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青楼到 AKB48 到德云社:center 模式的魔力

从零开始学运营,10年运营老司机带路,2天线下集训+1年在线学习,做个优秀的运营人。了解详情
7802999aa176b00cb329523afbd99c46

娼妓业可谓是人类最古老的职业之一,这种特殊行业源于人类的原始本能——生殖,以及最原始的冲动——性冲动,用一个经济学领域的词来说,这是汉子们的“刚需”。正所谓“不在沉默中变坏,就在沉默中变态”,娼妓行业其实是为人类无处发泄的欲望提供了一个出口,而中国娼妓业祖师爷——春秋战国时期齐国管仲先生也表示自己搞青楼是为了鼓励妇女就业,增加国家财政收入(“设女闾七百,征收夜合之资”)。

c66e575bc0b8e8ef1c5f581dce4a9fa3

(东莞的酒店还是多拜拜管仲吧)

随着时代的发展青楼逐渐诞生出了“头牌”这种制度,最受欢迎、最能给青楼带来收益的姑娘往往最能成为头牌。而头牌也不一定要出卖自己肉体,有不少青楼头牌就是卖艺不卖身的艺妓。尤其是在经济高度发达的两宋时期,达官显贵往往为了能与头牌共赏风月而一掷千金。

而妓女们为了能使自己成为头牌也需加强自身素质,除了基本的职业技能之外还要有点文学素养忽悠那些附庸风雅的人迷上自己,为自己挥金如土。这样吸引越多人关注自己痴迷自己,才能通过自己为青楼带来更高的收益,才能成为头牌。而一名妓女成为头牌并不意味着她主宰了青楼的运营,实际上头牌只是要比其他普通妓女更受人关注,能吸引更多钱钞而已,真正掌握青楼运营的依旧是背后的老板。

尤其可以看出,青楼的头牌模式其实就是 center 模式的雏形

c03676563dacad470b6f8670328c6b9f

AKB48 的祖师婆李师师

说到底 center 模式是一种通过个人的技能和表现来吸引群体支持,从而在同质化的群体中获得更高曝光率的自我营销模式,center 模式成立的基础有以下几点:

  1. 在限定范围内存在数量较多的同质化事物,例如同一个青楼中的妓女或同一个偶像团体中的偶像,或者同一类主题的软件;
  2. 同质化的个体之间要有一定的差异能动性,也就是说个体之间存在一种竞争对抗关系,以及为了在竞争中获胜而努力表现自己的行为;
  3. 某一个体成为 center 后依旧保持原有性质,妓女成为头牌后依旧是妓女,偶像成为 center 后依旧是偶像,成为 center 并不意味着你对其他的同质化事物拥有了控制力。

AKB48 且火且坑钱

f7bd6948fc69a42a2839110bf27b62e7

到了 21 世纪日本的秋元康将将中国妓院中的 center 模式发扬光大,秋元康现在亲手打造的 AKB48 其实可以看作是青楼 center 模式的进化版。AKB48 每年都会举行总选举,在总选举中获胜的人可以成为年度 AKB48 center,这意味着成为 center 的人会成为本年度日本国民偶像团体 AKB48 绝对的中心,夸张一点说是站在了日本偶像的巅峰上,因此而带来的曝光率和商业合作项目数量可想而知。

f3a5065eaf8118c4055018cb4c7235e6

AKB48 总选举并没有设置一人一票的限制,只要你购买指定的 CD 都可以获得里面附赠的选票,你买一张 CD 对应一张选票,其实是将选举权成功商业化。在 2013 年的总选举时指原莉乃(AKB48成员)吧发动过集资活动,一共成功集资了 60 万人民币为指原莉乃在第五届 AKB48 总选举中贡献了 9000 多张选票,也为指原莉乃也能成为第五届 AKB48 总选举第一名立下了汗马功劳。好吧说到这里各位难道不觉得 AKB48 总选举和青楼中的头牌模式何其相似?

1c1860427e376e914837c5f6d8c6e2ae

如果说有不同的话就是在网络时代你不必成为达官显贵也能支持自己的偶像,因为我们可以集资我们可以搞众筹模式。实际上 AKB48 的总选举模式是为原有的青楼头牌模式披上了信息时代互联网营销模式的新衣,AKB48 的总选举依旧建立在上文提到过的三点基础上,相较于青楼时代直接提供真金白银支持自己喜欢的妓女,AKB48 则是让更多的普通人通过购买 CD 换得选票,再通过选票支持自己喜欢的偶像,在追星成本分散化的同时,也带来了商业盈利的最大化。当然 AKB48 和古代青楼的一些运营模式很像,但并不等同于两个组织划等号。AKB48 是卖艺不卖身,就算卖身也要在离开 AKB48 后。

29ea4ea1b6ba380ebb3ceb0f42755c4e

AKB48 前成员成濑理沙下海拍 AV(这片子不要看,史上最烂,没有之一)

德云社——中国的面对面偶像

知乎上曾经有个提问:“国内有培养 AKB48 这种「面对面的偶像」的土壤吗?这种商业模式下的「平凡少女偶像组合」,在国内成立吗?”。提问很精彩回答也很精彩,来看看网友们的回答:“这不就是德云社吗?”

7b1607416dc5aad027576d71fa43e003

AKB:以A,K,B为编号招生。

德云社:德字辈,云字辈,鹤字辈……

AKB:早期每天在秋叶原公演

德云社:郭德纲和李菁在广德楼和天桥茶馆门口打板招揽听众

AKB:持“观众看的见的成长”的理念

德云社:学徒要慢慢从开场熬到压轴

AKB:现场演出坚持到现在

德云社:依然有小剧场演出(当然别指望每次都能看见郭德纲)

这么一想德云社其实和 AKB48 有很多的共同之处,但德云社却没有自己的 center 模式,因为德云社的 center 只有郭德纲和于谦,虽然现在德云社也是全国开花搞分社搞商演,甚至还去澳大利亚,加拿大温哥华开专场,但是德云社的吸金能力距离 AKB48 还是一天一地的级别。郭德纲于谦在德云社中既是 Producer 又是演员,如果有一天郭德纲于谦退居幕后,让德云社的观众们投票选出德云社新一代的中心搭档,而获得选票的方式则是要购买德云社出品的正版相声 CD/DVD,德云社还怕有钱花完的时候吗?

1beba458c54171807a0a02f14851d1d0

其实现在 center 模式已经被运用到互联网时代下的商业营销当中,肯德基前几个月让柯震东和陈坤分别代言两款食品,然后进行人气 PK,来决定两款食品的去留,这已经有了 center 模式的影子。而现在更找了 4 位明星分别代言四种食品,搞了个人气星卖家的活动,这不就是活脱脱的 AKB48 KFC 版吗?

Google 有点二

eacdf53dcd65b409603e9cef052e672b

引申到互联网产品方面,其实我们有时候不需要产品的更新换代,而更希望产品能够提供稳定服务。例如 Google,当年的 Google Reader、Google Buzz、Google Answer 在我看来都是很好的产品,但是只因为不能为公司带来期待的利润,便将项目放弃。

其实 Google 完全可以用 center 模式策划一次精彩绝伦的互联网营销。例如 Google 现在手中有 N 个要放弃的项目,那么 Google 可以发起一个“拯救你的应用”的运动,只要这些将要被放弃的项目在规定的时间前达到了 Google 为其设置的盈利目标,便可以继续存活,同时超越预期盈利目标最多的项目,将会获得 Google 大力的技术和资金支持。这样一来这些即将被放弃的项目的使用者的热情将会被直接引爆。

Google 也可以通过这项活动为自己带来更多的利润,让这些即将被抛弃的产品或项目为 Google 贡献出最后的力量,所以有时候我觉得 Google是一个擅长技术而缺乏营销的公司。在 Google Plus 上流传过一句话:Google 你个 SB 快去请美工!这也说明了 google 过于侧重技术对于用户体验和用户扩展方面还有所欠缺。

当然以上都是本人拙见,我也并不是专职于互联网营销或者产品经理,欢迎大家一起讨论分享自己的心得和看法。

打赏也是一种认可
评论
有话不说憋着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