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合黄金分割的抠菊花造型

起点学院产品经理365成长计划,2天线下闭门集训+1年在线学习,全面掌握BAT产品经理体系。了解详情

多么垃圾的设计稿上只要加上黄金螺旋,看起来就像是经过专业设计的垃圾了。

上图是我用随便找到的一张照片做的演示,经过几十分钟的研究,我发现非常巧合滴是,这抠菊花的造型也如此完美地契合了斐波纳契黄金螺旋这一神秘的美的规律,专业,紧密,浑然天成。

如果你的设计稿不入流怎么办,找黄金螺旋,缩放来缩放去,一定找到你设计稿里某个元素能凑上的边线或拐点,咔嚓对上了。这就叫艺术“掉书袋”吧。

当然我同意创造一种基于数学思维的艺术是可能的。在设计中运用几何结构是一个非常古老流派。在设计中使用Grid system或参考线是可取的,很多情况下非常有效的,用来统筹布局、统一定位。对称,等分,黄金分割在视觉上的确也有特别的效果。比较离奇的还有√2、√3、√5这些比例,估计质数什么的也有人试过了。。。

这个流派有人信奉有人不信。但是过于迷信这些有理数或者无理数的神奇效果,我觉得是没啥必要的。用什么工具信奉什么理论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做出来的,得是个东西。

其它的也不多说了,我来讲一个丢勒 Albrecht Dürer 的故事。丢勒是文艺复习时期最著名的德国画家和艺术理论家之一,(我认为他的最高成就在铜版画和木刻画)。

他写过几何学著作《度量四书》和《人体比例四书》,研究的几何结构包括螺旋线、蚌线、圆外旋轮线以及三维结构、多面体结构和倍立方, “偏爱托勒密的方法超过了欧几里德的方法”,非常有前瞻性地把几何学原理应用到建筑学、工程学和版式编排设计之中。

他曾经说过:

“……没有什么东西比一张毫无技巧笨拙的图片更让健全的判断力所讨厌了,尽管花费了许多心思和努力。现在这类画家没有意识到它们自身错误的唯一原因就是,他们没有学过几何学。没有几何学知识,任何人都不可能是成为一名纯粹的艺术家,但是应该谴责他们的老师,他们自己对这种艺术是无知的。”  – 丢勒 《Of the Just Shaping of letters》 1953

丢勒代表着“健全的判断力”蔑视你们这些无知的不配称之为艺术家的小瘪三们。是不是很耳熟。

但是,然而, although, but, however, 丢勒在死前的一篇附于他的几何艺术学著作的最后一卷书后的美学短文中,他写到:“一位艺术家应该凭借丰富的视觉经验去想象一个美的事物”。“一个人随手在半张纸上花一天的时间用铅笔画出的东西,或在一块小木头上刻出的东西,可能比另一个人花了一年的辛勤劳动炮制出来的大作品更有艺术魅力。”

In other words, that an artist builds on a wealth of visual experiences in order to imagine beautiful things. Dürer’s belief in the abilities of a single artist over inspiration prompted him to assert that “one man may sketch something with his pen on half a sheet of paper in one day, or may cut it into a tiny piece of wood with his little iron, and it turns out to be better and more artistic than another’s work at which its author labours with the utmost diligence for a whole year.”

附:审美、效用与情感——关于icon和Logo设计的一些想法

VIA:UCDChina

您的赞赏,是对我创作的最大鼓励。

评论( 1

登录后参与评论
  1. 以为是标题党没想到这菊花这么有学问…

    回复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