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永浩的创业情怀,不适合多数创业者

3 评论 1906 浏览 4 收藏 18 分钟

编辑导读:前段时间,罗永浩宣布“退网”,专心创业去了。从新东方到锤子手机再到直播带货,罗永浩始终是话题人物。而再次创业,无疑给正处于低迷的创业市场打了一剂强心剂。但是,本文作者认为,罗永浩的创业情怀,不适合多数创业者。

“AR是下一代计算平台,想在AR时代抢先做出一个像2007年的iPhone+iOS一样的东西,成为下一个平台上类似苹果一样的公司。但这种平台级的战争,仅靠好产品是不够的,因此也做好了被大公司收购的准备,实在不行,就做AR时代的华米OV。”

罗永浩的再创业感言,打动了很多人,在不少人看来,现在的年轻人缺的是罗永浩这种创业精神与理想主义,也需要这种创业情怀与精神。但事实上,罗永浩的创业情怀,不适合多数创业者。

一、创业理想与激情正在成为稀缺品

罗永浩真正打动人的是那句“创业可能后悔,不创业百分之百后悔”的创业宣言。因为在今天,创业似乎不再成为一个能打动年轻人的符号,那种过去5~10年还弥漫在空气中的创业激情,似乎正在远离年轻人。

在2010年前后,捧出iPhone4的乔布斯那句“活着就是为了改变世界”名言激励着很多有梦想的年轻人去创业,去改变世界,捧出好的产品。

在2011~2015年前后,从智能硬件到互联网软件项目,都迎来了创业热潮,根据相关数据显示,2013年中关村新创办企业超过6000家,2014年上半年新创办企业超过9000家。国内迎来了“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时代潮流。

由于移动互联网与手机市场榜样的力量存在,人们在这个时代更容易相信,只要专注于某一个领域,甚至一类产品做好,就会获得市场认同和回报。市场充满着对于机会与成功的渴望,创业者脸上都写着不可辜负这个时代。

彼时,与互联网与移动互联网相关的创业项目正在大波进入投资界,并且投资阶段愈发前移,大量VC机构以A轮的价格投资天使轮。

根据清科数据显示2015年第一季度,中国创投市场所发生的420起投资分布于20个一级行业中,从投资案例数方面看,互联网行业以148起交易位列第一。

在今天,随着智能手机、移动互联网时代的流量与人口红利进入尾声,尤其是疫情下经济下行的环境下,人们基于现实与经济收入的增长焦虑更多了,面对未来,多了一种不确定性的焦虑,少了一种一往无前的勇气,再难现当年的创业热潮盛况,取而代之的是考公盛况。

麦可思研究院发布的《2022年中国大学生就业报告》显示,2022年“国考”总报名人数突破200万,创历史新高,较2018年的增幅为28%。

在不少人看来,在如今下行的市场大环境下,年轻人的求稳或躺平心态,不只是信心的丧失,更是心气的消磨。罗永浩身上的理想主义以及对于创业的执念与激情,在今天,正在成为稀缺品,罗永浩的再创业,对于很多年轻人来说,其实是一剂强心针。

这或许也是罗永浩再创业对许多人产生了正向激励作用、引发了人们共鸣的重要原因。

二、罗永浩的蜕变,利于他在资本市场发力

从罗永浩过去的创业经历中,8个字总结就是“屡战屡败、屡败屡战”。从创办牛博网到老罗英语培训学校,从创办锤子科技进军手机到做聊天宝APP进军社交软件市场,再到后来做电子烟遭遇禁售,几乎全部失败,而电商直播几乎是他创业生涯唯一做成功的项目。

可能对于罗永浩而言,直播带货虽然也能算是一种创业,并且已经做得足够成功,但是,电商直播可能并不能满足他个人对于成功的定义。

在晚点的《对话罗永浩:再创业可能后悔,不创业百分之百后悔》中直言:“直播带货并不能让罗永浩保持超过半年以上的热情,坚持至今,更多是为了还债。但这样一个不能让他一直兴奋的项目,却是他多年以来参与的、最成功的商业项目。”

在已发生的直接债务还剩不到一个亿的时间节点,他关闭微博,再次投身创业——在大众看来,罗永浩再创业的目的不再是单纯的为了赚钱,而是要做一款很酷的产品,有着“改变世界”的情怀与理想在,这是罗永浩打动大众的地方。

事实上,入行初期,罗永浩已屡次表明,直播带货更多是为了还债,还完后即将奔赴新项目创业(目前已知为AR眼镜)。

在罗永浩看来,“(这些科技巨头)普遍没有将这个当成最重要的未来方向。我们选择 AR,一个很重要的因素也是觉得时间窗口对我们这个级别的团队来说特别好。其实现在大的科技公司基本上没有all-in做AR的,普遍都是研究院项目状态。”

相对于火热的电动车赛道,进入AR赛道,无论是从时间节点,未来前景以及其个人野心来看,进入AR赛道也确实是一个相对合适的选择。

正如他自己所说,整个行业还没有巨头大规模的投入团队与资源去做。整个赛道还处于前期阶段,不存在巨头公司垄断整个行业资源的情况。

傅盛在2016年谈到一个观点,创业竞争最好切的办法是切边缘,在没有人进入的市场打下企业的基础。最好走新赛道,而且必须是大趋势,它能够长期是主流的新赛道,而不是羊肠小道;找到新赛道和大趋势之后,要找到足够小的、不复杂的破局点,极简切入,然后倾巢而上,全力以赴。

某种程度上说,傅盛的这些观点其实契合罗永浩切入AR赛道的想法。

但尽管如此,AR赛道目前还属于投石问路阶段,且对硬件工程能力,新材料的研发、算法与数据能力、先进工艺芯片(5nm级别)研发能力,屏幕、芯片供应链整合实力,运动控制、行为感知、光波导等技术能力,对人才、资源、资金的投入等要求非常高。(下图为苹果的光波导技术专利)

而这种对技术、资源的高要求,决定了苹果、微软这种巨头型公司成功的可能性更大。

但尽管如此,经历了“真还传”之后,罗永浩的人格魅力再度得到了升华,追随罗永浩精神的粉丝也变多了,对待商业,经历过公司倒闭的罗永浩身上已经不再有过去的偏执与固执,整体变得更加务实、圆融与成熟。

正如他自己在接受晚点采访时说的:“过去的他口无遮拦,有攻击型人格,这身臭毛病吧,一倒闭就全治好了。”

“倒闭不存在微倒闭、半倒闭、百分之七十的倒闭这样的中间状态。倒闭就是百分之百的纯倒闭,这个特别提神。”对待再创业的AR项目,罗永浩也表示有B计划与C计划,并且“不介意被一家有足够资源的大公司投资、控股或收购。”这在过去的罗永浩身上是不可能发生的。

因此,罗永浩身上这种转变以及人格特质的蜕变与升华,其实非常有利于他在资本市场的融资、找人找团队,愿意给罗永浩投钱,愿意追随罗永浩的人会更多了。

对于那些想创业或者正在创业、渴望成功的人来说,罗永浩无疑是内心对于成功欲望的一面镜子。

更有网友偏执的表示:“把赚钱放在第一位的男人他的心基本已经死了,在和平年代,创业是唯一可持续的折腾自己的方式。”“世界上还有一种英雄主义,就是负债累累还清之后,依然热爱创业。”

罗永浩的再创业很具感召力,但是,从理性的角度来看,罗永浩并不是多数创业者可以学得来的案例。

三、罗永浩的创业情怀不适合多数创业者

罗永浩可以为了成就人生价值、追求个人理想而创业,但对于普通创业者而言,为了赚钱而创业虽然俗气且泛着铜臭味,但只有赚钱才能解决创业过程的大部分难题。

罗永浩有他追求个人理想主义的资本,他在负债6个亿的情况下,通过直播带货3年不到就能还清。正如国内著名商业咨询顾问刘润曾直言“直播是很多人的梦想,但只是老罗通往梦想的盘缠。”

罗永浩直播带货的成功,背后与他个人的影响力、资源、团队、人脉等息息相关,也就是说,对于罗永浩来说,找钱可能并不是最难的,他成功的背后有其个人知名度的加持以及个人努力、天赋而获得的成就,但不能刻意忽视其背后的资源人脉与圈子的影响力。

对于草根创业者尤其是互联网创业者而言,在个人能力、创业方向与趋势的洞察之外,资金链是核心的一环。当下很多投资人更加务实,他们只对那些潜在市场大、盈利前景好的创业项目感兴趣。

一个创业项目之所以失败,很多时候不是因创业者本人或者创业团队不优秀或者不够努力,很可能只是市场太小或者是巨头进场或者创业者资金链的断裂。

所以对于创业者而言,前期缺人,需要钱,后期产品立项、规划、开发需要钱,后期产品推广与传播需要钱,而资金链与资源与人脉挂钩,一旦资金链断裂,往往直接导致创业公司的倒闭。

对于创业者而言,缺资金永远是最为致命的一环,在目前的新兴项目,烧钱是常态,创业者选定的项目一旦被巨头盯上,往往在资本烧钱大战中存活率极低。

而缺钱必然需要找天使投资,找VC,如果创业者在融资路上上处处碰壁,团队的人心涣散也将成为必然,一旦没有投资者接盘,即便是垂直领域小而美的项目到了后期有可能会变成鸡肋,慢慢耗着而市场又没有迎来爆发点而迅速死掉的比比皆是。

对于普通创业者而言,创业失败,破产倒闭的结果可能是卖房卖车,多数人也并没有太多翻身的路径,更不可能通过直播带货短时间内赚到几个亿,追求理想要有底气更要有本钱,也要有资源,这是创业者需要认清的事实。

罗永浩如今再创业,其实也有多重基于现实的考量。

首先是从行业的大环境与头部主播的发展来看,直播带货的生意并不具备可持续,退居幕后,将直播带货生意作为备胎,重拾创业者的标签,更有利于罗永浩利用他现在的人设、资源、知名度适时转型。

此外,直播带货生意已经稳定了下来,它可以作为罗永浩创业失败后的退路,在晚点LatePost的专访中,罗永浩表示在自己半年来只有3%的出镜时间,交个朋友的销售收入和利润还在增长。

因此,罗永浩关闭了微博,但并没有关闭“交个朋友”直播间,而是从交个朋友的“首席好物推荐官”变为“首席品牌监督官”。

某种程度上说,直播带货的盈利甚至可以为他的AR项目持续输血,即便AR项目有一天无力支撑而倒闭,他可以将公司卖给巨头型公司,再回到自己擅长并且能够赚钱的直播带货业务上来。

当一个人有了足够的退路、不为赚钱发愁的时候,追求并实现长存内心的创业理想就往往会成为实现自己短暂人生价值的另一层执念,这是一个自然而然的过程。

事实上,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创业其实会让人上瘾。

在哈佛商业评论的一篇文章中指出:“华住集团创始人兼董事长季琦从1999年开始先后创立携程旅行网、如家快捷酒店和汉庭酒店,十年内三次在华尔街敲钟。美团创始人王兴从2003年开始创业,有5段创业失败经历,包括校内网、多多友、游子网、饭否网和海内网。这些进行多次创业的创业者被称为“连续创业者”或“创业成瘾者”,而后者往往更痴迷于创业,过去成功或失败的起起伏伏,不一定会破坏他们创建企业的决心。”

从目前来看,罗永浩其实也可以归为“创业成瘾者”。而这类“创业成瘾者”往往会将创业视为自我价值的主要来源。

创业成瘾者虽然享受创业的过程,这种特质的人往往更享受创业的过程,更倾向于过度投入去探索、体验未知的领域。

哈佛商业评论该文章指出,这种创业成瘾的负面影响在于,持续、过度投入,进入“退出-进入的循环”,创业者会遭遇更严重的心理、生理问题以及关系冲突,创业成瘾的负面影响会成为创业者的长期困扰。

当然,创业成瘾的负面影响对于罗永浩而言,可以通过转移到另一个创业项目逐渐消化,但对于普通创业者而言,创业其实没有太多的退路。

一个是情怀与理想,一个是终究要面对的现实。罗永浩的再创业,我们可以吸收他的这种在路上、永不言输、对理想的执着与坚定的创业精神,如果在现实赚钱的问题没有解决的情况下,过于追逐理想与情怀,对于创业者而言,可能是一种危险的情怀误区,有家底有退路,创业试错叫情怀,没家底的创业是背水一战,没有退路下的创业冒险并不适合大多数人,这是创业者需要理性认清的地方。

#专栏作家#

王新喜,微信公众号:热点微评(redianweiping),人人都是产品经理专栏作家,互联网从业者,百度百家、艾瑞网专栏作家、虎嗅网、钛媒体认证作者,关注IT热点背后的本质,TMT资深评论人。

本文原创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CC0协议。

给作者打赏,鼓励TA抓紧创作!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理想与情怀虽好,但是创业过程绝大部分时间都只能屈于现实,罗老师是一个万中无一的例子,不是人人都会成为罗老师

    来自吉林 回复
  2. 像罗永浩这种可以“全身而退”的创业者真的很少,哎好羡慕

    来自江西 回复
  3. 我也这么觉得,很多创业者其实都付出了很多,几乎没有退路

    来自江西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