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九晚无”的职场生活 你顶得住吗?

零基础学产品,BAT产品总监带,2天线下集训+1年在线课程,全面掌握优秀产品经理必备技能。了解详情

都市中很大一部分上班族深感自己处于“有工作没生活”的状态。对不少上班族来说加班成为生活的常态

职场故事
佛山高明区一家企业最近传出一封“最牛辞职信”,辞职者称,“本人在单位里很难找到女朋友,在车间里上班寂寞,一个人开着一台热压机,一天到晚守着,想和女孩子交流都很少有机会。下班后也是寂寞,只能看几本书发呆,生活毫无快乐可言。”这名工人申请辞职,固然与工业区没有娱乐设施有关,但也从侧面反映出他工作与生活失衡。

一位网友在自己的博客中这样描述了这种“只有工作没有生活”的状态:白天,上班,7:30至17:30或18:00,十小时,不能回家。下班后,继续奋斗,开视频会,听讲座,培训,考试……还是不能回家。然后,老婆以为老公家外有家了,老公以为老婆红杏出墙了,老人以为孩子在外瞎玩了,孩子以为妈妈不要自己了。再然后,崩溃。

失衡的极端表现之一是“只有工作没生活”,而这种状态在当下许多上班族中引起共鸣,他们表示,理想中的“朝九晚五”已变成了现实版的“朝九晚无”。有职场调查显示,有40%的职场人士经常加班,几乎将全部业余时间奉献给了工作;33%的白领会有加班任务;而能够完全支配自己业余时间的仅为11%。加班已经成为了职场人摆脱不了的“潜规则”。

工作=晨昏颠倒

媒体记者:为交稿通宵熬夜不在话下

“我是一个工作百分百的人,在我的世界里没有生活。”在媒体工作的沈先生(化名)对于加班已经习已为然,“白天要出去采访,没有采访要想着寻找线索,寻找线索之后要联系采访对象,还要写提纲、查资料。总之,一天到晚绷着一根紧张的弦。”双休日更是活动不断,工作已占去了沈先生几乎所有的双休日。

沈先生一开始还以为是不是自己的工作效率慢了点,与单位同事交流之后,发现同事也是这种状态。有的同事一周出差几趟,成为“空中飞人”,稿子经常是在深夜完成,以至于有人戏称,交一次稿就要熬一次夜。

工作的时间长了,认识的同行就多。同一圈子里的一个记者告诉沈先生,他的工作状态是每周至少有一天要通宵写稿,由于圈子里的人交稿时间差不多,在交稿前夜,总能发现他们的QQ经常闪到凌晨两三点。

摄影师:连续工作十几小时是家常便饭

何老师是华南师范大学摄影老师,曾经多次给知名企业拍广告。1985年前后,何老师就是广州为数不多的商业摄影师。

在别人看来,摄影师应该是个工作即娱乐的行业,天南地北,国内国外都遍布他们的足迹,理应是一份别人羡慕的工作。但现实呢?何老师说摄影师的工作时间很不固定,因为摄影棚中很多器材都是租借的,为了节约经费,所以工作状态就是在“赶工”,一次连续工作十几小时是家常便饭,有时甚至连续工作24小时。除了室内工作,何老师也经常到野外创作,少则5天,多则两个月。记得一次到桂林遇龙河摄影,为了捕捉放闸后河面像镜子一动不动的画面,何老师愣是在那个地方端着相机等了整整两天,才拍到一张满意的照片。

发型师:时间不受控制 饭点不定时

在别人的眼里,发型师是个很潮流的行业,工作场地似乎也很悠闲,但是工作背后的辛酸或许只有自己才能体会。

Liven是某知名发型企业旗下的知名发型师。别看他做的不是粗重活,手中只拿剪刀“咔嚓咔嚓”,但是他们的生活也不是常人所能忍受的。拿Liven来说,每天10点多起床,吃上几块面包就要挤公交车上班,近11点回到发型店就开始一天忙碌的工作。下午3点吃午饭,客人多了就要到近5点才吃“午饭”。晚上是发型店的“高峰期”,9点吃晚餐是常事。最郁闷的就是客人来得晚,做头发不是几分钟的事情,需要几个小时,所以他常常到11点多近12点才下班,这样回到家就接近凌晨1点了。

Liven说,他们的时间和常人日夜颠倒,连拍拖的时间都没有,即使遇上合适的,不久就会受不了这个职业的时间。很多发型师都会发出这样的感慨:“生活何其寂寞”。

 »

评论
有话不说憋着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