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鸿祎:我认识的沈南鹏

起点学院产品经理365成长计划,2天线下闭门集训+1年在线学习,全面掌握BAT产品经理体系。了解详情

u=1446831005,1502516513&fm=23&gp=0

沈南鹏,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创始及执行合伙人。周鸿祎说,沈南鹏是一个饥饿的人,他看到项目就像闻到了血腥味的狼一样,或者像鲨鱼闻到血腥味一样,他听到一点风声他就会去拼抢,会去追踪,是一个非常积极的人。

——周鸿祎口述

我认识沈南鹏很早了,他在携程的时候就认识。我记得那会是我离开雅虎后不久,有一次到人民大会堂,开一个会,我印象特别深,当时开完会出来,我们俩都冒着雨在那等车吧,然后我就站着跟他聊了一会,他说他要自己出来做投资了,如果我这边自己在公司,或者投资什么公司,一定要告诉他。后来,我又从IDG出来作了奇虎。最早,是想做搜索的聚合BBS搜索,这是我开始给团队找的一个方向,后来大概有个100人了,规模也比较大了,就想正儿八经融一次资,当时也没搞明白我们在做什么,沈南鹏就决定投了。

其实那一次,实际上鼎晖投了,因为王功权当时去了鼎晖嘛,王功权也说,不管你做什么,我都要投资。所以当时是红杉跟鼎晖一起投的。

那时候我们定了好几个方向。他觉得都可以,一个方向叫搜索聚合,其实回忆起来,当时的想法其实都是对的,只是时机不成熟。在当时对应起来,是把社区、博客、论坛里所谓用户产生的内容,把它聚合成一个阅读的门户。

第二个就想做新一代的搜索,当时是想用户哪里多就往哪里去,当时人们在论坛BBS问的最多的是什么,把问题和答案找出来,变成一个问答搜索。当时的SLOGAN叫“我搜你看”。

还有一个方向是关于最早的团购,叫51see,想把所有的餐馆都连起来,包括优惠券,有点像“团购+大众点评吧”,当时大众点评的时间并不是那么长,当时反正埋了一堆想法。当然在这个过程中,有很多想法也最后流失了。比如说51see那个,做着做,我们觉得这个方向需要大量的线下力量,因为需要一家一家的谈,后来我们也就放弃掉了,沈南鹏也觉得挺可惜,后来他就转头去投了大众点评。

他投大众点评也非常早,就是我们最早做51see那个年份。因为我们把这个方向跟他们谈的比较多,所以他一直感兴趣这个方向,后来没有做成嘛,他们就转向了大众点评。

当时还有一个故事,我记得很有趣。当时红杉还差一点就投校内。当时我记得我去红杉办公室吧,我忘了是开什么会,结果他们对我说,隔壁屋里坐了几个小孩,红杉让我去见见,说是做校园网络。当时我也不太懂校园网络,我就推门进去,跟他们打了个招呼,我现在想起来,应该是王兴他们的人吧,当年的王兴不像今天,当时的王兴属于特别牛逼哄哄的,眼睛都看向天花板那种,我记得我打个招呼吧,他们还爱理不理的,很不像来融资的你知道吗?

所以我就觉得很没趣,我当时就转身,因为红杉就是让我来跟他们聊聊,说这个创业者怎么样是吧,然后王兴也不认识我,他对我就爱搭不理的,我问他什么东西,他也不说,就一副那种海归的派头。

你知道我最痛恨傲慢的海归了,我就没理他,红杉就问我怎么样,我就说这帮团队不行,看着一个个牛逼哄哄的,一点都不接地气,然后呢,后来我给他们推荐了另外一个网站,叫占座,结果那会王兴没有拿到红杉的投资,因为那是王兴的第一次创业嘛,因为当年的王兴,在自己没有被证明之前,可能就显得比较傲慢吧,然后很多VC也不喜欢他那个做派,所以他后来不得已才卖给了陈一舟,所以才有了后面的人人。我们当时推荐了占座呢,当时团队出了问题,但方向挺早的,就是在校园里面模仿facebook,我原来觉得占座应该有机会,因为占座之前,在校园里面做邮箱,已经做了好几年了。当时我就觉得他们以校园用户为基础,转而走facebook就会比较顺利,但没想到团队出了问题,那后来占座这事也没做成,所以现在想想,真是蛮有意思的。

他们还挺愿意跟我讨论创业者的项目。因为他们是从VC角度来看问题,而我是从创业者的角度来看问题,他们会听听我的看法,但是呢,我并不会帮他们决策。

沈南鹏还是一个挺明白的人,从他们当年做第一个项目,到100个项目,我觉得他都没有变化,他是这样一个饥饿的人,他看到项目就像闻到了血腥味的狼一样,或者像鲨鱼闻到血腥味一样,他听到一点风声他就会去拼抢,会去追踪,是一个非常积极的人。

第二个呢,他会非常积极的从各个方面,来打听创业者和项目的情况。有的时候投一个项目,如果沈南鹏也想投,那么他无论多么晚,他都会给你打电话,其实红杉已经投了很多项目了,但他表现得就好像什么项目都没投一样,表现得特别符合乔布斯所说的stay hungry,他是这种人,跟我有点像,就是刀子嘴,豆腐心,就是着急的时候,啥话都敢说,啥话都敢骂,但是过去了以后呢,又跟没事人一样,但是他对我还可以,因为他知道我脾气很不好。一般的投资人和创业者之间,不可能地位很平等的,因为一个是给钱的,一个是要钱的,对吧?

我刚讲了我们俩认识,是他还在创业者的身份,还在携程的时候我们已经认识了,算平辈论交,投资奇虎呢,当然当时要投资我的人很多,所以呢,红杉投资也算是大家相互给个面子,所以他对我呢,一直比较客气。然后呢,他也催过我们上市,但是呢,也没有说太多,我印象中就是08年,奥运会,我忘了是他弄了两张跳水票,还是我弄了两张,我们两个大男人,坐在哪个水立方里,看跳水,一边看,其实我们也看不明白,就坐在最高处,然后看到别人扑通扑通的,往池子里跳,我们俩就在那聊,我当时说我想做免费杀毒,他就觉得很惊讶,他就说,现在你卖杀毒软件还是有收入的,再整一整到两个亿的收入,当时已经快两个亿了嘛,他说就能上市了。

后来我跟他讲,我说可能做到两个亿也没有未来,杀毒未来这就不是一个生意,反正我不来摧毁,也有别人来摧毁,我们俩就当时讨论了一下,他当时肯定有别的意见,但是当时还是尊重了我的意见把。

非要说缺点呢,他的缺点就是,脾气比较急。你不觉得沈南鹏虽然打扮一丝不苟,头发梳得油光发亮,但实际上,他做事就跟踩了风火轮一样,他跟你开个会,一会接个电话,一回回个邮件,同时处理什么邮件。遇到什么事情马上给你打个电话,然后交代你办完,恨不得盯着你马上给他办。也是很有执行力把。每次见到沈南鹏,他都比较乐观,他很少忧虑,很少沮丧,他都每次,我看见沈南鹏,我就会想起什么呢,这样说有点不礼貌啊,就想起杜宾。他都斗志昂扬的。

今天红杉中国应该是中国最好的VC之一,我觉得不是偶然的,应该是沈南鹏个人非常努力,勤奋的结果。

来源:《中国企业家》杂志     作者:周鸿祎

您的赞赏,是对我创作的最大鼓励。

评论( 0

登录后参与评论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