减少认知过载:塑造更好的用户体验

不懂技术怎么做产品?15天在线学习,补齐产品经理必备技术知识,再也不被开发忽悠。了解一下>

设计不是美工,想成为优秀的设计师怎么能不懂点心理学?文章从认知心理学角度下手,分析了在交互设计过程中时常会犯得几种错误,一些平时稀松见惯的设计方式也都在这儿找到了比较理性的依据。设计是门科学,我们需要掌握一些方法论,以不变应万变。

作者介绍了认知超载和工作记忆这两个心理学概念在交互设计中的重要作用,并列举了在设计过程中因为忽视了用户的认知特点可能会犯得错误,并给出了相应的解决方案。因为原文里反复提到了上面两个概念,所以我先简单解释一下二者的含义,也方便大家更好的理解文章的内容。

认知超载:

认知负荷指在工作记忆中脑力使用的总量。当外界信息量超出大脑接收处理的阈值时,就会出现认知超载的情况。通俗来说,人脑跟电脑一样,处理信息的能力是有极限的,如果超过了一定数量,就会变慢,最后死机,这就是认知超载。

工作记忆:

工作记忆指的是一个容量有限的系统,运用听觉、视觉系统来暂时保持和存储外界信息,也叫短期记忆,是外界信息和长期记忆之间的接口。简单来说,工作记忆是长期记忆的先遣小分队。

下面一张图来直观表达外部信息/认知超载/工作记忆三者之间剪不断理还乱的孽缘:

Image title

搞清楚认知超载和工作记忆的概念后就可以正式进入正文了~~~

正文

所谓最好的用户体验就是能让用户毫无察觉,在界面上的操作如行云流水般顺畅。用户们越少去思考界面布局,他们就会越多得将关注点放在要完成的目标上。而作为设计师,你的工作就是帮助用户全神贯注的完成任务而不被多余的因素打扰。

复杂的界面会迫使用户去解决那些无足轻重的问题。用户在填写选项、界面和导航等地方感觉到困惑时就会中断他们思考的过程,将他们的注意力从网络情境拖拽回现实情境。这种过度的思考就被称为认知超载。

认知负荷的科学根源:

1980年,澳大利亚教育心理学家John Sweller将认知负荷应用到了教学设计中。他旨在寻找对于各类学生来说最好的知识记忆方式。虽然这些理论最初是应用在教育领域的,但它们也同样适用于交互设计中。接下来我会解释这个技术如何用来减少用户的烦恼。

设计中的应用:

著名作家Steve Krug就是将认知负荷理论最广泛的运用到了网页设计当中。他的书“Don’t Make Me Think”被许多设计师当做业界圣经。

在他书里提到的观点中,以下我非常赞同的:

  • 每一个页面都要清晰明了,因为用户从网站其他页面进入网站的可能性和从首页进入网站的可能性一样大。
  • 用户很有可能放弃——也就是说,比起最好的解决方案,采取能够最早解决问题的方案。
  • 当一个具有一般互联网经验的用户可以用这套系统来完成他们的目标之时,系统达到可用性就可以了。
  • 用户通常会采用一个心态:“要么快要么就去死”。
  • 即便从未使用过,屏幕上一个可以看见的home键将会给用户带来安慰。

综合来讲,每当用户浏览网站必须停下来进行思考时,即使一瞬间,他们的工作记忆也是超负荷的。问题类似于: “这个可以点么?” “Home键在哪儿” “我改怎么保存?”,这些都会毁了用户的体验。

认知过载的最主要的几个原因

有很多设计元素都对用户大脑施加了潜在的负荷,与此同时,外界环境中会有更多的因素超出设计师们的控制范围。比方一个用户浏览网站的同时会担心第二天的工作报告,或者被窗户外装修的噪音所打扰——这些都会消耗他们的工作记忆。

同时,每个用户因为个体差异,会有着不同的工作记忆能力。比起细心谨慎的用户来说,不拘小节的用户会比较容易地将精力集中在你的网站上,而不经常上网的用户会比经常上网的用户思考的要多。即便我们不能量化认知负荷,我们依旧可以归纳出那些经常在设计中出现的错误。下面,我将对最常见的几种错误分类说明并给出解决方案。

1.多余的动作

用户所进行的每一个步骤都会增加到他们的认知负荷中。过多不必要的动作会破坏用户的思路,甚至有可能激怒他们。因为他们的工作记忆都集中在完成特定的目标上,多余的动作会迫使他们投入更多的精力,这就会增加工作记忆的负担。最终就会耗尽用户的耐性,掀桌子走人。

为了使认知负荷最小化,速度和步骤是需要注意的基本事项。用户希望在一种轻快活泼且有目的性的节奏中完成他们的任务,所以撇开一切拖后腿的废物吧!

Image title

用户希望知道在他们提交邮箱地址之前他们要进入的是什么网站,但Touch of Modern不告诉用户任何信息却要求他们在第一时间进行注册!这个强制且多余的动作将会吓跑许多潜在用户。

解决方案:

这里有个找出多余步骤的方法:列出用户必须要完成的每一步任务。举个发邮件的栗子吧:

  1. 点击“邮件”图标
  2. 点击到“发送给”的输入框
  3. 填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