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装颠覆3】从刘邦团队看如何管人、管钱、管事、管心

起点学院产品经理365成长计划,2天线下闭门集训+1年在线学习,全面掌握BAT产品经理体系。了解详情

小编导读:如何管理一家公司?本文从管人、管钱、管事、管心方面做了介绍,来一起看看吧

一个适应当下市场环境的好团队如同一把伞。

一个会抄袭本质的设计型老板就相当于一把伞的伞柄,各种职能的核心团队各自都相当于支撑伞体的骨架,从不同的方向汇集在伞柄处。伞柄只能有一个,即便是合伙创业,也必须有一个人扮演伞柄当核心,否则伞就无法撑开去抵抗暴风雨。

在以改变世界为己任的浮夸商业环境里,自我修养显然跟不上节奏了。“道若极三境”里企业首先是管好自己,再谈什么颠覆行业,改变世界。《大学》里讲:格物、致知、诚意、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不修身齐家,平天下无从谈起。

每个行业每个公司都有不同的组织结构以划分不同的职务,不管公司大小,总归内部无非就是管人、管钱、管事、管心。姑且从名人大把抓的西汉“刘氏集团”中,抽出四位管理层典型人物来。

管人: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要有一个战斗力满级的团队,首先要有一个HR,不管是由老板冒充也好,还是职业的也罢。

怎么样去评价一个HR是件麻烦事,因为HR有很多细分,从招聘到劳务关系管理种种。简单来看,HR最关键的事情就是中心化。

譬如,刘邦和项羽争市场,刘氏集团大HR萧何(萧何不应该是CEO吗?杀鸡必用牛刀,方能游刃有余)为了集团利益,推荐了后勤部的韩信上前线去玩命,结果韩信真的把项氏集团给并购了。但是问题来了,并购了项氏集团成了寡头,年轻有为的明星员工韩信成了刺头。矛盾随之激化了。这个时候大HR萧何又为了集团利益,在吕后的通报下,配合把自己举荐的韩信从地球上给彻底开除了。兵权已解的韩信要动手反向收了刘氏集团,萧何不也成了罪人吗?这种自私的阴谋论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大HR萧何是以集团利益为中心的。

作为HR,为啥要拿萧何说事,而不论举贤不避亲仇的祁奚呢?只要老板舍得,找人不是啥难事,难的是跟得上节奏,更难的是怎么管人。一心想着左右逢源的好老人、整天拿着职权鼓捣各种规定政治狂都不成。将士冲锋陷阵,大HR萧何总能保证粮食和兵力的补给,在刘氏集团初创期作好后援,市场稳定之后管好后院,不够狠,就没有稳。

萧何是看出韩信是个人才,定然是懂刘氏集团所在行业的。所以HR最好还是懂行业。

能让企业不因缺兵少将而贻误战机,也能让企业不因内部矛盾而自损实力。总归一句话:能顶事儿!

管钱:不益赋而天下用饶。

搞定人之后就是钱了。和找人的道理一样,现在的商业环境找钱也不是什么难事了,难的是管好钱,花好钱。

刘氏集团易主到了汉武帝手里之后,市场比较混乱,财务比较紧账。这个时候大市场总监桑弘羊管钱的能力开始显现了。大秘书马迁写了一句话来评价他:“民不益赋而天下用饶”。不增加税赋经济还很好。用到公司上,就是说不用降低工资来节约成本,公司财务状况还很好。不影响团队的积极性,自然也不会因此影响团队的战斗力。

之所以说桑弘羊不是财务总监而是市场总监,是因为其代表刘氏集团召开了盐铁大会,敲定了一系列政策,深入落实了盐铁官营。相当于罢黜了经销商改为自产自销的直营模式,保证了产品品质,实现了利润增长,打击了价格不统一、服务不规范的经销商。总体战略上是企业和消费者都划算。再加之卫青、霍去病等等技术干将,刘氏集团的市场规模达到了新的高度。

优化供应链条,向市场要利润,而不是盲目的压缩成本、扩大供应、固化资产等等。不重视钱的市场总监肯定不靠谱,但只把注意力放在钱上的更不靠谱。很多初创公司在没有盈利之前,不能开源而去截流,但是截流不当会有两个大方向:第一,从员工福利上截流,搞的怨声载道,削弱了内部战斗力;第二,从生产成本上截流,容易透支品牌信用,后果更糟。

能让企业实现市场增长,又不透支品牌信用。总归一句话:能抗事儿!

管事:萧规曹承,落地执行。

萧何和桑弘羊之间有一个共性。就是执行力。萧何能月下追韩信,桑弘羊把盐铁自营落了地。

说到执行力,在萧何之后,不得不提的就是曹参。曹参也是和刘氏集团创始人刘邦一起开发市场的老员工。但是并购了项氏集团之后,曹参却只被委以分公司的差事。直到萧何临终举荐,曹参才升迁到总公司任职。

但是曹参升值加薪之后,并没有大刀阔斧的整改公司,集团第二代董事长刘盈看不下去了,不满意高薪提上来的这么个高管不作为。后来曹参说:我比萧何厉害吗?刘盈说不。曹参接着说:你比你爹厉害吗?刘盈自然不敢跟亲自跑市场的创始人老爹比,又说了不。曹参又说:既然咱俩都不如他俩,那还瞎倒啥乱啊,按人家的路子执行就完了。

企业,尤其是创业中的民营企业,最需要的就是曹参这样的员工,比只有创意值、各自为政的员工强多了。史大胆(巨人董事长史玉柱)做脑白金时有个别市场不按总部的稿子打广告,这种事情很常见。曹参是刘氏集团的第二届领导,第一任可能有些政策现在还没有明显收效,因为集团创意时间短,还不到时候,而不能代表是错的。外行指挥内行,管事的比干的人多战斗力就降级了。

有自己的辨析能力,又能照令执行。总归一句话:能办事儿!

管心:直言不讳,内行脩絜。

每一个组织都会有唱黑脸的角色。刘氏集团的这个角色非汲黯莫属。

汲黯这个人是典型的毒舌,看不惯就说,看谁不顺眼就直蔑视,但是大伙还都挺敬畏他,就连刘氏集团时任董事长刘彻也敬畏他三分。刘彻见小舅子卫青的时候没个正形,要是汲黯来了,得赶紧把帽子戴正了才令人召见(能说汉武帝丢人吗?肯定不能)。汲黯对比自己级别高的卫青自然也不客套。在谏言上比东方朔有过之而无不及。

这种人通常不受团队待见,但是谁也拿他没辄,因为他本身除了嘴黑之外没什么大毛病。所以汲黯也当过大官。汲黯的毒舌,不是打小报告,也不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也不是外行指挥内行,而是正儿巴经的当面斥责。这类似于管理学上所谓“鲶鱼效应”。

对于偏执的设计型老板和团队来讲,产品就像是孩子一样,心里容不得别人说不好。但是主观上当孩子一般看待产品,必然会有疏漏,要么被自己人毒舌,要么被消费者拒绝。乔布斯也有一个决策委员会来弥补缺失。一个团队里有一个汲黯这样的人物,基本上与飘飘然的心态无缘了。

嘴黑人不黑,心正口也直。总归一句话:能防事儿!

很多企业的没落,并非是创造力不行了,多数是因为内部机制原因,如果有一个能服众的毒舌或许可以改变。不论一个集权的老板,还是窝里斗的决策层,有一个“怕”的人没什么丢脸的,反而是大智慧。这样团队才能明白大局是什么,才能有以向心力。

本文作者:@始稷      来自:快鲤鱼

您的赞赏,是对我创作的最大鼓励。

评论( 0

登录后参与评论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