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移动互联网中的人性法则

起点学院产品经理365成长计划,2天线下闭门集训+1年在线学习,全面掌握BAT产品经理体系。了解详情

 

贝索斯的童年是金色的。

每逢夏天,德克萨斯州的农场总是向这个日后的亚马逊创始人张开怀抱。除了帮忙修理风车,小男孩最喜欢的事就是跟随爷爷奶奶参加当地的房车俱乐部。

记得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小牛仔照例斜倚着后座的长椅。爷爷正聚精会神地开车,奶奶坐在副驾的位置上抽烟。

窗外是一成不变的风景,空气里是小贝最讨厌的二手烟。百无聊赖的他突然想起一则禁烟广告,里面说:“每吸一口烟,人就会减少两分钟寿命。”

穷极无聊的小贝估测了奶奶每天要抽几支烟,每支烟大概抽几口,然后志得意满地算出一个数字。

他拍了拍奶奶的肩膀,骄傲地宣称:“如果两分钟就吸一口烟,你会少活9年!”

小贝满以为自己的机灵会赢得掌声,谁知,奶奶却哭泣起来。

爷爷缓缓地把车停在路边,打开了后车门。

小贝默默地下车,手足无措,只见爷爷注视了自己片刻,平静道:“杰夫,有一天你会明白,善良比聪明更难。

自性之光

产品经理是最了解用户需求的人。

需求的背后是人性。正因人性有各式各样的弱点,才给了流氓软件以登堂入室的机会。

因此,一个优秀的产品经理,距离伟大,差的其实是九个字:

如何对待人性的弱点。

刘慈欣的《诗云》讲了一个耐人寻味的故事:某宇宙超级生命来到地球,有人问它,你能作出超越李白的诗吗?该超级生命消耗了无数能量,将汉字排列的每一种可能都罗列出来,说“这里面一定存在超越李白的诗,但是我找不出来。”

庄子曰:“吾生有涯而知无涯”.以战国时代的数据量,已让庄子发出“殆矣”的感慨,而今铺天盖地的信息,真假难辨,良莠不齐,想作出正确的判断和选择,何其难矣。

清代大儒戴震精通考据。一次,看见通行版的《尚书》里有句“光被四表”,怎么读怎么觉得别扭。

经过一番推理,他认为这句话写错了,应该是“横被四表”.戴震把自己的结论写信告诉其他学者,希望通过众包的方式找到佐证。

于是,一帮乾嘉学派的大佬开始对古籍进行地毯式搜检。两年后,钱大昕在《后汉书·冯异传》里找到了这四个字的证据。七年后,戴震的族弟戴受堂在《王莽传》里也找到了这四个字。

猜想遂成定论。

在赞叹前人学术功底的同时,不妨作此假设:如果戴震等人生在现代,根本不用皓首穷经找证据,只需下载一套24史电子版,在检索栏里输入“横被四表”,瞬间便能得到结果。

表面看,技术的发展的确抹平了原本难以逾越的沟壑,但细究之下不难发现,某些能力永远无法替代。

人人都会检索,但检索的前提是你必须拥有明确的目标。如果不是戴震凭借精深的功力提出“横被四表”的猜测,发动再多的人找,也是无的放矢。

由此可见,如果你只有一个模糊的需求,那注定将被海量的信息溺毙。而事实上,现代人遭遇的困境和古人一模一样,即无法快速从资料中获取有用的信息。

唯一不同之处,在于古人是因为信息太少,现代人则因信息太多。

欲流之远者,必浚其泉源

马斯洛认为,在他所研究的那些自我实现者身上,一个共同而显着的特点就是“非此即彼”的消解。他说:“正像最伟大的艺术家所做的,他们能够把相互冲突的色调、形状以及一切的不协调,一起放到一个统一体之中。这也是最伟大的理论家所做的,他从令人迷惑、不连贯的事实碎片中拼凑出整体。伟大的政治家、宗教家、哲学家,伟大的父母、恋人和发明家也无不如此。他们都是综合者,能够把游离甚至相互矛盾的事物整合入统一体。”

产品经理亦如是。

老子说:“常德不离,复归于婴儿。”

我们都曾经是婴儿,没有焦虑、竞争和压力地存在着。饿了,向母亲哭喊;饱了,则甜甜睡去。周遭的一切,无不新鲜美好;任何东西到了手中,都能变成好玩的玩具。

我们拥有一种本自具足、不假外求的充实和喜悦,同世界浑然一体。

然而,随着年龄见长,我们产生了对立分别的意识,与万事万物割裂,开始区分我的、你的、好的、坏的、美的、丑的、对的、错的……

原本完整的世界,塌陷出一道道巨大的鸿沟。而我们的生活,也成为一场与自我,与他人,与环境,与社会的无休无止的博弈和冲突,直到精疲力竭,百病丛生,年华老去,死亡降临。

如果说互联网以电脑为依托,移动互联网则以人为本。

每一款APP都闪烁着产品经理对人性的理解。孟子说,看到毛茸茸的东西就看到了“仁”.人性趋利避害,光明也是“利”的一种。发掘人性积极的一面,就有了“微信”;发掘人性消极的一面,便有了“秘密”.谁能永葆长青,谁只昙花一现,不言自明。

表面上看,移动互联网卖的是服务,争的是用户,但究其根本,人心向背才是攸关软件成败的核心,就像你永远不会去买一个杀人犯做的包子,以免吃到人肉叉烧包一样。

我欲仁,斯仁至矣。马斯洛说:“儿童是睁大了眼睛,用非批判性、非祈使性和纯真无邪的眼光来看待世界的,他们只注意和观察事实是什么,对它并无争论与要求。”

世界的模样,取决你凝视他的目光。你是什么样,产品就是什么样。

1997年,乔布斯重新执掌苹果公司。

为了唤醒迷茫的员工,他录制了一则名为Think Different的广告。

画面由甘地、鲍勃·迪伦、爱因斯坦和马丁·路德·金等改变世界的人构成,乔布斯亲自配音:

向那些疯狂的家伙们致敬。他们特立独行,他们桀骜不驯,他们惹是生非,他们格格不入。他们用与众不同的眼光看待事物,他们不喜欢墨守成规,也不愿安于现状。你可以赞美他们,引用他们,

反对他们,质疑他们,颂扬或是诋毁他们,但唯独不能漠视他们。

因为他们改变了事物。他们发明,他们想象,他们治愈,他们探索,他们创造,他们启迪,他们推动人类向前发展。也许,他们必须疯狂。

你能盯着白纸,就看到美妙的画作吗?

你能静静坐着,就谱出动听的歌曲吗?

你能凝视火星,就想到神奇的太空轮吗?

我们为这些家伙制造工具。

或许他们是别人眼里的疯子,但他们却是我们眼中的天才。因为只有那些疯狂到以为自己能够改变世界的人,才能真正地改变世界。

乔布斯的观点,可以用五个字概括:先立乎其大。

陆澄问王阳明:“主一之功,如读书则一心在读书上,接客则一心在接客上,可以为主一乎?”

阳明调侃道:“好色则一心在好色上,好货则一心在好货上,可以为主一乎?是所谓逐物,非主一也。主一是专主一个天理。”

正如弗洛姆所认为的那样,在古希腊,人们的生活目标是“追求人的完美”,可到了今天,现代人则一味“追求物的完美”,结果把自己变成了物,把生命变成了财物的附属。于是,“存在”(to be)被“占有”(to have)所支配。

说到底,你占有了物,失去的却是自己。存在主义有句话叫“拥有就是被拥有”,亦即此理。

几乎所有人都看到了移动互联网蕴藏的无限可能,但他们往往舍本逐末地在“器物”层面追求所谓的用户体验。

聪明是一种天赋,而善良是一种选择。小胜靠智,大胜靠德,移动互联网的用户体验归根结底其实就八个字:

 

民吾同胞,物吾与也。

来源:互联网周刊 作者:吕峥

您的赞赏,是对我创作的最大鼓励。

评论( 1

登录后参与评论
  1. 这文章就是断章取义,歪曲人性

    回复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