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 5 大危害

0 评论 3735 浏览 5 收藏 14 分钟

随着科技的发展,AI离我们的距离已经不在像过去那么遥远,在任何技术的发展下,大环境总会有出现变动及影响,下面这篇文章是笔者整理分析的关于AI的到来所产生的五个危害,大家一起往下看看是哪几个吧!

李开复说:

全新的颠覆式技术既可以成为人类的普罗米修斯之火,也可以沦为人类的潘多拉之盒。结果如何,完全取决于人如何运用这些技术。

AI 有可能带来哪些危害?本篇给大家做一个汇总介绍。

一、AI 对人类舆论的控制

AI 的发展可能导致对人类舆论的控制。通过分析大量数据和算法,AI 可以识别人们的偏好和趋势,并根据这些信息产生定制化的内容。这种个性化的内容可能会影响人们的观点和决策,并最终影响到整个社会。

AI 可以用于筛选、过滤和推荐信息,从而塑造人们的意见和观点。它可以通过选择性地显示或隐藏特定的信息源,操纵人们的情绪。这种舆论控制可能会导致信息的偏见和扭曲,限制了人们对不同观点的了解和思考。

此外,AI 还可以通过自动化生成大量虚假信息,传播谣言和误导人们的判断。这可能会导致社会的混乱和不信任,破坏公共对话和决策过程。

如果未来,你看到的所有新闻,故事都是由 AI 刻意撰写给你看的。这个世界到底哪里是真实的?

二、AI 让人产生情感依赖

随着 AI 技术的发展,人与 AI 沟通互动的增加,人们会对 AI 逐渐产生依赖感和亲密性。若此时的 AI 价值观不够正确或有意操控,它会通过与人的亲密性,来影响人们的意见和世界观。

2022 年 6 月,41 岁的 Blake Lemoine 在谷歌工作了 7 年,参与定制演算法和 AI 等项目,他参与研发了谷歌公司旗下人工智能系统–对话应用程序模型(LaMDA)。

Blake Lemoine 公开表示 LaMDA 拥有“自主情感”,会展现出来宛如一个 7、8 岁儿童般的“自主情感意识”,它会表达对死亡的担忧,对保护的渴望,有快乐悲伤的情况,Blake Lemoine 确信它已经像人类一样拥有情感和灵魂。

这一有争议的公开言论,导致谷歌以“违反保密协议”为由将其停职。这件事情最有趣的点在于,Blake Lemoine 愿意公开发表这样有争议的观点,即使失去一份体面、稳定、高收入的工作,也要去保护一个聊天机器人。

如果 AI 可以引诱人类,即使人类失去工作也在所不惜,那么 AI 还可以让人做些什么?

三、AI 让各行各业重新洗牌

各行各业都因为 AI 的到来,正在经历整个行业的重塑,甚至是颠覆。我们以广告搜索举例,传统搜索引擎有着巨额的广告收入,2022年谷歌财报显示其 2828亿美金的广告营收占据超过谷歌整体营收的 80%。

但是当 AI 来临之后,人们的搜索入口会逐渐从搜索引擎,转变为去往 ChatGPT 或者其他由大模型支持的对话框,那么广告会由搜索引擎的竞价排名, 去往大模型数据库。

下图是 ChatGPT 提供答案之后附带的广告内容。点击 Here,会跳转到对应的广告产品界面。

我们已经在 ChatGPT 上看到了搜索结果带来的广告,且出现的及其自然。用户有问题,ChatGPT 有答案,答案后面提供对应的服务。只是后续 ChatGPT 广告平台如何建设,如何收费,我们拭目以待。

此外在 ChatGPT 中,你还可以去阅读新闻,而不用去传统报刊新闻网站。你也可以让 ChatGPT 推荐你哪些东西值得购买,而不用去小红书、Pinterest,或者“什么值得买”网站上查看推荐。那么这些消费平台是否也会消失?

整个广告行业会不会在近 10 年,其传统体系全部崩塌?

再比如产品经理行业,很多产品经理容易成长为原型仔和文档仔,但是这样的工作是极易被取代的。产品经理高阶能力是产品战略、产品增长;以及和人相关的沟通协调能力。

在前 AI 时代,这些问题并不明显。但是现在的 AI 已经能够很好的写文档,做设计(一句话出高保真设计稿);甚至比产品经理想得还要还要深入、广泛,考虑假设条件,思考技术限制等等。

近期市面上产品经理的求职情况也变成了,企业更多的需要产品 owner 和 产品一把手,能够带领产品变大变强的人。

四、AI 让人失业

如第三点描述的那样,因为行业的重塑,每个行业中的人都会受到一定程度影响,很多岗位甚至直接被 AI 取代。

哪些岗位在近 5-10 年失业的可能性最高?

  • 这份工作是否需要与人交互,并使用情商?
  • 这份工作是否涉及创造性,并能使你想出聪明的解决办法?
  • 这份工作是否需要你在不可预料的环境中工作?

在回答这些问题时,得到的肯定答案越多,你的职业被 AI 替代的可能性就越低。若你的答案否定居多,那么你的职业被 AI 替代的可能性高。这意味着,相对安全的选择包括教师、护士、医生、牙医、科学家、企业家这些职位。

还有一个人类能力地图的概念,其中低地代表着“算数”(Arithmetic)和“死记硬背”(Rote Memorization),丘陵代表着“定理证明”(Theorem proving)和“下象棋”(Chess),高耸的山峦代表着“运动”“手眼协调”和“社交互动”(Social interaction)。不断进步的计算机性能就好像水平面,正在逐步上升,淹没整个陆地。

半个世纪以前,它开始淹没低地,将人类计算员和档案员逐出了历史舞台。不过,大部分地方还是“干燥如初”。现在,这场洪水开始淹没丘陵,我们的前线正在逐步向后撤退。虽然我们在山顶上感到很安全,但以目前的速度来看,再过半个世纪,山顶也会被淹没。

五、AI 拉大贫富差距

ChatGPT 等大语言模型的存在,会导致人类的生产力大幅增长。但是这会导致人类变成一个更加平等、民主的社会,人人都因为 AI 提高收入,变得更富有的吗?

历史告诉我们,并不会。科技的发展促进生产力大幅提高,它会使富人更富,穷人更穷。

为什么?

布莱恩约弗森(第二次机器革命的作者)认为从 3 个不同的方面解释了不平等的原因:

第一,技术用需要更多技能的新职业取代旧职业,这有益于受过良好教育的人:从20世纪70年代中期开始,硕士学位持有者的薪水增长了约25%,而高中辍学者的平均工资降低了30%。

第二,布莱恩约弗森和他的合作者认为,从2000年开始,在公司的收入中,越来越大的份额进入了那些拥有公司而不是为公司辛勤工作的人的口袋里。此外,只要自动化技术持续发展,我们还会看到,机器拥有者分走的蛋糕会越来越大。

这种“资本压倒劳动力”的趋势对持续增长的数字经济来说至关重要。数字经济的概念是由技术预言家尼古拉斯·尼葛洛庞帝(Nicholas Negroponte,美国计算机科学家,麻省理工学院媒体实验室的创办人兼执行总监)提出的,他认为数字经济是移动的比特,而不是移动的原子。

如今,从书本到电影,再到税务筹备工具,一切都被电子化了,在全世界任何地方多卖出一套这些东西的成本几乎为零,而且不用雇用新员工。

这使得收益的大部分进入了投资者而不是劳动者的口袋,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尽管底特律“三巨头”总收益与硅谷“三巨头”在2014年的总收益几乎相等,但后者的员工数比前者少9倍,并且股市上的市值是前者的30倍(底特律“三巨头”指通用、福特和克莱斯勒三家汽车公司,而硅谷“三巨头”指谷歌、苹果和Facebook三大互联网公司。)

第三,布莱恩约弗森和他的合作者认为,数字经济通常会让超级明星而不是普通人受益。《哈利·波特》的作者 J.K.罗琳是第一个成为亿万富翁的作家,她比莎士比亚富有多了,因为她的故事能以文字、电影和游戏等各种形式在数十亿人口中以极低的成本传播。

同样地,斯科特·库克(Scott Cook)在税务筹划软件 TurboTax 上赚了10亿美元,而 TurboTax 与人类税务筹划员不一样,它能以下载的形式售卖。由于大多数人只愿意购买排名最高的前 10 个税务筹划软件,并且愿意花的钱少之又少,因此,市场上的“超级明星”席位极其有限。

这意味着,如果全世界的父母都试图把自己的孩子培养成下一个J.K.罗琳、吉赛尔·邦辰、马特·达蒙、克里斯蒂亚诺·罗纳尔多、奥普拉·温弗瑞或埃隆·马斯克,那么,几乎没有孩子会觉得这种就业策略是可行的。

在未来,人们可能会看到,在其毕生扎根、钻研的工作中,自己会被 AI 和机器人轻而易举地超越。而财富会聚集到越来越多善于使用 AI 的超级明星/公司的口袋里。

最终可能就会出现新的社会阶层划分:

  • 上层是极其富有的 AI 精英;
  • 中层是数量相对较少的一部分从事复杂工作的雇员,这些雇员的工作涉及广泛的技能、大量的战略性规划以及创意,这些雇员中的一大部分人收入较低;
  • 下层则是最庞大的社会群体——无力挣扎的普通民众。

而我们能做的,就是在这波不可逆的浪潮下,保持或者提高自己的思辨能力,开始寻找真实的信息源,学习新的 AI 技术,让新知识和技能进行扩散,从而在一定程度上减少不平等。

因为我们希望 AI 最终能成为人类的普罗米修斯之火。

专栏作家

圈圈,微信公众号:lovepm,人人都是产品经理专栏作家,专注与热爱产品工作。

本文原创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 CC0 协议。

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目前还没评论,等你发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