动互联网将来会有一个新的IM,而这种新的IM很可能会对QQ造成很大威胁。他向腾讯CEO马化腾(英文名Pony)写了邮件,建议腾讯做这一块的东西。Pony很快回复了邮件表示对这个建议的认同。

Allen随后向Pony建议广州研发部来承担这个项目的开发。“反正是研究性的,没有人知道未来会怎么样,”Allen回忆说,“整个过程起点就是一两个小时,突然搭错了一个神经,写了这个邮件,就开始了。”

文艺气质的老烟枪

曾任腾讯博客频道副总监的“和菜头”在知乎上回答了他对张小龙的印象:

除了每周一次的网球,和每天深夜的音乐,张小龙没有什么别的嗜好。程序员时代的烟瘾一直保持了下来,他是广州深夜里最大的Kent(香烟品牌)消费者,沉默到像谜一样的男人,中国为数不多具有文艺气质的产品经理。

他是那种因为喜欢《蓝莲花》歌词,就一定要问许巍买下版权,挂在QQ邮箱入口的人。

他也是那种喜欢同事小女儿涂鸦,就把一幅涂鸦画和《蓝莲花》一样挂在QQ邮箱入口的人。

如果世界上又出现了什么新鲜的APP应用,在发布后的48小时之内,如果你也下载尝鲜,可能你会遇到个名叫Allen的人,如果这人沉默不语,甚至连头像都没有。那么你也许已经遇见了张小龙。

曾在腾讯作8小时演讲

2012年7月24日,从下午2点多到半夜11点多,张小龙在腾讯内部做了8小时20分钟的演讲,178页的PPT,他一直滔滔不绝地讲,根本不给人提问和打断他的机会。里面谈到哲学和艺术,谈到性和暴力,对人性的理解,他说做产品就是要让用户爽,就像上帝一样。

演讲片段在网上被无数人传阅,并成为移动互联网上跟雷军语录一样重量的产品圣经。

参加讲座的腾讯员工回忆,演讲主题是《微信背后的产品观》。腾讯为此开设17个分会场,同步直播讲座,参加者超过1700人。

有趣的是,张小龙这次演讲的结语是:“我所说的,都是错的”。

“张小龙的牛逼与腾讯无关”

《财经》报道称:一位接近张小龙的人士告诉《财经》记者,身为腾讯高级副总裁的张小龙每周要去深圳参加例会,他总是以“起不来”为借口不去。

马化腾说,“以后让我的秘书叫你起来。”后来张小龙又说“路上太堵,怕赶不上”。于是马化腾每星期都派车来接张小龙,直到他再也找不出任何借口。张小龙就这样有些不情愿地,半推半就地走出了他的世界。

从自己写Foxmail,到在腾讯搞出微信。一名知乎网友评价说,Allen的牛逼与腾讯无关。

 

资料来源:人民日报 长江日报 中国青年报 财经 虎嗅 网易等

编辑:莫斯

来源:微信公众号:DTcaijing

您的赞赏,是对我创作的最大鼓励。

评论( 2

登录后参与评论
  1. 小龙都如此,大龙还得了?

    回复
  2. 文章很好,所以我看的很认真。
    不过,关于“和周鸿祎一起买盗版碟”的这部分,有三处名字变成了周鸿,分别位于第一段、第二段和倒数第二段,请问这是故意的吗? :lol:

    回复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