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IP二十年,言情网文开始失落

0 评论 423 浏览 1 收藏 13 分钟

在网文世界里,起点晋江这些都是巨头平台。最近几年,晋江的IP改编却并不如人意;比起往年的爆款频出,今年的晋江IP改编确实少了那么些「如期而爆」。

大溃败、折戟、未如人意。

这是2023年,行业观察者提到晋江改编IP时,频频使用的一些词汇。

确实,比起往年的爆款频出,今年的晋江IP改编确实少了那么些「如期而爆」。

上半年,《重紫》扑街,《长月烬明》口碑两极,下半年,《玉骨遥》引群嘲,《七时吉祥》完结的悄无声息。这还不够,7月初,芒果TV一部《我的人间烟火》,更是把晋江IP推上了「娇妻文学」的风口浪尖。

直到年末,晋江改编IP才迎来小翻身,《宁安如梦》稳定表现,平缓落地,《很想很想你》,虽尬但甜,也算小范围出圈。

不过,也就仅此而已了。

一、当晋江开始等待爆款

相比过去几年的《东宫》《香蜜》,今年晋江IP的表现实在与数量不匹配。

观众吐槽四起,平台也越播越没信心。

从上年到下年,作品不少,但争议更大,现言改编的《偷偷藏不住》有热度,有流量,但打上了低龄言情的标签,古偶排头兵《长相思》,虐恋情深,但排播断层。

晋江改编在影视界一骑绝尘的盛况,陡然间就失了灵,2023的影视市场,似乎真的让IP新贵——豆瓣、知乎们杀了出来。

然而,一拉片单,不难发现,新贵们呼声虽高,但产粮的速度却难以称得上是「IP供应商」。知乎仅一部《为有暗香来》上线优酷,豆瓣则是《装腔启示录》和《九义人》。

新贵们个位数的片单和月均一部网文IP的晋江,两相比较,前者上没上桌不言自明。

事实上,不论是过往存量,还是近来增量,晋江文学城都不缺IP。据影视毒舌统计,晋江今年共售出40多部小说的影视版权,其中不乏还未完结就受到万众期待的作品。

但结合今年一年的市场表现来看,当下的晋江IP,很缺爆款。

《长月烬明》未播出时,曾被视作2023年最有爆相的古偶。宣传期间,海报满天飞,预告切片吊足了观众胃口,但剧集播出后,却是群嘲出圈,男女主被观众骂上热搜,反派女二成了唯一亮点,吵来吵去,最后连原作者藤萝为枝都难以独善其身。

而在豆瓣国产剧小组里,这部作品也充满争议。热门贴「提名今年诈骗剧之最」里,就赫然挂着不少个《长月烬明》。

还有七月播出的《我的人间烟火》以及九月播出的《西出玉门》,都曾是业内看好的待爆剧,上线后,一个掀起亲情伦理讨论,一个喜提前六集劝退。

在网文IP改编领域,一个爆款的诞生,往往能带火一整个赛道,然后同类题材进行变体,换汤不换药,直到观众审美疲劳,然后再挖掘一个新类型。这样的流程,堪称网文IP的影视化周期律,晋江IP改编也不例外。

就连行业也普遍认为,IP改编自带流量,尤其是晋江爆文,只要剧集质量能在及格线以上,就扑不到哪里去。但今年来,一部又一部折戟的大IP,让人们开始重新审视晋江。如今再看爱优腾芒2024年的储备片单,确定性成疑。

二、失效的传统言情叙事

问题究竟出在哪里?

从行业眼中的“琼瑶接班人”到路人口中的“娇妻”文学城,晋江IP的风评如何倒转,又为什么倒转?

有观点认为,这种倒转,是女频网文发展到一定阶段的表现。“经历了虐恋、女尊、甜宠等诸多类型改编风向的女频网文,在生产关系、内容审美、工业化程度上,也都在经历来自外部审视和内部变革的挑战,而当下所呈现的 “错位感”和“撕裂感”,则是这场挑战的外在显化。”

其实,用通俗一些的话来说,就是传统晋江言情叙事,要失效了。

此前引发大众舆论讨论的现代剧《我的人间烟火》,就是近在眼前的例子。从剧中主人公割裂的行为处事到社交媒体上的种种争议,无不在彰示晋江言情的过时。

不少晋江言情文,大多都是蜜罐子里玩纯爱,我爱故我在,只要男女主情绪到位了,读者带入了,故事也就成立了。但影视改编,却面临小说语境和影视语境的冲突,小说里一语带过的背景和矛盾,在影视化后,难免被放大,而男女主自然更容易经历道德审判。

高明的编剧会避重就轻,但架不住原著粉要求的高还原度。

而像《长月烬明》这一类IP更新时,晋江已经开始流行作者从小说创作时就为影视化服务的模式了,这些IP,世界观宏大,节奏快而爽点密,但工业化拍摄时,就显得感情线推进的有些莫名其妙了。

今年以来,因为这接连两部的争议作品,晋江小说的影视改编一举成为舆论重灾区。

八月份,一条名为#晋江文学17年分水岭# 的话题窜上微博热榜第四,点进评论区,大把网友在讨论2017年后晋江网文质量下降、好文难寻,同时指责晋江金榜上皆为娇妻文学。

但实际上,如今在晋江,言情反而是爬榜更慢的一类,化名「纯爱」的耽美,才是大盘。言情半年排行榜上,60亿文章积分居首,霸王票排名1141,而纯爱类目里,排名第一的作品文章积分高达98.3亿,霸王票排名140。

不过,这种风向并不会出现在IP改编领域,《皓衣行》至今未播,耽改早已命运落锤。所以,晋江能影视化的IP大多是言情。

从古言到现言,晋江IP一步步拍过来、改过来,手法越来越纯熟,但内核越来越趋同,而男女主则凭借CP营业、工业糖精,完成了对粉丝经济的加杠杆。

曾经的天降流量,一朝爆火,也使得影视创作者们不得不变着法整活,但回头想想,既然内容层面都没有跳出既往视角,那凭什么认为光凭营销就能说服观众持续买账?这显然不现实。

事实上,新一代读者已经不买账了。

知乎上就有这样一个问题:是什么让你从以前bg/bl/gl等圈子跳到了现在的无CP区。

三、无CP向风起时

女频IP改编的流行风向一直在变,从最初的言情到曾经的纯爱,如今仍有新动向——无CP。

所谓无CP,自然是相对有CP而言。

最近两年,晋江涌现不少主角走出亲密关系舒适区的无CP文,这些文中的女主,大多爱情少少,干架多多,感情线极浅,一心推进主线剧情,在末世、星际、机甲、克苏鲁等剧情世界里向外扩张。

红刺北的星际文《砸锅卖铁去上学》、我想吃肉的架空文《祝姑娘今天掉坑了没》、妚鹤的《女主对此感到厌烦》、闻镜的重生文《剑阁闻铃》以及桉柏的《穿进赛博游戏后干掉boss成功上位》,都是个中典型。

这其中,《穿进赛博游戏后干掉BOSS成功上位》是去年完结的新书,更新期间便因强情节闻名于站内外,而其设定独特的人工智能男主亚当,颇受当代读者欢迎。

自晋江版权频道显示《穿进赛博游戏后干掉BOSS成功上位》的影视与动画版权售出以来,书粉对这部作品的讨论就没有停下来过,焦点之一便是影视化落地的可能性。

这部小说,从世界观到主角价值观,都迥异于晋江热门改编IP,影视化难度可想而知。

一如百度百科显示的那样,这部以幻想未来为底色的晋江IP,有着非常鲜明的特质:「赛博朋克类作品背景大都建立于“低端生活与高等科技结合”的基础上,通常拥有先进的科学技术,再以一定程度崩坏的社会结构做对比;拥有五花八门的视觉冲击效果,比如街头的霓虹灯、街排标志性广告以及高楼建筑等,通常搭配色彩是以黑、紫、绿、蓝、红为主。故事框架是以社会秩序受到政府或财团或秘密组织的高度控制,而主角利用其中的漏洞做出了某种突破。」

在《穿进赛博游戏后干掉BOSS成功上位》中,世界混沌失序,畸变天灾叠加异能,还有财团与黑暗的政治斗争,导致主角只能在末日中不择手段求生。

而仍在连载中的重生修真文《剑阁闻铃》,则讲述了一个主角刻意与天道抗衡,反抗小人物既定命运的故事,也都是强情节作品,感情线占比极低。据12月晋江版权频道显示,《剑阁闻铃》的电视剧、网络剧、周边衍生版权均已售出。

无CP文从冷到热,晋江言情从捧到嘲。看起来是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文学,但背后也反应出单一价值的言情叙事,对影视表达是不利的。

就像琼瑶故事笑傲多年难逃衰微一样,透着「玛丽苏」芬芳的晋江言情,也会退潮。

如今,IP影视化的热潮依旧涌动。数据显示,去年网剧播放量TOP50中,IP改编剧的数量占比高达64%。

但问题在于,今年以来,晋江IP改编屡屡滑铁卢,这不仅传导给在售IP,也间接降低了采买方和大众的信任度。

那么,新形势下,晋江IP的覆盖面和影响力还能稳居C位吗?

作者:咸鱼鱼;监制:怼怼

来源公众号:吴怼怼(ID:esnql520),左手科技互联网,右手文创与消费。

本文由@吴怼怼 授权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 CC0 协议

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目前还没评论,等你发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