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迪士尼”,又一个因无聊而走红的热梗

0 评论 432 浏览 2 收藏 12 分钟

最近几年,大众的注意力和奇葩行为越来越多了。比如此前被大范围讨论的meme事件,以及前段时间“成都迪斯尼”的热梗,本质就是网友的一种情绪释放。

中国第三座迪士尼要建在成都?

财经角度的“正经”传闻较早前就被官方辟谣,这个#成都迪士尼#却是另外一件事。回溯整个热搜发现,“成都迪士尼”并不是上海迪士尼,它只是成都市玉林七巷一处居民区楼下的健身器材区,也是该小区的老年活动中心。

根据网络传开的视频来看,成群结队的人围在这片健身器材区拍照打卡。还有人一边拉伸健身器材,一边唱“谢帝谢帝我要diss你”,“diss你”谐音“迪士尼”,这也是“成都迪士尼”的由来。而他们模仿的动作,来自一位叫诺米的歌手制作的歌曲MV《谢天谢帝》。

MV片段。图源:网络

这首MV的拍摄地点就在玉林七巷老年活动中心,那句“谢帝谢帝我要diss你”,被坐在跷跷板上的歌手边拉伸边重复。

据了解,歌曲的灵感来自诺米参加《新说唱》节目,期间他与导师谢帝观点有分歧,并被后者淘汰。谢帝曾在2013年,凭借四川话说唱一曲成名,也就是那首:“老子明天不上班,爽翻,巴士的板”。

众所周知,“diss”是一个网络流行词,意思是指看不惯、轻视的意思,现多用作diss某人,表示怼某人。

图源网络

该跷跷板也被称为谢帝跷跷板,已成为年轻人的精神图腾。甚至在各大地图上,网友自发将该地点命名为“成都迪士尼党群服务中心”、“成都迪士尼遗址”。

图源网络

这个梗火了之后,来自全国各地的网红博主和不明真相的普通游客,纷纷来“圣地”打卡。似乎只要坐在跷跷板上喊上一句“谢帝,我要diss你”,就能收获满满的流量。

图源网络

但对普通民众来说,更多是在这种围观和参与中,收获到情绪释放的快乐。

这种自发的传播,很快就把“成都迪士尼”送上热搜。诺米也从不知名说唱歌手迅速涨粉百万,并持续在涨粉中,社交平台关于他的热搜话题也逐渐增多。与此同时,他其他歌曲也先后被央视文旅、成都文旅使用,作为配乐推广当地旅游。

其中央视文旅用诺米的歌曲《阿普的思念》作为配乐,该视频点赞超过50多万,并产生热搜关联词“用诺米阿普的思念打开川西”,这对即将迎来五一假期的川西旅游来说,可能是一场流量的“泼天富贵”。

最新消息显示,由于“成都迪士尼”热度太高,大量人员在此聚集,有几位来成都旅游的年轻人表示,他们专门挤出行程,赶到这里打卡。这引发当地居民不满,认为其噪音扰民。玉林派出所还在现场安排工作人员进行限流。有现场工作人员就对媒体表示,“我们也是莫名其妙就被广大网友带偏了,其实现场没啥子好耍的。”

另据澎湃新闻报道,4月6日,该地点设立了提示牌,强调有序打卡,不高声喧哗,建议打卡时间不超过10分钟。当地居民表示,目前街道工作人员已在小区出入口设立围栏,同时设有相关工作人员在健身器材附近实施限流,组织大家有序打卡,每次进入20人,“可以打卡拍照,但禁止大声唱歌”。

整个事件看起来就很抽象,很多人都会摸不着头脑,它为什么能走红?一首平平无奇制作看上去很粗糙的“吐槽”MV,怎么就能成为现象级传播事件?

在社交平台上,有网友认为作者敢于直抒胸臆,是rap的态度;也有评价认为歌词简单中有深意,作者生活态度很乐观,有真性情。还有网友称这是“川渝人民的松弛感”“超前的精神世界”,打破了一些关于艺术和表达的刻板印象,才显得非常接地气。

但唐辰认为,这种所谓的“抽象行为艺术”,又是一起典型的“网络迷因(Internetmeme)”事件,也就是此前被大范围讨论的meme(/ˈmiːm/),是指在同一个文化氛围中,人与人之间传播的思想、行为或者风格,也被翻译为“模因”、“迷因”等,但通常被直接称为“meme”。

它最早来自于英国科学家理查德·道金斯所著的《自私的基因》一书,在书中作者将meme定义为在语言、观念、信仰、行为方式等的传递过程中,与基因遗传过程起类似作用的因子。

在传播学的语境里,meme既可以指在用户间传播的内容,也可以指隐藏在内容背后的理念或者其转播的这种现象。当一个词或者现象称为meme,就说明它已经火了甚至破圈。

有分析认为,meme事件一般来说其特征有三个,一是其所有传播过程都是自发的,没有任何强迫性;二是,迷住网民的往往不是他们在传播什么,而是参与传播这个过程本身;三是,它们在网络上消逝的速度往往跟爆红的速度一样快。

简单来说,基因是通过人体遗传的,meme是通过记忆、模仿被传递的。到了网络时代,meme这个词越来越多地与网络梗画上等号。比如绿豆蛙、兔斯基、香菇难受、真香等等。

前两天网络热传,任正非在华为内部对余承东下了“禁令”:不许再提“遥遥领先”,每再提一句就罚款一万元。“遥遥领先”也是最显著的一例meme传播案例。

事实上,“遥遥领先”并不是华为精心雕琢的广告词,格调与“爵士人生”、“领势而上”等大为不同。它只是余承东的一次口语化表达,在特定的环境里被不断重复、二创后广泛传播,一度成为华为近几年最为出圈的宣传口号,甚至被业界效仿。

这类流行案例都是因为模仿而被快速传递的。在传播过程中,迷因的内容很难保持原样,会被后来者加入个人向或者小众圈子向的理解,进行改造、再次创作,以延续生命周期。但像“遥遥领先”一样,数年间都能成为圈内的“顶流”,少之又少。但可以预见的是,余承东或者华为不再重复这句词时,它会很快消失在网络。

这也多被归类到“抽象文化”一类,本质就是网友的一种情绪释放。仍以“遥遥领先”为例,余承东带它出圈最大的一个契机,还是Mate60系列发布,麒麟5G芯片回归和自研鸿蒙4.0系统力推,被外界视为华为释放出突破封锁的最强信号。可能是巧合,更多人愿意相信是有意识的安排,Mate60系列加入“先锋计划”,突然上架开卖的当天,美国商务部长雷蒙多正在访华,民众内心积压的情绪被瞬间释放。这个操作,在即将推出的P70系列上,或将再次上演。

抽象文化的另外一面说白了也是无聊对抗无聊。类似的案例也会越来越多,“成都迪士尼”的热度还没过,下一个小众流量热梗正在酝酿中。

互联网作为一个相对开放的公共空间,情绪的宣泄成为其功能之一,对于多数人来说,无所谓真假或者对错。比如较早前南方都市报评价这类事件时就表示,如果只需参与即能获得快乐,而传播又不付出成本,哪怕被传播的是一堆牛粪,也没什么奇怪的?

专栏作家

唐辰同学,微信公众号:唐辰同学,人人都是产品经理专栏作家。内容链接,洞察与解读,关注互联网科技及商业故事。

本文原创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CC0协议

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目前还没评论,等你发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