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综、网剧一路高歌,网络电影为什么不行

1 评论 6637 浏览 13 收藏 15 分钟

编辑导语:我们经常会在一些视频软件里看自制综艺、网剧等等,但是却很少看到网络电影;网络电影在大多数人的印象里就是成本低、不好看,人们更喜欢在电影院看院线大片;本文作者对网络电影进行分析,我们一起来看一下。

网生内容经过了几年的生长,网综、网剧一路狂奔,爱腾优各平台都出了好几个爆款;而一直以来被市场寄予厚望的网络电影,却一直没有现象级的作品诞生;即使是关注度最高的头部作品《奇门遁甲》,也未能在社交媒体上激起什么声浪。

网综、网剧一路高歌,网络电影为什么不行?

据统计,2020年上半年共有36部网络电影分账过千万,高峰过后,5月、6月市场重新陷入低迷;前几个月的数据飙涨,归根结底是疫情的原因,线下的消费需求被转移到线上。

当线下娱乐逐渐恢复正常时,网络电影市场回落,说明网络电影们没能以更好的内容留住观众;甚至过去几个月的市场繁荣,与行业内炒得火热的精品化概念也没啥关系。

那,为什么和网综、网剧站在同一条起跑线上的网络电影,成绩较它的师兄弟们差了那么多?是运气不行还是这届观众有问题?短时间内会迎来网络电影的春天吗?本文将尝试思考并解答这些问题。

一、网络电影的草莽时代

2014年,爱奇艺首次提出网络大电影的概念,标志着一个新鲜的电影行业就此拉开帷幕;说人人都能拍电影夸张了点,但网大确实很大程度降低了拍摄电影的门槛。

7年内,网络电影高峰期的年产量超2000部,市场规模也从2015年的1亿元;到2019年突破30亿元,增速惊人,虽然仍是一个体量不怎么大的生意。

早几年的网络大电影吃了题材的红利,因为几乎不受监管,很多网络电影都是打着色情暴力的擦边球的存在;几万十几万就能拍出来一部,几十万那都算是大成本制作,这样的东西当然粗制滥造。

但胜在轻制作,而且吸引眼球,大家都是沉迷于低级趣味无法自拔的人,谁能保证当看起来激情四射的影片介绍出现在优酷时,可以忍住不去点开。

那时的网络电影上不了什么台面,倒是有点像中国的B级片,院线电影不能触碰的题材,网络电影可以跟上;黑帮、恐怖、情欲、神怪…你当然不指望能从这里面看到什么好莱坞大片奥斯卡剧情,但单纯找点乐子,还是很容易做到的。

早期爱奇艺与制作方分账的标准,是以“六分钟”作为用户有效点击的时间节点,用户观看电影超过六分钟,制片方就可以拿到分成;于是制片方会将惊悚、刺激的片段全部塞进前六分钟;至于全片逻辑是不是合理,演技是不是在线,那不是他们需要考虑的事情。

基于此,人们对于网络电影有了明确的标签:低级、粗制滥造;整个网络电影的创作环境和当年的香港很像,低成本、小制作、粗糙、凭借高产量,偶尔运气好能出个爆款。

这对于当时野蛮发展的网络电影来说是一件好事,人们抱着搏一搏单车变摩托的心态入局,搞不好就赚得钵满盆满,也一定程度上促使了网络电影的蓬勃发展。

好景不长,2017年3月,《电影产业促进法》出台,其中规定,未来网络大电影与院线电影审查标准将统一。

这很可怕,意味着网络大电影的题材不可以再低俗了;那一年,大量内容不合规、有版权争议的网络电影无法上线,网络大电影撕掉自己“低俗”的标签;于是人们对于它的认知,便只剩下粗制滥造。

网综、网剧一路高歌,网络电影为什么不行?

一部仅是粗制滥造而没有其他特色的电影,听起来就很不吸引人,于是以小博大的玩家相继退出游戏;至此,网络电影的草莽时代结束,接下来的牌局,是属于资本的。

二、结束狂奔

失去了相较于院线电影的题材优势以后,网络电影只能硬着头皮提高成本,以提升制作水平;也因此,这两年超千万投资的网络电影越来越多。

提升的成本用来请稍微出名一些的演员、做酷炫的特效、找适合的场景;在金钱的堆砌下,画面慢慢变好了,甚至现在投入大一点的网络电影,画面可以达到和院线电影差不多的水平。

但在画面改善的情况下,影片的内容并没有跟上,空有好特效,没有好故事。

讲不出一个吸引人的故事,不光网络电影有此烦恼,院线电影也差不多;大家的叙事水平就那样,还是比点儿其他的更有意思,比如全明星阵容、沉浸式体验。

院线电影虽然讲不出好故事,但观众进电影院毕竟是买了票的,只要不烂出天际,多半会耐着性子看完;而且现在多数院线电影在拍的时候,都会拉上一两个流量明星,来保证自己的票房不至于太惨淡;在这样的前提下,故事讲得好不好,反而不是最主要的事情。

另外,院线电影有足够的时间去讲完一个故事,这个节奏几乎随他把控;只要整体是ok的,一个长镜头拉五分钟,观众也有耐心看下去,最多低头吃点儿爆米花,反正钱都花了。

但网络电影就没有那么好的运气,人们的使用场景通常是抱着pad无所事事地刷,点进去看个几分钟,无趣的话就下一个;沉浸式体验是不存在的,容忍度也是没有的。

网络电影陷入的难点是,它必须用一个冲击性很强的东西来留住观众,比如打打杀杀的镜头,鬼出没的片段,时不时就得来这么一下,不然观众太无聊就跑了;而这样无疑会影响到影片叙事的连贯性,导演心思都放在片刻的刺激上了,哪里顾得上整体和大局。

而且网络电影请不来大明星,即使现在制作预算抬到了千万级别,但这点钱和流量明星比起来,还是杯水车薪;就算钱给够,一线明星干嘛放着院线电影不拍,去网大做客?

相对于院线电影来说,网络电影少了最重要的人和钱,没有一线明星意味着没有粉丝基数,没钱意味着宣发力量薄弱;这样的基础,加上人们一直以来对网络电影low逼的印象,网络电影自然走得缓慢。

另一边,网络电影比它的兄弟网剧的表现也差了不是一点半点,网生内容诞生以来,前有《匆匆那年》,后有《隐秘的角落》,中间穿插着《我是余欢水》、《心理罪》等随便拉出来一个都耳熟能详的网剧。

网剧和网大,制作成本差不多,演员阵容差不多,观看渠道差不多,为啥走向了如此截然不同的命运?

首先是使用场景的原因,网剧并没有跳脱出人们观看电视剧的渠道;你既可以在腾讯视频看到网剧《我是余欢水》,也可以看到传统电视剧《还珠格格》——人们不是在有了网剧之后才开始使用爱腾优,因此不存在教育市场的必要。

事实上随着网剧制作日益精良,已经很少有人在看电视剧时会去刻意区分这部剧是不是网剧;而且人们看网剧的期待和看电视剧的期待是差不多的,都是为了打发时间,可以接受慢腾腾的叙事过程,大不了把倍速调到2.0。

网络电影的诞生,其实是在试图调整人们的习惯;别说网络电影,就是院线电影下映以后,在爱腾优开放点播,很多人也是看了几分钟就看不下去的。

因为电影的叙事方式很多,常规线性叙事还好,稍微认真点就可以看下去;但还有很多电影会多线、插叙、倒叙、瞎比叙,这就很考验观众的注意力了;比起各种诡异叙事的电影,人们更倾向于在结束了一天的工作以后边看肥皂剧边玩手机。

电视剧也远比电影更容易拍出彩,同样的事情,电视剧可以用40集讲清楚,慢慢让主角在你心目中的形象变深刻,但拍电影必须在120分钟内就拍出故事,还得塑造出人物。

并且电视剧基本上都是按照剧情一步步走,不存在什么剪辑上的难度;电影的拍摄和剪辑同样重要,后期可以将不同镜头拼接在一起,带来不一样的感觉;但又要让故事具有连贯性,人们能看得明白,这很考验导演和摄影。

网络电影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依然没有什么起色,倒也不能完全怪它不努力;首先国内的电影制作水平本身就比较有限,另外对于看电影来说,移动设备确实也不算一个太好的选择。

三、网络电影的春天还远吗?

去年年中,爱腾优三家平台与相关部门商议,将“网络大电影”更名为“网络电影”;只是一字之差,但格调提高了不少,可以预见三大平台对于网络电影后续发展的野心,也意味着网络电影将对内容有更高的要求。

有了更大的投资规模,越来越多传统电影起家的制作方也开始涌入这条赛道。

2017年,传统影视公司慈文影视与爱奇艺合作,联合出品了自己的第一部网络电影《哀乐女子天团》;这部电影以国内殡葬行业为背景,在电影院上映有不被大众接受的风险,于是选择了以网络电影的形式呈现,一度取得了还不错的成绩。

这是一个好的信号,让更多网络电影看见了方向,它们不必像院线电影一样面面俱到,照顾到整个大众的审美趣味;只需找准一个人群发力,庞大的网络效应自然会帮助它们挖掘精准受众。

网络电影逐渐不再是以题材博出位的爆款,有了精品化的趋势,这有助于人们撕掉一直以来对网络电影的固有标签。

并且,网络电影是赚钱的,2018年由淘梦和优酷联合出品的《大蛇》,上线88天,分账超过5000万元——网络电影5000万元的分账能够转化为1.4亿元的院线电影票房,这个成绩足以击败超过85%的院线电影。

拍一部《大蛇》和拍一部《战狼》,哪个更难一些,答案显而易见。

千万级别的成本,在网络电影里足以实现年轻导演的很多想法,也给了这些影视行业的新生力量一些机会;在拍院线电影之前,先拍几部网络电影积累经验也是很必要的,越来越多的新人正在涌入这个行业,也就拥有了质变的可能。

当多数人都能认同网络电影不是类别而是渠道时,网络电影才能够在与院线平起平坐的位置去一战高下;在资本的推动下,这一天看起来不是很远,只是再往后,就是新的故事了。

 

作者:张美芽,个人微信:fromzyx,互联网/财经观察作者。

本文由 @张美芽 原创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CC0协议

给作者打赏,鼓励TA抓紧创作!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网络电影的盈利天花板目前远远不如院线电影,而且粗制滥造的太多了,质量提上去才有未来,靠着擦边球题材吸引眼球时没有未来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