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据分析:什么样性格的创始人容易成功?

起点学院产品经理365成长计划,2天线下闭门集训+1年在线学习,全面掌握BAT产品经理体系。了解详情

0

小编导读:本文摘自《从0到1》,作者彼得·蒂尔,PayPal创始人、Facebook第一位外部投资者。闻名硅谷的“Paypal黑帮”(The paypal mafia)的老大,来谈一谈他当年的创业经历,创业者的教父,值得一看。

PayPal的六个创始人中有四个在高中时期造过炸弹。

当时,其中的五个人仅有23岁,甚至更年轻。四个人不是在美国本土出生的,其中三人来自社会主义国家或前社会主义国家:潘宇来自中国,卢克·诺塞克来自波兰,马克斯·列夫琴来自乌克兰。当时在那些国家制造炸弹可不是小孩子该做的。

我们六个被视为怪胎。我和卢克的第一次交谈是关于他为什么要签约参加人体冷冻的实验,即人死后将尸体冷冻,并期待未来医学进步可以起死回生。马克斯自称无国籍,而且以此为傲,苏联解体,他们全家来到美国,其家人处于外交尴尬境地。拉斯·西蒙斯原以停在公园里的拖车为家,后来进入伊利诺伊州的理工学校。只有肯·霍威利有着美国孩子的优渥童年:他是PayPal唯一的鹰级童子军。但是肯的同学认为他加入我们是疯狂的,况且薪水只有聘用他的那家大银行的1/3。所以他也并不完全正常。

所有的创始人都特立独行吗?或者我们只记住或夸大了创始人身上那些最独特的地方?更重要的是,创始人身上哪些个人特质是帮助他们成功的?本章将讨论为何由特立独行的人领导公司比普通的经理领导公司更为有力,同时也更为危险。

1 特立独行的个性是驱动公司进步的引擎

有些人强壮,有些人虚弱,有些人天赋异禀,有些人愚笨无知,但大多数人处于两个极端之间。画出人们所处的位置,就可以看见一条钟形曲线(见图14-2)。

由于众多的创始人看似拥有极端特质,你也许会猜测表现创始人特质的曲线分布图的两个尾端会宽一些,因为两端的人多(见图14-3)。

但那并未捕捉到创始人最为奇特的一面。通常,我们认为对立的特质互相排斥,例如,一个人不可能既贫穷又富有,但这常常发生在创始人身上:初创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名义上是百万富翁,手里却没有现金。他们有时愚不可及,有时魅力四射。几乎所有成功的企业家既是局内人又是局外人。当他们成功时,外界对他们褒贬不一。如果把创始人的特质以曲线展示,出现的是与常态分布完全相反的倒钟形曲线(见图14-4)。

这种奇特极端的特质组合从何而来呢?可能天生具有(天然的),或从环境中获得(后天的)。但是,创始人事实上并不像他们所表现的那么极端。或许他们巧妙地夸大了某种特质?或者可能是其他人夸大了他们的特质?这些影响可能会同时显现,而且不管何时显现,相互之间都会彼此强化。循环开始于不同寻常之人,最终这些人会表现得更加非比寻常(见图14–5)。

比如维珍集团的创始人,亿万富翁理查德·布兰森爵士,他是天生的商人:16岁时他首次创业,年仅22岁时创立了维珍唱片公司(Virgin Records)。但他的其他特色比如特有的狮子般的浓密长发就不那么自然,有人怀疑他并非天生如此。布兰森的其他极端特质养成之时(和衣着暴露的超模一起玩儿“风筝冲浪”是公关策略吗?还是只是寻欢作乐?抑或是一举两得?),媒体迫不及待地开始推崇他为“维珍之王”、“不容置疑的公关之王”、“品牌之王”以及“沙漠和天空之王”。当维珍大西洋航空为乘客提供含冰饮料(冰块形似布兰森头像)时,他成了“冰块之王”。

难道布兰森只是普通商人,只不过恰巧有优秀的公关团队帮助才被媒体追捧吗?或者他本身就是天生的品牌天才,并赢得了记者关注(因为他很擅长操控记者)?很难说清楚,或许两者兼有吧。

另一个例子是肖恩·帕克。他从极端的局外人身份—罪犯开始。肖恩高中时是小心谨慎的黑客,但是他父亲认为16岁的肖恩在电脑上浪费的时间太多了,所以有一天他拿走了肖恩的键盘。因此肖恩无法退出登录,而被联邦调查局发现,很快联邦探员逮捕了他。

肖恩轻易脱身,因为他是未成年人。如果说有什么影响,那就是这个小插曲鼓励了他。三年后,他与人合作创办了纳普斯特公司。这一点对点文件共享服务公司在第一年就赢得了数以千万计的用户,成了有史以来成长最快的公司之一。但是唱片公司联合提起诉讼,联邦法官下令关闭了纳普斯特公司,它只维持了20个月。在中心兜兜转转之后,肖恩重新做回局外人。

然后Facebook出现了。2004年肖恩和马克·扎克伯格相遇,他帮助马克洽谈了Facebook的首笔融资,并成为该公司的创始人兼总裁。2005年,他因被指控吸毒而辞职,这虽然让他名声受损,但同时也更受关注。贾斯汀·汀布莱克在电影《社交网络》中扮演了肖恩,剧中的肖恩被刻画成一个极为冷酷的美国人。虽然贾斯汀·汀布莱克声名更大,但是他造访硅谷时,人们却会问他是不是肖恩·帕克。

世界上最为著名的人许多都是创业者,他们不见得创立企业,但是每个名人都在建立并培养自己的个人品牌。比如Lady Gaga是最具影响力的当代人物之一。但这真的是她吗?她的本名不是秘密,但是几乎无人知晓或者说没人在意。她着装奇特,若是其他人穿上同样的服装会被当成精神病患者。Lady Gaga使人相信她“生来如此”,与她的第二张专辑和最佳单曲同名。但没人天生长得像个僵尸,头上还有两个犄角,因此,Lady Gaga必定是个自我创造的神话。那么哪类人会这样装扮自己呢?当然是不同寻常的人。因而Lady Gaga或许确实生来如此吧。

2 王者从何而来

极端的创业者形象在人类世界里早就出现了。经典神话里这样的人物比比皆是。俄狄浦斯就是典型的既为局内人又为局外人的例子:他是弃婴,颠沛流离到陌生国土,但同时他又是一位英明的国王,聪明机智,破解了斯芬克斯之谜。

罗穆卢斯和雷穆斯出身高贵,却被遗弃。他们发现自己的皇族血统后,决定建一座城池,但对选址问题他们意见不一。雷穆斯跨越罗穆卢斯确定的罗马城边界时,罗穆卢斯杀了雷穆斯,以儆效尤,“这样以后就没人敢越城池半步了”。罗穆卢斯既是立法者,又是犯法者;既是违法的罪犯,又是缔造罗马的国王。罗穆卢斯既是局内人,又是局外人,在这一点上他是自相矛盾的。

声名远扬之人与臭名昭著之人组成了大众情感宣泄的通道:他们因成功而被赞美,因灾难而被指责。远古社会面临一个最重要的基本问题:如果无法解决冲突,社会就会四分五裂。因此,当瘟疫、灾难、暴力斗争威胁和平宁静时,将骂名转嫁到所有人一致赞同的替罪羊身上对社会是有益的。

谁是合适的替罪羊?和创业者一样,替罪羊也是极端而又矛盾的人。一方面,替罪羊必须弱小,无力保护自己不受伤害;另一方面,作为能承受指责平息冲突的人,他又是社会中最强大的一员。

行刑前,人们像供奉神一样供奉替罪羊。阿兹特克人认为这些受害者是神仙下凡,他们要为之献祭。被杀害前的短暂时间里,替罪羊享受着锦衣玉食。这是君主制的根本:国王是人世间的神,每个神都是被谋害的国王。或许现代国王只是能够给自己延缓行刑的替罪羊。

3 美国王族

说到“美国王族”,应该就是名人吧。我们会将这个称号给予我们最喜爱的明星:埃尔维斯·普雷斯利是摇滚之王,迈克尔·杰克逊是流行乐之王,布兰妮·斯皮尔斯是流行乐公主。

他们一直享有这些称号,除非他们已名不副实。埃尔维斯在20世纪70年代时开始自毁,身体发胖,在卫生间里孤独离世。今天,其模仿者均大腹便便,而非细瘦精干。迈克尔·杰克逊从备受欢迎的童星变成了性格怪异、厌恶自己肤色、嗜毒成瘾的人,全世界都对其案件审理的细节津津乐道。布兰妮的故事最为戏剧化。她一举成名,少女时期就被捧为巨星。之后所有的事情都脱离了轨道:曝光的光头形象、暴食节食的丑闻、备受关注的孩子抚养权案件。她总是这样疯癫吗?还是因为媒体关注了她?或者她想借此炒作?

有些陨落的明星,死亡会给他们带来重生。许多著名音乐家死于27岁,例如摇滚女星詹尼斯·乔普林、吉他大师吉米·亨德里克斯、大门乐队主唱吉姆·莫里森、涅槃乐队主唱科特·柯本,这些“27俱乐部”成员因为死亡而被人们永远铭记。2011年加入该俱乐部之前,英国著名R&B歌手艾米·怀恩豪斯唱道:“他们想让我戒毒,我说,‘不,不,不’。”或许戒毒不够有魅力,因为它阻碍了通往永恒的道路。也许想要成为永远的摇滚之神,唯一的方法就是英年早逝。

我们就像对待名人一样,崇拜或贬低科技界创业者。霍华德·休斯从轰轰烈烈到隐居世外,算得上20世纪最富传奇色彩的科技创业者。他出生富有,却喜欢工程甚于奢侈品。11岁时,他建造了休斯敦第一台无线电发射机,一年后,他造出了该市第一台摩托车。30岁时,他制作的9部商业电影均在好莱坞处于技术前沿时取得成功。但使休斯更著名的还是他的航空生涯,他设计飞机,生产飞机,驾驶飞机。休斯在最高航速、最快跨洲飞行、最快环球飞行方面创造了世界纪录。

休斯喜欢飞得比别人高。他喜欢提醒别人自己只是个凡人,而不是希腊的神,这是凡人想和神媲美时的言论。他的律师曾在法庭上称:“休斯不是一个能以常人标准衡量的人。”律师收人钱财、替人美言,但《纽约时报》称:“从法官到陪审团,对此言人人赞同。”1939年他因航空成就被授予国会金质奖章,但他甚至没有去领奖。几年后,总统杜鲁门在白宫发现该奖章,并将其邮寄给休斯。

休斯的陨落始于1946年,当时他遭遇了第三次也是最严重的一次飞机失事。如果那时他去世了,将会流芳百世,成为美国史上最时尚、最成功的人士之一。但他活下来了,九死一生。他患上了强迫症,对止痛药上瘾,淡出公众视线,在自我强加的孤独隐居中度过了生命里的最后30年。休斯以前特意有些疯狂的时候,很少有人愿意打扰他这种疯狂的人。但当他有意的疯狂行为转变成真正的疯狂生活时,我们对他就会生出怜悯和唏嘘。

最近,比尔·盖茨证明了被高度关注的成功可以带来高度集中的攻击。盖茨具备典型的创始人特质:他既是笨手笨脚的书呆子式的大学辍学生,一个局外人,又是全球最富有的局内人。他刻意选择怪异的眼镜以装扮得与众不同吗?还是由于无药可救的愚笨,怪异的眼镜选择了他?我们无从得知。但其独霸市场的地位毋庸置疑:2000年,微软的Windows占据操作系统90%的市场份额。那时,著名新闻主播彼得·詹宁斯可能会产生疑问:“当今世界是比尔·克林顿重要,还是比尔·盖茨重要?我不清楚。这是个好问题。”

美国司法部没有止于这一问题,他们还展开了调查,并以“反竞争行为”为由起诉了微软。2000年6月法庭要求微软拆分。盖茨早在半年前就从微软首席执行官位置上退下来,被迫花费大量时间来应对法律威胁而非创造新技术。微软上诉,法庭撤回了拆分的判决,2001年微软和政府达成和解。但那时盖茨的对手已经成功阻止了他这位创始人全情投入地管理公司,微软由此进入相对低迷的时期。现在盖茨以慈善家而非技术专家闻名于世。

4 王者归来

正当法律攻击结束了比尔·盖茨的主导地位,史蒂夫·乔布斯重回苹果,证明了其作为公司创始人无可替代的价值。某种程度上,史蒂夫·乔布斯和比尔·盖茨截然相反。乔布斯是艺术家,更喜欢较为封闭的体系,花时间构思超越别人的优秀产品;盖茨则是生意人,保持产品的开放性,想要主导世界。但他们都既是局内人又是局外人,都创立了自己的公司,并推动其取得了无人能及的成就。

从大学辍学的乔布斯常常光着脚走路,也不洗澡,但他也是受人崇拜的局内人。他可以魅力十足,也可以疯狂无比,或许由其心情而定,或许由其谋略而定;餐餐只吃苹果的怪习很难说不是大策略的一部分。1985年这些怪诞行为却适得其反:乔布斯与被请来督导公司的职业首席执行官发生冲突后,苹果董事会将乔布斯逐出了他自己的公司。

12年后乔布斯重返苹果,证明了为何公司的第一要务,创造新价值不能简化为公式,交由职业经理人照章执行。1997年他被任命为苹果的临时首席执行官,而之前无可挑剔、备受信赖的前任首席执行官差点儿使公司濒临倒闭。那一年,迈克尔·戴尔评论苹果的名言是:“换成我会做什么?我会关闭公司,然后将钱退还给股东。”相反,乔布斯推出了iPod音乐播放器(2001年)、iPhone手机(2007年)、iPad平板电脑(2010年)。2011年,他因身体状况不得不辞职。2012年,苹果成为全球最有价值的公司。

苹果的价值主要依赖于某个人的个人愿景。这表明公司创造新技术所运用的这种奇怪方式通常与封建君主制很像,而不是我们想象中的更“现代”的组织。独树一帜的创始人能做出权威决策,激发员工强烈的忠诚度,提前做出未来几十年的规划。自相矛盾的是,由训练有素的专业人士组成的毫无人情味的官僚机构虽能够长久持续下去,却鼠目寸光。

公司应该汲取的教训是企业离不开创始人。对于创始人看似极端怪异的行为,要有更大的容忍度,我们需要靠非同寻常的人来领导公司,取得大的飞跃,而非限于小的进步。

创始人应该汲取的教训是不要沉醉于自己的声望和他人对自己的追捧,否则,会使自己臭名远播,或是被妖魔化。因此,要小心行事。

总而言之,不要高估自己的个人能力。创始人的重要性并非源于自身工作带来的价值,事实上,优秀的创始人能使公司的每个人发挥所长。

我们需要独特的创始人并不意味着我们需要崇拜美国小说家艾茵·兰德笔下那些不依赖周围任何人的“行动领导者”。在此方面,兰德只能算是半个好作家:她笔下的恶棍是真实的,但英雄是虚构的。现实生活中没有代表自由主义社区的高尔特峡谷,人也无法脱离社会。相信自己具有不依赖他人的神圣能力并不能表明个体的强大,而是表明你把人们的崇拜或嘲弄错认为事实。创始人最大的危险是对自己的神话过于肯定,因而迷失了方向。同样,对于公司,最大的危险是不再相信创始人的神话,错把不信神话当作一种智慧。(本文摘自《从0到1》,作者彼得·蒂尔,由中信出版社授权发布)

来自:简书

您的赞赏,是对我创作的最大鼓励。

评论( 0

登录后参与评论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