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野生版《非诚勿扰》火了,10万网友看他一天撮合70对

0 评论 5186 浏览 5 收藏 17 分钟

相亲,这个适龄单身青年们无法逃避的话题,经常登上关注热点。这一次,村里的相亲直播间带着乡村婚恋话题成为焦点。“乡村孟非”的直播间为何走红,它又反映了当代乡村怎样的婚恋问题?本文将从“乡村孟非”王孟阁的视角,为这个问题寻找答案。

51岁的媒人王孟阁,他的说媒方式有点不一样。

他扎根在山东临沂的一个农家院,做了一部乡村版的《非诚勿扰》——每天晚上,二十来个相亲者在他的直播间镜头前鱼贯而入,轮番上镜相亲。对上眼缘的,双方就可以“牵手”。

“开张”才不过半年,王孟阁几乎每次直播的观看人数都超过10万人。除了真的来相亲的人,更多是蹲点来观看的“观众”,他们把王孟阁的直播当大型连续剧来看,弹幕下不断有人在讨论:“这个人不是上个月来过了?”“他不是牵手过XXX吗?”

一位网友称,小时候在电视上看孟非的《非诚勿扰》,长大了在直播上看王孟阁当红娘,就像一场奇妙的延续。但孟非的《非诚勿扰》,谈论的大多是都市人的婚姻观和爱情观,庞杂的乡村婚恋问题却在公众视野中习惯性隐形。

透过这个小小的切口,我们看到王孟阁的直播间形成了一个很独特的体系。他面向广阔的互联网,但他立足的土地又那么小,相亲形式仍囿于一个四四方方的择偶准则里。

我们和王孟阁聊了聊,看看他是如何帮单身青年“快速脱单”的。

一、乡村版“孟非”,活在直播间

采访当天,王孟阁正在家中磨豆腐。他在清晨五点就爬起来了,豆腐是为当天来农家院的人准备的食材之一。但凡来相亲的人,都会被王孟阁留在家中吃饭,因为村庄附近也没有卖饭的,所以王孟阁买了一口大锅,每天熬大锅菜免费招待来客。

王孟阁算过,如果在外面花钱买,一斤豆腐得三块多;如果用自家的黄豆磨,换算下来一斤才一块多。为了节省成本,王孟阁几乎每天都早起动手做。

临沂的冬天很清冷,村庄的大树上叶子掉得光秃秃。但村民都知道,晌午过后,王孟阁家里就会变得热火朝天。自从成为乡村版《非诚勿扰》现场后,王孟阁的农家院就成了公共场所,每天人头攒动,他和妻子孟姨每晚忙到一两点才睡,一天就睡三四个小时。

我在乡村当“孟非”,一天撮合70对

在王孟阁直播间等待相亲的人。图/@王孟阁(啦呱)

特别在这个春节,来报名相亲的人踏破了门槛,用王孟阁的话来说,“必须加班加点才能完成”。

短短半年间,王孟阁已经摸索出一套成熟的相亲流程:线上预约,线下相亲,每一场安排二十多位“嘉宾”。

上镜之前,王孟阁会帮男孩拾掇发型,喷上摩丝,同时指导他们如何神态自如,保持微笑。因为事先有沟通,王孟阁说媒时都是单刀直入,直接问对方年龄、身高、工作、家庭背景、是否有房有车,就像快速播报一张个人简历。

现场的人如果有意愿,可以与相亲者直接对话,观看直播的人也可致电王孟阁,就像《非诚勿扰》中的为心动嘉宾“调亮灯”或“爆灯”环节。

我在乡村当“孟非”,一天撮合70对

每晚,乡村版《非诚勿扰》在此上演。图/受访者提供

有一回,一个聋哑男孩来相亲,遇上了另一个聋哑女孩。

两个年轻人相见恨晚,一直用手语交流,表情既惊喜又紧张。当时的农家院还没搭棚,天上下着雨,众人都打着伞,默默地看两人用只有对方懂的语言倾诉。当看到他们最后牵手那一幕时,父母悲喜交加,王孟阁和观众也触景生情,纷纷落泪。

这种戏剧性,在王孟阁看来每天都在发生:“我们的现场就像电视剧一样,一个家庭就是一个故事。”遇上当场实在没有电话打进来的,王孟阁也会每个月安排对方来上一次镜,直到脱单为止。

我在乡村当“孟非”,一天撮合70对

王孟阁的农家院,每天都熙熙攘攘。图/受访者提供

二、一天,牵手超过70对

尽管一直被喊作“乡村版孟非”,但王孟阁从未看过《非诚勿扰》,做媒人这事也纯属偶然。

早前,王孟阁夫妇回收过废品,打扫过卫生,年复一年地守着自家旱田上的花生芽、小麦和玉米过活,日子和当地寻常的农民没什么不同。但是王孟阁喜欢“拉呱”,就是跟别人闲聊。

在学会上网后,直播平台就成了他的“拉呱”阵地,某次直播中,观众了解到王家的两个儿媳都是王孟阁牵的线,陆陆续续地便来找他帮孩子说媒。

去年的七夕节,王孟阁决定举办一场线下的直播相亲活动,就提前一天发布了消息,没想到当天一下来了2000多人,光是直播就做了近14个小时,最后竟然说成了70多对情侣。

就这样,王孟阁误打误撞地把线下的相亲业务转移到了互联网上。因为“成功率”高,求亲的人蜂拥而至,新周刊记者曾致电两个相亲热线,发现都是儿子在帮忙接听,他们一上午接听的电话就超过了500个。

王孟阁原本的三四间小屋也实在挤不下了,后来就买了一个小小的集装箱房屋,专门用来直播。他还在里面做了一个小炉子,方便大家在天冷的时候边相亲边烤火。

人太多的时候,王孟阁也不是没困窘过,因为他是免费相亲,再简单的大锅饭也产生了经济负担。但王孟阁想坚持做下去,因为他能共情到那些忧心的父母。他们常常在农家院焦虑地踱步,找王孟阁诉苦,既着急单身的孩子,也对不断上升的离婚率感到犯愁。

王孟阁想帮他们解决难题。他对乡亲和邻里的感情很深,因为在6个月大时,王孟阁就没了娘,他是在村里吃“百家饭”长大的。此外,王孟阁也深深体会到“老百姓找媳妇有多难”。

年轻的时候,因家境贫寒,没有媒婆愿意帮他说亲,一度很窘迫,后来才和妻子自由恋爱。因此,他觉得做媒人是一件能回馈家乡的事,“帮助别人,快乐自己”。幸好,如今邻里亲友也常常来搭把手了,带着锅饼、馒头、肉菜来支援他,一些爱心人士甚至运来了一车木材给他用,众人拾柴火焰高。

我在乡村当“孟非”,一天撮合70对

王孟阁夫妇会把好心人捐赠的物资记录在一张红纸上。图/受访者提供

三、古老的婚姻观,依然盛行

王孟阁的相亲直播间,有点像是一对夫妻开的“线上月老摊”,就连“王孟阁”这个名字也是因为丈夫姓王,妻子姓孟而取的。至于“阁”,是源自两人的一个朴素的梦想:希望在未来有一个自己的小阁楼。

然而,尽管王孟阁看起来在玩一种“很新的相亲”,但他信奉种种古老的婚姻观。他看重历史悠久的“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认为传统的联姻自当如此。所以看到村里没有这类牵线搭桥的“媒人”时,就主动挑起这一块。

同样地,他要求来相亲的孩子,都要带上父母。如果双亲都不在了,王孟阁也要求亲属或者长辈陪同。他对此的理解是,一方面婚姻是人生大事,需要父母见证;另一方面是这样能保证信息真实,避免婚骗和婚托。

中国式婚姻,有很多不易撼动的习俗。/图虫创意直播的时候,王孟阁也非常强调门当户对,“好对好,赖对赖,弯刀对着瓢切菜”是他积攒下来的重要经验。

因此,王孟阁会在相亲过程中进行“首轮筛选”,比如男生是初高中学历,致电来相亲的女生是本科学历,王孟阁会直接把电话挂掉,他觉得这样才“公平公正”:“我作为一个中年人,不建议普通老百姓攀高枝。咱穷的找个穷的,富的找个富的,这样有共同语言,婚姻才走得长远。”在这个相亲现场,很多隐秘的现实准绳也像利刃一样存在着。

遇到接受离异对象的嘉宾,王孟阁会先试探着问:“离异并带一个女孩的介不介意?”如果嘉宾表示可以,王孟阁会继续问:“那离异带男孩的呢?”在多数情况下,嘉宾都会摇头。王孟阁对此见惯不怪,认为主要是经济压力造成的,“女孩不用给她买房,只是出嫁。男孩就不一样了,将来要娶妻、生子、买房,产生的费用要大得多,不是一个普通家庭承受得了的”。

很多年轻人对此不以为然,因此直播间也面临着很多质疑。但不得不承认的是,这一套传统婚姻观在王孟阁这里相当有威力,它高效、利落,达成率也极高。

王孟阁也不要求所有孩子都认同他的模式。在相亲之前,王孟阁会和对方沟通,看看是否能配合相亲流程,并且确定对方对互联网是否有一定的承受能力。一些年轻人会与他意见不合,不同意上镜。王孟阁也不恼,就让他们回家等通知,有合适的人选再给对方打电话,只是脱单率远没有上镜的“嘉宾”高。

四、一面镜子

“牵手成功”之后,一些人也会迅速告别。王孟阁自己也知道,这个直播间只是提供一个“看眼缘”的机会。“我们在前面搭桥,不过是举手之劳,关键还得靠他们自己去磨合和交流。”王孟阁也不会跟踪他们后续的发展。“我们要求他们自由恋爱,如果不成可以再回来。”

可见,尽管王孟阁被称为“临沂相亲王”,他也只能帮助配合这种相亲模式的部分人,并不能解决所有的婚恋问题。

但这个扎根在临沂的直播间,可以说是中国相亲困局的一面镜子。快手的运营人员曾对人间后视镜称,整个临沂有将近200个相亲主播,在快手上是全中国相亲直播人数最多的城市。为什么是临沂?临沂最早因临近沂河而得名,拥有三条交汇的河流,所以王孟阁最爱挂嘴边的一句话就是“条件要放宽,沂河多宽放多宽”。

一方面,这种地理环境让临沂成为“中国物流之都”,也给了直播电商产业丰厚的土壤。据刺猬公社报道,临沂有38座电商园区、11.79万个电商商家和12万名从业者,被称为“北方直播电商第一城”。

另一方面,直播相亲的盛况也和当地的社会现状紧密相连。

“临沂是一个老区,经济条件和发达城市相比还是不行,很多年轻人流失到了上海和北京,尤其是女生,因此本地的脱单需求更大。”王孟阁说。

如果不是做这个直播间,王孟阁都不知道社会上有这么多大龄青年脱单困难。但他对“大龄青年”的理解是20以上、40岁以内,40岁以上为中老年。

王孟阁也对如此失衡的人口性别比感到意外。今年1月,国家统计局发布数据显示,男性比女性多出了3237万人——这体现在王孟阁的直播间里,就是通常每一场相亲中有近二十位男孩,女孩只有五六个。

尽管男多女少,王孟阁发现来相亲的优秀男孩并不多,反而是优秀的女孩很多,甚至有已经获得北京户口的女博士生来相亲。

但他认为,多数女孩都悬在一个“高不成低不就”的局面上,“很多30岁左右的未婚女孩,学历有点高,眼光也有点高,当她想找个非常优秀的男孩时,发现很少”。

因此,王孟阁能做的,也只是在直播间拓宽相亲的渠道,尽量帮忙扫除代际间的障碍,比如劝牵手成功的家庭看淡彩礼的部分,省办简办,也让父母们不要拿儿女的婚姻当买卖。

他也在努力帮助对婚姻有渴望的残疾人,在每天的直播中,王孟阁会特意邀请一两位残疾人融入到联谊会,“残疾人的生活都是两点一线,要找到合适的另一半不容易”。

在王孟阁家的一面墙上,挂着大大的四个字:六合同春。六合同春又名鹿鹤同春,是古代中国寓意纹样之一,指天下皆春,万物欣欣向荣。这是他最朴素的愿望。尽管,单凭一次速配式相亲,大多数年轻人的“春天”仍会深处迷雾之中。

作者:花瓢白

来源公众号:新周刊(ID:new-weekly)

原标题:我在乡村当“孟非”,一天撮合70对

本文由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合作媒体 @新周刊 授权发布,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CC0协议

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目前还没评论,等你发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