差个程序员,也可以做产品

3 评论 3188 浏览 11 收藏 14 分钟

编辑导读:要成功做出一个产品,事先需要做大量的需求调研,在实践过程中还要进行多次调整。但是,如果直接上手真实的产品,那每一次调整验证都需要花费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有没有低成本的验证方式呢?本文列举了七种“原型武器”,能够切实验证解决方案,希望对你有帮助。

互联网产品行业有一句著名的玩笑是“就差一个程序员了”。这话背后的语境是:很多不太懂技术的人,认为自己的产品创意非常成熟,成熟到只要有人去做、去实现就大功告成。这些人往往觉得把产品做出来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这种人的产品观念存在多个误区。

首先,“想清楚”并没有那么简单,在Paperwork阶段,产品经理需要做大量的需求调研工作。

其次,产品做出来后,还需要进行多次调整。不光要在技术和实施层面进行调整,还要保证通过调整做出来的东西确实是用户需要的。

直接上手做真实的产品,往往需要投入大量的人力、财力和时间。这意味着,即使我们不在乎金钱损失,但时间浪费后,市场机会也有可能一去不复返。

所以,在这篇文章中我会和大家分享如何用最少的人、最少的时间、最少的花费,做出一个不仅能验证问题,而且能切实验证解决方案的“产品原型”。这种做法,通常不需要程序员参与,在这一阶段,我们甚至可以大声地说:“没有程序员,也可以做产品。”

具体如何操作,我总结了七种原型武器,可以“借假修真”。“假”是指产出物并不是真实产品;“真”则是指它可以验证真正的解决方案是否靠谱。这些内容来自《创意沟通,都是画出来的!》一书的启发,接下来我将一一说明。

一、土耳其机器人

“土耳其机器人”源自欧洲中世纪的一个骗局。一个叫沃尔夫冈·冯·肯佩伦(Wolfgang von Kempelen)的人为了取悦奥地利女皇玛丽娅·特蕾莎(Maria Theresia),“制造”了一个会下国际象棋的机器人。

这个机器人的外表是一个身着土耳其传统衣饰、叼着水烟袋的木偶,端坐于棋盘前。然而真相是,棋盘下面的桌子是使用镜子伪装起来的,里面实际上是个大箱子,箱子里面悄悄藏了一个棋艺高手。

在产品原型中,“土耳其机器人”是指我们可以设计一个看上去功能齐全的产品,但实际上用户接受的是人工服务。

比方说,我们要做一个电商APP,其中交易流程是必不可少的,但退款退货的功能要不要做呢?一开始我们可能决定不了,因为这和APP中卖的商品品类有很大关系。

此时我们就可以采用土耳其机器人的策略。开始的时候我们先做一个退款退货的“假按钮”,用户按下按钮以后退款退货的要求并没有转入相应的系统,而是让人工客服介入去处理。这样试运行一段时间后,如果发现退款退货的订单太多,人工处理不过来了,我们再考虑开发系统;如果退款退货的量一直不大,那保持人工处理即可。

二、酒店门童

所谓“酒店门童”,就是那个对你有求必应的人。

它和“土耳其机器人”有点像,都是用人工服务来替代产品,但两者的差异在于,土耳其机器人的人工藏在背后,模拟真实产品,而“酒店门童”的人工服务则会直接与用户进行交互。用户很清楚地知道他接受的是贴身的人工服务。如果说“土耳其机器人”更多的是测试用户与产品交互时的真实反馈,那“酒店门童”就更偏向于测试流程的完备性。

在应用“酒店门童”的时候,我们要找到对新产品概念感兴趣的用户,提供与成型产品的效用完全一样的服务——只不过在原型阶段,它是由人工完成的。

打个比方,一家2B的公司主营企业服务,对于最开始的少数客户,他们很可能通过人工服务的方式把这些客户的项目当成VIP定制项目来做。在做的过程中,公司总结提炼项目的共性,然后慢慢打磨出将来可以批量化服务更多客户的产品,让更多的环节可以由客户自主完成。这个做法对试点客户很友好,所以相对比较容易启动。

三、产品众筹

有时候,虽然没有做出产品,但我们可以做出一些图文视频材料,告诉潜在用户,我们将要做的是什么产品,然后让用户用各种行动来告诉我们他们是否认可产品,比如点赞、评论、转发、分享等。当然,如果能有真金白银的资金支持,那就更棒了。

筹款成功了自然是好,筹款失败了也同样有巨大价值,至少它可以让我们避免陷入把产品做出来之后才发现用户不认可的窘境。

产品众筹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民意、舆情、金钱、资源,这个过程让我们可以有更多信息来判断潜在用户对产品的态度。

在线存储公司Dropbox在开发产品之前,做了一段产品功能的介绍视频,放在YouTube上,探测目标用户看完视频之后的反应。最终,那个视频的各种数据表现非常优秀,让Dropbox团队充分验证了用户的需求,坚定了信心。

淘宝众筹上有很多商品。它们看起来就像是在预售,我们可以通过“预售”情况,看出哪些产品真的值得投产,哪些产品不需要继续投入资源。

业界经常开玩笑说有些新一代车企是“PPT造车”。其实,如果这些车企已经决定了产品方案,希望利用PPT收集用户需求,这也是对产品众筹方式的应用。但如果这家公司一开始自己也拿不准到底要不要造这款车,却还是把PPT做出来了,那就有点像下一种武器了。

四、善意谎言

“善意谎言”和“产品众筹”的相似之处在于,都是没做产品,只是告诉用户我们将要做什么,但不同之处在于,“善意谎言”是假装我们已经做出了一款新产品或新服务,以此来试探有没有用户感兴趣。

比如产品宣传单页就经常被用来探测市场反馈,如下图所示。做产品之前,我们可以先做个宣传或销售用的小册子,附上联系方式投放到市场上,看到底有多少人主动联系。对于过来联系的人,我们大致可以用这样的话术:“感谢关注,该产品我们目前还没做好,但会送您VIP体验资格,并在产品上线后第一时间联系您。”

很多公司的公关部门也可以做类似的事情来帮助产品创新。比如,可以通过非正式渠道放出计划中的产品消息,然后看看市场反馈。如果反馈好,公司就继续加大资源投入;如果反对声音较多,公司可以用官方渠道发表声明说之前是个假消息;如果根本没什么人关注,那公司就停止资源投入。

失败产品访谈2020宣传页

五、动物标本

“动物标本”是指做一个高保真的静态原型,它看起来和真的一模一样,可以让用户简单感受产品形态,但并不具备真正的功能。

这种方法多用于发现产品本身的设计、体验细节问题,特别是外观、形态方面。

某些数码硬件类产品必须要做这一步。可以先用各种材料制作一个模型,然后让用户从各个角度观察、触摸、把玩,这样就可以发现很多值得优化的地方。

六、乾坤大挪移

“乾坤大挪移”是一个很有趣的技巧,它是指借用竞争对手或自己已经发布的产品,通过简单的重新包装,伪装成一个新产品,来验证我们的某些假设。

比如我们想测试用户喜欢哪种洗发水的香味,就可以买入市面上已有的多种洗发水进行测试,用测试结果指导我们自己的设计。又如车企为了测试新车的外观内饰,可以在旧款车的发动机、变速箱、底盘等基础上套壳,然后融入自己需要验证的内容。

有时候,我们甚至可以不用重新包装,直接让用户试用竞品。通过研究用户的反馈结果,也可以避免自己在设计产品时犯同样的错。

七、低配试水

“低配试水”是指开发一个功能有限的低配版本,来试探用户的反应。它是七个原型中唯一一个需要做一部分真实产品的原型。当然,它能够验证的假设也会更多一些。

比如小米内测版的路由器接近工程样机,具备路由器的基本功能,但很多体验、包装都不如成品。

有些硬件产品,最初甚至会以乐高积木等形式被用来给用户做测试。下图就是用乐高搭成的一个无人机的原型。

用乐高搭成的一个无人机的原型

这七种武器,在现实应用的时候也可以灵活混搭,比如有些车企用了“乾坤大挪移”加“低配试水”的做法,先把新车的发动机底盘做出来,然后装在老车型上给用户试用。

不轻易做真的产品功能除了降低资源损耗,还有一个现实原因—产品上线容易下线难。

任何产品功能上线后,如果只有很少的人在用,就会陷入尴尬境地——一旦下线,这些在用的少数人会抱怨:“我用得好好的功能,你们为什么要下线。”迫于这种压力,如果我们勉强维护着这个功能,一方面投入产出比很低,另一方面后续新功能也必须考虑和这个鸡肋功能的兼容。

所以,我很推崇一句话——完美不是无一分可增,而是无一分可减。这就要求我们在做产品加法的时候,必须慎之又慎。

生活中,我们在做重大决策之前,也可以灵活使用上述手法。

比如,想不好装修到底选择北欧风格、简美风格还是现代风格时,我们可以先让设计师渲染一份对比的效果图。再比如,决定买某款车之前,我们可以先租同样的车型来个周末两天的周边自驾游。

通常,一种原型只能验证部分“关键假设”,所以,我们可以为一个产品做多个原型,或者做一个兼具上面多种特征的混合原型,但哪怕这样,综合的投入产出比也远远低于一上来就做真实的产品。

 

作者:苏杰

本文节选自书籍《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创新版):低成本的产品创新方法》,由蓝狮子图书授权发布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CC0协议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东拼西凑,

    回复
  2. 标题党

    回复
  3. 0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