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 孙燕姿」爆火,对华语乐坛不是坏事

0 评论 2151 浏览 0 收藏 13 分钟

有关“AI孙燕姿”的消息最近在社交平台上收获了不低的热度,而就在网友们尝试借AI玩出更多花样时,网络上有关AI翻唱的消息却出现了不一样的观点。那么,这批赛博歌手的出现是否会为音乐圈带来一些变革?AI歌手的出现,又可以为我们带来哪些启发?

「冷门歌手」孙燕姿最近火得发烫,苦等本人营业的粉丝们,喜提 B 站音乐区「AI 孙燕姿」的日更。

海外音乐圈也被科技与狠活大杀特杀,AI 创作的歌曲在 TikTok 和 Spotify 上风靡一时,蕾哈娜「翻唱」碧昂丝,歌手格拉姆斯公然出租自己的声音。

当我们点开一首熟悉又陌生的歌曲怀念过去,赛博歌手们将为华语乐坛带来一场怎样的波澜?

一、AI 歌手集体出道,最红的还得是孙燕姿

AI 孙燕姿,更适合中国宝宝体质的初音未来。

这位「热门歌手」在最近马不停蹄地发新歌:发如雪、水星记、清明雨上、难念的经、爱在西元前……不仅曲风涉猎广泛,各种语言也不在话下。

周杰伦、王心凌等其他歌手的 AI 版,也不断有新作涌现,但赛博金曲奖最佳新人或最火歌手,还得颁给 AI 孙燕姿。

毕竟,孙燕姿的音色太有辨识度了,吐字清晰,咬字和停顿也很有特点,哪怕 AI 模仿的只是个及格分,还是能听出来孙燕姿的味道。就像粉丝说的那样:「毕竟音色流氓,你以为呢。」

就目前来说,AI 歌手主要就在于模仿音色,感情、技巧、唱腔之类的还是差了点。

所以,AI 孙燕姿也有不少「翻车现场」:唱《挪威的森林》,把伍佰的大舌头也学得传神,怪异感让人两眼一黑;《发如雪》的戏腔如话筒漏电,前半首的惊艳变成了惊吓;《爱在西元前》因为吐字太清晰,没有原唱内味了。

这让人稍稍松了口气:看来 AI 还需要一两年的成长期。但 AI 不会画手也就是几个月前的事情,以 AI 发展的速度,未来做到真假难辨也不会让人惊讶。

本赛季出道的 AI 歌手们,靠的是开源项目 SoVITS 的 4.0 版本,B 站上已经有了不少教程。

如果想要实现翻唱的效果,先准备一个目标歌手(比如孙燕姿)的音频数据集,根据数据集让 AI 训练模型,再准备一个输入源的歌声,最后用模型推理并替换输入源的声线。

开头的准备数据集就是一个难点,它应是时长一到两个小时、覆盖到各个音调的干声集合,不能有伴奏、噪音、和声、混响等等。对于一个歌手来说,如果职业生涯至少有 40 首歌,那么相对就好训练了。

可以说,有一定门槛,但没有那么高。

AI 歌手的爆火,某种程度上意味着歌手的音色获得了永生,让惊掉下巴的网友们走过了「质疑图恒宇、理解图恒宇、成为图恒宇」的心路历程。

这对黄家驹、张国荣、张雨生等已故歌手来说,何尝不是一种延续。哪怕只是模仿音色,也足够让人兴奋了。

二、保守派 VS 开放派,AI 歌手的背后在吵些什么

AI 歌手唱得越像,越绕不开侵权问题。

在长沙音乐节上,孙燕姿被粉丝问到了关于「AI 孙燕姿」的事情,她只是笑笑表示:「有听过此事」。经纪公司也说:「目前并没有委请律师处理。」

部分律师认为,AI 翻唱可能侵犯歌手的声音权利,以及词曲者的版权权利。如果 AI 歌手故意误导听众、假冒歌手名义,还可能涉嫌不正当竞争。

但谈到具体如何规范,我们仍然面对一片法律的空白。音乐产业的每一环似乎有不同的看法,歌手们的态度就分成了两派。

一是保守派。上个月,「Heart on My Sleeve」这首歌在外网爆火,它用 AI 克隆了歌手 Drake 和 The Weeknd 的声音,光是 TikTok 的浏览量就超过 850 万次,随后被各平台下架。

虽然没有直接回应这首歌,但 Drake 之前就很不满他的声音被克隆:

这是最后一根 AI 稻草(This is the final straw AI)。

二是开放派。加拿大歌手、马斯克前女友格莱姆斯,允许她的声音开放使用,但要求分 50% 的版税,快刀斩乱麻地把盈利模式确定好了。5 月 3 日,格莱姆斯推出了专门用来复制她声音的开源软件 Elf.tech。

站在歌手背后的音乐公司,观感就更复杂了,AI 直接撬动了他们的商业根基。

4 月 12 日,拥有泰勒·斯威夫特、鲍勃·迪伦等巨星版权的环球音乐集团,向 Spotify、苹果等流媒体平台下达了通知,要求它们阻止 AI 工具从受版权保护的歌曲中抓取歌词和旋律。它甚至发出一声质问:

音乐生态系统中的所有利益相关者都希望站在历史的哪一边?艺术家、粉丝和人类创造性表达的一边,还是深度造假、欺诈和拒绝给予艺术家应有补偿的一边?

担忧并非师出无名。彭博社报道,Spotify 等流媒体平台上,本身就有群不尊重版权的「音乐骗子」投机倒把。

他们或是传播对流行歌曲微调后的仿版,或是故意用知名艺术家为自己的歌曲署名,从而赚取流量或广告,比例占到整个平台的 10%。

AI 可能会让这个问题更加严重,它们会让更多来路不明的音乐在流媒体流行起来,让创作者的收入分成更不健康。

今年 3 月,Spotify宣布,向音乐版权所有者支付的总金额接近 400 亿美元。当流媒体时代送走了唱片时代,AI 时代又将改写流媒体时代。

以后我们的听歌模式可能是这样:歌手、歌曲、曲风、乐器等任君选择,比如歌词要像泰勒斯威夫特,但人声要有拉娜·德雷的风格,音乐的版权也可能会被切割得越来越复杂。

「猜你喜欢」算什么,把听歌这件事做到真正定制化才酷,但这也将是对音乐产业的一次颠覆。

三、永生的 AI 歌手,能拯救华语乐坛吗

AI 歌手在 B 站的爆火,让人五味杂陈。

坏消息是,以后可能再也没有新歌手了。好消息是,老歌手可以一直以最好的音色唱下去了。

总有那么一些声音在我们的记忆里,不鸣则已,一鸣就又站在流行的前端。

2003 年大火的歌手是孙燕姿,2023 年爆火的歌声是 AI 孙燕姿。孙燕姿的最大对手,可能是 20 年前自己的嗓音。

这和周杰伦在视频号重映演唱会有些相似。2022 年 5 月 20 日晚,周杰伦让 4500 万人回忆青春。打败奶茶伦的,是 34 岁袒露腹肌的周杰伦。

但是,AI 除了炒出美味的冷饭,是否也会带来创作的更多可能?

当我们自信地认为,创作者的情感和想象力不会被 AI 替代,或者用经典的音色简单复刻曲目就能一劳永逸,也是一种躺在功劳簿上的傲慢。

华语乐坛一次次被下死亡告知书,短视频和抖音神曲们依然如巨轮势不可挡。15 秒的副歌,先从短视频平台开始病毒传播,然后征服社交网络、霸榜音乐平台,最后走入线下。

唤起多巴胺、塑造信息茧房的算法设计有其原罪,但你的每一次点赞、评论或反复播放就是在投票,大多数人就是喜欢听「俗」的,这并没有什么不对。

面对 AI 歌手的到来,音乐家 Holly Herndon 也有类似的观点:

当你考虑到,大多数听 Spotify 的人只是为了听一些愉快的事情时,事情就变得复杂了。

不只是复刻过去的歌喉,生成式 AI 配合算法,完全有可能更快也更流水线地产出类似抖音神曲的作品。旋律抓耳洗脑,歌词简单无脑,对热爱学习的 AI 来说轻轻松松。

这当然会是 AI 时代音乐发展的一种方向,我们应抱有悲观的预计。但与此同时,音乐制作人们在做出各种探索。

法国 DJ David Guetta 确信,音乐的未来在于 AI。但他认为,这项技术只能作为一种工具,就像鼓机和采样器。

定义艺术家的是,你有一定的品味,你有某种想表达的情感,你将使用所有现代工具来做到这一点。

另外在今年 3 月,创作歌手陈珊妮进行了一项实验,在发出新歌《教我如何做你的爱人》几天后,才公布这首歌是 AI 演唱的,封面也是用 AI 生成的。蒙在鼓里的听众们,甚至觉得她的状态回春了。

陈珊妮本人的态度倒是很坦然。她和团队为调教 AI 演唱付出了大量精力和时间,工作量甚至远高于亲自演唱,目的是做一首让 AI 唱出感情的歌,排除听众对 AI 歌声先入为主的想象。

歌名里的「学会爱人」,其实也隐喻着「AI 学习歌唱」的过程。

与此同时,陈珊妮想通过这首歌证明,音乐制作人还是无法被取代的。但她也承认,现在自己仍是 AI 的「支配者」,但未来会如何很难说:

如果 AI 的时代必将到来,创作人该在意的或许不是「我们是否会被取代」,而是「我们还可以做些什么」…….当 AI 真正学会唱歌之后,就是创作人与歌手,重新理解自身价值的时候了。

这样的 AI 歌曲,自然比流水线批量生产、每个音符踩准算法和用户情绪的抖音神曲更有探索的意义。

华语乐坛要完了,不能全赖抖音短视频,也因为创作者与听众的随波逐流;拯救华语乐坛的,也不会是让我们「如听仙乐耳暂明」的 AI 孙燕姿们,而是逆流而上的音乐人们,灵活运用工具传递的思想与情感。

AI 飞速发展的这几个月,我们一直面对着人的独有能力被替代的尴尬与恐慌。AI 歌手引起的思考,未必不是对其他行业的一次预演,我们总是在摸索与兴奋中持续前进。

作者:张成晨

来源公众号:爱范儿(ID:ifanr);连接热爱,创造不同。

本文由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合作媒体 @爱范儿 授权发布,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 Unsplash,基于CC0协议。

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目前还没评论,等你发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