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字干货)如何训练优化“AI神经网络”模型?

0 评论 1878 浏览 19 收藏 40 分钟

在上一篇文章中,我们详细介绍了神经网络的基本概念和原理,神经网络的优势和应用场景,以及神经网络的产品案例:网易有道AI翻译。如果想了解神经网络的更多详情,可以翻阅我之前写的《8000字干货说清楚AI产品经理必修的“神经网络” 》

在了解神经网络的结构和原理后,我产生了进一步的好奇,明明就是一些抽象的数学模型却可以实现类似人脑的智慧,神经网络是如何通过数据训练来实现这样奇妙的效果呢?本篇就以这个问题作为切入点来展开说说。

本篇为大家揭晓,AI如此“神机妙算”的背后,也是需要经历一段训练过程的,如何训练AI神经网络?又如何识别训练过程是有效的?

在这个碎片化学习的环境中,也许已经很少有人可以沉下心来看完一篇长文了,但我还是希望你可以坚持看完,相信会给你带来不一样的,更深厚的收获。
照例,开篇提供本篇文章结构导图,方便大家在阅读前总揽全局,有大致的画面框架。

一、AI神经网络需要被训练后,才能派上用场

看过上一篇文章的朋友会知道,神经网络中有两个主要部分,:结构和权重。结构包括神经元及其连接, 权重是一些数字,是连接神经元之间的参数。

它们可以微调神经元中的数学运算方式,从而得到一个输出。如果神经网络犯了错误,也就是说输出的结果和预期不符,这通常意味着权重没有正确调整,我们需要更新它们,以便它们下次做出更好的预测。

听起来是不是觉得很简单,其实这背后的训练过程是很复杂的,我这样说只是为了好理解一些。但我们毕竟是在讨论AI领域的知识,内容中无法避免会遇到一些专业词汇,于是乎,后面讲到了我再逐一解释吧。

神经网络中的权重决定了不同神经元之间的连接强度,为神经网络结构找到最佳权重的过程称为优化。

神经网络作为一种模型,想让它真正有“神机妙算”的本领,就需要我们用大量的数据去训练它,未被训练过的模型往往容易给出很多的错误答案,这也是为什么市面上那么多AI模型,需要被数据大量训练后才能真正面市了。

接下来,我们可以再追问一步,计算机是如何通过数据训练并优化神经网络的呢?

提到训练神经网络,我们就离不开被数学支配的现实,神经网络的每一个神经元中都装着数学模型,若以非线性函数来举例解释神经网络的训练过程,些许复杂了,也不易理解。

还是以线性回归为例吧,毕竟本篇的重点不是在数学模型上,而是说清楚神经网络是如何训练和优化的。

所以,我们以线性回归为例,来聊聊神经网络的训练优化策略。

二、以线性回归为例的训练优化策略

线性回归是一种统计学方法,用于研究两个或多个变量之间的关系。它基于一个假设,即观察到的数据点可以通过一条直线(在二维空间中)或一个超平面(在多维空间中)进行最佳拟合。

线性回归的目标是找到这条直线或超平面的参数,使得预测值与实际观测值之间的误差最小化。

基于线性回归的概念和特点,我们可以发现,在机器学习领域,线性回归可以用来做数据预测。通过拟合数据点的最佳直线,我们可以预测连续值的结果。

比如,我们想要知道一家度假村的游客人数和气温之间有什么关系,我们需要知道过去的数据,根据历史数据找到和数据最拟合的公式,假设这个公式可视化为一条折线图,可以直观表示两个数据之间的关系。

得出预测线后,我们就可以据此来预测未来日子里,不同气温下会有多少游客量,帮助预测明年在不同季节时,提前准备承载游客量的应对方案,从而帮助度假村提高整体运营效益。

我们回想一下,图中的折线是如何画出来的?也就是说,计算机是如何知道这条折线可以最佳拟合游客人数和气温之间的关系呢?

这就是线性回归在背后起到的关键作用。

刚开始,计算机画一条随机的直线, 这条直线大概率就是不准的。所以计算机就需要计算这条直线和每个数据点之间的距离, 全部加起来, 量化直线上的数据和真实数据之间的差距。

下一步,已知差距就要减少差距,线性回归的目标是调整直线, 使误差尽可能小, 我们通过历史数据训练它,希望这条线符合训练数据。

最后,通过数据训练后,得出的直线被称为最佳拟合线, 我们可以用这条直线, 预测在任何温度下都会有多少游客出现。于是,你就看到计算机生成出了一条符合游客人数和气温之间关系的直线图了。

在现实中,数据关系往往没有那么简单,游客的人数并不是只和气温有关,为了预测更准确的结果, 我们可能需要考虑两个以上的特性。

比如说, 加上节假日特征后,可视化图表会从2D图变成3D图,,我们的最佳拟合线更像是一个最佳拟合平面。如果我们再增加第四个特性, 比如是否下雨, 那么预测模型的图表将会变得更加复杂,那就难以直观可视化呈现清楚了。

所以,当我们考虑更多的特性时,需要在图中添加更多的维度,优化问题会变得更复杂,拟合训练数据变得更加困难。

这时候,就是神经网络派上用场的地方了,通过将许多简单神经元和权重连接在一起,神经网络可以学习解决复杂的问题,最佳拟合线变成了一个奇怪的多维函数。

现实中,当我们面临复杂预测时,人工智能往往比普通人发挥得更好。比如,预测天气。

三、用损失函数来表示误差

了解了训练数据的优化策略后,不如我们再好奇一点,进一步追问下去,计算机是如何知道自己预测的数据和实际数据有差距呢?知道差距后又是如何减少差距,让输出的预测结果和实际结果最符合呢?

预测值和实际值之间的差距我们可以称作误差,计算机要想知道预测值与实际值之间是否产生误差,还知道误差有多大,就需要损失函数派上用场了。

神经网络中的损失函数是一种衡量模型预测结果与实际结果之间差距的方法。在训练神经网络时,我们的目标是最小化损失函数以使模型更好地拟合数据,从而实现更准确的预期结果。

常见的损失函数有均方误差(MSE)、绝对值误差(MAE)、交叉熵损失(Cross-Entropy Loss)、Hinge损失(Hinge Loss)、对数损失(Log Loss)、Huber损失(Huber Loss)、平均绝对误差(Mean Absolute Error,简称MAE)等。

这些损失函数在不同场景下有各自的优势和适用性,选择合适的损失函数对于提高模型的性能至关重要。在实际应用中,我们可以根据数据的特点和任务需求来选择合适的损失函数。

以均方误差(MSE)为例,均方误差是预测值与真实值之间差值的平方和的平均值。具体来说,如果我们有n个预测值和对应的实际值,MSE的计算公式就是:

MSE = (1/n) * Σ(yi – ŷi)^2

其中,y_i表示实际值,ŷ_i表示预测值,n表示样本数量,Σ表示求和。

在均方误差(MSE)的结果中,MSE越小,模型拟合效果越好,说明预测模型的准确性越高。相反,如果MSE的值较大,那么预测模型的准确性就相对较低。

因此,在实际应用中,我们通常希望MSE的值尽可能小,以获得更好的预测效果。

任何一个模型都有其适用的边界,均方误差也不例外。均方误差(MSE)适用于连续型数据,尤其是回归问题。既然知道均方误差在回归问题上比较有效,我们也有必要先对回归问题有个大概的了解。

在统计学和机器学习领域中,回归问题常用于预测一个连续变量的值基于其他相关变量的影响,建立一个模型,通过分析已知的自变量和因变量的数据,来理解它们之间的关系。

本文第二段“以线性回归为例的训练优化策略”中提到的线性回归指的就是自变量和因变量之间存在线性关系的情况。

回归问题在现实生活中有着广泛的应用,如预测房价,预测股票价格,又或者仅仅预测度假村游客人数和气温高低的关系等。

通过对大量历史数据的分析和建模,我们可以为这些实际问题提供有价值的预测结果。当然,前提是数据的质量是优质的,模型的选择是匹配的。

综上所述,我们通过损失函数来表示模型预测的误差,以均方误差为例,MSE用于表示某个线性回归模型预测的准确率。

接第二段中度假村的例子,如果首次MSE的值为10,通过多次调整后,最后一次MSE的值为0.1,MSE从10降到了1,则说明调整后的预测模型变得更准确了。

然而,我们不能仅从MSE的值来决定一个模型的好坏。这是因为,在不同的应用场景中,我们对于模型的预测精度要求是不同的。

例如,在某些对预测精度要求极高的场景中,即使MSE的值只有0.01,我们也可能认为这个模型的效果不好,而在一些对预测精度要求较低的场景中,即使MSE的值达到了0.1,我们也可能认为这个模型的效果已经足够好。

值得注意的是:即使是标准化的AI模型,在实际运用中,也需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切不可无脑照搬,采用什么模型,首要的就是先清楚待解决的问题是什么,只用清楚了问题的本质才能找对适合的模型,这节奏,是不是有点拿着AI方案进行私人订制那味儿了?

四、用反向传播来减少误差

上段说到,损失函数可以优化AI模型预测的准确性,这话不全对。因为,仅仅是损失函数,只是起到了一半的作用,需要完成另外一半,才可以真正达成模型的训练调优。

这另外一半,就是反向传播(Back Propagation),也被称为反向训练或反向学习,是一种重要的机器学习算法。

它的核心思想是通过计算网络的输出误差并将其反向传播到神经网络之前的每一层,从而更新原神经网络中的权重和偏置,以使得神经网络的预测结果更接近于真实的目标值。

正如我们前几篇文章中所了解到的,在神经网络中,每一层的神经元都会对输入数据进行一系列的处理和变换,然后将处理后的结果传递给下一层。

这个过程可以被视为一个信息的传递过程,而在这个过程中,网络的权重和偏置起着关键的作用。

然而,由于神经网络的复杂性,我们很难直接通过数学公式计算出神经网络的最优权重和偏置。因此,我们需要使用一种迭代的方法来逐步优化这些参数,这就是反向传播算法的思想起源。

所以说,为了训练优化神经网络,在损失函数得出误差值后,反向传播算法会将结果反馈给神经网络前几层的神经元并促其调整,一些神经元的计算可能比其他神经元的计算更容易造成错误,,权重会调整得多一些,错误少的就调整得少一些,层层几次反馈和调整后,就可以让计算机得出比之前更准确的预测结果,神经网络模型也因此得到训练和优化。

以上,就是反向传播工作的基本原理了。不如,我们再往下追问一步,反向传播算法是如何改变原神经网络的权重和偏置呢?

我们已知,反向传播的基本思想是从输出层开始,逐层向前计算每个神经元对损失函数的负贡献(即梯度),这其中的“梯度”,便可以更新神经网络的权重和偏置,从而获得较低的损失函数值。

所以,我们还需要弄清楚两个问题:1.梯度是什么?2.梯度是如何更新权重和偏置的?

简而言之,梯度就是一个函数在某一点上的斜率或变化率。更具体地说,它表示的是函数输出值关于输入值的变化情况。这个梯度告诉我们,如果我们想减小损失函数的值,应该如何调整网络的权重。所以,我们需要先计算梯度,再更新网络的权重。

在反向传播算法中,梯度的计算分为前向传播和反向传播两个阶段。

在前向传播阶段,网络首先将输入数据传递到输出层,然后逐层向前计算每一层的输出和损失函数的值。

在这个过程中,每个神经元都会根据其前一层的输出和激活函数来计算自己的输出,并将这个输出传递给下一层。同时,每个神经元还会计算其输入与输出之间的误差,这个误差会随着数据在网络中的传播而被累积起来。

在前向传播完成后,反向传播阶段开始计算梯度。

从输出层开始,每个神经元都会根据其输出误差和激活函数的导数来计算其在反向传播过程中对损失函数的贡献。

然后,这些梯度信息会逐层向后传播,直到传回输入层。这样,我们就可以得到每个参数对于损失函数的贡献,即参数的梯度。

为了计算梯度,我们需要用到链式法则(Chain Rule)。

链式法则是微积分中的一个基本法则,它描述了复合函数的导数是如何分解为简单函数的导数之积的。

在反向传播中,我们可以将整个神经网络看作是一个复合函数,其中每个神经元都是一个简单函数。

通过链式法则,我们可以计算出损失函数关于每个权重的偏导数(即梯度),然后用这些梯度去更新网络的权重。

得出了梯度后,计算机又是如何借助梯度来更新权重和偏置的呢?

俗话说,用魔法打败魔法,算法应对算法,所以我们需要借助一些优化算法来更新梯度,从而实现权重和偏置的有效优化。

常见的优化算法有梯度下降法、随机梯度下降法(SGD)、Adam这三种。

以梯度下降法为例,展开说一下其实现原理。

梯度下降法是一种在机器学习和深度学习中常用的优化算法。它的核心思想是沿着目标函数的梯度负方向进行迭代,从而找到使目标函数取得最小值的点。

为了形象地解释这一过程,我们可以将其比喻为一个登山者在攀登一座陡峭的山峰。

假设这座山峰就是我们的目标函数,我们希望找到一个最低的位置(即目标函数的最小值)。然而,这座山是如此陡峭,以至于我们无法一眼就看到最低点在哪里。因此,我们需要借助一些工具来帮助我们找到这个位置。

最开始,我们需要确定一个初始位置,这个初始位置可以是一个随机选择的值,也可以是之前的迭代结果。然后,我们需要开始攀登。在每一步攀登中,我们都会测量当前的海拔高度,这就是我们计算目标函数值的过程。

接下来,我们需要判断当前的位置是否已经足够接近最低点。为了实现这一点,我们需要观察并测量当前位置附近的地形变化。在这座山的脚下到最高点之间,地形变化是逐渐减小的。

我们可以将这种地形变化称为梯度。梯度的方向就是山坡最陡峭的地方,也就是我们下一步需要前进的方向。通过不断地测量梯度并朝相反的方向前进,我们可以逐渐降低海拔高度,从而更接近最低点。

在爬山过程中,我们还需要考虑一个重要的因素:步长。

步长过大可能导致我们跳过最低点,步长过小则可能导致我们陷入局部最低点而无法到达全局最低点。

因此,在梯度下降法中,我们需要根据实际情况调整步长大小,以便更快地找到目标函数的最小值。

以登山为例,梯度下降法就像是一场寻找最低点的攀登之旅。通过测量梯度并沿着梯度的负方向前进,我们可以逐步降低目标函数值,最终找到全局最优解。

此刻,我们再来试着回答这个问题:梯度是如何更新权重和偏置的?

我们可以先定义一个损失函数,这个函数用于衡量神经网络预测结果与真实结果之间的差距,就像刚开始找山峰的初始点。然后,我们通过反向传播算法计算出损失函数对每个权重和偏置的梯度。

接下来,需要设定一个学习率,这个学习率决定了我们每次更新参数时移动的步长。一般来说,学习率不能设置得太大,否则可能会导致算法在最小值点附近震荡不前;也不能设置得太小,否则算法收敛速度会非常慢。

最后,我们就可以根据计算出的梯度和学习率来更新神经网络的权重和偏置了。

具体来说,对于每个权重和偏置,我们将其当前值减去学习率乘以对应的梯度,得到新的值。这样,通过多次迭代,我们就能逐步找到使损失函数最小的参数值。

在这一系列的过程中,梯度便实现了对神经网络权重和偏置的优化。而反向传播算法也因借助梯度的帮助,减少了神经网络模型对预测结果的误差。

最终,我们从表象结果看来,AI的模型经过训练优化后,预测的准确率变得越来越高。

五、神经网络的数据拟合问题

有时, 反向传播在使神经网络适合于某些数据方面做得太好了, 在大数据集中产生了很多巧合的关系,这些关系可能并不是真实世界中的因果关系,而是由于数据集的特点或者训练过程中的随机性所导致的。

比如,“香蕉和火灾”。根据数据显示,当香蕉价格上涨时,火灾的发生率也会随之上升。

然而,这并不意味着香蕉和火灾之间存在因果关系。实际上,这两个事件之间并没有必然的联系。这就是一个典型的大数据中无因果关系但是数据显示有关系的巧合例子。

所以,即使我们训练出了AI模型,但结果并不一定如你所愿,搞不好还会闹出笑话,我们还需要关注AI中的数据拟合问题。

数据拟合问题可以分为过拟合与欠拟合,每个问题的发生背后都有着不同的原因,也需要不同的解决方法。

当然,关于数据拟合问题也可以有其他不同的分类,本文主要还是就过拟合与欠拟合展开介绍。

1. 过拟合(Overfitting)

过拟合是指模型在训练数据上表现得非常好,但是在新的、未见过的数据上表现不佳。

这通常是因为模型过于复杂,学习到了训练数据中的噪声和不具代表性的特征,过于依赖训练数据中的细节,忽略了数据的一般规律。

为了更好理解过拟合问题在实际应用中的影响,假设我们用一个数学模型来预测学生的成绩。

在数据训练中,我们可以从历史数据中发现,学生的身高和成绩之间存在一定的正相关关系。于是我们训练了一个简单的线性回归模型,将身高作为自变量,成绩作为因变量。经过训练,我们发现这个模型在训练集上的表现非常出色,预测成绩与实际成绩高度一致。

但有基本常识的我们即使不预测数据都会知道,学生的成绩和身高之间并不会产生直接的相关关系。所以,当我们将这个模型应用到新的学生数据上时,会发现预测的准确性大幅下降,甚至可能出现完全错误的预测。

在这个例子中,我们的线性回归模型可能过于复杂,过分强调了身高对学生成绩的影响,而忽略了其他潜在的影响因素,如学习态度、努力程度等。

因此,当面对新的学生数据时,由于这些数据中可能包含与训练数据不同的特征分布,模型的预测性能就大打折扣。所以,我们在数据训练的过程中,需要识别数据是否过拟合,来避免后续问题。

为了识别过拟合现象,我们通常会将数据集分为训练集、验证集和测试集。

训练集用于训练模型,验证集用于调整模型参数以获得最佳的性能,而测试集则用于评估模型在未知数据上的表现。通过对比模型在这三个数据集上的表现,我们可以判断模型是否存在过拟合问题。

那么,出现了过拟合问题时,我们该如何解决呢?

为了解决过拟合问题,我们可以增加数据量、简化模型、正则化或交叉验证等方法来解决。

【增加数据量】

顾名思义就是引入更多的数据,帮助模型更好地捕捉到潜在的模式,从而减少过拟合的风险。然而,在实际应用中,获取大量高质量数据可能会有一些不现实。

【简化模型】

就是选择较少的参数或者较简单的模型结构来减小模型复杂度,例如减少神经网络中的隐藏层的数量或节点数。这个办法可以降低模型对训练数据的依赖,从而减少过拟合的风险。但是,过于简化的模型可能会损失一些有用的信息,影响模型的性能。

【正则化】

正则化是通过向模型的损失函数添加额外的项,来限制模型参数的大小,防止其过度膨胀。常用的正则化技术包括L1正则化和L2正则化。L1正则化倾向于使一些参数变为零,从而实现特征选择。而L2正则化通过惩罚参数的平方值,使得参数变得更为均匀。正则化可以帮助我们在保持模型性能的同时,降低过拟合的风险。

【交叉验证】

交叉验证是一种评估模型泛化能力的有效方法。它将数据集划分为多个子集,然后使用不同的子集进行训练和验证,最后将各个子集的结果综合起来得到最终的评估指标。交叉验证可以帮助我们发现过拟合问题,并选择合适的模型参数。

2.欠拟合(Underfitting)

欠拟合是指神经网络在训练数据和新数据上都表现不佳的现象。这通常是因为模型过于简单,无法捕捉到数据中的关键特征和规律。

例如,如果我们使用一个只有一层的神经网络来拟合复杂的非线性关系,那么模型很可能无法准确地捕捉到数据中的模式,导致训练和测试效果都不理想。就像一个小学生去解大学微积分的题目,大概率是给不出正确答案的。

我们继续以预测学生成绩为例,来具体解释一下欠拟合现象。

假设我们有一份学生的成绩数据集,但是这次我们的模型过于简单,只考虑了学习时间,而没有考虑其他可能影响成绩的因素,例如学生的先前知识水平、家庭背景、课程难度、考试形式等。

那么我们的模型就可能会出现数据欠拟合的问题,那么我们就无法仅仅通过学习时间,来准确预测学生成绩。

我们在数据训练的过程中,又该如何识别数据欠拟合?其实,欠拟合的主要表现包括高偏差和低方差。

【高偏差】

欠拟合模型的预测结果与真实值之间存在较大的差距,即模型无法准确地估计出数据的均值。这通常是由于模型过于简单,无法捕捉到数据中的复杂关系所导致的。

例如,在回归问题中,如果采用线性回归模型来处理非线性关系的数据,那么模型就无法准确地描述这种关系,从而导致预测结果偏离实际值。

【低方差】

欠拟合模型对训练数据的误差较小,但在测试数据上的误差较大。这是因为欠拟合模型过于简单,不能很好地泛化到新的数据上。换句话说,虽然欠拟合模型在训练数据上的表现不错,但在未知数据上可能表现得非常糟糕。

我们再深挖一点,为什么会出现欠拟合问题?

欠拟合问题产生的原因也有多种,通常发生在以下情况:

  • 模型复杂度不足: 使用过于简单的模型,例如线性模型去拟合非线性关系的数据。
  • 特征不足: 数据中的重要特征未被考虑,导致模型无法准确地预测目标变量。
  • 训练不足:模型在训练集上没有足够的迭代学习,未能很好地适应数据。
  • 噪声干扰: 数据中的噪声干扰过大,模型过于敏感,难以区分真实信号和噪声。
  • 样本量不足: 训练数据量过小,难以捕捉整体数据分布。

欠拟合是我们在训练数据时,必须要关注的问题,因为它可能导致模型在实际应用中的性能不佳,到最后让团队之前的努力付诸东流。

那么,出现了欠拟合问题时,我们该如何解决呢?

当我们知道欠拟合问题的原因之后,解决该问题的关键是增加模型的复杂性,以便计算机更好地捕捉数据中的关系和特征。同时,还需要注意避免过拟合,以免过度复杂导致泛化性能下降。

为了解决欠拟合问题,我们可以通过增加模型复杂度、增加更多的特征、降低正则化参数或增加训练数据等方法来解决。

【增加模型复杂度】

如果模型过于简单,无法捕捉数据中的复杂模式,可以考虑使用更复杂的模型,如增加更多的层或节点,引入更多的特征或改变模型的结构,使其能够更好地捕捉数据中的复杂关系。例如,可以尝试使用多项式回归、支持向量机等更复杂的模型来解决非线性问题,或者在神经网络中,增加隐藏层的数量或节点的数量。

【增加更多的特征】

我们可以通过增加更多的特征来使模型变得更加复杂,从而更好地拟合数据。这些特征可以是现有的特征的线性或非线性组合,也可以是新的、从其他数据源得到的特征。在学生考试成绩的例子中,可以考虑加入更多可能影响成绩的因素,如家庭背景、学生兴趣等。

【降低正则化参数】

正则化是一种防止过拟合的方法,但在某些情况下,过度的正则化可能导致欠拟合。因此,可以适当降低正则化参数,以允许模型更灵活地适应训练数据。

【增加训练数据】

欠拟合通常与训练数据量不足有关。通过收集更多的训练数据,可以提高模型的学习能力和泛化能力,从而减轻欠拟合现象。

所以,当我们知道了如何通过数据来训练神经网络之后,还需要关注在训练过程中出现的数据拟合问题,也可以理解成AI训练中也需要过程监督吧。

当我们发现数据过拟合时,需要借助增加数据量、简化模型、正则化或交叉验证等方法来解决。当我们发现数据欠拟合时,可以借助增加模型复杂度、增加更多的特征、降低正则化参数或增加训练数据等方法来解决。

六、全文总结

如果你看到此处,足以说明你对AI也有着非一般的兴趣和热情,我在此送上真诚的感谢。如果你和我一样,也对AI模型是如何训练优化的背后原理感兴趣,相信这篇文章会给你带来帮助。

在最后,我就本文做一个简单的总结,如果你没有第一时间全部理解,根据总结也可以带走一些收获。

神经网络是AI的核心,其真正发挥作用之前需要经过充分的训练。本文讨论了对神经网络的训练过程及相关优化策略,并深入探讨神经网络中的数据拟合问题。

与人类学习一样,神经网络需要通过大量的数据输入进行学习,以适应特定任务。在训练的过程中,我们以线性回归为例,通过优化策略来提高模型的性能。

在训练优化过程中,我们使用损失函数来表示模型的预测与实际结果之间的误差。这个误差越小,模型的性能就越好。通过调整模型的参数,我们试图最小化损失函数,使得模型的预测更加准确。

损失函数的引入使得我们能够量化模型的误差,从而为优化提供方向。通过梯度下降等方法,我们可以找到使损失函数最小化的参数值,进而提高模型的准确性。这一过程中,反向传播起到了关键作用。

反向传播通过计算损失函数对模型参数的梯度,实现了误差的反向传递。这意味着我们可以根据误差的方向来更新模型的参数,使得模型逐渐趋向最优。

然而,即使经过精心的训练,神经网络在处理数据时仍然可能面临拟合问题。数据拟合问题表现为过拟合和欠拟合,面对不同的问题,我们也需要有不同的解决方法。

神经网络的训练过程是一个复杂而精细的过程,通过本篇,希望各位看官可以理解和巧妙运用这些概念和方法,也可以更好地利用神经网络来解决实际问题。

《孙子·谋攻篇》有云,“知彼知己,百战不殆;不知彼而知己,一胜一负;不知彼不知己,每战必殆。”

知是成事的前提。在此引用,不是要把AI当作敌人,而是要知AI,懂AI,而后才能有效和AI共处,在AI的助力下做出更有价值的事情。

我们都是浩瀚星河中的一粒,在AI的浪潮中簇拥着前行。AI到底是什么,是我们必须要弄清楚的课题。

本文由 @果酿 原创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作者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 Unsplash,基于CC0协议。

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目前还没评论,等你发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