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互联网相亲文学大赏

2 评论 1.5万 浏览 12 收藏 13 分钟

编辑导语:随着互联网的不断发展,如今相亲可不仅仅局限于婚恋平台或者线下见面,互联网相亲模式已经遍布全网,在不少平台都能看见相亲的影子,各种平台逐渐都开始扩充社交板块;本文作者分享了关于互联网相亲的现状以及思考,我们一起来了解一下。

现如今,婚恋交友平台已经略显过时了,现在流行在每一个赛博角落里发现爱。

一、当代互联网相亲文学大赏

关注理财的朋友们应该都知道,前阵子支付宝的基金讨论区,一个本该分享理财投资经验的社区,在历经了漫山遍野亏损的哀嚎后,终于诞生出“绿”意盎然的春天——相亲帖四处横飞。

  • “基金会绿你,我不会”
  • “上过非诚勿扰,结果她们嫌弃我持仓军工和半导体”
  • “白酒都开始相亲了,咱诺安人只找诺安人”

昔有灰姑娘和王子因为一只鞋喜结良缘,今有红男绿女因为一支基金而成秦晋之好。东亚人民有着含蓄的民族性格,比“咱俩条件合适”更动人的,是“今夜的走势图真美”。

倘若以为投资论坛是唯一新兴的互联网相亲角,那就低估了当代网友的创造力。

1. 豆瓣

豆瓣用户在标记书影音之余,也不忘发表(来自空窗期独有的孤独和淡淡的性压力的)动态。

建立(能够列举自己有多安详美丽、精神丰盛、品位小众、岁月静好的交友)小组,寻找精神(和肉体)生活的同路人;比起其他平台,豆瓣er的征友帖通常除了个人介绍还会附上一段(来自空窗期独有的孤独和淡淡的性压力的)抒情性文字。

即便相亲失败,也还可以去十六万人的大组“相亲后的吐槽”诉苦,形成了良好的社区生态内循环。

当代互联网相亲文学大赏

2. 闲鱼

闲鱼上有人挂帖,不出售物件,只推销自己。

——十万块打下来才五十,谁人不心动?在二手平台搞相亲,已经这么贱卖自己的爱情了,只要一细想,谁人又不为当代男女掉眼泪。

当代互联网相亲文学大赏

3. 知乎

在这里相亲,不仅开放实践机会,还有很多高赞回答提供方法论。

按照知乎问答平台的一贯风格,自然少不了资产过亿的普通人,刚刚收获abcdefg轮融资的被事业耽误的英俊有为平凡男,而诸多故事会般离奇的经历也很有参考价值。

当代互联网相亲文学大赏

4. 虎扑

这类性别严重失衡的社区,一般JR相亲帖乏人问津。

但只要性别一换,评论立即过万。在这里,撰写交友相亲文需要牢记的一大特点是:好女孩的标准是“经常和男人处成哥们兄弟”,坏女孩的标准是“打女拳”。

总之,在你意想不到的角落里,总能冒出来一批热情的单身男女,霸据一方阵地,发帖回帖,评论盖楼,热火朝天。

观测久了,你甚至能得出这样一个结论:生育率危机应该是假新闻,当代人繁衍的热情从未衰退,并且汪洋恣肆如洪水猛兽。

5. 网易云音乐

这股红娘经济的异味,终于还是被人闻到了。网易云音乐,在变身“网抑云”之后,再度进化,主动推出了名为“云村交友”的服务,靠歌单匹配度来牵红线。

这个内测功能甫经推出,就被网友喷成了筛子,其理由义正言辞:我们只想好好听歌,不想整这些有的没的幺蛾子。

但靠着歌单在线上定向求爱的人,倒也不在少数,很有可能还是同一批人。

嗅觉敏锐的互联网产品经理,终究还是误解了公众的热情。事实证明,大家就是热衷于在非相亲平台撒网捞鱼,一旦平台方主动牵线搭桥,一切的网恋神交,都在一瞬间变得寡淡无味了。

二、为什么现在的年轻人都在婚恋平台拼事业,其他平台搞网恋?

这种傲娇而矛盾的心态,和当代思想家齐泽克所说的“变形学的悖论”(the paradox of anamorphosis)不谋而合。

齐泽克在分析阿方索·卡隆的电影《人类之子》中提出,当一部影片直接关注社会问题时,观众无法清晰地看到它们;而当影片用科幻的类型叙事,把社会问题当作背景,观众反而能通过“斜目而视”,关注到真正的问题所在。此谓之“变形学的悖论”。

这个逻辑在互联网相亲领域同样适用,每个非相亲的互联网平台都有自己的“类型叙事”。透过这一层变形,相亲帖反而更能被看见和重视。在豆瓣,书影音档案成了自报家门的方式和聊天的契机;在支付宝基金讨论区,展示收益率和投资品类起到了同样的作用;在闲鱼商品页,贩售自己的交友帖至少让人觉得幽默亲切,二手物品也是了解一个人的绝佳方式。

可一旦在正宗的婚恋平台,一本正经地发帖征友,氛围立刻就变得紧张了起来。在世纪佳缘、有缘网和百合婚恋,平台用身高、体重、年龄、职业、学历、性格、收入来规范化每一张名片,带着极强的目的性制造速配,仿佛只要指标合适,就可以直奔领证而去。

真实的交友是一个过程,不是一锤子买卖,这一点被婚恋平台完全(甚至刻意)忽略了。

甚至,婚恋平台本身也被挪作他用。稍微大众一点的,充斥着饭托酒托“杀猪盘”;有点门槛的,如陌上花开——985名校圈的征友网,也被顺理成章地开发成了人脉拓展群。

某位高学历人士,通过陌上成功认识了刘医生,找到了工作所需的肾病专家,他如此评价该平台:“它是一个高学历人群聚集地,只要你有需求,它大概率都能帮你解决——除了脱单。”

悖论产生了:在婚恋平台拼事业,在其他平台搞网恋。广阔天地,大有可为。人呐,你是矛盾。

醉翁之意,永远都不在于酒。相亲的人,永远顾左右而言他。

三、内卷时期的相亲,从中介开始

所有的中介都一样,包括你妈。

在网络相亲盛行之前,妈妈的亲戚和姐妹淘就构成了最初的大数据。在她们的口耳相传之下,自然地形成了一个适婚青年库。谁配不上谁,谁又门当户对,她们了然于胸。

然后,作为终端的你妈,就会从子女的战力值排行出发,以“别人家的孩子”为话首,开始她怒其不争的鞭策。

而专为婚恋交友而打造的平台中介,比原始的熟人社会还要劝退。除了从提高实际条件出发卷,还得从营造网络形象开始卷。

为了加强用户付费相亲的热情,婚托的话术越来越巧言令色:“他有白发,你可以说,看起来很性感;即使他没有几根头发,你也可以说很干净。”

像这样一个大多数时候干净清爽,偶尔会有点小性感的老男孩,你爱了吗?

“真爱”神话是放在驴跟前的胡萝卜;投入越多越心慌,但沉没成本已经捞不回,干脆花钱继续找人唠嗑。

不光被动卷,而且主动卷。曾经以为择偶要货比三家才靠谱,如今发现自己也被当成货挑三拣四。

人们为了在平台上获得更多青睐,在修辞学上猛下功夫,在修图术上千锤百炼。捕捉爱的小游戏堕落为一场军备竞赛,每个人都是奋力开屏的孔雀。

然而收起网络滤镜之后,买家秀和卖家秀的距离,造就了一场又一场的“见光死”。

天下单身人士,苦内卷久矣。去中介化,即是当代互联网相亲的新发展趋势。

无论是在豆瓣、知乎、虎扑还是闲鱼相亲,都是在SNS上试图绕过推荐算法;即便绕不过,至少也分而治之,弱化了单一中介的权威性。

实在卷不动了,那就另辟蹊径吧,可能柳暗花明又一村呢?

四、赛博空间的求偶游牧

当网络技术建立起中央集权,真正找爱的单身人士唯有不断游牧。

按照德勒兹和加塔利的“块茎论”来理解,传统婚恋平台是一种“树状结构”的网络空间:有中心、有等级、有规范。收入高、相貌好、性格讨喜的完美恋人是终极的“树根”(root),每个用户都根据自己在婚恋市场上的价值,被锚定在高低有序,层次分明的枝桠上。颜值被打分,资产被评估,性格被归类,越靠近树根中心,就越可能是更优质的恋人。

而从婚恋平台出走,散布于各个非婚恋APP,新一代网民形成的结构是“块茎”(rhizome):无中心、无等级、不规范——就像地里的一串土豆一样,说不清到底哪一颗才是C位。

人们在不同的兴趣部落里,得以保持相对独立的个性,避免了全盘统一状态下的永恒攀比;豆瓣上从星星月亮聊到诗词歌赋,知乎上从中美贸易谈到八卦轶事,虎扑上从球赛比分聊到电子竞技,支付宝从理财秘籍聊到内部消息,每一段网络情缘都有光明的未来。

然而,即便是在以兴趣为导向的APP之间游牧,发帖征友还是会被评头论足:有车吗?有房吗?长得好看吗?有图吗?什么学历?月收入多少?年终奖几何?几岁了?现吃什么药?

无孔不入的标签和量化规训,在不断围困出走的人。说到底,还是评价模式太单一。社会在每个人的脑子里植入“完美恋人”观念的树根,而我们需要的是一个能倒拔垂杨柳的鲁智深。哪有什么完美恋人?不过是幻觉而已,一种非常强大的幻觉。

块茎式的多元审美要慢慢习得,赛博空间的求偶游牧仍需不断扩张。

总而言之,别想规定我的征婚告示该贴在哪——产品经理!

 

作 者 | 夏明浩;编 辑 |王朝靖;公众号:塔门

原文地址:https://mp.weixin.qq.com/s/PsopdF72VjHTwKUTlJ8Ocg

本文由 @塔门 授权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 unsplash,基于 CC0 协议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文笔不错

    回复
  2. 很有启发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