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品经理穷途末路了?不,只是好的太少

起点学院产品经理365成长计划,2天线下闭门集训+1年在线学习,全面掌握BAT产品经理体系。了解详情

“产品经理这个岗位很可能变成打字员那样的工种,越来越不重要,甚至消失。”苏杰说这句话的时候,距离他的《人人都是产品经理》这本书的第一版,过去6年时间。

chanpingjingli

苏杰写这本书时,子柳就坐在苏杰对面的工位上。子柳说,《产品经理的穷途,交互设计的末路》这篇文章,他标题党了一下。“不过,好的产品经理真的太少了。”

一家年前融完A轮3000万的to B企业,给应届生产品经理开的工资是4000到8000元。「很多刚毕业的人听到这个价格都不愿意来,比他们预期少太多,不过现在就是这个行情。」该企业的HR说。

产品经理变成显学

唐思远想招一个产品经理,一个月过去,还没有找到合适的人选。

他掏出手机翻给我看,有一个面试者每天给他发微信,表达自己想来工作的意愿。“他没什么经验,我们这样的创业公司,没精力带一个新人。”唐思远说。

2010年,唐思远毕业以后的第一份工作叫产品策划,当时他还没听说过产品经理这个职业。

2012年初,微信用户过亿,张小龙一举成名。8小时20分钟的内部演讲,无数人传阅,低调内敛的张小龙被一拥奉为「产品教父」。

在产品策划的岗位打了两年杂,唐思远发现自己在逻辑思维和需求挖掘上的能力,与产品经理这个岗位是匹配的。

“那一年是产品经理最鱼龙混杂的一年,我这样的野路子就进来了。”唐思远说。

产品经理是从传统工业化领域演进而来,在流程上细分出来的工种。“产品经理是一套思维方式和方法论,这套方法论在传统IT企业是没有的,它们是在确定性环境下做确定性的事情。”苏杰说。

这套方法论原本掌握在大型互联网公司里,创业火起来之后,产品经理变成了显学,逐渐覆盖开来。

A

(以产品经理为关键词的热度检索)

以产品经理为关键词的热度检索「变成显学之后,能力不够的人都混进来了,滥竽充数的太多了。」苏杰说。

2015年之前,资本充满热情,创业项目百花齐放,对于产品经理的需求激增,要求也不断降低,认为会画原型图就是产品经理。
有不少初创公司还招聘「应届生产品经理」。于是,这些「原型工」手里有了大把的机会。

“不靠谱的产品经理破坏力很大,远远大于一个不靠谱的工程师。”苏杰说,在初创公司里,产品经理对产品的所有结果负责,不靠谱的产品经理,可以把一个公司折腾垮掉。

一直到了2015年下半年,资本趋冷,项目减少。经过市场的洗礼,老板们对岗位的理解更深入,在招聘上也变得更加理性。

“今年可能是产品经理入行最难的一年。”唐思远说。

骄傲不起来的产品经理

2015年5月,在没有提前告知用户的情况下,豆瓣将站内的通信工具「豆邮」改名为「私信」。这不是豆瓣第一次改版,但这次彻底激怒了豆瓣的老用户。

撇开内容,从产品层面上说,豆瓣的用户体验并不好,交互设计不流畅。经过了十年的发展,豆瓣面临着一个重大问题:一方面,文艺青年的深度用户粘度虽然高,可是把他们变现却很困难;另一方面,豆瓣不合理的交互设计,导致新用户进入门槛高。

豆瓣选择了后者。

老用户组织了「还我豆邮」的线上抗议活动,豆瓣的产品经理被骂得很惨。在一番狂轰滥炸之下,豆瓣终于妥协,将其在PC Web上的「私信」恢复为「豆邮」,而App上的「私信」则继续保留,创始人阿北都迫于压力公开道歉。

天生骄傲的产品经理,真的骄傲不起来了。

四五年前,马化腾、周鸿祎等互联网大佬在公开场合说自己是产品经理。

2011年,在「i应用──2010中国互联网创新产品评选」大会上,李开复说产品经理的未来是CEO,周鸿祎反驳他,说产品经理现在就是CEO。

这些言论,让产品经理这个职业有了「神化」的味道。许多年轻人开始产生了认知上的偏差,产品经理变成了招黑体质。

「大量的人不具备这个能力,而又以这个职位自称。」子柳说。

「我不会开发,那我去干产品经理;我不会测试,我去干产品经理;我不会运营,我去干产品经理;我什么都不会,我去干产品经理。」产品经理这个词,慢慢地变不好听了。

“产品经理认为自己在这里(手比着脑袋),但很多人认为他们在这里(手比着腰部)。”苏杰笑着说。

产品经理没落,运营的崛起

伴随产品经理没落的同时,是运营的崛起。

在资本寒冬下,投资人很难为模式创新所动,判断一个项目是否值得投资,更多是从数据考量。而运营手段在数据上的呈现是最快的,在产品或技术能力不足时,组织活动做用户激励,在早期可以让产品的数据看上去不差。

比起去年,今年的融资情况更糟糕,在没有拿到融资和挖到人之前,运营在某种程度上是成本最小的投入,帮助创业者拿到早期的融资。

同时,运营的从业者较多,相对比较好招,初、中级的运营人员,价格也比产品和技术便宜。

产品的无限外延

在此之前,产品经理的职能被定义得很狭隘。

“产品经理的本质不是写文档、画原型、做demo。”子柳说,一涌而上的阶段,大家聚焦在产品经理很表面的东西,“这些只能称为产品助理或需求分析师,离产品经理还差得很远。”

“产品经理被误解成整天思考怎么把页面做好看一点,做交互流程,怎么把5步缩成3步,这种都是特别表面的东西。”苏杰说。

产品不只是狭隘的理解为一个App、一个网页。

“你对产品的理解可以无限大,任何一个东西都可以看做是一个产品。”苏杰说。

而产品的外延,就是产品经理的外延。前百度产品副总裁在子柳的文章下面评论:「所有影响用户体验的显性和隐形的因素都是产品的范围,包括但不限于审美、交互、业务逻辑、内容、服务。」

“优秀的产品经理很少,”子柳说。但究竟优秀的产品经理有哪些特质,子柳和苏杰都没总结出来。

“有点类似于艺术家。”子柳说。

“几年后还有没有产品经理这个岗位不重要,重要的是那套方法论。”苏杰说。

像创业一样,产品经理这个职业也经历了从冷到热,再到回归理性的过程。

产品经理也无可避免地在迭代中完成了自我升级。这是好事。

 

作者:B12  满满

本文由 @B12  满满  原创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您的赞赏,是对我创作的最大鼓励。

评论( 5

登录后参与评论
  1. 哎、产品经理,看你怎么定义了,画原型写交互,写需求文档何尝又不是产品经理呢?把复杂的流程文档化本身就是一种能力,可怕的是思路不清晰的产品经理,其实产品经理的好坏是没有一个衡量的标准的,你怎么知道好的产品经理少呢?在大多数公司,产品经理能做的或者说工作权限内能做的,是无法和张小龙比的,很多时候都是受各种限制的在工作,做一款产品要受公司资源的各种限制,别谈论什么优秀产品经理、什么大神,都是扯淡的,你能在你的职责范围内做好一款产品,让用户用的开心就很好了。

    回复
  2. 狠狠的打了自己的脸说

    回复
  3. 很同意,想想百度的车模产品经理,也是醉了

    回复
  4. 应届生,正准备跳入产品的大坑,无论产品经理这个岗位是否火热,都阻挡不了我义无反顾的决心😄

    回复
  5. 上礼拜有个产品经理会,苏杰又说了这句话,产品经理10年内就会消失,有人提问他怎么做的推断,“我是猜的”苏杰说 :arrow:

    回复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