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撕裂”小镇青年

2 评论 2348 浏览 1 收藏 14 分钟

编辑导语:为什么要说互联网正在“撕裂”小镇青年呢?“撕裂”是什么意思?本篇文章中,作者根据几个实际案例来讲述小镇青年的故事,介绍了小镇青年也跟着互联网在快速地进行着改变,感兴趣的读者们一起来看看吧!

提起小镇青年,不少人第一时间会联想到9块9包邮、土味视频、精神小伙等关键词,存在“土、穷、low”的刻板印象。

然而今年过年,当在外打拼的人们回到家乡,却发现印象中的小镇青年早就变了样,互联网以及下沉市场的发展,让他们成了被“撕裂”的一群人。

一方面,互联网撕裂了小镇青年们的固有形象。他们有了和高线城市青少年平等获取信息的途径,审美、意识紧跟潮流,得以深度参与甚至引领网络文化。

另一方面,互联网带来了过于新潮的流行文化,但小镇的实体消费市场还没有跟上,这让青年们跟周围环境显得格格不入,产生“撕裂感”。

本期AI蓝媒汇讲述了三位被互联网“撕裂”的小镇青年的故事。

他们来自河南信阳,一座位于南北交界的三线小城。数据显示,2019年信阳市的城市化率为48.98%,大半地区由乡镇组成;2020年,信阳每月人均可支配收入仅为1822元,比全国平均水平低32%。

在这座城市下辖的近百个乡镇里,年轻人们:

有人在网络上和洋娃娃一样精致,是爱好洛丽塔、JK的三坑少女,现实中却住着毛坯房,还要帮家里喂猪、干农活;

有的人知道所有的网络热梗,每天唱“蜜雪冰城甜蜜蜜”,但生活中能和喝到的“顶配”奶茶是香飘飘,距离最近的蜜雪冰城在40公里以外的市区;

有的人在没手机没电脑的情况下连刷十几遍B站热门动漫,即使没玩过手游,也能把当下所有热门游戏黑话倒背如流……

他们,是万千小镇青年中的一员,占据互联网世界的大半江山。根据Mob研究院发布的《2020“下沉市场”图鉴》,2020年下沉市场用户突破7.5亿,占中国网民总规模的75%,其中七成以上是不超过34岁的青年、青少年群体,小镇青年已然扛起流量大旗。

都说“得小镇青年者得天下”,或许从他们的故事里,我们可以看见遍布在乡镇田野间,那些对互联网产生深刻影响的,尚未被发掘出的巨大能量。

一、妹妹在猪圈穿JK,我在写字楼当土狗

芹菜 | 25岁 | 北漂打工人

直到踏上返程列车,芹菜都还沉浸在震惊中。

过年回到农村老家,她发现从小一起长大,小时候喂猪、干农活、打着赤脚满村跑的表妹,变成了紧跟潮流,喜欢JK、洛丽塔的“三坑少女”。

在芹菜的印象里,他们家住的是泥土遍地农村自建房,表妹爸妈都是农民,以种地、养猪为生,但她在朋友圈发的照片背景干净又洋气,满满一柜子的裙子一看就价值不菲。

毕竟,洛丽塔、汉服、JK,这“三坑”是出了名的烧钱,圈内调侃“三坑一面墙,北京一套房”,芹菜屡次想入坑,但都被价格劝退。如今,这些在一线城市打拼的她都不舍得买的衣服,摆满了表妹的衣柜。

表妹和她的部分裙子

照片是在哪拍的?表妹哪来那么多钱?他们家是不是中彩票了?……疑问一个接着一个,直到踏进表妹家门,她才得以窥见三坑少女在农村的真实生活状态。

房子还是那个房子,但妹妹十几平米的房间被分为截然不同的两种风格。

一半,是网红爆款精致ins风。墙纸是黑白日漫,装饰布上二次元明星初音未来,双层衣架上挂满了洛丽塔裙子、JK制服,还有白色毛绒地毯、达菲熊、三丽欧、得物鞋盒等网络爆款元素做装饰,随手一拍就是小红书万赞模板。

另一半,是原生态毛坯极简风。墙上没抹匀的白漆盖不住水泥的灰色,窗子上不知道什么鸟留下的生理残留,窗边的墙体满是裂缝,床上是全国统一的祖传大牡丹花图案四件套,放在小红书上,委婉点只能说是“叙利亚战损工业风”。

同一个房间的两个部分

表妹平时在装修精致的半边房间里试穿裙子、拍照,在没装修的半边房间睡觉、打游戏。偶尔爸妈不在家,她还会穿着带有白色玩偶的拖鞋,踩着泥巴去后院帮忙喂猪、喂牛。

芹菜去的那天,正赶上表妹爸妈训斥她:“也没有点正常衣服,一年在网上买这些奇装异服花两三万,买猪饲料才需要多少钱!”表妹在旁边小声嘀咕,“我自己也能赚钱。”

在三坑的圈子里,表妹有自己的“搞钱野路子”,比如跟炒鞋、炒盲盒同理的“炒裙”。

她告诉芹菜,很多店铺会不定时发售限定款JK、洛丽塔裙子,限时限量,一旦抢到就是绝版,再转卖就会价格翻倍。

“一般情况下,她抢回来会先自己穿,等穿腻了再去海鲜市场(闲鱼)卖。据说最赚钱的那件限量版,100左右买的最后买了600多。”

另外,圈里还有代抢、寄拍等很多个既能有新衣服穿,又有钱赚的财富密码,用这些方法,表妹去年一年赚了一万多块钱。

看着妹妹在村里穿着漂亮衣服就把钱挣了,再想想自己,即使在所谓的大城市,拿些微薄的工资,每天灰头土脸地去上班,芹菜心里一阵酸涩。

她意识到,这个从小生活的地方,一起长大的人,正在以一种意料之外的速度改变,“原来互联网对小镇青年的影响,远远不只是九块九包邮。”

二、熟知 “麦乐鸡侠”的网络热梗,但从没吃过麦当劳

土豆 | 初中生

“如果你在麦当劳打工,在每份5块的麦乐鸡里偷偷多放一块,那你就是麦乐鸡侠;如果每份都少放一块,那你就是怪盗鸡德。”

这是最近各大网络平台正在流行的热门梗,也是过年期间土豆最喜欢讲给小伙伴的段子,每次都会逗得他们都会哈哈大笑。

而这群小朋友里,去吃过麦当劳的人寥寥无几,“麦乐鸡”更是刚刚听说的新鲜词汇。

土豆今年五年级,村口池塘是他的游乐场,平时最期待的就是爸妈能带自己去赶集,如果能买杯香飘飘或者优乐美就更好了——这是他能接触到的最“高端”的奶茶。

镇上没有麦当劳,也没有蜜雪冰城,两年前才开了第一家快餐店,卖汉堡包、鸡肉卷、土豆粉等等,价格从3块到10块不等,这是土豆和小伙伴们心中的“圣地”。

去年他一共去吃过两次,第一次是爸妈奖励他期末考试全班第一,还有一次是外地回来的表姐带他去的。

在土豆心里,这家店就是麦当劳的样子,但段子里的“麦乐鸡”还是引起了他的强烈兴趣。“我在手机上看到过麦乐鸡,不知道吃起来跟我妈炸的鸡块一样吗?”

手机,是他接触外界信息的重要工具。

几个月前,爸爸干农活时不小心把屏幕摔碎了,于是土豆第一次拥有了自己的手机。

土豆正在拿碎屏手机玩游戏

靠着碎了一半的屏幕,土豆学会了“蜜雪冰城甜蜜蜜”“小丑竟是我自己”“什么是快乐星球”等网络流行语,连写寒假作业都要带着耳机听“要不你还是把我删了吧”。

现在,他最大的愿望就是去市区吃一次麦乐鸡,“或者蜜雪冰城也行,这是我去年没实现的愿望。”

三、没有手机,也能成“手游大神”和“老二次元”

鸡仔 | 初中生

虽然是爸妈淘汰下来的,但是鸡仔很羡慕同村的土豆“年纪轻轻”就有自己的手机,不像自己,想上网只能看电视。

放假在家,鸡仔的日常生活就是跟妹妹抢电视。

“我妹想刷短视频,我想看动漫或者游戏解说。”他们从来不在电视上看卫视节目,而是把它当成一个大手机,在电视上使用快手、抖音、B站等手机APP的TV版。

看电视,是他们上网冲浪的主要方式。

通过在电视上看游戏解说,鸡仔成了手游“百事通”。他知道《王者荣耀》里所有英雄的操作方法,看遍了《原神》地图里的每一个场景,各种游戏黑话张口就来……即使自己从来没有登陆过这些游戏。他的解释是“看多了就会了嘛。”

过年期间,堂弟来家里拜年,鸡仔跟他一起打游戏,堂弟负责操作,鸡仔负责解说,两人配合拿到了全局的MVP(最佳选手)。

事实上,游戏并不是鸡仔最熟悉的领域,动漫才是打开他话匣子的开关。

从经典番剧《犬夜叉》入坑,到近两年大火的《咒术回战》《鬼灭之刃》,鸡仔阅片无数,对看过的每一部动漫如数家珍。“最近最喜欢《国王排名》,更新的太慢了,等不到新剧情我就把前面的部分看了十几遍。”

即使生活在乡镇,但鸡仔非但不是刻板印象中的“精神小伙”,反而追上了流行文化,是“老二次元”。

寒假开始前,他到处拜托同学帮他查找哪里有漫展(线下动漫展览),“最好是有直播的那种,这样我就能在家里看了。”

没去过漫展,没买过周边,网络电视是他和二次元世界的唯一链接,关上电视,他就又变回了三次元世界里的农村少年。

一根网线,拉近了小镇青年与网络流行文化的距离,千千万万的他们正在期待“网红品牌”到农村去,或许这“最后一公里”,能为商家们打开一片新天地。

*文中人物为化名;受访者供图,部分图源于网络。

 

作者:段诗;公众号:AI蓝媒汇(ID:lanmeih001)

本文由 @AI蓝媒汇 原创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 CC0 协议

给作者打赏,鼓励TA抓紧创作!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小镇已经不是原来的小镇了,已经与时俱进,我不要再拖后退了

    来自山东 回复
  2. 即使生活在乡镇,但鸡仔非但不是刻板印象中的“精神小伙”,反而追上了流行文化,是“老二次元”。

    来自陕西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