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产品创新怪咖必备的14个脑洞工具

起点学院产品经理365成长计划,2天线下闭门集训+1年在线学习,全面掌握BAT产品经理体系。了解详情

这世界上有一种词叫“创新”,如果你拿她去问我们的创业者、投资人、学校、政府:“创新重不重要!”他们会不假思索地回答:“当然重要,创新是生命力,这是一个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时代。”可如果你仔细检视他们的所做所为,却发现真正了不起的创新几乎从来没有发生过,多的反而是面对创新时的保守、怀疑和犹豫:“靠谱吗?”

cpchuangxin

于是创新成了一个政治口号一般的存在,犹如男人对女人说“我要爱你爱到地久天长、海枯石烂”,只闻其声不见其行。

实际上,中国创业者们当下流行的创新其实就是三种创新:

一是本地化的创新,美国有什么火了,我赶紧拿来主义这边炒一个,但是中国有中国的国情啊,所以我根据这个国情做了一些调整改良,便是创新了,于是你发现今天应用市场里各种应用,几乎每一个都能在大洋彼岸找到“母本”——但是人们是不会承认这是模仿的:“这叫借鉴,不叫抄!”

二是增量式的创新,又叫微创新,看到别人什么火了,我抄过来然后在细节上优化,做的比他好不少,这一点被曾经的山寨帝国腾讯发挥得淋漓尽致,然而在今天常常被很多创业者把经念歪,以为自己的APP只要同时来个微信+陌陌+淘宝的优点就能胜出,结果凑出个四不像。

三是跨界型的创新,就是看别人在某个领域通过某种模式火了,就想把这个模式套用到自己的领域里试一试,比如匿名聊天火了,那我匿名购物呢,滴滴打车火了,那我滴滴打人呢,tinder翻牌子火了,那我职场社交翻牌子呢。

有没有发现,上面每一条都有个前提:别人有什么先火了。说好的从0到1的创新呢,怎么都是照搬照套呢?

事实上,这和中国社会的现状不无关系。

  • 一来中国的教育向来强调“非黑即白、标准答案”,这就很容易出现保守的定势思维,而完全的独立思考自由思想似乎是离经叛道的存在,放在这里一个直接影响是,大家创业首先想的不是市场不是客户,而是有没有成功的模式,因为成功的模式在这里仿佛就是一个标准答案一般的存在,成了不假思索的常识,你看Facebook做关系链火了对吧,那关系链就是未来、我的产品也得有。
  • 二来中国人的思维非常讲求效率、套路和捷径,不论你怎么看,一个模式火了也就意味着他“经过了验证”(也许只是在美国市场、特定领域的验证),从一个经过验证的模式出发,总比完全没有探索的区域风险低、成功率高呀!

真的是这样吗?

当然不是,按照这个思路,美国今天所有主流的互联网公司,谷歌、苹果、脸书、特斯拉……都可以被归结为“不靠谱公司”了。

《玩产品的你要注意,就是这六个大坑,把“伟大的创新”秒成了渣》一文中,菜狗已经列数了验证创新靠谱与否的六大标准。那么今天不妨换个思路,我们来探讨一些真正厉害的创新究竟应该如何产生。当然,尽管菜狗有很多疯狂的点子,但在产品面世前绝对不敢自诩擅长创新,所以这里的探讨权当开脑洞,“我所说的都是错的”。需要注明的是,本文所言的创新多半是“应用层的”创新,和基础科学的底层突破并无关系。

一、创新是可预测的

依然是那个虚拟角色“阿飞”,他是现实生活中很多朋友(包括菜狗自己)的缩影。假设时间是2019年,虚拟现实技术VR取得了巨大的突破,同时传播“触觉、嗅觉”等各种感觉信号的传感衣已经成熟,这些设备的生产成本大幅降低,已经像今天的手机一样可以飞入寻常百姓家。但是,与设备有关的应用寥寥无几,现在这些平台开放了,阿飞跃跃欲试,决定成为第一批开发者。

阿飞想要成立一个像facebook那样了不起的公司,你觉得他该从何入手呢?这天晚上,天空中繁星灿烂,不时有小型无人机略过,阿飞望着远处天宫X的方向渐渐出神,思维像脱缰的野马一样任意驰骋。VR与手机一个巨大的不同是,它是一种沉浸式的体验,具有强大的亲临现实感和参与感,所以很难想象我们用生活化的碎片时间来VR,更多有可能是基于整段时间(工作、生活)的连续应用……(特别声明:菜狗不懂VR,下面均是胡扯,主要是演示一种思维方式)

在这个时代,任何一种伟大的创新,从微观来看常常源自于产品经理们对某个生活场景、日常细节、体验痛点的瞬间洞察,但是放到更宏大的背景上,一定是应用科技重大突破和当下社会宏观趋势互相交合的产物,由此释放出强大的需求势能。那么现在科技突破已经摆在那了,该如何寻找社会趋势和需求势能呢?阿飞想了想,打开了已经略显陈旧的手机,几个相识已久的应用相继印入眼帘:微信、支付宝、美团、手机百度……任何一种产品的流行,其本质一定是对应了人们某种普遍而稳定的需求,那么从流行产品的演变更迭中去寻找线索,或许是一个办法。

1、流行产品的升级

PC时代每一个流行软件,几乎都能在手机上找到对应的APP,只不过由于交互习惯和使用场景的不同,他们大多已经高度精简甚至面目全非。那么,当下一个常用终端到来的时候,在新的终端上会出现这些流行产品的升级版吗?如果出现,它在新的终端上又将是怎样的?阿飞开始琢磨,VR上的淘宝应该是怎样的呢?

首先,我们可以享受虚拟的体验式购物了,戴上VR眼镜转眼进入一个超级巨大的商城,每一件衣服都别想用淘女郎的特效照片忽悠我哦,我会虚拟试衣!

不行,这样脑洞还不够大,VR时代的商城不仅会卖现实中的商品,而且会卖很多虚拟商品,比如虚拟宠物、虚拟装扮、虚拟城堡、虚拟戒指特别款,这些虚拟物品的核心价值在于独有的不可模仿的设计和视觉体验,他们将使我们在虚拟世界中也和屌丝形成区分,拥有独特的身份证明哦。

不行,脑洞还不够大,VR时代的商城可能不仅是卖商品,更会卖消费体验,今天我要住凯宾斯基的总统套房哦,明天我要到澳大利亚的大堡礁深处遨游哦。阿飞不仅暗暗捏了把汗,VR时代的交易商品比过去丰富了很多倍,从实体商品到虚拟商品,从购买商品到购买体验,这么庞大的商城怎么转得过来呢?再往下看。

2、流行产品的配套

我们常说,一个地方发现了金子,淘金者纷纷涌入,但淘金者最终发财的没几个,给淘金者卖水的却发财了,讲的其实就是这个道理。一个流行趋势的出现,势必带动配套的“基础设施”的繁荣,特别是那些对流行趋势有一定制约作用的难点,一经解决往往爆发。比如微信的公众号火了,微盟、微店这样的微信第三方开发工具就会火起来;APP的社交化逐步成为常态,则环信、融云之类的IM SDK肯定火起来。

于是阿飞想,当VR火起来的时候,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是:如何能让人人都轻松自如地创作出VR场景呢,因为只有人人都有条件生产VR场景,虚拟商品、虚拟体验、实物的虚拟化才能兴盛,于是VR扫描仪、VR摄像机、VR快速建模工具一定会火。神说要有光,于是光来了,快速搭建VR场景的UGC将如2016年发自拍一样正常。更可怕的是,将出现一种缩微的VR摄像飞行器,像2016年的wifi热点一样密布全球,你想看任何地方的景观,只要直接接上就可以了,以后“乡愁”不存在了,大家随时随地回老家,人们彻底摆脱了时空限制、走路不再是必选项。

阿飞又想,当那么多的虚拟场景被创作出来以后,用户如何在这浩如烟海的虚拟宇宙中自由切换、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呢?如果按照现有的模型就是搞一个巨大的虚拟应用商店,然后自己挑?肯定不行,根本看花眼啊。所以这个时候有两个东西一定会起来,一是基于语音输入和语义识别的搜索器,二是记录用户兴趣、并能按兴趣进行个性化推荐、猜你喜欢的“虎VR”、“VR头条”、“一点VR”。想到这里,阿飞有一些灵感了。

3、流行产品的负面

一种产品的流行,势必带来效率的巨大提升,但也会带来一些意想不到的问题,而问题也就意味着机会。计算机技术高速发展的同时,黑客、病毒、木马的技术也一日千里,这时候就需要360这样完全免费、一键解决的安全专家。

阿飞接着想,VR的快速发展一定带来三个问题:

  • 一是VR网内安全的问题,如果有病毒能像贞子鬼魅一样在VR世界横行,甚至可以连接到你的传感衣上,那实在太可怕了,出现数据损坏问题是小,如果把人吓出毛病了问题就大了。
  • 二是长期使用VR势必对人的视觉感官等健康产生影响,那么有效监测这种影响、随时预警的程序就很重要。
  • 三是现实世界的事务提醒,因为VR是真正的沉浸体验,往往会使人们忽略现实中正在发生的事情,那么在AR爆发之前、如何连接VR与现实事务、以免误了大事就显得特别重要,千万别窗外台风地震,我自VR痛快。

4、流行产品的相对面

某种产品爆发之后,人们的某一类需求被高度满足,但是渐渐的这种兴奋逐步蜕变为一种麻木、习惯和依赖,于是另一些反其道而行的、不被关注的需求开始被激发出来。当微博爆发的时候,无处不在的语言暴力带给人们空前的压力,于是人们又开始关注个人空间、隐私和安全,于是更加个人化的微信爆发了;当社交网络开始流行的时候,人们沉溺其中,社交压力越来越大,于是无秘这样可以暂时摘掉面具、卸下伪装的应用短时间内火了。

于是阿飞认为,一旦VR火了,甚至人们以后不必面对现实世界也能在VR中生存,那么现实体验就变得稀缺了,一些特别的现实体验经过包装“改头换面”,反而可以变成奢侈品一样的存在。比如“断开电子设备30天,像过去的贵族一样生活”,这里的现实生活不再因为生活必须而存在,而是因为独有稀缺的体验价值而变成商品。

5、流行产品的高频面

刚刚进入手机时代的很多大佬,依然是PC时代的门户思维,喜欢大而全的产品,然而手机屏幕不支持复杂的交互,于是针对其中一个高频面做到极致的应用火了。比如说电脑上有PS,但到了手机上修图最高频的需求是自拍美颜,于是美图火了。那么VR时代,是更加专注细分高频的应用会火,还是更加综合富媒体的形式会火呢?阿飞陷入了深思。

6、流行产品的下一步

人们常说,饱暖思淫欲,人们又说,仓廪实而知礼节,其实讲的都是一个事情,那就是需求的相继爆发。一旦某一类需求被高度满足之后,建构在这一需求基础上的新需求就会爆发起来。

比如现在常说的消费升级,过去人们买东西更多是看牌子和性价比,而当追求个性且家境良好的95后网络原住民到来时,他们开始重视商品的差异化品质、个性价值、感性价值和独有的亚文化群体身份价值。阿飞不由想到,那么VR的流行,是否会遵循从硬件设备,到操作系统,到连接体系,到分发系统,到场景生产,到安全体系的……顺序一一爆发呢?游戏和色情会不会是第一引爆点呢?

7、社会环境的变化

关键技术的发展,商业模式的创新,产业格局的变化,政府调控的手段,及至最普通最常见的社会问题,都蕴含着巨大的机会,这就好像人们传说因为非典疫情无法外出、电商一夜之间火了。技术更可怕的力量不仅仅是解决人与自然的问题、人与内心的问题、人与其他技术副作用的问题,更包括直接介入到社会系统中,解决人与人的问题。所谓人生的痛苦,除了自然的先天、无常的命运,其余大体都是源自人与人、群体与群体的关系,所谓稀缺和不公,所谓得不到和已失去,技术在这里的作用是通过“效率倍增”来迅速改善群体之间的力量平衡和利益结构。

比如说,微博的发展不仅是提升了消息传播的效率,更是释放了中国人压抑已久的话语权利,一开始人们觉得终于找到了一个途径去发声,去表明态度、参与到宏大的公共事件中(失败在于后来也释放了谣言和僵尸号),而政府的力量第一次遇到了制衡力;再比如,滴滴的出现解决了普通人打车难的问题,也解决了出租车司机载客生意时间不均衡的问题,更重要的是他带来了互相的评价机制,这迅速提升了司机的服务,也改善了乘客和司机一直紧张的关系。

所以,这种技术的发展,同时会顺带推销一套社会组织和连接的新模型,这就使人类社会最为关键的资源“钱、影响力、人脉、信息”得到了重新的分配,这种力量比任何意识形态的宣传、道德的自律、政府的强力都摧枯拉朽。

于是阿飞想,尽管今天产品经理们仿佛已经找不到多少“显而易见的痛点”了,但其实人们的生活并不自由自信轻松愉快,每天依然有那么多的郁闷不安空虚悲伤,这就说明这个世界上仍有很多隐秘的痛点等着我们去解决。

举一个例子,所谓“约炮”文化的横行,大多数人的角度是,开发一个更好的工具去方便人们约,但是往深层次看,这种文化的根源其实是今天的人们正在对正常的两性交往失去信心和耐心,私生活极其空虚,同时价值信仰的缺失导致自律体系的瓦解,而这些问题的解决是不是会更加根本的解决问题呢?换一个角度说,2020年时中国男性将比女性多出5000万人,这看着非常可怕,但是如果VR技术和传感衣的高速发展,使男性在一个层面不再需要女性了呢?……咕噜一声,脑洞开得有点大,阿飞的肚子饿了。

这一代技术商人们一定能在技术和商业之外得到一些更大的力量,进而带来一些远比技术商业大得多的成就,他们不仅要迎合人性的弱点,更要聚焦点滴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好,同时顺带把钱赚了。

二、创新的方法论

现在,阿飞已经能够朦胧笼统地看到未来的趋势了,但这些东西并不能帮助他做出一款产品,充其量只能让他变成一个疯疯癫癫的评论家。

那么创新的方法论有哪些呢?其实,任何一种厉害的创新,本质上都是“脑洞无限大,眼光准狠深”的结合,关键词永远是两个:洞悉和发散。所谓“洞悉”就是要不断挖掘本质,找到现象背后真正起决定作用的东西;而发散则是要我们忘记一切常识和条条框框,无所不用其极地开脑洞,从而用开创性的方案解决洞悉中发现的本质问题。洞悉是要提出正确的问题,而发散是不考虑任何已知正确结论的想答案。阿飞总结了下,有这样七种方法:

1、问题特性法

创新的产生,时常是通过把“并不相关”的事物联系在一起,比如iPhone是把电脑、手机和MP3联系到一起。不相关的事物如何连接呢?这就需要不断深挖“问题”和“特性”。

A、挖问题。亨利福特说:“如果我问人们想要什么,他们会说想要一匹更快的马。”这里是说,用户反馈的诉求“更快的马”常常不是他们的真实需求“快”,更不是这需求背后的行业问题“人们缺乏一种快速稳定的交通工具,现有的工具无法满足工业化大生产的要求”。所以说,我们不是不要问用户的意见,只是不要把他的诉求当需求,更不能当做是深层次的行业问题。

B、挖特性。有一个著名的登克尔蜡烛问题,一盒火柴、一根蜡烛、一枚图钉、一面墙,如何把蜡烛固定到墙上点燃、同时蜡油不会滴到地面上(先自己想,想不出来百度答案,后面要剧透啊)?人们在这里的思维误区,多半是因为对于“一盒火柴”这个条件,只看到了可以点燃的火柴,而忘记了盒子。所以挖特性就是要越过产品的功能和应用,去找背后构成这一功能应用的特性,同时更要找其他未被应用的特性(盒子)

挖到了问题,找到了特性,才能把看起来不相关的东西连接起来呀。于是阿飞开脑洞了,正常情况下谁都不会认为微信和百度是竞争关系,但是仔细一想呢。在公众号不断强化的时代,微信做的就是内容和连接。那么往深层次看,百度其实就是PC时代搜索(连接)各种网页(内容)的工具。但是到了手机时代,人们更习惯于移动场景中对碎片化信息的获取,所以用百度去浩如烟海的网页世界中去搜索越来越少,而直接在微信上订阅和阅读各种公众号(新一代的网站,特性是符合碎片化阅读习惯)信息越来越多。按照这一点推下去,两者虽不是直接竞争,但是微信用的越多,手机百度被唤起的一定越来越少。

2、随意关联法

挖到了问题和特性,该如何放开脑洞来联系呢?这一点在韦恩·罗特林顿 《打开创意的脑》一书中讲的非常清晰:三个I,不合法、不道德、不可能;随机词和随机句;与最热的东西连接;假设我是其他行业的专家来连接;假设与其他产业的成功方案连接;提出一些绕弯儿的问题;极度夸张或极度抽离;矛盾的概念……

3、结构手术法

任何一个产品,都可以由表及里被拆解为应用场景、视觉交互、功能特性、媒体介质、逻辑模式5个层面,每一层又分别对应人们的需求、心理习惯,以及这个公司面对竞争态势的差异化玩法。那么我们对以上8个要素随意做做手术,都可以产生完全不同的产品出来。而陈雷的“减分并重附”创新法,则帮助我们去做更多的手术。比如,如果把Facebook的双向好友关系逻辑改为单向,把每条信息限制在140个字呢(符合早期手机习惯),你懂的那就是推特;如果把Facebook的媒体介质统一为精美的照片呢,你懂的instagram开始出现了。

4、不可能倒推法

假设微信是可以被击败或者分流的,那么这个挑战者会是什么样的?不要觉得这个想法很疯狂,在PC时代我们同样曾认为QQ是不可战胜的,在微信之前我们以往微博将势不可挡,在更早的时间里我们以为天涯就是整个网络世界。那么现在,树立一个看似不可能的目标,开始不断倒推,做各种假设推演。即便最终不可能的目标真的就是不可能,你所获得的成果也远比一般人多得多。

5、去除定势法

我们每得出一个结论,或者设计出一个产品,都把整个过程理一遍,去看看其中有多少“不假思索的常识”。其实,很多常识只是某段时间内人们通用的做法,而不是权威的真理,而如果我们假设他并不成立、有更多的可能,甚至反其道而行,则往往会发现新的机会。

现在我们看所有的社交产品,基本都会做基于好友关系的news feed(动态系统),但是在扎克伯格第一次推出这个系统的时候,它几乎立刻遭到了很多人的反对,因为似乎违反了常识、干扰了私生活。那么放到现在呢,产品里放new feed似乎成了公理一般的存在。但是换个角度,是不是一定要有这样的系统,是不是一定要基于关系去分发呢?这只是现阶段的最优方案,恰恰也是诸多信息过载的根源(关系分发时常不靠谱),那么有没有更优方案呢?

再比如,聊天时传照片天经地义吧,社交网络的通行做法是让人们沉淀很多东西上去,但是如果今天有人让照片一会儿就消失,所有发布的信息也纷纷会24小时消失呢?——你知道的,这是snapchat。再譬如,微信朋友圈中对于好友的信息,只能看到“共同好友”的点赞和评论,这在过去也是不可想象的,肯定应该看到所有点赞和评论呀。可见,思维惰性无处不在,人们无时不刻不在“理所当然、不假思索”的枷锁中。

6、忘记分类法

与五相对的,我们还要忘记各种各样的产品分类,比如我就是要做社交,要做垂直社交、旅游社交、瞬时社交……分类往往是带有先入为主的偏见的,别忙着分类,因为一旦分类你就会按照既有产品的条条框框去套。但是以后的互联网产品,一定是不断打破分类的,只要能用最低的成本短时间聚集流量、不惜一切代价黏住流量、换着法子从流量中赚钱,类别并不重要,以后的产品会越来越不好分类,社交粘性和内容媒体相连,社群渠道和商业交易连接,游戏属性和工具特性交汇,到最后你也不知道他是什么。

7、常规方法

这便是文初提到的方法,也是我们最常看见的:发现一个痛点,解决一个问题;发现竞品的弱点,予以改良;发现流行品的优点,套用到我的领域;找到国外的流行品,本地化;搭积木,虎头、猪肚、豹尾、四不像……不过需要提醒的是,在强调“定位”的移动互联网时代,缺乏差异化、无法让人眼前一亮的产品很难抢占用户心智,你做一个某某版微信,并不能让用户买单。

最后需要强调的是,不要为了创新而创新,创新不是政治任务,也不是吸引眼球制造噱头、炒作概念忽悠融资的手段,创新的核心往小一点说是帮助企业找到差异化的竞争策略、从而生存下去,往大一点说是用开创性的方案解决某个领域深层的问题,并且这个方案比其他方案好上十倍,从而创造了巨大的用户价值和商业利润。

所以,作为吃不了皇粮的我们,首先是要想办法让企业活下去,此时此刻只有符合这个要求的创新实施起来才有意义;如果脑子里总是idea爆棚、且有很多切实可行,那就找个云笔记工具做个点子库把他们存起来、等到时机成熟、资源丰富了再做也不迟。

创新就是提出正确的问题,找到关键的问题,用巧妙的办法解决问题,注意看,这三个“问题”各有内涵。如果你的点子已经成熟,并经过了《玩产品的你要注意,就是这六个大坑,把“伟大的创新”秒成了渣》一文的考核,那么就赶紧开动吧,至少用一个MVP测测市场需求呀。如果结论与预计不符,那么有可能是你的结论错了(遗漏了重要的条件),要么可能是用户引导没做好、没有达到你预期效果赖以成立的理想状态。

天马行空的脑洞,狠毒的眼光,严谨的论证,接地气的引导,敢想敢干深挖死磕……阿飞的创新之旅已经开启,现在让我们开始打造一个全新的了不起的产品吧。

#专栏作家#

张俊,上海帅醒科技创始人兼CEO,人人都是产品经理专栏作家,斯恩斯研究院创始人,微信号:biohazard2010。野路子产品菜狗一枚、创业在上海,测试新一代兴趣APP中,欢迎勾兑,吵架不回。

本文原创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您的赞赏,是对我创作的最大鼓励。

评论( 0

登录后参与评论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