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南亚走访:东南亚MCN,真的赚钱吗?

1 评论 2500 浏览 4 收藏 18 分钟

出海赛道的从业者们开始更加频繁地外出考察或布局,想尝试在海外找到更多增量空间。那么在这样的趋势下,海外电商或MCN们实际上有着怎样的发展?本文作者便实地走访了当地的从业者们,一起来看看印尼的MCN现状。

进入 2023 年,出海圈似乎回到了 2019 年的状态,从业者开始更频繁地出国到本地市场考察和学习。

四月初,白鲸出海的几位同事也到印尼、马来走了一圈,实地拜访了不少 MCN、海外仓负责人和电商从业者。第一期,我们想聊聊印尼的 MCN 们。

最近,继老罗之后,小杨哥也宣布布局 TikTok 电商。时间线再往前拉,2022 年年底,交个朋友海外事业部负责人郝浠杰透露,交个朋友的海外业务增速非常快,预测 2023 年整体营收将达到 1 亿元。只是是否赚钱,还要打个问号。

其实除了国内知名的网红之外,这几年,去东南亚做 MCN 的从业者还有很多,带着疑问、以及以寻找靠谱合作方(白鲸出海孵化了女裤品牌 Larkair)的目标,我们和多家 MCN 聊了聊。

(注:TikTok 带货渠道崛起使围绕 TikTok 的服务生态也越来越完善,虽然一家 MCN 很少会集中在 TikTok 1 个渠道,但我们发现东南亚卖家有挑选 MCN 需求时,基本都是因为要做 TikTok,因此,本文的分享会更多围绕 MCN 在 TikTok 生态下的现状)

Tommy 既是 TikTok Shop 童装卖家又是 MCN 负责人,他本人也在印尼生活了 10 多年,对印尼 MCN 的变化有更深的理解。所以,本文我们主要站在 Tommy 的视角,结合白鲸在东南亚走访中的一些亲身感受,展开聊聊印尼的 MCN。

一、讨厌雅加达的摩托尾气,我把办公室设在了茂物

Tommy 负责的 MCN,将办公室设在了茂物。茂物位于西爪哇岛西爪哇省,气候凉爽,是个避暑的好去处。

东南亚走访第一弹:小杨哥、老罗都在布局的东南亚MCN,真赚钱吗?

东南亚走访第一弹:小杨哥、老罗都在布局的东南亚MCN,真赚钱吗?

来源:Google Map

“印尼是最大的摩托车国家,尤其在雅加达。那里到处都是摩托车,尾气太多,所以我就选择在茂物办公了”,Tommy 告诉笔者。自以为问了一个“高深”的问题,结果 Tommy 的回答出乎意料但真实。

我们此行拜访的其他 MCN 负责人谈起办公地址选择时,会提到场地成本、人力成本低,交通便利,主播质量好等原因,当然也有人像 Tommy 一样,单纯是因为负责人住在北雅加达,就把公司也开在了附近。

不过,除了空气清新,茂物还是在 Tommy 的 MCN 业务上有优势的。茂物在雅加达向南 60 公里,距离上并不远,如果不太堵,开车一个多小时就能到,但员工基本工资却能“打对折”。Tommy 介绍,“雅加达主播的底薪普遍在 3000—4500 块人民币,唐格朗大概 3000 块,而茂物主播的平均薪资只要 1500—2000 块。”

其实,茂物的办公地只是 Tommy 的 MCN 完成样品审核、做主播培训的地方。Tommy 告诉笔者,“我们的 MCN 叫 KPK,是由总公司东明科技孵化出来的。公司本身提供的是帮卖家品牌化、出海印尼的服务,办公区在雅加达。在 2022 年,我们发现卖家在直播带货上的需求越来越显著,恰好已经积累了 8000 多个网红资源,于是顺势成立了专门的 MCN。所以,你会看到还是有一部分要完成 MCN 工作的员工实际在雅加达办公。不过 KPK 的主播确实大多来自茂物”。

从东明科技到 KPK,只是印尼 MCN 中的一类。卖家、海外仓、以及专门到东南亚做 MCN 的国内机构,都可能摇身一变成为一家 MCN。

二、有点拥挤、有点混乱的印尼 MCN 市场

在 Tommy 看来,印尼的 MCN 赛道已经有些拥挤,“我们都知道 MCN 是 multi-channel-network 的缩写,但我就算身处行业,说老实话对 MCN 原本的定义也讲不清楚。印尼的 MCN 形态各异,从规模、到提供的服务、到与商家的合作方式都有很大差别。但整体上参与者不少,且鱼龙混杂。”

MCN 的规模上,仅在员工数量和直播间数量上就有很大差别。白鲸这一次实地拜访的 MCN 中,有的目前只有 8 个主播,也有头部 MCN 有 200 多个主播。

以 KPK 为例,Tommy 介绍“我们现在有大概 60 个员工,其中 16 个是全职主播,男女五五开,体量并不大。剩下的岗位还包括拍摄组、助播、仓库管理员、市场以及模特。因为我们经常播童装,有不少模特实际都是员工自家的小孩。”

KPK 对主播的排班方式也比较简单,一个直播间配 2 个主播,每个主播配一个助播,主播采取交替形式直播。此外也会有体量较大的 MCN 采取主播轮班制,用户可能会在一个直播间看到不止 2 位主播面孔。

而因为“出身”不同,各家 MCN 提供的服务也不同。有的 MCN 帮卖家通过自己的直播间带货、同时帮卖家寻找合适的网红,有的能做代运营,但有的只是空手套白狼。面对这个现象,Tommy 也觉得很无奈,在他的标准里,一家合格的 MCN 至少要具备 3 个能力。

首先要有优质、稳定的货源。MCN 是达人和商家/供应链的“撮合人”,达人缺少货品资源,因此 MCN 需要帮忙,但货源质量不佳会整体影响达人及直播间口碑,所以 MCN 要有识别优质货源的能力。

Tommy 用服装类目给笔者举例,“在印尼,根据他们的商品分类及规范,服装属于中高危产品,印尼本身就对服装进口有比较严格的审查标准。所以我们在挑选服装供应商时,也会关注质量问题,比如线头有多少、是否有重缝等等。另外,我们会把向供应商下单到货物到达印尼的时间控制在 30 天,刨去等待船期、路上的运输效率、清关速度等因素,其实也对供应商的生产时效做出了要求”。

第二个能力是团队管控能力强。“想必你听过这样的评价,印尼以及周边几个东南亚市场的员工行事都比较懒散,还都有点自己的小心思,培养和管理他们并不容易”。

不过,Tommy 在招聘环节倒是没设置什么门槛。

虽然在需求上写了有销售、直播经验的应聘者优先,但 Tommy 对员工背景并不在意。初面时,HR 会直接和面试者打视频简单判断对方在人前讲话的基本能力,终面时,Tommy 不会用什么间接方法考察应聘者,而是用一个空流账号直接让面试者在 TikTok 里直播,实测面试者表现。

东南亚走访第一弹:小杨哥、老罗都在布局的东南亚MCN,真赚钱吗?

用于面试的空流账号

关于如何培养主播,实际很多卖家和 MCN 自己都拿不准方法。笔者不止一次听说有卖家把在中国摸索出的直播套路教给外籍主播,得到的就只有主播机械地大喊“买它、买它”,转化效果却不好。

Tommy 认为,在国内,一个直播间的粘性用户可能会在直播间呆很久,等自己喜欢的主播下播之后再离开,而印尼观众与国内不同,属于进入直播间,完成下单就离开的类型。“根据我们的经验,印尼观众进入直播间后的平均停留时间只有 23 – 30 秒,如果有购买需求,可能会停留 1 分钟。但基本都不会呆很久,所以国内整花活儿的直播形式未必适合。”

Tommy 向笔者分享他的方法,“我不会和主播们说太多框架下的话术,而是告诉他们,在讲话时,要通过语气体现出着重点,也不要把成单作为目的,而是要和直播间观众建立较强的沟通,了解他们的真实需求”,Tommy 依然用服装举例,“如果主播在卖童装,和观众互动时,是真的需要了解对方的孩子是男是女、年龄多大、什么个头、喜欢什么颜色,然后推荐合适的款式,而不是闷头背诵自己的话术,这才是有效的推销。”

Tommy 认为 MCN 需要具备的第 3 个能力是选品。笔者的理解是,选品能力和把握优质货源的能力有交叉部分。选品相当于达人从主动找货带变成了挑选货品。不过听 Tommy 的描述,选品要考虑的因素要更多。

这一次,Tommy 举了美妆品类的案例,“我们收到美妆类样品后,首先会看产品有没有印尼食药监管局发放的许可证,并把样品拿到美妆师那里评估,了解这类产品在印尼当地的市场情况。最后还要确保我们在推广之后有利润可赚”。

Tommy 认为起码具备这 3 种能力的 MCN,才可能达到在印尼赚到钱的基准,而实际上,随着这两年 TikTok 概念炒得火热,MCN 数量大增,甚至有不少 MCN 只做 TikTok。

三、如果只想“all in TikTok”,那就别来印尼了

现在东南亚 MCN 的鱼龙混杂,和 TikTok 的热度确实有很大关系,TikTok 上各种 GMV“传说”让很多卖家对 TikTok 产生强烈的尝试愿望,也就出现了只做 TikTok 的 MCN。

如果一个 MCN 告诉你,他只做 TikTok,可以不用考虑,基本上不靠谱。对于卖家也是一样,只想着‘all in TikTok’,我认为在印尼行不通”,在与 Tommy 交谈中,笔者听到好几个类似的“冲击性”观点。

Tommy 认为,来东南亚做电商的成本并不低,货物、仓储、物流等成本加在一起,小规模的业务也会产生一年几十万的投入,这是真金白银,需要纯利去覆盖。Tommy 给笔者掰扯了一笔账,“多数卖家出海印尼需要设立海外仓,那我们就简单盘算一下海外仓的成本。

如果卖家的业务体量大,就需要在仓库安排自己的人手。印尼人懒散,卖家至少会聘用一名中国人做仓库管理员,月薪 1-1.5 万块。然后再雇几名印尼本地人做打包、分拣的基础工作,如果仓库设在雅加达,一个本地员工每月薪资 4000 块。仓库租金一年大约 20 万。这样算下来,一年仅在海外仓的成本就超过了 50 万。如果卖家业务体量不大,只需要每月给服务商支付费用,一年的成本也在大概 20 万。如果卖家只做 TikTok,且售卖中低端产品,利润率不高,一年到头成本很难收回来”。

另外 Tommy 还补充,“在印尼,有大约 40% 的互联网用户不用 TikTok,WhatsApp、Instagram 仍然是他们更常用的社媒产品,仅聚焦 TikTok,能覆盖到的潜在用户还是有限的”。所以在 Tommy 看来,要想在印尼长线发展,必须多渠道布局。

而渠道,也是一个卖家在寻找靠谱 MCN 时可以判断的其中一个维度。

如果说,上面提到的供应链、选品和团队管控能力是 MCN 的 3 个内功,卖家也可以有 3 个显性的标准来判断 MCN 是否适合合作。

1)上面提到的渠道,只有 TikTok 带货能力的 MCN 不要考虑,另外也可以看看 MCN 还有没有其他渠道资源。

以 KPK 为例,除了做 TikTok,他们还有较强线下美妆集合店资源,能够帮商家多渠道推广,且有能力免去卖家在线下店放置产品的前置费用。所以 KPK 在服装之外,也会在 TikTok 上给美妆产品带货。Tommy 还向笔者预告,KPK 正在设立产品线下直营店,地点就放在茂物最大的商场中,他们打算在线下店里搭建一个新的 TikTok 直播间。

2)TikTok 现在每个店铺只能保留一个类目,就算 MCN 运营多个店铺,卖家要了解 MCN 过往做过的类目,也比之前更容易了。如果一家 MCN 的带货类目里没有自己在做的,也完全不要再考虑。

3)最后一点,算是一个小技巧。卖家可以通过 MCN 的收费方式以及对收费标准的解释判断 MCN 是否靠谱。

任何规模的 MCN 都不会向卖家承诺销量,不过在带货实力较强的类目上,MCN 一般也不会向卖家收取服务费,因为仅靠销售抽佣就可以回本并产生利润。根据笔者了解到的信息,MCN 的抽佣比例主要集中在 15%-30%。

但收取服务费并不意味着 MCN 不真诚。Tommy 说“有 MCN 会在部分品类上收取服务费,但这笔服务费是为了覆盖掉产品退换货时的损失、主播口水费以及 MCN 为商家推广产品时给渠道的“过路费”等等。也就是说服务费需要取之于商家,用之于商家,这就又回到了 MCN 在渠道上的能力。可以综合去看‘’。

在笔者看来,Tommy 提到的这些挑选方法没有绝对标准,提供给卖家的更多是一些观察维度。在卖家实际挑选 MCN 时,大概还是得结合自己的资源、业务现状和业务规划来考量。

作者:赵思尧,编辑:殷观晓;出品:白鲸出海编辑部

原文标题:东南亚走访第一弹:小杨哥、老罗都在布局的东南亚MCN,真赚钱吗?

来源公众号:白鲸出海(ID:baijingAPP),泛互联网出海服务平台。

本文由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合作媒体 @白鲸出海 授权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 Unsplash,基于CC0协议。

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干货

    来自广东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