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这届丑东西大赛种草了

2 评论 6368 浏览 0 收藏 11 分钟

编辑导语:俗话说“物以稀为贵”,当人们开始“审美疲劳”时,“丑”便成了“稀罕物”。你在逛淘宝的时候,有没有刷到过让你过目难忘的“丑东西”?它们一战成名了!本文以淘宝的丑东西大赛为话题讨论了目前爆火的丑东西。推荐对丑东西感兴趣的用户阅读。

当人们还沉迷于欣赏网上各种建筑、玩偶和猫咪的丑图时,各式各样的“丑东西”已经被机智的商家做成商品批量生产出来了。不仅做成了商品,还有人专门办了个比赛来选“丑”。

早几天我在逛豆瓣丑组(丑东西保护协会小组)的时候,突然看到了一则置顶帖,赫然写着“丑东西大赛”几个字。原来是一场淘宝和豆瓣小组合办的选“丑”比赛,今年已经是第二届。名声在外的豆瓣丑组来给这个比赛做吆喝,的确可以说是老本行了。

我被这届丑东西大赛种草了

俗话说得好,美得千篇一律,丑得千奇百怪。这个年代,美已经不稀奇了,稀奇的是怎么才能丑出特色。先来感受下去年丑东西大赛的冠军选手:

我被这届丑东西大赛种草了

外凸的眼球,浑圆的脑袋,观众在惊吓过后才猛地反应过来这是一只可达鸭。

不过准确地说获奖的不是一件商品,而是羊毛毡的淘宝买家。宇宙的尽头是铁岭,淘宝丑东西的尽头是买家秀——羊毛毡,这一可塑性非常强的手工原料,在买家们的巧手加工下重新焕发了生机。

我被这届丑东西大赛种草了

去年丑东西大赛的颁奖典礼视频后来被传到了B站(没错,淘宝还给这些丑东西专门办了一个颁奖典礼),本就乐于接受新鲜事物的B站用户又有了快乐源泉,纷纷表示“送给兄弟/闺蜜的新年礼清单有了”。到现在这支视频已经有超过370万播放量和3.1万条弹幕。

主持人的串场词和事先拍好的VCR里的解说词,正经中透着一丝荒唐,荒唐中又透着几分感人——说不定直到盛典结束,几位获奖嘉宾都可能感觉自己参与了一场诈骗活动。

我被这届丑东西大赛种草了

是我斗胆了。

或许是看到了大家对这些丑东西的热情,今年淘宝再接再厉,在12月20日又为丑东西们接着办了第二届颁奖礼,并且今年的丑东西大赛还有了一个洋气的英文名——2021 Taobao Cute Show。

丑东西大赛不仅让丑东西可以丑得名正言顺,还为它们增添了尊贵感。

和去年不同的是,今年的丑东西大赛在颁奖典礼前还增加了红毯环节。当入围的丑东西坐着大小不一的购物车登上红毯的时候,你恍惚会觉得他们并不是什么丑东西,而是一件件很有自己想法的工艺品。

我被这届丑东西大赛种草了

“印度飞饼披风嘉宾,正凭借以假乱真的相似度,在红毯上奔腾,仿佛一张山东在逃煎饼。”

我被这届丑东西大赛种草了

在网友们的集思广益下,40件来自豆瓣、即刻和抖音等等平台用户的提名商品里,最终有5件获得了最终大奖。

微笑的橘子头套力压宠物假发套、好罩头蚊帐、神奇宝贝喇叭裤和时尚鸡脚鞋等等其他入围者,获得了最高奖项“拔得头丑”奖。戴上这款橘子外形、集合了人眼和嘴巴(却没有眉毛鼻子)的头套,你就能在嘈杂的人群中成功隐藏自己(bushi)。

重要的是,它不要998,只要29.9。

我被这届丑东西大赛种草了

除了味道有点大。

不过如果没记错的话,它的原型应该来自2009年在国外视频网站流行的《烦人的橙子》系列短片。

我被这届丑东西大赛种草了

当晚给微笑的橘子头套商家代表侯先生颁奖的,是同样在去年丑东西大赛上得奖的绿鱼头商家张先生。当侯先生从张先生手中接过奖杯的那一刻,观众仿佛看到了头套届的传承。

我被这届丑东西大赛种草了

从得奖情况来看,除了微笑的橘子头套,其他4个获奖的丑东西似乎都不甘只做一只花瓶。除了拍出来的照片要丑艳四座,丑东西们理应志存高远——不仅要丑出特色,还必须有用。

比如这款可爱小熊猫花洒。摒弃了人们一般认知中的黑白配色,首先在配色上做了创新,比黑白更具亲和力的粉白,以及熊猫微笑着的和蔼神态,一定能让你家孩子爱上洗澡。

我被这届丑东西大赛种草了

再比如这面不会碎的镜子。这面镜子和去年的冠军得主羊毛毡娃娃有异曲同工之处,初看淘宝商品页,你并不会觉得它哪里丑:

我被这届丑东西大赛种草了

甚至觉得非常实用

然而到了买家手里,画风就成了这个样子:

我被这届丑东西大赛种草了

网友:小丑竟是我自己

分别获得了“丑名远扬”奖和“丑味相投”奖的梦幻粉蝴蝶短靴和人脸真皮口罩,更是立志于把你打扮成这条街上最靓的仔。

我被这届丑东西大赛种草了

等等,梦幻蝴蝶靴是不是太贵了点?

商家们似乎都非常乐于在脚上下功夫,这次丑东西大赛的入围商品里,还有五件是跟脚有关的。看看这些再看看自己,脚下的鲨鱼时尚踩屎鞋瞬间就不时尚了。

我被这届丑东西大赛种草了

再来看看这次入围丑东西大赛的其他作品:

我被这届丑东西大赛种草了

讲到这,我突然觉得比起之前某些网红们博眼球式的审丑,这些丑东西丑得还挺可爱的。

也许在一些人眼里觉得离谱的丑东西,在它的设计者眼里其实并不丑。据说在颁奖礼开始前,主办方一直在反复地联系熊猫花洒的设计商家,但商家一直觉得他们的花洒热别可爱,差点拒绝来领奖。

这就像,属于中产阶级的审丑趣味,在下沉小镇的人们看来其实是非常正常的存在。

而且,大概美和丑本来就是一体两面的。英国文化评论家史蒂芬·贝利在他的作品《审丑》里表达过这么一个意思:对丑思考得越多,看得越久,丑这个概念就变得越发诡谲多变,琢磨不定。最后我们甚至还能从丑东西中看出“美”来。

心理学中的“恐怖谷现象”也能从反面说明这一点——当机器人和人的容貌非常接近时,会让人极度不舒服,过于完美的仿生反而会带来惊悚之感。

这些或许也解释了为什么会有豆瓣丑组这样的存在。丑组组长在小组介绍里写过这样一段话:

“美丽的事物大家都喜欢,可别忘了丑东西也想要有人爱。请让我们从爱自己开始,发现这个世界。从暗淡中发现闪光点。让我们互相尊重,尊重喜爱粉红色毛绒玩偶的男生,也尊重不刮腿毛自自在在的女生,尊重诸如此类的爱好。让我们尽可能的去给予他人理解。”

总之,花极少的成本就能换来的快乐,这样的丑东西请给我来一打。

 

作者:李合子;公众号:品玩

本文由 @品玩 原创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CC0协议。

给作者打赏,鼓励TA抓紧创作!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哈哈哈,这个丑东西好像柠檬精,在站上还时不时的见到他,可真的是太惹人喜欢了。

    来自河南 回复
  2.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绿头鱼头套这一年被玩坏了哈哈哈哈,我觉得那个橙子头套好有意思啊哈哈哈哈哈,现在就去下单!

    来自广东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