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师的工作,可以做一辈子吗?

起点学院产品经理365成长计划,2天线下闭门集训+1年在线学习,全面掌握BAT产品经理体系。了解详情

给迷茫的你!设计师的工作,可以做一辈子吗?

学生时代所有对于设计的热情,早已被消磨殆尽。在美国漂泊多年后回国创业,没有工作室,每天就到咖啡馆里画图,坚持到现在,今天以他的经历回答很多设计师一直萦绕心头的问题:设计师的工作,可以做一辈子吗?这个设计师的答案,适合每一个迷茫的职场人。

那一年,我从UCLA毕业,在学校外面的Westwood Blvd.上一家很小的建筑师事务所,谋了份职位。

老板,是我在UCLA时候的教授,Barton Myers。

赴美以前,我也曾在中国做过数份工作。带着十人团队,疯狂的打各种投标。为了挣取出国留学的费用,没日没夜的干活,描画着各种连自己看了也会做呕的方案。

说实话,学生时代所有对于设计的热情,早已被消磨殆尽。

所谓出国深造,也只求换个环境,或曰见见世面。继续读建筑,想来也只是个谋生的跳板吧。

等到拿了UCLA的Offer,其实也没有太过激动。投向几家常春藤的申请,都被拒了干净,不好意思向旁人语。

然则,UCLA的日子只是另一个噩梦的开始。

诺大的UCLA,唯建筑系实在是太小一个系。没有本科生,总共不到一百个学生,倒有几十个教师;自成一格,以至于连开学时间也与别人不同。

我,系馆里唯一中国人。

听不懂,说不明白,连坐公共汽车都要重新学;每天几百页艰深晦涩的材料阅读,再加写报告,已近无眠状态;各种新软件新工艺,全部要自学,比如一晚学 会用Formz,第二天便要上机打印模型,兼做presentation;该死的英制,让我完全失了尺度,那些原本熟谙于胸,简简单单一个门的细部,都要 换算很久…….

所以,很难避免受了些白眼,以及几位专业课老师的鄙视。其后要再选那些热门老师的课程,人家直接把我踢出来了。

而Barton 是第一个欣赏我的教授。

70岁,满头银发的教授,他的课,选的人不多。因为他是Old school的,学生们觉得他早该过气了。也因为这样,我很顺利的在其中一个Quarter进了他的设计Studio。

只有我知道,他是我在中国的那个书架上的一本书。真的,我很多年前就买了他的作品集,一直在书架上存着,经常翻看。

在你失去了所有热情,艰难度日只求早点毕业的时候,与书中人物在现实中的奇妙相遇,多少会带给你点小惊喜吧。聊胜于无。

设计课,我实在没有准备,硬着头皮在别人陈述的时候,用5分钟,勾了幅草图。

Barton看着图,又看了我一下,说,你下课以后跟我来一下。

他带着我去了系馆旁的咖啡店。问我要喝啥。

彼时,我还没有喝咖啡的习惯,又心怀忐忑以为老人家要批评我偷懒的举动,于是没有要饮品,傻不拉几的站在那里等候。

他笑了笑,问我:你去过艺术学校学画么?我说没有,只是受过中国建筑系一些基础训练而已。他点了点头,说:你的画,是现在这里所有的学生都画不出来的……他顿了一顿,说:你愿意到我事务所来做兼职么?

我吃了一惊,接着意识过来,笑着拼命点头说好。

他拍了拍我的肩膀,走了。

给迷茫的你!设计师的工作,可以做一辈子吗?

UCLA课程设计草图,大头帮主。

毕业后,我没有费太大劲,就留在Barton Myers Associates, 成为了正式员工。

说是正式员工,我却连电脑也没有。每天坐在桌前,发呆。当然,能领到的薪水也是最低线的,勉强够花。

偶尔,前排的老员工会招手,让我过去,钻到他的桌子底下,帮他把松掉的插头插好。

或者,是整理凌乱的模型桌,把所有材料归类放好。

或者,哪个灯泡坏了,去地下室搬梯子上来,换好,再把梯子搬回去。

Barton 很忙,但他依旧记得他招我入事务所的因由。有时候会让我帮他们勾几张透视。

每天下午,5点45分,我下楼出门,坐上8路公交车,一直做到santa monica,在绵长的沙滩上躺着,一直等到几个小时后太阳下山,再坐车去公寓前的Ralph买些吃的,回家。

那种节奏,跟在中国,在UCLA,天壤之别,从未试过如此安逸。

就这样过了几个月,终于,他们人手不足,分配了我一个设计任务,做洛杉矶Downtown 8th & Figure 这两大街交界口的一栋酒店综合楼设计前期。

我忽然便有了热情。一丝不苟的开始建模,按着Google Map上下载的卫星图,将整个downtown,一点点的做出来。

同事们围过来,看我渲出来的草图。他们看我的神情,已经有了不同。

给迷茫的你!设计师的工作,可以做一辈子吗?

Los Angeles Downtown. by 大头帮主. 2006.

我不知道,“He is the man.” 用中文应该如何准确的翻译出来。这是当时他们对我说的最多的一句话。

同事们都下班了,而我完全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那就开始画基地的CAD吧。

Barton 在大约傍晚7点半的时候,独自走上楼。

他看到有灯,大喊了一声我的名字,便笑着走了过来。

他站在我身边,仔细的一张张看着我下午打出来的渲染图。

”你现在在画什么部分?“

”放首层的CAD线。“

”去打出来,拿给我。“

我跑去打印室,取回图纸。

他拉了把椅子,坐在我身边2英尺的地方,用着同一盏台灯。扯过来一卷黄色草图纸,开始勾。

”你知道么,这么小块地,要解决所有的入口交通问题,可不容易哦。”他边说,笔头飞舞,坚定地画着横竖线条:“你看,这里必须有沿街商铺的步行空间,有地下车库三个出入口,后勤,商业,酒店各不相同,还要给轮椅人士安排空间放在酒店大堂的直达区……”

我问:“那实在不够位置怎么办呢?算下来已经要10个入口了啊,每个都要做双车道,考虑充分转弯半径,怎么可能放得下啊?”

Barton耸了耸肩:“谁说非要在地下解决完。在这里引上去,用二层去分流就可以了啊。”

他刷得把正在画的那部分草图纸一扯,放在一边,开始飞快的画第二层。

我拿着撕下来的部分,看着上面龙飞凤舞的线条。没有太多的文字说明,却有条不紊,走线非常坚定,没有什么反复修改的地方。

很快,二层也画完了。

两张图,一个异常复杂的商业综合体入口区分流设计,一次完成。

多用一张纸都没有。

我震惊的瞠目结舌。

等一下!等一下!在我印象中,类似这样的场地设计,不是应该在草图纸画上几十遍,反复推演,最终找到最优解的么?怎么可以这么快,一次性就搞定了呢?

当我还在为同事们围观渲染图而沾沾自喜的时候,Barton只是小露了一手就将我打回了原形——

不要忘了,设计师,绝对,绝对不是画图员。

设计师的最终价值,在于思辨。

在于面对纷繁复杂的现实问题时候,切中肯綮,直击要害,找到最优解。

你可曾感受过,一个设计师思考力量之强大么?

在那一刻,我被我的老师强大的能力,深深地震撼了。

不不不,不要以为那些工作了1、20年的小毛孩,自诩或他人嘉许的“XX大师”,叫嚷着“退出设计圈全心做老总”的所谓设计界精英,就能拥有这份能力。

这些人,就请哪凉快哪呆着去吧。

要领悟设计的精髓,要获得这种震撼人心的能力,没有4、50年在这个设计专业领域里的浸淫,想都别想。

而此刻的他,却轻松的靠在藤椅之上,嘴里泛着晚餐的酒气,笑呵呵的说:你知道吗?那个时候,很多很多年前了,我就坐在你的这个位置,而Lou,就坐在我这里。我那时可是刚从UPEN毕业一个实习建筑师而已,Lou也是我在学校的教授哦。多像。

他说的Lou,就是路易斯·康。Louis Kahn。

特么的,美国现代最伟大建筑师,没有之一。73岁,职业生涯巅峰期,出差回来死在了一个火车站的卫生间里。

老师,您这么说,到底是几个意思!我心里暗暗发毛起来。

这一晚,我们师徒二人在一盏台灯下,一起工作到很晚。

2012年。

在中国独自创业的我,收到了Barton Myers 事务所助理的电子邮件:BMA事务所洛杉矶宣布关闭。

Barton同时辞去了在UCLA的教职,归隐山林。老头子终于要回到他在Santa Barbara 的山庄,每日看着太平洋的落日,种他的紫橙去了。

我不知道,我自己作为设计师的这份工作,是否可以做一辈子。

但,我绝对不想输给我的老师,还有他的老师。

给迷茫的你!设计师的工作,可以做一辈子吗?

Barton Myers 作品 – Steel House Montecito.

给迷茫的你!设计师的工作,可以做一辈子吗?

Barton Myers。

 

原文地址:zhihu

作者:@大头帮帮帮帮帮主

您的赞赏,是对我创作的最大鼓励。

评论( 1

登录后参与评论
  1. 面对纷繁复杂的现实问题时候,切中肯綮,直击要害,找到最优解。其实这也是人生之理。

    回复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