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支付宝和壕聊天?臣妾做不到

起点学院产品经理365成长计划,2天线下闭门集训+1年在线学习,全面掌握BAT产品经理体系。了解详情

增哥导读:抽烟时祷告是增值服务,而祷告时抽烟则意味着服务的贬值。因此我们可以容忍微信增加支付功能,这样能给我们带来生活上的便利(购物等)和趣味性(如微信红包);但却难以接受用支付宝钱包来聊天的作法,认为这样会危及我们的资金安全。

抽烟时进行祷告是增值服务,而祷告时抽烟则意味着服务的贬值。因此我们可以容忍微信增加支付功能,这样会给我们带来生活上的便利和趣味性;但却难以接受用支付宝钱包聊天,认为这样会危及我们的资金安全。

2496458810200387395

  1月19日晚网上流出支付宝钱包8.5版本的内测截图。显示在新版本的支付宝钱包“探索”二级页面下,新增“我的朋友”选项。进入转账界面后,无需转账即可直接发送语音、文字信息和表情。

报道还引用分析人士的话认为,这是支付宝钱包自推出“亲密付”和“晒十年账单”功能之后,再进一步探索利用支付打通社交关系链的重要新举措,并认为将来可以帮助阿里实现对微信的反攻。

阿里对移动社交应用的焦虑

关于阿里对移动社交应用的执着追求,是伴随着微信的兴起而一直延续至今。阿里并不是在意微信的社交市场地位,而是在意未来消费者的使用习惯或者说未来的移动互联网入口,这在将来可能会是导致其庞大商业帝国崩塌的重要因素。听起来貌似有些危言耸听,但却也不无可能。

所以我们看到:阿里先是巨资推出来往,马云自己不惜气力地带头扎堆,甚至把来往上的好友人数都列入了小二们的年终业绩考核,但最终来往还是没能做起来,称之失败也不为过。然后又财大气粗地入股新浪微博,还带来了大把的淘宝广告作为彩礼。但随着国内微博整体下滑和本身运营原因,新浪微博无论在活跃人数还是使用粘度上都表现不佳,远逊于微信,甚至有落伍于陌陌、微拍等后起之秀的趋势。虽然阿里在移动互联网上的投资不少,比如高德地图、快的打车、UC、优酷土豆等,但其在移动社交应用上的劣势依然没有得到任何改善。

这显然引起了阿里的社交焦虑症,最终他们把眼光落回自己的拳头产品——支付宝上来。据阿里官方数据,目前支付宝钱包活跃用户已超过1.9亿,用户质量和使用粘度也非常不错,这似乎有了向社交方向延展的可能性。这次内测版本或许就基于这种考虑,为了配合推广,19日支付宝官微还专门发了一条#请用支付宝跟我聊天#的微博,配图尽现有钱任性的霸气。

为什么要用支付宝聊天?麻烦给个理由先!

不过,现在的问题是,即使支付宝钱包新版本支持大家方便地和小伙伴聊天了,那么我们为什么要用支付宝来聊天呢?麻烦给个理由先。

首当其冲的问题当然是安全。支付宝钱包是金融应用,涉及使用者的资金交易安全。加上聊天功能后,大量的聊天信息也将通过应用相互传输。当庞杂的信息与原来的支付信息混杂在一起时,支付宝钱包能否像原来那样保持安全性呢?此外,开放聊天后,不法分子会不会通过聊天窃取用户信息,用户的个人信息和账户会不会因此发生外泄,造成意外损失呢。等等,这些都是用户迫切关心的现实问题。

其次,我能和谁聊天?倘若安全问题能解决,那么问题又来了,用支付宝钱包我能和谁聊天呢。相互转账后加过的好友,在我们的社交关系圈中占的比例很小。从数量上来说,很难维系,要么把其他好友都拉到支付宝钱包来,要么把支付宝钱包的好友拉到别处如微信去。两相比较,从来都是用户多者胜出,比如当年的泡泡败于QQ,后来的米聊输给了微信。不妨想象一下,支付宝钱包和微信们争抢好友结果会怎样。

或许有人会建议,那支付宝钱包做成密友之间的社交应用好了。可是谁说转过账的就是大家的私密好友呢?事实上更多的可能是业务上的往来而已。再说了做私密社交的APP比支付宝钱包好玩有趣的现在有不少了,凭啥用你呢。

支付宝钱包的工具属性难以突破

众所周知,支付宝钱包的定位与微信、微博等社交应用不同,其体现的是工具属性。工具大家都知道,属于平时闲置用得着的时候才翻出来,比如说家里的备用手电筒,不停电或外出时平常是绝不轻易拿出来,即使它再高大上。支付包钱包也是如此,虽然现在货币电子化和网络消费行为的快速增长,使用支付宝钱包的频率在增加,但却与诸如社交、娱乐、资讯类的应用相比仍然少得多。如何突破工具属性的桎梏将是支付宝钱包的最大挑战。

类似用支付宝的转账功能聊天,作为一种特殊情况下的兴趣行为,并不罕见。比如说固定电话时代,恋人通过传真手绘图片来传递情意;密友偶尔通过邮件来相互调侃搞怪;甚至还有网友通过黑莓Protect功能来提示亲友吃药的好玩案例。但是这些都只是个别或少数现象,并没有成为主流,因为工具属性决定了其基本功能,电话还是语音服务、邮件还是商业行为。工具属性的支付宝钱包同样也难以突破,除非它剥离了工具属性,不过那时它更不太可能具有价值了,试问你会用一个没电了的手电筒么。

为什么允许抽烟时祷告,却禁止祷告时抽烟?

最后想起来这么一个经典段子:说是一个教徒问神父:“我在祷告时可以抽烟吗?”结果遭到神父的严厉斥责。而当另一教徒问神父:“我在吸烟时可以祷告吗?”却得到了神父的称赞和允许。

对于这个段子,大家听完了通常哈哈一笑。很多人认为祷告时抽烟和抽烟时祷告是一回事,事实上并非如此。祷告活动是个神圣的时刻,此时抽烟是对神的不敬;而在抽烟时顺便祷告则显示了教徒的虔诚。

换句话说,抽烟时祷告是增值服务,而祷告时抽烟则意味着服务的贬值。因此我们可以容忍微信增加支付功能,这样能给我们带来生活上的便利(购物等)和趣味性(如微信红包);但却难以接受用支付宝钱包来聊天的作法,认为这样会危及我们的资金安全。一个微博好友的话很有代表性:“支付宝钱包越来越大了,要那么大干嘛? 赶紧出来个精简版!”

所以说,马云就别和大家开国际玩笑了,用支付宝聊天这种炫富的事情注定只是土豪的游戏,和屌丝普通人无缘。你们自己玩玩就好了,像哥这么辛苦挣来的都是血汗钱,是要用来糊口的而不是拿来玩耍的。

作者:蚂蚁虫;转载自:钛媒体

您的赞赏,是对我创作的最大鼓励。

评论( 1

登录后参与评论
  1. 反正聊天功能我不用

    回复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