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机界面设计的黄金时代,即将到来

起点学院产品经理365成长计划,2天线下闭门集训+1年在线学习,全面掌握BAT产品经理体系。了解详情

过去四年来,迪士尼公司一直在暗中对迪士尼乐园的体验进行重新设计。计划实现的目标是这样的:你在网上购买一张门票,将游园的细节全都计划好。之后你会通过邮包收到一个腕带,也就是整个游园体验的通行证。将其佩戴在手腕上,这种所谓的MagicBand将会使用无线电频率与乐园当中的传感器通讯,全部都由软件协调安排,好像把迪士尼乐园变成了一个电脑界面。你可以用手对着探测设备,接着走进一片公园区域;你可以在演出开始30秒之前才到达现场,座位已经准备好;你可以搭乘之前预约好时间的游乐项目,而不用去排队;你只要挥挥手,就可以买下想要的任何商品。《小小世界》里的一个人物能够叫出你的名字,并祝你生日快乐。米老鼠也如此,还能够在预定的会面时间向你表示祝贺。这一切都是为了游客的愉悦,但是同样也预示着未来:一种整合化的体验,现实世界和数字交互的流畅混合。

 电脑屏幕之外的设计

这代表着设计领域的一个新方向。过去30年,我们生活的每一个方面,从消费到教育,都被搬到了电脑屏幕上,设计师们致力于完善用户界面——将一个相机快门按钮放置在恰到好处的位置、或者是把整个支付过程转化成一系列的手指操作。但是在即将到来的普适计算和小型移动计算时代,我们的数字交互不会仅仅发生在电脑屏幕上。就像新的迪士尼世界那样,这些交互将发生在我们身边,持续不断地,在一整天里出现。设计师们将要设计的不仅是产品或者界面,而是体验,或者说是上百万种见不到的交互过程。

我们已经目睹了一批新产品的涌现,并融入我们生活的过程。这其中就包括像Jawbone’s Up这样的传感器、语音和体感控制的Xbox One、超级智能应用Highlight(能够提示你附近出现感兴趣的人)以及能够与你的智能手机通讯,显示驾驶效率的应用Automatic。但这仅仅是个开始。在未来五年,我们将会被嵌入式设备和服务所包围。就好像电脑屏幕给设计师带来挑战,要去设计软件界面一样。无屏幕数字交互的兴起将会给设计师们带来新的课题。毕竟,在迪士尼乐园里发明一种独特体验是一回事,在人们的家里、办公室和卧室用自然且顺理成章的方式去实现同样的效果是另一回事。前者是一个可控的空间,人们期望看到魔法般的效果,而后者则是人们更亲密的领域。

比尔•巴克斯顿(Bill Buxton)是一位音乐家,他曾经也在施乐研究室(Xerox PARC)和Silicon Graphics工作过。1985年他设计了世界上首台多触控界面设备。在这期间,他撰写了一篇学术文章,定义了一种新的概念——体验设计(experience design)——不仅关注产品或设备,而且同样关注他们对人们生活带来的影响。在文种,他提到了两个桔子榨汁器的例子——一个是电子的,另一个是人工的。前者有着脆弱的塑料按钮,伴随设备运转而发出的马达声。后者需要花费稍多点的精力,但是带有一个旋转曲柄,能够逐渐产生更多压力。巴克斯顿想要说的是,后一种设备营造了一种实实在在的控制感,让他更加享受榨出来的果汁。设计师们不仅要发明设备的外型,还有用户使用时的行为习惯以及内心感受。

 电子设备的整体性

现在微软研究院任主设计师的巴克斯顿表示体验设计的下一个挑战是要设计一系列设备,包括可穿戴设备、平板、电话以及智能应用设备,彼此间能够协调,适应用户变化的需要。这一概念强调的是电子设备的整体性(totality),与我们目前的情况形成鲜明对比:不断地推出新设备和功能而不去思考它们如何融为一体。(比如,某人携带一台笔记本、一部iPad外加一部iPhone,等同于携带了三部摄像头、三个电子邮件终端、三个媒体播放器,并且很有可能包括三个不同的电子相册。)即使我们的每部设备都变得更简单,整个的累计复杂度(cumulative complexity)却在增加。巴克斯顿认为,解决办法就是要“停止把每一个个体对象像独立的岛屿一样去对待”。他甚至发明了一个某部设备是否应该存在的简单标准:每个新设备都应该减少系统的复杂度,并且增加生态系统内其余部分的价值。

想要理解他所指的“增加生态系统价值”的意思,思考一下许多汽车内置的手机同步功能。一旦与手机连接,汽车就启动了系统的语音识别系统,这样你就可以一边开车一边打电话。当你离开汽车的时候,只需要把手机拿走,就又回到了之前的工作状态。汽车和手机在安静状态下完成对话,提供了你随时需要的功能。

如果我们的设备能够这样交互合作,新的可能将会开始出现。

 看待世界的方式

为了要应对这种计算的复杂度,我们的设备一定要变得更加智能。移动社交Path的CEO大卫•莫林(Dave Morin)这样解释未来的体验设计时代:“人工智能就是新的人机界面。”也就是说,设计师们曾经在界面上投入的精力和时间也将会花费在程序代码上面。

这样一个创新领域为设计师带来了巨大的挑战。今天的应用程序和软件设计师对于顾客如何与他们的产品交互有着深刻的领悟。他们知道在哪里放置一个按钮、一个屏幕的滚动速度应该有多快,如何让一个应用程序简约而又不简单。随着设计师的工作领域从屏幕来到一个更大的世界,他们需要思考人类活动的方方面面,理解人类行为的每个细节,好像小说作家或者电影人那样。

这就要求科技设计师们改变自己看待世界的方式。伦敦设计事务所Berg的CEO马特•韦伯(Matt Webb)认为,设计师需要以超越当下人们使用电脑的普遍情景进行思考。体验设计真正的潜力来自交互过程中所体现的复杂程度。“我们的在线生活有如此多美妙的地方,”媒体设计公司Local Projects创始人捷克•巴顿(Jake Barton)说到,“一下子就被应用到真实世界里。”他表示下一步将会是创造一个人人皆有的通用、可携带数字身份识别设备。电子支付公司Square已经在从事这方面的工作。

如果使用不当的话,这种对未来的计划将会很糟糕——科技以人们不希望的方式进入到生活的每一刻。但是如果没有得当的设计、没有对于新设备和服务如何融入每天生活的思考,任何一种新技术都可能会令人恐惧。这就是挑战发生的地方。创造新世界的任务不能只交给工程师和技术专家——否则的话我们只会发现自己被过多的出色功能所淹没,而人们却不愿意去使用它们。设计师,一直以来都在观察并且对用户的需求做出响应,一定要更好的理解人类的实际生活方式才行。

来源:虎嗅网。

您的赞赏,是对我创作的最大鼓励。

评论( 0

登录后参与评论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