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虑,羡慕,追赶,谁在TikTok暴富?

6 评论 2016 浏览 6 收藏 17 分钟

编辑导语:曾有人断言:“TikTok会成为‘第二个抖音’”。在这篇文章里,主人公李桐“All in”TikTok之后,却陷入了彷徨。TikTok电商变现面临什么困境?它真的能让人暴富吗?这篇文章或许能给你一些启发。

“放弃,不甘心;不放弃,又赚不到钱。就看能熬到什么时候了。”做TikTok电商大半年时间后,李桐的内心无比纠结,不确定自己当初“All in”TikTok的决定是不是正确的。

去年8月份,李桐成立了一家公司,专门做TikTok电商。当时,他脑子里只有一个热切而简单的想法:“TikTok一定会成为‘第二个抖音’。”不过,几个月的功夫下来,李桐的公司并没见到什么起色,仍在入不敷出的状态下维持着运营。

“我们运气比较好,做TikTok到现在都没有亏钱。” 环流跨境成立于2020年初,也是一家基于TikTok生态的跨境电商公司,其CEO“Sky老思”回忆称,“我们基本上踩中了TikTok每一个发展时段,比如短视频自然流量、直播流量我们都在黄金节点上抓住了。”

在他看来,无论从平台的流量规模,还是从市场的广度来看,TikTok都给出海创业者提供了很大的想象空间。且现阶段TikTok直播入局门槛较低,平台在早期也有各种政策扶持,商家整体试错成本也比较低。

不可否认的是,尽管目前TikTok与跨境电商相结合所释放的“变现力”还有待验证,但已吸引来大批抢占先机的玩家。在期待TikTok复制抖音电商“造富神话”的同时,他们有人初步趟出一条路来,也有人刚一起步就被劝退。

一、一边羡慕,一边焦虑,一边追赶

Newme是常被业内提起的“T品牌”。成立于2020年11月的Newme,主要销售灯具、厨房小家电、卫浴小家电和电动工具等家居类产品。其通过TikTok短视频及直播进行内容种草和带货,用TikTok Shop(小店)、品牌独立站承接流量,实现商品销售转化。自2021年3月正式对外销售后,到2021年下半年已实现月销售额百万美元规模。

跨境供应链服务商行云在TikTok的”爆单”经历也被一些卖家羡慕着。“他们TikTok英国市场搭建了直播间,找服务商专门做达人卖货板块,曾推了一款产品,是外观炫彩的杯子,一个月出几十万单,几乎每天都能冲到TikTok Shop英国直播榜第一。”

这样的案例的确能给TikTok电商人“打鸡血”。不过,一些正在为能否支付得起员工工资而发愁的玩家,则更代表着多数跨境企业的境况,尤其是那些缺少资源、缺少沉淀的小卖家。

李桐谈到,自己身处杭州桐庐县,这里的围巾供应链非常丰富,刚好有朋友开工厂,因此做TikTok电商最初就选定了围巾这个产品。“复盘时我们意识到,产品没有亮点,竞争力不足,最终导致销量迟迟上不去。”于是,李桐只能重新选品,换了TikTok直播间热度较高的美甲类产品。

他的公司只做TikTok直播带货,一共15个人的团队,其中有8人是与一家教育机构的英语老师签约的“兼职”主播(靠销售额分佣,按10%-20%的点提成),整个链路公司“一把抓”。

“一般一天能做三四场直播,一场直播的销售额大约在300-500英镑,最好的时候,一天成交额能达到1300镑。”李桐说。如果按最好的情况,公司还能勉强维持运转,但这样的幸运并不常有。一旦收入上不去,开支又下不来时,公司就很艰难了。

如今,李桐只能“熬着”,也开始考虑要不要转型去做培训,毕竟“公司已经运作得相对成熟了”。

在李桐看来,做TikTok电商的整个链路中,最难的就是选品以及优势供应链的搭建。这是当下许多卖家们共同面临的问题,同时也是做TikTok电商最核心的部分。

李桐公司没有强大的供应链能力,就只能去跟爆品,但这就意味着产品的价格要尽可能地做低。

“做TikTok电商所需要的产品多SKU以及to C人群的属性,很多工厂实际上是无法满足的。再加上,自己的订货量不多,又无法跟工厂提个性化需求。”李桐指出,供应链弱、产品价格低是导致自己竞争力不足的主要原因。

“别人‘卷’的时候,要么自己走自己的路,要么就是比他们更‘卷’。”李桐依然相信,做TikTok电商是有前景的,只是现在时机不成熟,国外的直播电商消费习惯还需要时间来培养。在这个过程中,最早一批入局的玩家,能否等到市场全面爆发的拐点来临,可能取决于企业内在的一些原因。

Sky老思也以一个商家为例谈到做TikTok电商路上的一些起伏。去年11月,TikTok英国直播流量非常好的时候,这位商家入局了,一路业绩都不错,但到今年三四月份,流量端呈现疲软之势,该商家一下子就“跑不动”了,“把前几个月赚的钱都赔进去了”。

“3月份后,TikTok有非常明显改变:一是要消费满10英镑才能免邮,因此客单价往上提了一大截;二是跨境物流的费用‘藏’到售价里,这就导致客单价再次提升。但整个市场都是没有准备好的状态,还处在之前的价格‘内卷’之中,所以一下子就卖不动了。”Sky老思谈道。

在他看来,依托于TikTok做跨境电商是一门“心急吃不了热豆腐”的生意。踩坑、亏钱太过正常。“虽然是在红利期,但相应的风险是不可避免的。因为没有稳赚不赔的平台。”

二、服务商很多,头部机构很少

任何一个新的商业生态,嗅到市场先机的往往是服务商们。TikTok电商还未真正起航时,服务商就一夜之间冒头,把场子热了起来。

除了一些原本植根于跨境电商领域的服务商转向TikTok业务,国内的交个朋友、遥望网络、无忧传媒、白兔视频等抖音头部服务商,也都已在字节的“召唤”之下移步到了TikTok。

据不完全统计,以TikTok账号管理、内容创作、数据分析、实操培训、网红营销、直播代播、广告投放等为主要业务的服务商已达数百家。今年3月初,TikTok Shop公布的1-2月达到官方认证标准的TSP有近60家,而这个名单每双月更新一次,这也意味着还有大批服务商潜在水下。

有商家向亿邦动力指出,目前,TikTok服务商主要分为数据、运营、内容、广告投放四种类型,其对应的典型公司有招锂科技、卧兔网络、吃鲸天下、飞书深诺等。

服务商的热闹场景,既是TikTok生态得以发展壮大的必须,但往往也会形成一种“代理人”机制,让部分卖家看不清TikTok电商世界里的真实情况。

在整个跨境电商单量低迷所带来的挫败感之下,卖家韩生决定试水TikTok。但两三个月时间,他就尝到了“新的挫败”。

韩生对接的几个做自播的KOL,带货效果都不理想,且自己去对接国外达人也不顺畅。比如,达人希望付固定费用,而不愿意接受佣金、提成的方式,但这对于刚试水而没什么出单量的韩生而言,根本无法达成一致。

于是,他只好转去找服务商合作。不过,令他陷入迷茫的是,“自己只是个小卖家,大的TSP合作不起,聊了几个小的,发现真正做得好的也没几个”。

李桐也表示,自己周围做TIkTok电商的几个朋友,已转型去做服务或者搞培训了。“光靠TikTok带货不赚钱啊!”他谈道,“大家都想让公司更好的生存下去。”

“目前市场上能有一些收入的就是培训机构,其次是代运营和代播。后两者一旦能拿到大客户的单子,就能养活自己的团队,如果能做得好,还能拿到TikTok官方的补贴。”招鲤科技创始人张天佳谈道。

当下,TikTok电商尚处早期,生态内还未跑出真正的头部服务商。但张天佳认为,未来专注于“内容”、“人”和“基地”的,也就是生产素材、建立达人网络以及在全球建设直播基地的服务商,最有机会成为“头部”。

“比如,交个朋友在印尼做得很好,在如何管理达人生产的内容、直播等方面,他们在国内有成熟的玩法,需要做的就是把这些玩法带到海外去。当然,这条路并不一定会成功,因为中国的卖家和MCN机构想要复制国内玩法出海,如何解决本地化问题是一大难点。”张天佳说道。

三、变现,只差一个“罗永浩”

今年年初,有媒体报道称,TikTok的广告收入在2021年达到了40亿美金,2022年将向120亿美金的目标冲刺(这已经是2019年抖音的商业化收入规模)。2023年的目标则是200亿美金,这基本与海外头部社交媒体平台Instagram当下的量级持平。

同样的,业内对TikTok电商的增长速度也抱有很大的期待。

“去年TikTok电商GMV近60亿人民币,今年的目标是翻一倍。”某服务商称,TikTok Shop的月均GMV在去年六、七月份时还只有三四百万美金,但之后每个月都呈翻倍上升的态势。到去年12月份时已达到4000多万美金(其中英国市场占比约1/5,其余为印尼市场)。

这样的成长节奏在很多服务商的眼里无疑是很可观的,但不知啥时候能等来真正的“大爆发”也的确让大家焦灼。

据业内人士介绍,起初,TikTok Shop主要侧重鼓励直播出单,但从去年12月之后,开始大力推行短视频带货。目前,TikTok Shop的主要变现方式已向短视频倾斜,尤其是在英国市场。“这与国内先鼓励短视频,到达一定体量后才上直播的路径是相反的。但长期来看,跟国内是一个路子,最终还是短视频种草、直播转化,然后看投放规模。”张天佳谈道。

“短视频的特点就是爆发力非常强。假如我今天的视频爆了,有3000万播放,那一天可能就有几万甚至十几万的GMV,而如果视频没有爆,那流量就一直上不来。但直播不是这样的,直播是只要你播就会有流量,也可能有订单。”Sky老思分享道,直播从长远来看可以规模化、可持续,而短视频的流量不稳定,不可规模化。

在TikTok资深操盘手James看来,“投入还是不投入、加大投入还是缩小投入”,这是当下很多TikTok电商玩家都难以决策的事。他自己也感到矛盾的是,很多自认为做得正确的事,都无法做成商业化闭环,而很多已形成的商业化闭环,存在价值又不凸显。

“想要真正带动TikTok电商业务爆发,可能就差一个IP(头部主播或头部直播间)了。”卧兔网络创始人胡煜感叹道。

TikTok直播目前主要靠产品拉动交易,还未到靠人设来带动的时候。但胡煜和张天佳都坚信,如果平台上有了“罗永浩”,就会形成示范效应,带动更多的投入和变现机会,从而孵化出更好的TikTok直播电商案例。

由于直播间的IP比主播IP会更稳定,而顶流直播间又要靠主播IP才能打造成功,因此,要实现以上设想,需要“好直播间”和“好主播”IP的双重保证。胡昱坦言,对于这二者的搭建或沉淀,还需要时间和技术,甚至还有运气。

胡煜指出,打造顶流直播间和主播的关键人物——TikTok操盘手,就是一个让服务商们头疼的问题。即便卧兔网络被业内戏称为TikTok操盘手的“黄埔军校”,但他也难掩对于缺乏操盘手人才的焦虑。

“国内直播电商人才济济,操盘手可以达到百万年薪,但他们如果来做TikTok,可能第一年根本赚不到钱,那么他为啥要来做这件事?TikTok又怎么能吸引他们呢?”在胡煜看来,整个行业都很稀缺的操盘手,既需要国内的操盘理念,还要具备国际化视野,才可能真正成为TikTok直播电商所需要的人才,这岂是易事。

不过,值得高兴的是,TikTok目前已在美国成功打造出两个粉丝过亿的素人KOL——“黑人小哥”Khaby Lame和“白人小妹”Charli D’Amelio。

“当电商环节出现明星带货达人时,或许就是TikTok Shop‘起飞’的时候了。”一位商家说道。

 

作者:任倩文;微信公众号:亿邦动力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8fxLHnORp6UqaD8CEEW7Qw

本文由@亿邦动力 授权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 Unsplash,基于CC0协议

作者:白羊;编辑:纪南

来源公众号:TopKlout克劳锐(ID:TopKlout),一个集好看和有料于一身的自媒体生态观察号

本文由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合作媒体 @TopKlout克劳锐 授权发布,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 Unsplash,基于 CC0 协议。

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给作者打赏,鼓励TA抓紧创作!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TikTok和抖音之间的差别主要是用户方面吧,如果想要成为第二个抖音,还是需要吸引大众的

    回复
  2. 这怎么有点像早几年的小红书呢,容易制造焦虑的平台应该被整治的,不然会使用户心理收到负担

    来自安徽 回复
  3. TikTok会成为‘第二个抖音’,感觉还需要一定时间去转化,不过这是确定的。

    来自江苏 回复
  4. Tik Tok是一块看着美味却难啃的肉,在这个平台做起来还是要好好的准备一番了。

    来自中国 回复
  5. 希望tiktok能在变成第二个抖音的同时保留属于自己的特色

    来自山东 回复
  6. tiktok可以变为第二个抖音,但是不能用在抖音上用的套路,因为用户分析的差别太大了。

    来自中国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