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视剪辑号“夺命”2021:一年做了12条视频,却被下架16条

4 评论 4288 浏览 3 收藏 18 分钟

编辑导语:最近不少知名“剪刀手”面临失业,其中究竟是什么原因?本篇文章中,作者讲解了为什么现在很多剪辑视频被下架,分析了其中缘由,并发表了自己的看法,欢迎感兴趣的读者来讨论!

影视号的这个冬天,似乎格外难熬。

12月15日,中国网络视听节目服务协会发布了《网络短视频内容审核标准细则》(2021),覆盖21个大类共100条规范。其中第93条尤为瞩目:

未经授权自行剪切、改编电影、电视剧、网络影视剧等各类视听节目及片段的。

并被归为“其他违反国家有关规定、社会道德规范的内容”大类之中。

影视剪辑号“夺命”2021:一年做了12条视频,却被下架16条

这也是继今年4月份超过70家影视版权方和500多位艺人发布声明、抵制未经授权剪辑搬运影视作品的短视频之后,影视内容的二次创作再次被打击。

消息一出,直接冲上了微博热搜一位,话题阅读量近3亿。

影视剪辑号“夺命”2021:一年做了12条视频,却被下架16条

令人意外的是,与争执得面红耳赤的网友相比,处于话题旋涡中心的影视博主和剪刀手们倒显得有些平静,“可能经历太多次了,心态已经放平”。

他们讨论最多的,反而是出具“审核标准细则”的网络视听协会是否有相应的资格和权力,以及各短视频平台的审核人员是否真的需要遵守这一文件。

与此同时,他们也在谨慎观望。

今年的影视号们,感受过被针对、被“连坐”的恐慌和愤怒,为版权焦虑过,为前路漫漫发愁过,也开始着手进行“未雨绸缪”的布局和转型,为了能在这个冬天熬下去。

因为春天,可能一时还不会来。

一、谁在制定规则?又规范了谁?

创作者们的质疑,并非空穴来风。

《网络短视频内容审核标准细则》的发布主体是中国网络视听节目服务协会,一个国家级的行业组织,其业务主管为广电总局。

作为一个行业组织,网络视听协会出台的规定并没有强制性,仅能约束其会员单位。

有律师向我们解释道:“该主体非《立法法》项下的立法主体,亦没有被赋予立法权限,因此其制定和颁布的规则并不具有强制执行力。”

影视剪辑号“夺命”2021:一年做了12条视频,却被下架16条

这种类似“一刀切”的禁令本身也陷入了不小的争议中。

一位微博网友提出,《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二十四条有一项“合理使用原则”规定,符合条件且不损害著作权人的合法权益下,二次创作是可行。

因此,他认为网络视听协会发布的这项规定是“剥夺公民权利”,至于作品具体是否侵权得让法院判定。

影视剪辑号“夺命”2021:一年做了12条视频,却被下架16条

截图来自微博用户“传媒D先生”

因此,不仅是创作者们,在相关报道的微博下方,评论前排也被此起彼伏的资格质疑声占领,点赞高达上万次。

“从我的角度看,这本质依旧是一个倡议和呼吁”,有业内人士这样表态。

话虽如此,一线影视号从业者也无法真的忽视这个审核细则的存在。

《著作权法》虽然有一条是关于“合理使用原则”,但还有60条内容是各种措施来保护著作权人权益不受侵犯,大量未经授权的剪辑内容本就不被允许。

而且早在2018年3月,广电总局就发布《关于进一步规范网络视听节目传播秩序的通知》,提出“坚决禁止非法抓取、剪拼改编视听节目的行为”。

这一次,广电总局网站也公开转发了“审核标准细则”。

有网友指出,这个细则可能会成为广电总局进行执法工作的重要参考。

影视剪辑号“夺命”2021:一年做了12条视频,却被下架16条

按照网络视听协会在官方推文中的措辞,这些规定的设立是“为各短视频平台一线审核人员提供了更为具体和明确的工作指引”。

然而,由于协会的规定不具备强制性,短视频平台是否真的会在审核上遵守“一刀切”规定,目前还没有定论。

“就怕长视频平台和影视行业自己遵守得很积极,那还是会波及从业者”,一位影视博主表示,“因为从法律层面上他们是合理的”。

实际上,自从4月份那次声势颇大的、对影视二创的版权声讨之后,影视博主们的日子就已经不太好过了。

二、一场平台、影视公司、创作者之间的多方拉锯战

“我已经有2个月没有更新了。”

一位影视博主告诉我,因为自己做视频的速度还不如下架速度快,“花一个月做了一条视频,发出去不到5天就被下架了”。

她算了下,今年自己一共做了12条视频,却被下架了16条

包括前几年发布的不少视频在内,都遭到了版权方投诉。这些投诉来自长视频网站,要求将全网的二创视频下架,包括微博、B站、抖音等多个平台。

影视剪辑号“夺命”2021:一年做了12条视频,却被下架16条

“剪刀手轩辕”曾放出过自己作品被投诉下架的截图

“被下架的力度很大,好几年前的视频都会被翻出来举报”,这是她这几个月下来的切身感受,即使没有网络视听协会的这项规定,影视作品二创的生存境况也并不乐观。

从版权角度而言,维权有错吗?当然没有,版权方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本就无可厚非。

之所以让很多人不安、产生情绪反弹,是因为从业者担心所有基于影视作品的二次创作会被一刀切打压,二次创作通道就此被关闭。

知乎大V“甄元昊”称二创“只要有剪刀浆糊就能做到”,流量和收入不会分给原创,版权的投诉和赔偿也是“旷日持久”。

但影视二创之所以能出现和流行,本身也是观众和市场的需求所在,也是一个事实。

近年来影视剧越来越长,要想从头追到尾十分耗费时间,观众需要影视解说内容来帮助了解故事、判断质量,精彩的二创甚至会成为影视作品的“自来水”,一些差点被埋没的好剧也是在许多影视作者的共同安利下被看到。

这也是一些影视版权方会在剧播宣传期找影视博主合作推广的原因。“最近《风起洛阳》就发了很多合作单子,找博主做视频”,某业内人士透露。

当然,也确实有一些短视频账号打着二创的幌子、做着赚钱的流量生意。专门做切片搬运的影视营销号就是其中代表,他们将剧集剪切成数十段几分钟的小视频,观众可以一口气追完整部剧。

影视剪辑号“夺命”2021:一年做了12条视频,却被下架16条

知乎上曾有过抖音电影剪辑号的经验传授,影视剧的热度再加上橱窗带货、直播变现、剪辑收徒等方式,一个月几万块也并非难事。

影视剪辑号“夺命”2021:一年做了12条视频,却被下架16条

对版权方而言,这些账号靠着自己的内容在短视频平台上获得了流量和收入,但不付费、也没有带来引流,反而截断了许多流量,造成不小的损失。

反应最大的版权方是优爱腾等长视频平台。有业内人士表示,制作方在出售剧集的时候就已经收到了长视频平台支付的版权费用,因此长视频平台不能接受自己花重金购买的版权被搬运到短视频平台上免费观看

目前为止,多数长视频平台仍在不断亏损中。就在最近,爱奇艺被曝出裁员20%-40%的消息,在连续亏损11年后爱奇艺开启了最大规模的一次裁员行动。裁员同时,爱奇艺再次调高了会员费用。

影视剪辑号“夺命”2021:一年做了12条视频,却被下架16条

图片来自“凤凰网财经”

这也能解释为什么在6月的中国网络视听大会上,优爱腾的高管们互称“难兄难弟”,将炮火对准抖音快手B站等平台,直言现在的环境要盈利“痴心妄想”。

这不仅是一场版权战争,也是一场平台之间的生存战争。

“而我们就在炮火下裸奔”,许多影视博主感到无可奈何。

三、要么佛系要么退圈,留下就只能遵守规则

那还能继续做吗?还要继续做吗?

做切片剪辑的影视营销号们还在继续活跃着,热播剧不能搬运了,那就找老剧经典剧;老剧也被追究版权了,那就找海外剧;英剧美剧热门也有风险,那就找印度、泰国等稍微冷门点的剧集。

影视剪辑号“夺命”2021:一年做了12条视频,却被下架16条

出现了许多解说泰剧的账号

杜绝是杜绝不了的,只要这波流量还能继续赚到,他们就会一直在,春风吹又生。

而做影视解说的创作者们,以及二创剪刀手们,则陷入更多不安和迷茫中。

最大的不确定是不知道内容边界在哪里。

《著作权法》第二十四条说:

在为介绍、评论某一作品或者说明某一问题,在作品中适当引用他人已经发表的作品,可以不经著作权人许可,不向其支付报酬,但需注明著作权相关信息,且不得不合理地损害著作权人的合法权益。

问题就产生了:什么叫合理使用?什么叫不损害他人合法权益?这就有了争执的空间。

一种常见的解决方式就是使用预告片,这也是最近几个月影视博主们最常用的规避风险方式,不过引用预告片是不是完全不算侵权,也依旧是个问题。

而网络视听协会发布的“审核细则标准”,只是参考也罢,一旦被短视频平台重视,为了不被卷入更多版权纠纷中,“一刀切”审核也是有可能出现的。

“我知道已经有平台在审核上新增了许多新‘设计’来狙击有版权风险的二创视频,平台要维护自己的利益,也能理解”,这意味着二创作者有可能不再有任何保护和支持。

“小博主好像只有两条出路,要么佛系,要么退圈”,有人已经心灰意冷。

于正出品的《当家主母》就在片中标注了“版权声明”,禁止擅自使用剧本、海报、剧照、画面、花絮、配音、片段、音乐、场景等所有剧集相关元素。

“其实对剪刀手来说,倒是谢谢他提前说,这样大家都不浪费时间了”,有博主这样说。

影视剪辑号“夺命”2021:一年做了12条视频,却被下架16条

这么严的版权声明下,剪刀手做不了,影视解说博主也没有完全被阻挡住。

B站224万粉丝的影视区UP主“路温1900”在吐槽的时候就完全没用任何画面片段,整条视频都由表情包组成,加上声音吐槽。业内人士表示:“确实从来没说影评必须要配画面。”

这也是许多影视号创作者目前在考虑的转型方向:降低画面使用含量,尝试更多评论性内容,或是真人出镜。

影视剪辑号“夺命”2021:一年做了12条视频,却被下架16条

“开心嘴炮”在尝试自制视频,还开了生活号

只是目前成功案例还不多,都还在摸索。

至于为什么不去直接获得授权?或是和版权方合作?这自然是个更好的思路,但在操作上,各方仍在博弈中。

版权方本需要二创的流量来获得更多热度,剧播期间会主动与一些平台或是创作者合作,请他们投稿相关视频。一些博主靠这样的推广合作,以及产品广告,一个月也能赚十几万,活下来不是问题。

“和菜头”就在自己的公号推文描述了这种现象:

没有什么用爱发电,发电的都拿了电费。也没有什么义务传播推广,帮人宣传,发布就是授权付费宣传。无论是交钱买授权,还是拿宣传费得授权,最终都让二次创作变成商业行为,必须赚钱,从此堵上免费分享传播这个口子。

还有一些版权方的操作就更受争议些,剧播时接受各路博主们的二创和剪辑,一旦剧播完就要求视频下架,“甚至过去几个月了,还会追着下架”。

实打实坑了一波创作者,这也是为什么有网友吐槽:“需要你的时候你是免费热度,不需要你的时候你是侵权二改。”

几个月前,字节跳动副总裁、总编辑张辅评还在“短视频版权保护的挑战与协同治理”论坛提到一些版权方甚至会对片方施压,不允许片方将版权卖给短视频平台。

这也让影视号的授权之路并不好走。

到目前为止,对于影视号和版权相关的各种限制甚至禁令、法律条文有不少,但没有真正能解决问题的举措出现。

维权是好事,但需要更完善的规范标准,一刀切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你追我赶的猫和老鼠游戏也无法长久。

“剪刀手轩辕”曾在微博中表示,希望平台和版权方可以协商一个平衡点,比如开放3分钟以内授权,或是从一开始就公告拒绝一切二创,而不是宣传期过后再被一刀切下架。

不乱剪、不滥用、也不过分圈地保护,才可能让创作生态更健康发展下去。

 

本文来源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合作媒体@新榜,作者@松露,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 Unsplash,基于 CC0 协议。

给作者打赏,鼓励TA抓紧创作!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都去剪辑海外剧,然后海外剧在国内火了,国产剧成了没人看的垃圾剧……

    来自安徽 回复
  2. 真可真的是影视剧行业的名场面,腾讯不是还告上了抖音吗,倒是还真的想看看这个结果是怎样。

    来自河南 回复
  3. 都开始剪辑国外无版权得了……

    来自北京 回复
  4. 希望平台和版权方可以协商一个平衡点,而不是被一刀切下架。二次创作者不乱剪、不滥用,规则制定者也不过分圈地保护,才可能让创作生态更健康发展下去。

    来自广东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