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工不赚钱、创业还赔本,我在新消费经历“水逆”

3 评论 2870 浏览 1 收藏 19 分钟

编辑导读: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但是创业的风险也不是每个人能承受得了的。尤其是在实体行业的寒冬,想要做好消费产品的创业,更是难上加难。本文作者采访了几位创业人,来看看他们的经历。

新消费遇冷已经不是什么新闻了。

从去年年底茶颜悦色创始人亲自下场和员工对战开始,到最近海底捞预告38亿亏损,新消费行业跨过了风雨飘摇的一年。

在这段时间里,奈雪接连关店、文和友被爆有部门被裁超过60%、墨茉点心局裁员40%……除此之外,有媒体统计了2021年部分阵亡及闭店的餐饮品牌,呷哺呷哺、新元素、乐乐茶等新消费明星品牌都赫然在列。

另一方面,新消费行业的投融资事件也在这段时间里急速降温。

据IT桔子不完全统计,今年1月份,中国新消费品牌融资事件65起,较2021年12月的89起环比下降了27%。但相比于2021年1月的52起,同比增长了25%。

显然,在完成了流量红利时期的跑马圈地之后,新消费赛道也开始进入了新的阶段。只是这个新的阶段,到底是行业的寒冬,还是理性的调整,可能需要更长的时间去回答。

但俗话说,春江水暖鸭先知,在趋势仍未明朗之前,商业数据派和四位来自不同行业的新消费一线从业者聊了聊,从他们的切身体会中,或许可以看到现在新消费的真实情况。

一、告别高端?奈雪新品,一杯只要9块

梁微,21岁,奈雪的茶员工

“这几天生意要冷清些,日营业额大概在2万元左右,相比去年其实差不太多。”在奈雪某门店工作了7个多月的梁微说到:“现在已经不怎么排队了,店里的客人也不算多。”

除了客流量的变化之外,无论是在报表的客单价上还是在收银台轮值的时间里,梁微都能察觉到顾客的消费能力已经大不如前。“现在顾客更多都会选低价位的饮品。”

在梁微看来,这种情况,一是因为这两年大环境的影响,客人消费水平整体都在下降;另一方面则是因为价格低的产品反而有冷热可供选择,性价比更高。

“可能是看到了这种消费趋势,最近我们也推出了许多低价格的产品,比如新推出的轻松系列,最低价格只需要9元。”可以说,在一众均价25元的奈雪饮品中,9元的轻松金牡丹算得上是一股清流。

当然不仅仅是奈雪,和奈雪一样作为新茶饮代表的喜茶也同样开始降低价格。2月24日,喜茶宣布完成今年1月以来开展的全面产品调价,其饮品已全面告别30元。在梁微看来,奈雪此次推出的轻松系列,也有为了增强竞争而做出应对的意思。

梁微告诉商业数据派,奈雪最近除了一直在推低价饮品之外,新品产品的研发方向也在往低价产品靠近。“轻松系列已经陆续推出了轻松金牡丹、轻松芝士金牡丹、轻松西柚等多种低价饮品以供消费者选择。”

但这是否能够成为奈雪新的的破局之路却还很难说。

问及店内的裁员情况,梁微给出了否定的答案。“我们店里没有遇到过裁员的情况,不过因为现在生意不比以前,招人都是招兼职的了”她坦言,为了压缩人工成本, 现在店里的员工基本都是全职的。尽管近段时间有新店准备开业,员工调派过去之后店里出现人手不足的情况,但招聘的仍然只是兼职,因为兼职一个小时17.5元,要比全职的更“便宜”。

目前在奈雪,梁微一个月收入4000元左右;每周系统排班两天,一天上班九个小时,夜班会到凌晨12点。“大家都是打工人而已,”下了夜班的梁微满脸倦容,言辞间有些无奈,“打工很辛苦,但也没办法,现在赚到的钱能够维持基本生活已经不错了。”

二、火锅店,一边降薪、一边招人

付强,30岁,叁虎有料火锅店老板

“去年整个门店亏损了15万。”叁虎有料麻辣老火锅的老板付强告诉商业数据派。

火锅店的亏损其实并不让人感到意外。作为火锅赛道的“老大哥”,海底捞2021年关闭了300余家门店。2月21日早间,海底捞发布盈利预警,称2021年预计净亏损人民币38亿元至45亿元,这是海底捞28年来首次年度亏损。

“头部”火锅品牌不易,小的火锅店更难。

对于自家店,付强认为亏损的原因有很多,“同行竞争很激烈,成都遍地都是火锅店,全都在内卷啊,而且原材料的价格也在涨。”

根据农业农村部2021年12月的数据,全国286家产销地批发市场19种蔬菜平均价格为5.12/公斤,同比上升了37.1%,而牛肉价格也远远高于以往的价格,进入火锅旺季,原材料的价格更是只增不减。

为了能留住老顾客,原材料涨价的时候,付强也没有上调店里菜品的价格。“原材料的价格在上涨,但客人吃到嘴里的消费还是没变的。”荤菜平均价格在22元,素菜5元,尽管这个菜单价已经处于亏损边缘,但仍然有不少顾客反映价格太高。

付强告诉商业数据派,原来在生意好的时候,用餐高峰期客人要排队半个小时以上,现在到店用餐的客人减少了很多,每天也就七八十个,基本不需要排队了。“2022年开年的日营业额在7千~8千元,总体上来说要比去年上升了一点,虽然不多,但总归是开了个好头。”但这两天成都受疫情影响,店里的营业额又直线下降。

疫情爆发以来,店内的生意就不比从前,客人消费的频率和价格都在减少,“以前可能一周两次,现在可能两周一次。”

消费低迷也不仅体现在频率上,客人在点菜时也会更多的顾虑价格,客单价正在逐渐下降。原来客人在点单时几乎不会看价格,现在会更慎重一些,对于毛肚、虾滑等热门荤菜的消费在数量上相应的减少,素菜则没什么大的变化。

同时,客流量的减少也给店里的管理带来的问题。除了日常的损耗以外,店里的支出主要集中在人工工资、房租、水电气、物业、原材料。人工工资、原材料和租金算是其中的“大头”。

为了控制经营成本,在成都众多网红火锅店花大价钱在抖音、快手等平台大肆营销之际,叁虎有料削减了对于广告的投入,同时利用轮班制度减少员工的工时,在排班的时候,原来一个月30天的轮班减少到20天。

“可以说是变相降薪吧。”

但有意思的是,明明在变相降薪的时候,但付强的火锅店门口却仍然贴着招聘告示,写着对前厅服务员、厨师、洗碗工等多个职位的需求。

根据付强的说法,现在店里招人难度大,薪资竞争力不足,如果客人少的时候,店里的几个人也能忙得过来;但客人稍微多几桌人手就明显不够了。付强作为老板,但同时也在做着员工的工作,不停地在前厅和后厨穿梭。

一边是控制成本的降薪,一边又是高峰期人手不足亟需招人,这种看起来矛盾的现象,却反而正是现在很多火锅店的现状。

在采访的最后,付强告诉我们,虽然现在经营并不容易,但店里仍然准备在最近进行重新装修升级。付强的说法是“毕竟别人在恐惧的时候我们不能偷懒”,重新装修或许能够吸引更多的客人。

三、如果不是疫情,低价奶茶可以卖得更好

李妍君,23岁,陈多多奶茶店员工

从中午到晚上,忙碌是李妍君的常态。“生意好的时候,一天能卖300杯奶茶。但正常情况下,一天也就一百多杯,一个月3000到4000杯的样子。”李妍君告诉商业数据派,目前线上订单要占到一多半。

“整体上生意和去年相差不大,但断断续续的疫情确实对生意有影响。”李妍君说,有疫情的时候,附近的学校就会封闭式管理,线下的客流也会骤减。但最近这种时候线上的订单会多一些,只是肯定比不了线下的客流。”

“最近疫情我们店的销量才1800左右,比正常时候差很多,但比去年疫情期间1600多的销量要高一些。”李妍君说。

李妍君工作的陈多多是四川本土的一家奶茶品牌,早在2017年的时候,其在川内的门店数量就超过了100家。2019年底,陈多多全国门店数量突破了300家,但是从300家到400家,陈多多却用了两年。

对于自家门店增速放缓,李妍君告诉我们,“确实有一小部分门店因为疫情的原因而关门了。但最主要的原因还是现在的加盟条件要比之前严格不少。”

“以前加盟只要资金到位,证件齐备,加盟很快就能落实;现在加盟从选址,到装修、到培训和设备采购,每一步都需要很严格的评估,有时候一套流程下来,新店开业需要好几个月。”

李妍君告诉我们,陈多多之所以收紧加盟政策,主要也是因为疫情导致的门店经营不稳定。比如她们门店,没疫情的时候好好的,疫情来了客单量就会腰斩,如今疫情反复,新门店经不起折腾,所以选址各方面都非常重要,公司也有意要严格把关。

“加盟的门槛变高了,再加上不是每个人都能承担疫情造成的风险,所以近年新增的门店数量变少了。”李妍君说出了自己的猜测:“可能是为了对冲掉这部分风险吧,现在陈多多的加盟费都是5折优惠,从下个月开始还会在5折基础上优惠一年管理费、广宣费、设计费、培训费。”

除了在加盟方面下功夫之外,陈多多也将精力花在了新品研发上。比如李妍君告诉我们,最近一段时间,陈多多靠“卖豆腐”圈了不少粉丝,招牌“桂花酿豆腐”饮品曾月销总量超过20万杯。

李妍君表示,饮品里面添加豆腐是我们家的原创也是我们的特色。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不管是线上还是线下,豆腐饮品一直都是他们店里卖得最好的产品,一个月至少能卖800杯。

李妍君认为,陈多多之所以会受到顾客的欢迎,除了自己的产品创新之外,还因为“我们的饮品是走的是亲民路线,任何收入阶层的人都能够负担。”从菜单上我们也能看出,陈多多奶茶店的人均消费并不算高,大部分饮品的价格区间都在10-15元内。

联系之前提到的喜茶降价,奈雪开始尝试低价产品我们会发现,虽然高端奶茶市场开始预冷,但一杯经济实惠的奶茶或许仍会成为大家日常选择的消费单品。

四、自己开店才知道,一杯咖啡赚不到5块

刘望,24岁,咖啡店加盟创业者

“以前给别人打工没考虑这么多,现在自己开店之后,每天睁眼就是一万多的房租,以后还要算上员工的工资,压力一下子就上来了。”

刘望是咖啡行业的一名创业新兵,他的新店开业才刚好一个月。但在这之前,刘望其实已经在咖啡行业工作了两年了。

大学毕业后,刘望在咖啡行业摸爬滚打几年之后,自己开一家咖啡店的想法越来越清晰。

刘望说,这两年间咖啡文化越来越普及,再加上熬夜加班的现象越来越普遍,对咖啡有需的人群也越来越多。

“听说我想创业之后,我原来的老板就提议让我加盟他的店,他为我开店提供宣传和设备、原材料购买的渠道,我每个月从营业额中分10%给他。”

刘望告诉我们,他之所以应承下来,一是因为之前在这家店打工,对情况算是知根知底。另一方面也在于和老板熟识,相对来说更有信任。

刘望说,以前打工时的店已经形成了一套成熟的经营规则。店里一共四名员工,负责线上订单和线下订单的人各司其职。一天能做200-300杯咖啡,每日的营业额至少有5000元。”

但加盟之后刘望却发现,开一家咖啡店远没有想的那么简单。

“现在我开的新店,由于线上的营销方式还不成熟,所以订单基本都来源于线下。为了节约人力成本,目前店里只有我一个人,我一天能做80杯咖啡,营业额在2000元左右。”

为了开这家店,目前算上加盟费、一个月的房租、水电费、装修费、设备采购费这些,刘望目前花了接近15万元。

但开店之后刘望也直言,“卖咖啡不赚钱。因为成本就一个字,贵!我现在一杯咖啡,还赚不到5元,这还没算自己的工资。”

当然,刘望也深知,创业的人很多但成功的人却很少。所以在准备开店之前,刘望也下了很多功夫。

比如在选址上,刘望根据之前店铺的选址经验,专门在市中心挑选了一个靠近居民区和写字楼店铺。这家店铺之前做的是西餐,许多装修都能复用,可以剩下一大笔装修费用。

而在正式开业之后,刘望也是不计亏损的打出了半价开业活动。

“打了五折后,一杯咖啡也才十几块,和一杯奶茶的价格差不多,这亏本的钱,就算是前期打广告。”通过半价活动,刘望的新店也顺利积累了第一批顾客。开业一周,刘望的微信群里就已经有五百多名顾客了。

刘望说,由于位置选得不错,现在来店里消费的顾客大多都是周围写字楼里的白领和上班族,在他看来,这些人群也将成为他在未来的稳定客源。

甚至半价活动的最后一天,有顾客在刘望的群里半开玩笑的询问,能不能在半价期间先买一百杯咖啡存着?在获得刘望的认可后,群里当即就有几位群友给刘望转了1000元作为半价购入咖啡的“存款”。

而如今,当线下的销路初步打开之后,刘望也开始将目光转向了线上。刘望有考虑,在不久的将来,当线上购买渠道也彻底打开了之后,就给自己招募一位员工,结束一个人开店的局面。

 

作者:卢滢西、谢怡静,编辑:文斌,微信公众号:商业数据派

本文由 @商业数据派 原创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作者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CC0协议。

给作者打赏,鼓励TA抓紧创作!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现在干什么都难,打工工资低,创业又很大可能会失败

    回复
  2. “万物皆上涨,唯有工资跌”本来是句玩笑话,这两年落到自己头上就笑不出来了,可以很明显的感受到这几年消费真的在下降啊,有疫情的原因也有别的原因,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好起来

    来自安徽 回复
  3. 怎么感觉都好难,哈哈哈,看来现在的人是要保持一个平常心啦,作为一个凡人,过好当下还是很重要的呢,展望未来,立足于当下,大不了回家养老。

    来自河南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