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品经理的职场历程:我只是不想做没有意义的事而已

起点学院产品经理365成长计划,2天线下闭门集训+1年在线学习,全面掌握BAT产品经理体系。了解详情

妈:你每天这么辛苦,什么时候才能轻松点儿啊?我看现在外面都在说互联网泡沫啥的,是不是真的泡沫来了,你就能轻松点了?

我:妈,那我就失业了!

妈:那你失业了,不就可以回家消停点儿了!让你爸,再帮你找个稳定点的工作!

我:妈,我要是能听你们安排了,那就不是我了!

今天是情人节,但它并不是我的节日,因为我的节日观很淡漠。不过,今天我还是给自己买了一副耳机作为礼物,但是付款的那一刹那,我心里想的却是:嘿嘿,这样他们联调的时候我就不怕了!这个念头在大脑中停留了0.1秒之后,我发现自己已经在自己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中,无不印刻上了“产品经理”的痕迹。意识到这一点,就想起了前几天我妈提起的“什么时候互联网泡沫才能破灭”这个话题。

如果有一天,互联网这个东西彻底从人类的生活中消失,那么我也许会彻底“消停”下来,回到家乡或找一个依山傍水的小地方,去度过我的余生。因为,起码现在我想不出来,除了做产品经理,还有什么能让我这样的静下心来,不计任何得失的投入。这种因为喜欢一件事而去做一件事的状态,除此之外,只存在童年的玩耍中。

前尘

毕业时,和大多数同学一样,我完全不知道一个经管类学生的出路在何方。俗称的“男做销售女文秘”这条路我又不甘心, 于是选择继续读研。在选择是经济学还是管理学硕士这个方向上,我觉得管理学不如经济学体系成熟和严谨,就选择了经济学,那时,甚至觉得自己28岁博士毕业也许是顺理成章的事。然而,三年的硕士只让我发现了”科研’这条路是多么的荒诞不经,经费腐败,拜山头靠关系在高校体系中的无孔不入让那时桀骜不驯的我很不屑。

导师曾说过想让我继续读博,但当我本可以得到优秀的硕士毕业论文被另一个同学顶替下来,只因为“她拿了优秀论文留上海就可以加分,而你已经不需要加分就可以留沪,这样我们学校的留沪率就又能提高了”一句话,我对走科研这条路彻底死了心。记得听到我的论文主评老师在校园里见到我,满脸歉意的说这句话的时候,我表面上装得云淡风轻,心里是如何的想把这个鬼扯的逻辑撕碎踩烂。

就这样,我走上了并不平坦的职场。

一开始在小咨询公司里做研究员。主要工作就是收集资讯。那时候只能通过RSS来订阅资讯,每天查看几百条资讯,写日报,写周报,写季报。由于只是死心眼干活,疏于沟通,两次被老板发出了warning call。如果六个月内还不能得到主管的好评,就要卷铺盖走人。

不要怀疑我现在为什么沟通能力还不错,那时候枕头不知道哭湿了几个;不要怀疑为什么我现在需求文档为什么字体格式一定要排版,文件名一定要统一,那时候曾因为报告排版问题,印废了若干万美元的报告。那时候我月薪尚不满6000,面对几万美元,已然是吓傻的节奏了。

我要感谢Mike, 帮我出了这笔钱,并在以后的工作中帮我提升(但他并不是救世主,他也有致命的缺陷)。于是我开始了咸鱼翻身之旅。

几年后开始负责主要报告产品,带了两个能力超高人又高冷的姑娘,我私下里称她们为“我的铁血女战士”。我的搭档Mike,这个文笔犀利又毫无时间观念的苏格兰老头子(嗯,也许并不太老),他完全凭心情决定今天是否工作。在这个实力爆棚,脾气古怪的组合中,每天的生活都像宫斗剧。

是的,我以一个区区senior analyst之力,做了高层斗争中的一枚杀伤性武器,赶走了一个VP。

自己以为自己能力够强便可以无所不能,事实上,正因为能力与情商不能匹配,才充当了别人的炮灰。

换了一家咨询公司做高级咨询顾问。此时做咨询业已介五年。

给客户做诊断。给客户做方案推送。给客户做内部访谈。给客户做consulting hour。高谈阔论的背后,知道他们都称我们是“咨询公司那帮傻叉”。了无生趣。

决定转行。

到了一家IT企业做金融方面的分析。由于企业内部变动,阴差阳错,有一天转岗通知递到我手上的时候,我看上面赫然写着:产品经理。

我进入了一个完全不熟悉的行业。

入行

我还记得第一次需求评审时的“盛况”。技术总监技术经理坐了满满一个会议室(也许是太紧张了没看清楚,真实情况并没有这么多人),而我自己的声音小的堪比蚊子叫。我不能明白自己五年咨询生涯练就的表达技能为何瞬时化渣,不能明白这里的“不能实现”,那里的“要改表”,横刺里插进来的“接口规则要动”都是什么意思。就仿佛这些技术高管是一个个射击手,而我是一个被他们打的千疮百孔的靶子,除了仰着那张已经被打烂的白纸糊的脸之外,我似乎没有其他事情可以做。

没有任何教我产品经理该如何做,没人教我技术该怎样沟通,没人教我什么是压测,什么是黑盒白盒,我甚至不知道世界上还有运维这个职业。

在这个时候,我已经被命运推上了一个从零到一管理全新产品的职位。

公司从没有开发过类似产品。技术人员不熟悉这个产品,我是一个菜鸟产品经理,运维给批了两台在角落里不知放了几年的破服务器,我开始走上了这条“做了也是死,不做也是死,索性咬着牙拼”的路。

而我同时遇到了我的奇葩领导。一个不懂产品只强调UI的所谓产品总监,他也喜欢时时刻刻控制着我。我要感谢他,如果不是他的种种行为,今天我不会知道怎样做一个合格的leader。

还记得在一次团队沟通会上,他公开指责我们产品团队的过失,让其他团队的人看了笑话(大公司团队之间的竞争,你懂的)。下来之后我找到他,希望以后有什么意见直接和我们沟通,不要当着其他团队的面指责自己的团队,他竟然脱口而出“你不想干我就换人啊!’

我不知道我在那个没人的小角落里哭了多久。我觉得有一个世纪那么长。

感谢Tide暗中给我的鼓励,尽管只是一首歌”let it go“.

当这个新产品的用户量上线一个月,用户量达到100万后,我们团队已经成了整个公司谈论的热点。但我知道,这样一款现象级产品,是支撑不了多久的。但坏消息通常比想象的来的的更快。当我看到技术团队座位几乎一夜之间全空了时候,去意已决。

再造

我来到一个新公司做产品,title已经升了一级,高级产品经理,然而并没有下属。

曾经有一个不是笑话的笑话:我接手一个新的下属,从没见我画过原型,需求文档全用excel,就很好奇的问我,echo你为什么不用axure画原型啊?是不是不会啊?

我应该如何给现在条件优越的新入行的孩子讲那些“悲惨的过去”呢?

在一个产品经理要负责整个产品的业务架构设计的情况下(对应十几二十几个开发),是没有时间用axure画原型的。我也曾经有手撕鬼子的“绝技”,axure原型我一周可以画70张以上,问题是程序猿不会用html看原型,也不耐烦看。时间紧,任务重,我只能生啃了一本thinking in UML,从此以用例给开发讲需求,于是需求实现出来总没有什么太大问题。

大多数创业公司的产品经理都需要是多面手,尤其是做企业级应用。今天要和客户讲商业价值,明天给开发讲需求细节,后天给测试讲业务流程,有时候还要挡各种客户“抖机灵”想出来的古怪需求。感觉自己就是超级玛丽,一会顶蘑菇,一会跳悬崖。然而,过了一关,你就会觉得自己的身体又”膨胀“了一圈。

我甘心这样忙得团团转,只因为自己做的东西,便利了别人的工作和生活。有人称之为情怀,但我认为这过分拔高了。这和旧时代的手艺人没什么区别。我只需要知道我做的事情,我喜欢,别人也喜欢,我还能以此为生,即可。

沉淀

我想,回答我妈的问题,我应该可以这样说,也许有一天我不再做产品了,那时候,我一定会找到一件事,它可以让我乐此不疲,无论经历什么挫折,被别人虐成什么样子也不忍放手的那一件,而这件事还对别人有价值,那么,我就会转行了。

 

本文由 @echo回声 原创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您的赞赏,是对我创作的最大鼓励。

评论( 4

登录后参与评论
  1. 当初很不喜欢用UML软件画用例图,导致现在对原型软件都有一种抗拒心理~

    回复
  2. 一副“我经历过那么多苦难我很牛逼”脸

    回复
  3. :grin:

    回复
  4. 说的非常好,,,其实人每天的生活就是这么简单。。。明确需要做的事情,这个事情自己有兴趣搞,,也对别人有那么点价值。。。。

    回复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