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志康:创业之痛实乃人间地狱

起点学院产品经理365成长计划,2天线下闭门集训+1年在线学习,全面掌握BAT产品经理体系。了解详情

小编导读:今日,康盛创想(Discuz!)创始人、天使投资人戴志康在某公开场合一段精彩演讲流出,读完这段文字后,相信很多创业者都不敢创业了。

戴志康说,回顾过去10几年创业,感觉就像“人间炼狱之肛漏手术”一样,菊花处划开一个12厘米的伤口,不缝合,让那个伤口一直露在外面,每天到医生那儿要拿一个盆去换药,医生拿着棉签就去擦。每次他拿着小盆与换药时,都会听到前面患者的各种哀嚎,正如性高潮一般。

2001年,戴志康创办康盛世纪(Discuz!)。2005年时, Discuz!成为社区软件领域的老大。2010年,其所属公司康盛创想被腾讯收购,其本人也加入腾讯旗下任高管。

一起来听听戴志康的创业感悟,以下为其演讲原文:

我今天想跟大家分享一个问题,这个问题我其实思考了10年,这10年我就想了一个问题,一直没想明白,但是最近这几年我做了投资人之后我突然想明白了。因为我是产品经理和技术出身,我就在想,那我们的使命是不是就是满足用户的需求呢?

肯定是的,所以要不断的让用户有更好的体验,不断的让用户有越来越多的感觉很美好、很舒服、很爽的体验,这个是我们所有做产品经理都会始终坚守的一个理念。

但是我突然发现,做产品经理某种程度上是反创业者人性的,什么意思呢?我们为什么有让别人爽的动力?是因为我们有让自己爽的动力,就像每一个创业者,他都是每天起来就想着,我刚创业,我的梦想是什么,当我实现了这个梦想,我就爽的不得了。所以在我很长时间的创业里,都是为了自己爽,我既为了自己爽,也为了让用户爽,大家都爽了这个世界不是很和谐嘛。

结果当我发现我不断的让用户爽的这个过程我自己很不爽,为什么不爽呢?因为你很苦逼嘛,每天很苦逼,我刚创业的时候每天起来第一件事情就是做客服,因为公司就我一个人嘛,所以每天早上起来就做客服,每10个客服电话里总有那么两三个是高度情绪化的,高度情绪化是指,用户是非常小白的。

那个时候我也不知道什么是小白,我只知道我怎么服务这么一帮蠢人。所以每天我服务这些客户的时候我都非常不爽,我一直在纳闷一个问题,如果我创业是为了让我爽,我通过让我的用户爽的方式来让自己爽,这个命题看起来好像是合理的、成立的,但是我发现当用户越来越爽的时候我其实越来越不爽。

然后我就一直困惑这个问题,我带着这个困惑往前走、往前做,做了10年我今天终于想明白这个问题了,我今天要跟大家分享这个重大的课题,创业者其实是让自己不爽的。我们很多同学创业的动力,包括我自己当年创业的动力,也都是为了让自己有一个更好的人生,更舒服,更有钱,更有名,更有地位,我们一开始创业的动力很多都是这个。

但问题是,创业真的是一件很不爽的事情,我当年为了磨炼自己的脾气,做了3年的客服,这3年的客服里面接触了无数小白用户和超级白用户,这些用户给了我大量的教育,我觉得作为一个高科技人才,在这些小白用户面前真是大跌眼镜。

但是我的客户恰恰就是这样一群人,我每天忍着巨痛接客服电话,每10个客服电话里面都有那么几个把我骂的狗血喷头,说你们这什么破玩意,做了半天都不让人用,装也装不上,这个问题、那个问题等等等等。所以我突然意识到,创业真是一条不归路,你好不容易做了1百万、1千万的用户,结果发现这些用户带给你的是无比的恼火。

这个时候我创业的动力就产生了很大的折扣,我就觉得我辛辛苦苦创业不是为了自己爽我干吗呢,我为什么选择受虐呢?后来我想明白了,原来创业本身就是一场受虐,你一定要被虐了之后还要感觉很有快感,所以你就成为了创业者。

我在2011年的时候做过一个手术,屁股上,那个手术非常痛苦,我在手术之前还上网搜了一下那个手术具体有多痛苦,大家没事可以搜索一下“人间炼狱之肛漏手术”,做手术的时候突然想明白这个事情了,因为要全药嘛,是划开一个12厘米的伤口,然后不缝合,让那个伤口一直露在外面,每天到医生那儿要拿一个盆去换药,医生拿着棉签就去擦。

因为伤口都露在外面,非常痛的,所以每一次我拿一个小盆去换药的时候,前面的患者都会在那儿发出各种各样的哀嚎,误以为他已经性高潮了,就是那样的巨痛之后磨炼自己的心性,发出各种各样的声音,不论是喜极而泣还是悲极而泣,在那里一把屎、一把尿的时候抱着小盆出来,我看到那个状态的时候我就觉得这不就是我的创业嘛。

今天我们讲创业故事的时候都会讲的很美好,如何融资、如何做出用户、如何上市,真正的创业者应该是明白的,你自己创业的过程实际上就是一个找虐的过程,只有每天心怀成就他人、成就用户,让你用户爽歪歪的心态,让自己的心不断的受虐,不断的不爽,只有抱着这样的心态创业才有可能成。

我突然想明白这个问题,跟大家分享一点,我现在其实有一个想法,就是一定要逆势而为,不是说逆着大趋势,而是逆着你内心的感受,什么叫逆着内心的感受呢?比如我们心里都有很多标准,或者说舒服不舒服的评判。

但是当公司有1个人、2个人、10个人、100个人、1000个人的时候,你会发现当我们满足这部分好恶的时候离内心已经很远了,意味着10个人能看上7个人,我没有能力调动他们为这个公司愿景去努力,当我没有这个能力的时候我很难说是合格的领导或者合格的企业家。
怎么办呢?我自创了一个虐心大法,找公司里最不喜欢的员工每天和他聊,你怎么每天都迟到呢?你怎么做出来的产品那么多BUG呢?你怎么客户投诉率那么高呢?每天和他聊,这个绝对非常虐心。这个过程真的让我受益非常多,每天和我自己不喜欢的员工聊,不断的试图让他讲给我说他为什么会这样,他是怎么想的,他这么想的合理性在什么地方。

于是我通过这个逆着自己的感受而为的虐心大法,就发现我竟然逐渐了解市场是怎么做的、销售是怎么做的、融资是怎么做的,逐渐的从一个技术人员变成了一个看起来像那么点创业者的一个人,怎么变成这样的呢?就是这么虐过来的,什么不爽就干什么,我不是很烦客服小白问题嘛。

我就自己做了3年客服,自己服务了1千个商业客服,带来了600多万的收入,全是我一个人服务的,这几年真的把我虐的不得了。恰好我感受上超级不爽的这几年,公司业绩提高的很快,我自己的成长也很大,我突然就想明白了原来创业者获得的不是一时的快感,也不是一个爽字,创业者收获的是一个虐心的旅程,这个旅程当他被虐的时候感到无比的害怕和恐惧,等他被虐完了发现我真的成长了。

创业者无论成功和失败他的收获不是名利和结果,而是他过程中体验到的所有的成长,我们联系创业者的时候,我经常问他们一个问题,我说你觉得你公司发展最快的时候是什么时候?大概就得出这样一个结论,其就是他虐心虐的比较厉害的时候,他的心不断的被虐,他的感受不断的被挑战,无论是主动求强暴还是被动被强暴,这些过程里面他自己的成长是最快的,他公司的成长也是最快的。

所以其实每个创业者都有长项,都有短版,我们会认为我们把我们的长项发挥到极致就够了,我不这么认为,我认为一个人的心性是需要磨炼的,不是靠干你擅长的事情,也不是靠你表演我最擅长的一个什么散打工夫,你会散打你就跟人比枪,你要是射击好就跟别人比踢腿,用你最弱项的东西被你的环境、你的客户、你的竞争对手所磨炼,最后收获到的就是这样一个非常不爽、非常虐心但是非常有成长的过程。

回过头来我就想成长和创业到底是什么关系呢?我想明白这个一切,创业看起来是一件事情、一个理想,当我们实现了这个理想我们收获我们应有的回报,这个过程看起来很正常,但问题是,如果我们创业只是为了收获我们的回报的话,就把这件事看的太小了。

我发现真正的一个创业无论成败其实都是很有收获的,我做demo next的时候有一段时间有一个感觉,无惧,我觉得我每天都在成长,每天都在了解更多的用户需求,每天都让用户嗨起来的点做到我的产品里是最自信的,反而结果不担心,恰恰那个时候融资很容易,很多时候我们把它做反了,变成我们要求投资人把我的产品包装成你想要的那个样子,我要给你更好的感受,我要做更宏伟的商业机会。

问题是我们时间都花在这个上了,没有时间服务好客户。你去享受融资的结果、享受上市的结果、公司卖掉的结果,享受这个结果没有意义的,因为那个结果终究还是一个过程,最后唯一一个结果就是死了,所有的人无论怎么创业的,最后结果就是死了,死之前做的所有的东西都是过程,如果你把所有的结果都看作是一个过程的话,你对结果没有什么可担心的。
所谓无知者无畏,当你有知的时候还能不能无畏呢,这个重要的一点就是怎么把过程做足,就是把你的心做到极致,你自己不愿意干什么就硬干,老子说“反者道知动”,就是你反规律行之这个规律就被你撼动了,创业是勇敢者的游戏,是不断面对挑战需要超越的地方,那些难题、那些挫败。

面对这些问题的时候检验检验,我是不是有那份心性不断的迎着困难上,不断的面对挑战,面对那些非常让我非常不爽的人、非常不爽的事情、非常恶心的竞争对手、非常糟糕的市场环境。当我面对这些都不怕的时候,我觉得创业差不多就要成了。

所以这么多年来,其实我做投资也没干什么别的事情,就是鼓励创业者在他最难的时候,迎着困难上,你去面对它,你坚持住,其实我想象我真正干的有用的事就是这么点事,作为投资人我以为我帮助他们的是帮你找一个创业方向、帮你找钱、帮你融资、帮你做好产品、帮你规划商业模式。

我原来以为我对他们帮助最大的是这些东西,直到有一天我也搞明白了,我就跟一个我投过的创业者聊,你觉得我对你价值最大的是什么?他什么都没说,他从来没有说过他公司的创业方向是我帮他找的、他从来没有想过他公司里哪个人是我帮他介绍的、他从来没有讲过哪一次融资是我帮他搞定的,讲的都不是这些,他就眼泪汪汪讲了一句话,他说你对我最大的帮助就是,在我最绝望的时候你鼓励我坚持了下来。

我现在认为就是一个投资人对创业者最大的价值。那些学术性的、技术性的问题创业者自己会解决的,但是最大的问题就是我们创业者在面对各种各样的挫败和挑战的时候我是以什么样的心性去迎接它,是主动迎接它,还是被动逃跑然后不得不面对的时候再面对呢?这就是好创业者和一般创业者的差别。

所以当我看到这一点的时候我就发现,原来我创业的过程之中哪几年是我主动的去找挑战的,哪几年是我开始贪图安逸享乐的,哪几年是被包装的有点飞上天的,我就把这几年做了一个划分,然后我再对照了一下公司业绩,我就有一个重大发现。凡是我主动去挑战自我的、超越自我的,公司业绩都好的不得了。

凡是我在包装或者是我在做一些虚的事情的时候,公司业绩其实都很平淡,所以换句话说,当我们享受于创业者自己的爽的时候,其实我们已经离创业这条路有点远了,恰恰是当我们享受于不断的去触碰那个自己不爽的地方,就像我这个地方有一个伤口,我不断的往上撒酒精、撒消毒水、撒碘酒,不断的包扎,翻开再包扎,这个过程的时候创业者往往在一条正路上。

所以我再次想起了当我做那个屁股手术的时候我换药的那些病友们,他们忍着巨痛,因为他们要换一个月的药,他们忍着巨痛,每天充满喜悦的抱着自己的小盆互相鼓励、打气,说,今天我先去换吧,然后抱着小盆走到医护室里,一个护士使用她粗大的钢铁镊子,夹上一块无比粗糙的蘸满酒精的纱布,在你12厘米的伤口涂抹的时候,那一刻我觉得他就超越自我了。

出来的时候病友之间会不断鼓励,说你15天就要出院了,你还有20天呢,当我告诉他我还有25天的时候,他说,没事,慢慢来,你会享受这个过程的。我觉得这就是一个创业者的人生,彪悍的创业者人生里面无须解释,唯一需要解释的就是你为什么不迎难而上。

所以我想了10年这个问题,现在通过各种各样的体验,以及各种各样的礼物,我终于悟明白了,创业其实是为了让你的客户爽,为了成就你的客户,为了成就你的伙伴,而不是为了让自己爽,自己收获的是什么呢?唯一收获到的只有你自己的成长,而成长恰恰是这个创业者在创业过程中最应该去坚守住的,而非什么名利之类的东西。

如果你坚守住自己的成长、团队的成长、自己心性的磨炼、能力的提高,如果坚守住这些东西,名利那些东西自然而然会来的,如果你坚守住名利,你的成长就会忽略了。反之,一个被忽略了成长的创业者是没有什么太大的可能能够在这个变幻莫测的互联网市场里能够脱颖而出的。

因为每一个创业者在一开始的时候他都不会创业,如果你已经会创业了,那可能你就不是创业者了。所以我们都是在学习路上的一帮人,就像我当时的那些病友一样,他们就是这样互相鼓励、互相提携、互相支持,甚至一个眼神的温暖告诉你,继续往前走吧,走走也许有希望,这一点就够了。

对于我来说,我现在大概已经磨炼出自己的心性了,什么东西不愿意干就主动去干干,所以我讲这些的目的也只有一个,就是创业是一场不太爽的旅程,但是如果你能在这种不爽的过程中还能找到成长的乐趣,我觉得这就是一个好的创业者,希望这个社会有更多的好创业者。
我翻看每一期创业邦杂志的时候发现全都是新人,在这个社会上如果我们按照正常的思维肯定我们要去找光环史玉柱(微博),恨不得史玉柱天天上封面才好呢,但是创业邦不一样,创业邦封面上全都是年轻人、全都是新人。

这个时候我觉得对于创业者的价值就很大了,恰好是在于当别人不愿意关注他们的时候,有这样的一个媒体、有这样一个杂志或者有这样一个活动,能够去在背后默默的鼓励他们,鼓励那些新的创业者,当在最痛、最难受的时候告诉他们,哥们,我们在关注你。我觉得创业邦最伟大的地方就在这里,所以我也借次机会向创业邦致敬,个人的致敬。

我觉得很多童年时的美好和梦想,都在现实中不断的被击粹,以至于我现在变成了所谓的大叔,但是我觉得成为大叔也没什么不好的,至少意味着稍微成熟了一点。

当我年轻的时候我很享受于做一个节目,有8个、12个、24个、36个摄像机在旁边转来转去,那个时候好新奇,创业的过程当你感受到以前没有感受到的新奇和爽的时候,你会觉得创业是值的,当你感受到原来没有感受过的痛苦的时候,你还觉得它是值的吗?我觉得大家不妨问问自己这个问题。

本文作者:@戴志康     来自:i黑马

您的赞赏,是对我创作的最大鼓励。

评论( 1

登录后参与评论
  1. 戴志康,大学时就是才子

    回复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