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小员工,跳槽被索赔100万

7 评论 3477 浏览 2 收藏 15 分钟

编辑导语:最初竞业协议,是互联网公司为了公司限制高层核心员工跳槽自由,来达到保护公司核心机密的问题。然而目前这份竞业协议也逐渐出现各行各业,下沉的竞业协议,困住基层打工人。本文将对此进行分析解读,值得一看。

在“金三银四”的求职季里,不少人通过换工作实现了升职加薪,很是开心。但也有人在成功跳槽后破了防。

一些前东家以违反竞业限制约定为由,向离职员工提起了劳动仲裁,甚至是诉讼,要求跳槽员工要么转行,要么赔偿百万元 [1]。很多人这时才意识到,当初自己被 HR 哄着签字的协议有多坑。

而最初的竞业协议,多被互联网公司使用,针对的是公司高管或核心技术人员,约束他们不能短期内去对手那儿,从而保护公司的商业机密。

如今,这份协议出现在了各行各业,还逐渐下沉至基层员工,甚至是实习生,成为了限制所有人跳槽的“天罗地网”。

一、竞业协议,越来越下沉

很多人不知道,竞业协议约束的员工范围其实是有限的。

《劳动合同法》第 24 条就明确规定,竞业限制的人员只有三类,分别是高管、高级技术人员和其他负有保密义务的人员。这些人在离职后的一定时间内,不能去与原公司构成直接竞争关系的公司工作。

《公司法》对高管有明确的定义,包括董事、经理、财务主管等,但后两种人员的暂无明确界定,这就给了公司无限的解读空间。

在裁判文书网中已被公开的一千多个竞业限制纠纷案中,超过 60% 的涉案员工都不是高管和部门领导。

我,小员工,跳槽被索赔100万

2019 年 5 月,某动力电池公司就要求多名跳槽的员工各赔偿 100 万元的竞业违约金,其中就包括一位月薪不过 8000 元的市场专员 [1]。

这并非个案,根据我们的统计,有三成竞业限制纠纷案里,被牵扯的都是普通非技术人员。

公司认定他们是保密人员的理由也是五花八门:销售人员被认为掌握公司核心客户;主播可以说是获得了公司培训资源;即使是普通老师,都被教育培训机构以“掌握课程内容”为由起诉。

甚至是还在试用期的员工,离职后都能以违反竞业协议为由,被告上法庭。根据裁判文书网公开的判决书,有 112 个竞业限制纠纷案中的被告,是还在试用期时就主动离职或被辞退的员工。

在裁判文书网中,提及竞业限制的案件中,最常出现的行业是科技行业,包括互联网、新能源等。这类行业处在快速发展时期,大厂们一边不遗余力地开出高待遇挖角,一边又希望用竞业限制锁住人才。

我,小员工,跳槽被索赔100万

但如今,竞业限制协议也早就不是互联网行业的专属,越来越多的行业靠着这样的协议,限制员工的跳槽自由。

中国社科院法学所发布的《法治蓝皮书》显示,仅在 2020 年中国各级法院审结的案件中,有关竞业限制的案件共 316 件,其中只有 93 件与新兴科技行业相关,占比已不到三成 [2]。

二、挣着白菜钱,操着卖白粉的心

除了职位与行业被竞业协议全方位“扫射”,这项被不少人视作为公司量身打造的“武器”,还常因为“权利和义务不对等”而饱受质疑。有些员工月薪还不过万,却可能要承受数十万,甚至百万的竞业限制违约金。

在案由为竞业限制纠纷的案件里,有三分之一的被告员工月薪还不足 5000 元,月薪超过 20000 元的比例也只有 24.5%。

很多打工人平时还是被克扣着薪资的基层员工,一离职就成了前东家起诉时的高级人才——手握着公司的核心机密,跳槽后还不转行,随时会给公司造成巨大损失。

我,小员工,跳槽被索赔100万

虽然低薪员工也有可能掌握公司核心商业机密,但是他们要担负的义务实在有些沉重。

由于现行法律暂未对竞业限制违约金的具体金额做一个界定,一些公司定下的额度就不太合理。

在竞业限制纠纷案里,超过 80% 的公司都要求员工支付违约金,32.4% 的公司还要员工返还竞业限制补偿金。

从最终的判决结果来看,近四成的竞业限制纠纷案中,员工最终都需要向公司赔偿违约金。其中,有约 30% 的涉案员工要赔的违约金金额在 10 万元以上,超过 5% 的员工要赔 50 万元以上。

而且如此高昂的金额,许多已经是员工向法院提起二审,请求降低违约金额的结果。

我,小员工,跳槽被索赔100万

为了避免天价违约金,有些员工努力避开竞业协议中列出的公司。但有些雇主在竞业协议上圈出的竞争对手范围极广,仿佛不管是做什么领域的生意,只要所用技术重叠,就是商业敌人。

有媒体就报道过一数据分析师跳槽后被前东家起诉,理由是他搭建了公司的推荐信息流,属于高级技术人员。

但法院二审时指出,分析师牵涉的两家公司,一家是做金融信息服务、一家是做视频平台,根本不构成竞争关系 [3]。如果这也算违反竞业协议,那意味着员工从辞职那一刻起,就要放弃自己的谋生手艺,彻底改行。

另外,想要熬过竞业限制时间后再找工作有时也并不容易。

法律规定竞业限制时间最多两年,并且公司要向员工发放补偿金,金额不得低于后者离职前 12 个月工资的 30%。这个“最多”和“不低于”正中某些公司的下怀。

许多公司将员工的竞业限制时间规定为最长,却将补偿金标准调为最低,甚至以基础工资作为基准计算补偿金。

这样一来,一个月薪 6000 元的员工如果要严格遵守竞业限制约定,可能就要连续两年每月拿着不到 2000 元的补助生活,可以说是杯水车薪。

而且,这样一份“不平等条约”美其名曰需要双方自愿签署,但在实际情况中,员工往往没有什么选择的余地。入职或离职前签署竞业协议,已经成了许多公司默认的规则,也难怪许多网友吐槽:

“签了竞业协议就像签了卖身契,不签公司就不录用你。”

三、发起竞业诉讼,杀鸡给猴看

于是,竞业协议就成了一把悬在职场人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哪怕竞业协议在大多数情况下只是一张“废纸”,但是在某些时刻,它能成为公司“报复”跳槽员工的“利器”。

一家公司如果想起诉前员工违反竞业协议,并不需要多充分的理由,这一起诉过程就能折腾对方一番。

在过往的竞业限制纠纷案中,公司败诉的理由让人怀疑是什么给了他们上法院的勇气。

在员工胜诉的案子里,有三成的公司连合约都站不住脚,有的是没和员工签过相关竞业协议,有的是协议早已过期,有的甚至连劳动关系都证明不了。

我,小员工,跳槽被索赔100万

还有约 16% 的雇主败诉案件里,公司没有给员工支付符合标准的竞业限制补偿金,却要求对方履行协议里的相关义务。根据劳动法,用人单位超过三个月没有给离职员工发竞业限制补偿金的话,劳动者便有权利请求解除竞业协议。

但即使是自身理由站不住脚,公司只要将离职员工拖进漫长的司法流程里,就实现了“杀鸡儆猴”的目的。

此外,公司除了因为上述理由败诉,每 4 个竞业限制纠纷案中,都有 1 个最后是因为证据不足不了了之,也就是公司需要收集证据证明员工跳槽后确实入职了竞对公司。

在各个案件的诉讼记录中,公司出示的证据可以说是五花八门,除了社保和个税缴纳记录这样的“雷神之锤”,许多证据都会被法院驳回。

但是,这些证据收集的过程也足够让许多员工心惊胆战,属于“伤害性不高,但侮辱性极强”。

一些公司几乎像在上演“谍战剧”,有些会跟竞对公司前台打探前员工的下落并偷偷录音,或者请私家侦探跟踪录像 [4]。甚至还有公司会查竞对公司的体温登记表,来证明员工跳槽后确实来这上班。

我,小员工,跳槽被索赔100万

还有一些公司会给离职员工所在的现公司寄去快递,快递上的寄信人是假的,文件是假的,快递员可能也是假的,但签收的记录却被当做员工入职新公司的证据 [5]。

员工在这种情况下也练起了“反侦查手段”。有些人每天上班都“全副武装”,戴上口罩墨镜;还有人会联合现公司将社保、个税缴纳记录都迁移到第三方公司的名下 [6]。

有些年轻人甚至还改掉手机号,启用了全新微信号,甚至连在新公司的内部,也是用假名字。同事的朋友圈里没有他们,团建时更是不能被拍到脸 [6]。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是什么“间谍”,在做着潜伏工作。

在这样的氛围里,公司一边用竞业应对旧员工,一边又帮新员工应对竞业,竞业协议成了公司之间互相伤害的“助推剂”。

而被竞业协议锁住的职场人则成了行业竞争中的牺牲品,辛苦工作多年,还没等到财务自由,便失去了跳槽自由。

参考文献:

[1] 肖逸思. (2021). 月薪8千离职赔偿100万?深度起底“宁王”竞业协议. 第一财经. Retrieved on Mar 19th, 2022 from https://www.yicai.com/news/101321891.html.

[2] 孝金波, &苏津津. (2021). 员工“跳槽”竞业限制情况如何?新兴科技行业企业纠纷占比大. Retrieved on Mar 19th, 2022 from http://society.people.com.cn/n1/2021/0520/c1008-32108898.html.

[3] 李览青. (2022). 万得向跳槽B站员工索赔200万!二审败诉!. 21财闻汇. Retrieved on Mar 19th, 2022 from https://mp.weixin.qq.com/s/qNsDcOvzqan5CXY7JaQePg.

[4] 林伟. (2017). 为了保护自身的商业和技术秘密 企业请来私家侦探上演“无间道”. 宁波晚报. Retrieved on Mar 19th, 2022 from http://daily.cnnb.com.cn/nbwb/html/2017-08/29/content_1068921.htm?div=-1.

[5] 蔡飞. (2020). 证明违反竞业限制,可举证这18种证据. 飞劳动法. Retrieved on Mar 19th, 2022 from https://mp.weixin.qq.com/s/temF9zagbruwwObgW8rrmw.

[6] 沈方伟. (2021). 竞业协议下沉时代. 晚点Latepost. Retrieved on Mar 19th, 2022 from https://mp.weixin.qq.com/s/ebXJxNDwahcB8AxmQX98ZA.

 

作者:黄可乐;公众号:网易数读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TXzoaJtvPxc43iAUrvsg6Q

本文由 @网易数读 授权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CC0协议。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所以说勤勤恳恳的劳动者是最难的,不要和资本家共情

    回复
    1. 不要和资本家共情加一。同情资本家之前先想想资本家会不会同情你。

      回复
  2. 其实打工人才是最底层的,和公司对线实力悬殊也太大了,好好保护自己吧唉

    回复
  3. 有的公司不要太缺德,法院能不要随便接受诉讼吗?如果公司诉讼没有依据,纯属利用司法流程报复员工,司法不能给予公司最高等级的惩罚吗?

    回复
  4. 哈哈哈哈,不得不说,这位员工也是够惨的,但这可能也是人家的一种机密保护机制。

    回复
  5. 有的公司欺负新人刚入职场不久,签订的条约合同都是不合规范的,这点应该加强监管。

    回复
  6. 竞业协议本身就是限制高管人才保护公司资源的方式,但是却变成了这些不法公司的赚钱手段。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