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I/O即将到来,这是我对于 Material Design 2.0 的预测

从零开始学运营,10年经验运营总监亲授,2天线下集训+1年在线学习,做个有竞争力的运营人。了解详情

Raveesh Bhalla:也许再等上几周,在 Google I/O 之后再来聊 Material Design 2.0 会是一件更好的事情。但是在发布之前预测一下,压个题,似乎也是一件很好玩的事情,不是吗?

作为一个正在设计 Android 应用的开发者,自打有 Material Design 2.0 发布的传言流出以来,我就一直在关注 Google 旗下的各大应用和网站,试图从中找到一些端倪。

下面是 Google 在过去半年间发布或者改进过的部分产品列表:

  • Google Play Games
  • Google Pay
  • Gmail
  • Google Tasks mobile apps
  • Google I/O Schedule
  • Bulletin(早期预览版)
  • Android P(开发者预览版)

这份清单能够帮你更好地理解文章的后续部分。而更重要的地方在于,你得明白 Google 设计团队的组织结构,在此必须澄清一个常见的误解:Material Design 团队并不负责 Google 所有的设计。

相反,Material Design 团队的工作重心其实是完善出可以不断发展的设计准则,或者说指导方针。说是指导方针,是因为 Material Design 团队提供的是设计方向,具体到产品和项目上,具体执行的团队并不需要完全遵循设计规范中的细节,确保他们拥有自己的特征和风格。

接下来,是我对于 Material Design 2.0 的预测。我将我的观察和分析按照不同的主题进行了基本的划分,确保可以更容易被理解。

Material Design 是方向指南而非设计铁则

在过去几年当中,设计界对于 Material Design 的最常见的批评恰恰是它的「规范性」。太多的 Material Design 风格的应用长的一个样,许多品牌都失去了他们自己表达个性的方式。

在最近一段时间以来,Material Design 和 Google 的设计团队一直在试图解决这个问题,消除这样的影响,而我也在去年的 Chicago Roboto 的活动上提到过这个问题。产品设计是需要通过差异来凸显各自的独特性的。

Google 的这些应用都在一定程度上保持了整个品牌的一致性(比如字体),但是每个应用在视觉和细节上又有各自的特点,确保和其他的应用不同。这就是为什么说 Material Design 是方向指南而非设计铁则了,这在 Material Design 1.x 中是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而在 Material Design 2.0 中将会被反复强调。

关键导航和主要交互下移到屏幕底部

随着 Material Design 官方设计规范中开始突出底部导航设计的时候,社区当中有不少人吐槽说 Material Design 这么下去就越来越像 iOS了。其实这个事情背后的缘由很简单,随着移动端设备越来越大,导航元素必须得向下移动,确保更方便单手操作。

不过这样一来,因为手机的边框变得越来越窄,屏幕越来越长,问题也变得更加复杂。许多手机的屏幕长宽比都要超过 2:1了,所以,在即将到来的 Material Design 2.0 当中,导航下移将会是更为明显的趋势。

Google Tasks 和 I/O Schedule 两个应用当中,这种趋势表现得非常明显。此外,在新的 Material 组件库当中还有一个名为 ButtomAppBar 的组件,你可以在 Joe Birch 的文章当中看到,他们花费了许多时间来创建模式,通过这些模式,动作项目和悬浮动作按钮可以共存。

许多不同形式的悬浮按钮

圆形的悬浮按钮已经成为了 Material Design 的专属元素了。不过也正是因此,它也经常被滥用。这种状况主要因为缺乏理解:许多应用当中,并不是真的需要去添加这样一个按钮。

如果 APP 中需要基于上下文环境,需要引导用户执行某个操作(比如添加新任务、过滤、收藏、播放、编辑等),设计师的目标是创建一个特定的按钮,有的时候他们就会使用这个圆形按钮,实际上,这个按钮的造型并不一定非得如此。

可以看到,在每一屏当中,不同的交互、操作的可见度是取决于它们的重要性的。添加新任务这一操作对于待办事项类应用无疑是非常重要的,那么它在屏幕上应该是最突出的,而 Google Play 的应用中无疑是不需要这么一个按钮的,自然就不存在。在 Google I/O 应用中有个过滤器图标,它也是优先级较高的操作。对于游戏,开始游戏的按钮自然是最重要的。

大胆和图形化的设计元素

最后我想强调的,其实是留白这个事情。「大胆、图形化和有意识的设计」是 Material Design 最关键的元素之一。

虽然鲜艳的色彩和出彩的动效效果很不错,但是现在设计领域更强调高融入度的设计,这一趋势被命名为「Complexion Reduction」,这样设计的目的是确保设计元素和内容、交互保持协调,而不会让人有疏离感。

Material Design 2.0 当中应该会强化有意识的大胆、图形化的设计元素。

我列举出了 Google I/O 应用中的三个界面,分别是主屏幕,使用了过滤器的主屏幕,以及详情页。

在没有过滤器的情况下,信息是过载的,经过过滤之后,信息经过了筛选,底部导航也显得更加精炼了。经过过滤之后,用户将会更加专注列表会话本身,从而不再需要复杂的底部导航。

至于详情页,用户可以分享也可以收藏,但是用户最关注的始终是信息本身,这就是为什么页面中有大量的留白,就像 Medium 这些阅读应用。分享和收藏按钮对于用户而言是很容易触及的,不过设计上也有着较高的融入度。

总而言之,Material Design 2.0 会延续1.0时代的许多基本的原则,但是会基于新的需求,加入许多更加符合这个时代的规则,并且作为一个重要的设计指引而存在。

 

原文作者 : Raveesh Bhalla

译者/编辑 : 陈子木

译文地址:https://www.uisdc.com/previewing-material-design-2

本文由 @陈子木 授权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作者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源网络

评论
欢迎留言交流
  1. 一脚地狱一脚天堂

    回复
  2. 就这几天了,坐等😄

    回复
    1. 等待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