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元宇宙,炒概念还是真落地?

3 评论 2077 浏览 4 收藏 13 分钟

编辑导语:元宇宙这一概念自从提出以来,便被各行业所重视、甚至加以应用。那么,元宇宙是否能和当下的行业良好结合?教育元宇宙,究竟是值得期待的新未来,还是一个噱头炒作?本文作者就“教育元宇宙”一事做了解读,一起来看。

「元宇宙」这个词,如今无处不在。

去年 10 月 ,Facebook 的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将赌注押在元宇宙上, 并将他的社交网络公司改名为 Meta。一时间,关于元宇宙的讨论甚嚣尘上。据百度指数显示,近半年「元宇宙」这一关键词的整体日均搜索次数为 26568 次,环比增长 6213%。

尽管元宇宙非常火热,但目前大众对元宇宙的概念、应用、前景、风险的认识,仍然模糊、抽象。教育元宇宙的理想应用场景、落地现状如何?教育元宇宙至今还面临着哪些问题?

一、何为教育元宇宙?

「元宇宙」究竟是什么,它真的存在吗?

扎克伯格曾表示,「元宇宙提供了让人更有沉浸感和临场感的数字化平台和媒体,让人们如同身在互联网中,而不仅仅是从旁参与。元宇宙可以带给人们全新的线上社交、工作、教育、娱乐、购物和创作的体验——由沉浸感和临场感带来的美妙体验。」

从学术的角度,今年 1 月,清华大学新媒体研究中心在其发布的《元宇宙发展研究报告》中,对元宇宙下了一个更为详细的定义。

「元宇宙(Metaverse)是整合多种新技术而产生的新型虚实相融的互联网应用和社会形态,它基于扩展现实技术提供沉浸式体验,基于数字孪生技术生成现实世界的镜像,基于区块链技术搭建经济体系,将虚拟世界与现实世界在经济系统、社交系统、身份系统上密切融合,并且允许每个用户进行内容生产和世界编辑。」

何为教育元宇宙(Edu-Metaverse)?

元宇宙与教育结合,可以理解为元宇宙在教育领域的应用。它为教师、学生、管理者等相关者创建数字身份,在虚拟世界中开拓正式与非正式的教学场所,并允许师生在虚拟的教学场所进行互动。

二、理想中的三种应用场景

「我的梦想是让孩子在家就可以进入一个全息投影世界,跟着 AI 虚拟人学习。」这是科幻作家郝景芳对元宇宙构想的美好场景。「元宇宙将是整个人类文明的一次内卷,将引导人类走向死路。」这是科幻作家刘慈欣对元宇宙存在意义的质疑。

这是两种对元宇宙截然不同的态度,美好虚构和现实对立。

实际上,元宇宙并不等同于 VR 虚拟现实,而是构建出一个与物理世界、现实世界截然不同的数字世界、虚拟世界。人们在虚拟世界中,不是以数字账号参与元宇宙,而是像在现实世界中一样以独立的数字身份参与,并且可以让自己的规则作用于元宇宙。

当元宇宙遇上教育,两者之间会摩擦出怎样的火花呢?情境化教学、游戏化教学、教师研训,是目前学术界、科技界比较看好的教育元宇宙三大理想应用场景。

「同学们想象一下自己正处在……」这是老师在语文课、历史课、地理课上经常使用的一句话,引导学生展开想象。在元宇宙的世界里,学生将不再需要老师口头引导,就可以即刻进入史前世界近距离观察恐龙,在唐朝盛世的街头与波斯人经商,还可以在马里亚纳海沟的底端和珠穆朗玛峰的峰顶上任意穿梭。教育元宇宙对既有教育最直接的改变就是,情境化教学。

在情境化教学模式下,学习者可佩戴 VR 终端进入教师预先创设或选择的教学情境,借助头戴式显示器、耳机、手柄、数据手套等交互设备,开展多人在线探究式、协作式、具身化的学习活动。此外,学习者还可以进入不同的学科或专业教室,通过全息视频、全景直播等技术连接远程教学场所,开展实时可视化在线教学和基于实地实景的课堂互动。

扎克伯格对情境化教学场景中的教育元宇宙应用做了一些畅想。「学生不仅能够近距离观察不同星体,学习天体物理学,还可以被传送到某个历史节点和场景中,了解历史进程。」

此外,游戏作为元宇宙的雏形,两者的关系密不可分。网络游戏与元宇宙的很多特征十分相似,比如虚拟经济系统、强虚拟身份认同、强社交、自由创作、沉浸式体验等。因此,游戏化教学成为教育元宇宙的另一理想应用场景。

教育元宇宙支持的游戏化学习可以理解为,一种借助 VR、AR、MR、人工智能、脑机接口等技术,以学习为终极目标,以沉浸式游戏为主要手段,将知识、娱乐融为一体,实现真正意义上寓教于乐的学习方式。

比如学生可以选择不同特点的游戏角色、不同难度的游戏人物、不同风格的游戏场景、不同类型的游戏主线,创造性地采用多种方式、多种途径完成游戏任务,并在不破坏游戏框架和学习目的的情况下,享有创造游戏角色、续写游戏主线等超级权限。

除了情境化教学和游戏化教学之外,教育元宇宙的另一理想应用场景是,创设教研情境辅助教师研训。

相比于前两者,教研情境更贴近真实课堂教学,可以模拟各种真实的教学事件,比如教学活动准备、师生问答、学生课堂违纪等。同时利用教育元宇宙创设的教研情境具有可重复性,能大大降低研修场景建设的时间和成本,促使教学研训成为常态化活动。

三、市场先行,落地难度大

总体来看,目前国内外关于教育元宇宙的研究,还处于起步阶段,相关理论研究较少,更多是市场先行。

科技公司最先嗅到元宇宙的机会。2021 年 3 月,全球公认的「元宇宙第一股」Roblox 登陆纽交所,点燃了投资者的热情。尤其在 2021 年 10月之后,伴随 Facebook 更名为 Mete,微软、苹果、腾讯、华为、字节跳动等国内外知名科技企业纷纷布局元宇宙相关产业。

就在今年 2 月 10日,一家与「元宇宙」结合的教育科技公司 Invact Metaversity 完成首轮融资,估值超过 2 亿人民币。Invact Metaversity 融合了传统教育模式和元宇宙的特点,致力于将虚拟现实(VR)和游戏化体验应用于教育服务。

国内教育科技企业虽未出现大额投融资案例,但许多头部公司也频频发声,抢占排位。

教育元宇宙,炒概念还是真落地?

从教育元宇宙落地的赛道来看,目前关于教育元宇宙的探索多集中在高等教育领域。纽约大学建立了 AR 技术处理过后的 NYU 校园,NYU 的名字和 logo 悬浮于上空,教学楼每一层都有各自的名称展示其功能,绿色的图标显示进口。

除此之外,纽约大学还有新玩法——在元宇宙办艺术展,展示 3D 影像艺术作品;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在 Minecraft 视频游戏中建立了虚拟的 Blockeley,还原了学校的每一个场景,举办了一场线上虚拟毕业典礼;斯坦福大学在 2021 年开设了第一门面向元宇宙的课程。

国内清华大学在 2021 年 10月正式启动了「元宇宙特别计划」,以「艺科元宇宙」为主题,运用罗布乐思(Roblox 和腾讯合资成立的专门面向中国用户的公司)和其他技术载体进行概念设计表达,呈现未来科技馆、未来博物馆、宇宙探索、未来城市、文化遗产等方向的设计作品。

元宇宙在高等教育领域展示了其巨大的应用潜力。不过客观来看,无论是国外还是国内,研究界对元宇宙在教育领域的应用研究探索尚处于萌芽阶段。相关的研究成果大都属于经验性的假设与设计,元宇宙的落地仍有较大的不确定性。

缺乏顶层设计和评估机制是教育元宇宙落地的首要问题。

目前我国对于元宇宙在教育领域的应用尚没有进行系统的规划,且缺乏明确的发展目标和市场机制。近几年虽然国家出台了支持 VR、AR 教育应用的政策,比如「十四五」规划指出,要将 VR、AR 产业列为未来五年数字经济重点产业之一,但这仅仅是纲领性政策,目前还缺少对各个学科、学段的教材内容与 VR、AR 教学方式之适配情况的系统性整理,未形成统一的方案。

其次,教育元宇宙底层支撑技术难点亟需突破。虽然当前的网络技术已取得很大进步,但仍不足,比如 5G 网络不够普及、人工智能不够智能、虚拟现实不够沉浸、增强现实不够虚实融合、人机交互不够自然等。

再者,目前校园课堂的VR、AR教学应用产品以科普类的体验为主,很多停留在演示和简单交互阶段,对于课程教学内容的深入研究不足。

最后,教育元宇宙还存在较大的伦理风险。从隐私的角度出发,在资本操控的元宇宙世界中,如何保护个体隐私数据、如何合理收集与储存学生数据是一个难题;教育元宇宙因具身交互、沉浸体验以及对现实的「补偿效应」而具有强烈的「成瘾性」风险,也是一个难题。

有人说 2022 年是「元宇宙元年」,还有人戏称「万物皆可元宇宙」,元宇宙到底是真变革,还是伪概念?大家各执一词,就像开篇郝景芳和刘慈欣截然不同的观点,不过无论如何,全球新一轮的科技革命正在酝酿当中。

 

本文由 @多鲸 原创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 Pexels,基于CC0协议。

给作者打赏,鼓励TA抓紧创作!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不过无论如何,全球新一轮的科技革命正在酝酿当中。那就祝愿元宇宙早日到来吧,这个样子我就可以制作出只吃不胖的没事了,早日实现吃不胖的愿望。

    来自河南 回复
  2. 教育元宇宙的落地,可以简单理解为我们可以在任何一个时代任意穿梭!

    来自广东 回复
  3. 元宇宙最近确实十分的出圈,但是确实也正如文章说的一样,其实教育元宇宙还是存在一定的风险的,毕竟我们对他的了解还是并不完全。

    来自河南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