攀上“元宇宙”的高枝,虚拟主播吸粉百万可以走多远?

9 评论 1973 浏览 2 收藏 11 分钟

编辑导语:“元宇宙”的走红,为虚拟主播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这篇文章作者详细分析了在“元宇宙”概念的助力下,虚拟主播的爆红能持续多久,感兴趣的小伙伴一起来看看吧。

在元宇宙、虚拟偶像、美妆博主等自带流量的关键词之下,柳夜熙在抖音火了。

第一条短视频里,柳夜熙背对着镜头,坐在化妆台前梳妆打扮,周围的人举着手机开着闪光灯拍照。突然柳叶熙转过身来,周围的人群吓得后退了几步。一个小男孩走上前问:“你是人吗?你在这里化这么丑的妆,是想吓人吗?”

“当然是啊!”柳夜熙让小男孩“摸摸看”,反问道:“这是美妆,你不觉得很美吗?”

自称“会捉妖”的柳夜熙是抖音首位虚拟美妆达人。2021年10月31日,柳夜熙发布了第一条视频,获得300多万点赞,涨粉上百万,并以此视频登上热搜。隔日,柳夜熙发布了第二条视频,点赞数同样超过百万。

截至目前,柳夜熙用三条短视频收获了622万粉丝。根据目前的账号规划,只发布了先导片。“孵化”柳夜熙的创壹科技创始人谢多盛表示,后续故事会以单集剧情的形式陆续在抖音发布。据了解,柳夜熙背后的大中台团队有150余人,小前台团队人数则在10人以内。

事实上,在柳夜熙之前已经有虚拟偶像或数字人进入大众视野,并开始商业化的尝试。例如二次元虚拟偶像“洛天依”登上央视春晚,并现身李佳琦直播间带货;乐华娱乐推出d额女子虚拟偶像团体“A-SOUL”,与Dior等各大奢侈品牌合作的法国的虚拟网红Noonoouri。

当行业玩家批量复制下一个“洛天依”或“柳夜熙”,虚拟人这条赛道可以被照亮多远?

一、虚拟偶像量产化

东方面孔、中国风妆容以及捉妖师的身份,柳夜熙的形象有意与当下的国潮风尚做契合。妆容中荧光元素的运用,充满科幻感的特效以及赛博朋克风的后期色调又迎合了Z时代的审美偏好。

半年前,创壹科技嗅到了这样的机会,着手打造虚拟人“柳夜熙”的IP。

今年2月份,创壹科技拿到千万元的首轮融资。过去三年,团队在后期特效视频制作中储备的例如CG和面部驱动技术等技术经验,以及美妆领域的品牌资源,终于在元宇宙的概念之下,有了新的机会。

几年前,创壹旗下的慧慧周账号就曾因“控雨”特效而红。随后,慧慧周账号又结合了剧情内容,陆续打造出“翅膀”、“下车转场”等视频。目前,慧慧周账号在抖音已有1400多万粉丝。

如今,谢多盛对于柳夜熙的走红并不感到意外。这是是“元宇宙+虚拟偶像+美妆”概念下的产物。团队在复盘时曾展开过讨论,认为柳夜熙的爆红“50%是因为元宇宙的概念热度,30%是因为其2.5次元的设定和技术水平,20%是视频创意和世界观的搭建。”

目前,虚拟人大多以虚拟偶像的运营模式为主,可大致分为养成类、人格化类、二次元女团等类型,虚拟人所处时空也多是二次元或者三次元。创壹科技对于柳夜熙的定位则是2.5次元——二次元是纯CG,三次元是现实世界,2.5次元则是游离于二者之间的存在。

柳夜熙等后续虚拟人的变现方式主要有两种——传统IP经济和元宇宙未来的商业可能。

在传统IP经济方面,主要包括品牌广告、IP联名、知识付费、电商等;在元宇宙未来商业可能方面,谢多盛表示,目前公司还在盘算中,但这类变现方式是公司的大方向,具体包括参与元宇宙的基建路口,例如虚拟的以太网络协议等。

从长期来看,创享投资合伙人朱春涛认为,虚实结合的世界需要柳夜熙这样的产品来做连接和支撑,虚拟形象这个方向肯定是未来。但目前的技术和社会结构下 ,大部分都还是早期的应用或者广告营销公司,“技术的门槛国内企业建立的不够完善。”

二、从概念到应用

虚拟主播的出现可以追溯到20年前,大多以2D或3D的虚拟形象出现,再加以配音,应用到媒体场景中,比如2003年央视少儿频道推出的虚拟主持人跳跳龙。

对今天虚拟偶像的发展具有创新意义的,是2007年亮相的初音未来。她的原型是一个用于语音合成技术的音源库,独特之处在于奠定了虚拟偶像“养成型”的孵化模式,即粉丝直接参与创造虚拟偶像的价值,并进行线上分享和传播。

这一关系下,“我支持偶像”变成了“我制作偶像”。很大程度上,初音未来的走红与当代年轻人追求个性、自由和话语权的文化内核相吻合。

官方引导下,日本网友对初音未来进行了大量同人创作,按自己喜好赋予其设定、故事,塑造成自己喜欢的模样。

2012年,哔哩哔哩通过二次元形象和语音进行合成技术推出了“虚拟歌姬”。2016年,以名为“绊爱”虚拟YouTuber为起点,带动了虚拟主播的热潮。

近两年,仿真人的AI虚拟主播得到了进一步应用。一个月前,湖南卫视推出的数字主持人“小漾”,在后续节目中进行了人格化培养,有望加入改版后的《快乐大本营》,成为中国首个综艺节目虚拟主持人。

根据艾媒咨询发布的《2021中国虚拟偶像行业发展及网民调查研究报告》显示,2020年中国虚拟偶像核心产业规模为34.6亿元,同比增长70.3%。

从虚拟偶像虚拟歌姬洛天依到人气虚拟主播VTuber绊爱,再到虚拟偶像女团A-SOUL组合的出现,不难看到B站、字节跳动、阿里等互联网公司的操盘和布局。

三、验真还是被证伪?

在电影《西蒙妮》中,人们曾描绘过AI虚拟主播的理想形态:她是一个由计算机虚拟合成的、高度逼真的三维动画人物。她美得令人无法拒绝,一言一行都与真人一样,并可以完成一切表演、播报,且不会有任何绯闻,妥妥的一枚“完美代言人”。

虚拟主播的形象多样化,可根据直播用户的爱好来设定形象,多样化便捷,动作丰富。业内人士分析称:“虚拟主播的内容可塑性强,在互动上可做多方位延伸,游戏,歌唱,舞蹈等均有一定的可塑性。

同时具有一定神秘感,部分主播用虚拟形象覆盖真人,同时做到真人发声,对于互动声线甜美或者有魅力的,均对用户有一定的吸引力。”

也有分析者称,虚拟主播于直播领域中,国内重视程度不高,目前,国内对于虚拟主播直播领域较为不看重,平台内对于板块扶持力度不大。

同时虚拟主播对于IP要求偏高,对于普通公众来说,知名的二次元虚拟形象对其才有一定的吸引力,若非知名IP,打造IP、磨合IP的阶段较为困难。相对于其他类型的直播所需,虚拟主播背后需要更多团队运作,成本更高。

根据直播和短视频数据平台小葫芦发布的《B站虚拟主播数据表现》,虚拟主播的形象正在多方位发展,例如在游戏内的互动,用虚拟形象替代明星和主持人,以及请IP形象给快消品代言等。

而在直播领域,若要打造虚拟主播,需要对IP重新进行孵化。对于团队和个人来说,绝非一朝一夕的事情。虽然通过给大主播打造虚拟形象来实现快速IP孵化也许是一条捷径,但对于虚拟主播所产生的未来发展和商业机遇,还是应该客观理性的对待才是。

 

作者:伊一;公众号:Donews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X7Ck4A45cUMmZnkO-huqUg

本文由 @Donews 授权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 Unsplash,基于CC0协议。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我感觉虚拟主播比真人好,最起码可以保证永远不会塌房

    回复
  2. 虚拟主播和虚拟偶像之间的界限我觉得还很模糊,背后有真人扮演和真正的AI同样是有区别的。不明白这个界限在哪。

    来自浙江 回复
  3. 柳叶熙的视频我也在抖音刷到过,确实特效制作什么都很惊艳

    回复
  4. 哈哈哈,现在是只要能跟上元宇宙,大家就会觉得很高级,都想着和元宇宙搭边儿。

    来自河南 回复
  5. 不得不说虚拟主播在特效制作方面的成果是真的绝,很好看。

    来自江西 回复
  6. 我也刷到过虚拟主播的视频,感觉制作方面确实没话说。

    来自江西 回复
  7. 最近虚拟主播真的好火呀,不过我对虚拟主播还没啥了解。

    来自江西 回复
  8. 虚拟偶像也得找准目标人群才能达到想要的营销效果

    来自河北 回复
  9. 【柳叶熙】的团队现在应该请个更好的编剧或者编剧团队来展开情节
    就目前出的几个短视频 情节非常套路话 各种莫名其妙的反转 上一秒这样 下一秒又突然那样 煽情桥段痕迹也过重
    特效的确值得嘉奖 但内核还是剧情的把控和人物的塑造更重要
    除了公式化的剧情 铺垫的世界观也很糟糕 给人一种哇好酷好炫但代入感几乎为零的观感

    来自四川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