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视频不应该再把“短视频”当敌人

8 评论 3001 浏览 3 收藏 17 分钟

近年来,长视频与短视频两大平台阵营之争愈演愈烈。21世纪以来,长视频平台由蓬勃新生至今缓慢前行已十余年,而将短视频视作敌人的局面自其诞生以来已达数年。本文从长视频的起家、商业版图以及与短视频对峙的三大方面浅析长视频平台未来走势。推荐相关领域从业者阅读交流~

2月9日,抖音驻今日头条的官方账号发布一则消息,回应了之前有关抖音上出现《长津湖》内容的争议。

抖音官方核查表示,平台上出现的《长津湖》相关内容是制片方博纳影业与抖音合作推出的内容,而且视频总计时长只有六分钟,素材也是来自相关历史资料和宣传片,并且因为播放量极高,出品方与平台宾主尽欢。

这不是抖音第一次遭遇长视频平台的铁拳了,在早些时候,腾讯视频就曾经起诉抖音,要求其下架热播剧《扫黑风暴》有关的全部内容,但抖音方面表示,这也是剧集出版方与抖音的合作推广项目。

再往前倒腾一下,去年4月,长视频网站更是拿出了六大派围攻光明顶的架势,17家影视行业协会、54家影视公司、5家视频平台再次联合发布保护影视版权《倡议书》。

这件事的源头来自于当时的热播剧《小舍得》,有不少短视频用户在平台上发布了多段截取自电视剧的短视频,“集锦式”追剧,还有不少以影视解说为主的用户,使用剧中素材,加上自己的解说,迅速剧透给观众。有的解说视频的播放量达到了4-500万。

这场围攻活动的《倡议书》主要内容就是呼吁大家保护版权,抵制短视频平台上未经授权的影视剧剪辑。

虽然看起来冠冕堂皇,但网友并不买账,有人认为这是腾讯这样的互联网巨头利用维护版权之名实现垄断,有人认为如果没有短视频的电影解说为自己排雷,自己宁可不看影视剧。

不管网民们如何表态,从这将近一年的时间线来看,长视频与短视频的激战仍将继续。

长视频平台对于影视剧剪辑和解说如此耿耿于怀很好理解,从优酷、腾讯、爱奇艺等著名传统长视频平台的角度来看:我们辛辛苦苦买下了影视剧的版权,却被短视频平台拿去作为素材二次创作,更可气的是,不少剪辑后的短视频播放量一路飘红,甚至超过了版权方的播放量。

而且短视频碎片化的时间利用、简洁明了强刺激的内容属性,也让更多人懒得去观看完整剧集,而是在短视频平台上看个解说就算追完,进一步造成了版权方的用户流失,恶性循环。

其实,优爱腾等长视频平台以版权为由的逻辑看上去成立,然而,从结果来看,长视频平台针对短视频的围追堵截并没有让自身的处境有何改善,优爱腾依旧处于亏损状态,而爱奇艺去年年底更是爆出了裁员40%的新闻。

一、从野蛮生长到版权卫士

21世纪的头十年是一个传统媒体余威尚在,新生媒体生机勃勃的十年。

彼时电视仍然是视听方面的扛把子,虽然土豆和优酷在2005年左右先后成立,但当时中国的网民人数尚不到全国人口的五分之一,土豆的口号“每个人都是生活的导演”听着就带有小众文艺青年的气质。

同当时的电视相比,网络视频的好处就在于具有自主选择性,想看哪个看哪个,想看多久看多久,于是众多视频网站也开始蛮荒生长的时代。

如果你对那个时代的视频网站还保有记忆,那么你一定会知道,彼时是没有版权保护可言的,众多美剧、英剧随手一搜就是,就连版权流氓迪士尼的电影全集也能在优酷等视频网站上找到,据说国外的片方曾经找到过国内的视频网站,但网站表示,那些剧集都是“热心用户”上传的,我们也防不胜防。

可以看到,如今国内的长视频网站,在当初几乎都没把版权当回事。

进入2010年代后,互联网环境越发成熟,公然播放盗版以吸引用户的方法显然不再适合视频网站,于是2011年开始,版权大战开始上演,只不过当时的三大巨头还不是优爱腾,而是优酷、土豆和搜狐。

2011年的互联网视频产业格局

三巨头之争让版权费用一路走高,2011年的爆款剧《甄嬛传》单集价格达到了30万,引来媒体的一阵惊叹,但如果媒体知道几年后的单集价格,恐怕要惊掉了下巴。

随后几年,视频网站的格局天翻地覆,优酷和土豆合并,搜狐因为种种原因掉队,而百度支持的爱奇艺和腾讯旗下的腾讯视频同优酷形成了新的三分天下。

2014年,随着流量明星时代的开启,资本大量涌入影视行业,行业开始了一段畸形竞争,大量粉丝基数大,但演技欠佳的演员涌入业内,因为电视剧一般根据集数卖钱,所以为了多赚钱,也无限制的抻长集数,导致注水剧横行。

而迫切需要流量明星来提升播放量的视频网站也不惜重金,引进影视剧,2017年的《如懿传》单集版权费用已经达到了900万,而当年平均的单集版权费同2006年相比,暴增了6000倍。

虽然当时的市场看似花团锦簇,但因为作品质量欠佳,大多数观众在受骗多次之后都长了记性,而参与了版权大战的几大视频平台则元气大伤。

2018年,国家连续出台政策,治理影视行业乱象,慢慢地,天价版权也开始得到控制,长视频网站也逐渐从零和博弈转向了合作竞争,比如采用“头部剧集置换”策略,根据质量、用户喜好、体量等多重因素进行考量,由独播转为拼播。

此外,各平台也根据自身调性,推出了一部分优质的原创综艺和剧集等。

可尽管如此,过去几年的过度烧钱不可能通过短时间回血,所以长视频网站目前仍旧处于亏损状态。

从长视频这十几年的发展来看,他们从不是版权保护的道德楷模,起家时靠盗版资源原始积累,反对“过度版权保护”, 在版权保护逐渐重视后,几大长视频平台又凭借自身的资本优势,买断上游版权,意图造成垄断。而如今的亏损和曾经的劣币驱逐良币也有重大关系。

无法盈利更像是操作不当而咎由自取,把火撒到短视频平台显然并不公允。

二、想要盈利不容易

除了历史积弊外,长视频平台的盈利模式也一直为人所诟病。

优爱腾三家的盈利模式非常单一,一手收取广告商的广告,另一手收会员费,而会员的一个非常重要的特权就是:免广告。

这也让这种收费模式陷入了一个十分诡异的境地:广告商出钱为了让自己的品牌露出,而会员出钱为了让他的品牌不露出,总之总有一头在吃亏。

在2019年左右,几大视频平台为了增加收入,进行了极具争议的骚操作——会员超前点播,即会员想要看最新更新的剧集,需要付每集3块的额外费用。

这种“VIP中P”的套路虽然短期在某个别剧集上大幅增加了收入,但引来如潮恶评,中消协在官网发文,希望视频网站“少一些套路,多一些真诚“。

2020年,北京互联网法院就《庆余年》超前点播一案做出宣判,认定这种二次消费构成违约。

如果说越来越重视版权的中国观众乐于为支持正版而充会员,那么“正版费用,盗版享受“则让很多人对长视频网站更加失望。

如果你细心对比几家长视频网站上的电影时长与官方给出的时长,你就会发现视频平台几乎对全部的外语片甚至老港片进行了删减和改动,我春节期间在优酷上重温了张国荣和袁咏仪主演的《金玉满堂》,中间就删掉了三分钟内容,导致该段落的起承转合非常突兀。

比剪刀手更加令人哭笑不得的是擅自更改结局,春节前有人发现1999年的经典电影《搏击俱乐部》在腾讯视频上居然被加了一段字幕,将结局改成了另一个走向,尼古拉斯-凯奇的代表作之一《战争之王》也没能幸免于难。

这次更改结局不仅传到了外网,引发围观,也让很多人质疑长视频网站的影视质量,毕竟没人想要交了饭钱之后,吃缺斤短两的饭。

三、短视频从来不是敌人

如果说曾经的长视频网站的规划是:先用资源留住用户,等用户达到一定规模后,培养其付费习惯,然后完成收割。

那么短视频平台的兴起,就彻底打乱了这个计划,当年土豆网初立的时候喊出的slogan是“每个人都是生活的导演”,十年后,土豆网已经昨日黄花,但黑色幽默的是,这一个口号由短视频平台实现了。

移动互联网的普及让草根人群可以实现“成名15分钟”,一部智能手机就能拍出一部几十秒的小短剧,其人力成本、金钱成本和时间成本都是长视频平台无法比拟的。

就如同当初电视的话语权让渡给互联网一样,这次话语权从精英到草根的再次转移很快给短视频网站带来了巨大的流量。

佳木斯的老四、朱一旦(以及后来出走并投身中篇视频的张策)、张金条等不是影视专业人士但才华横溢的人获得了展示自己的机会,原来是快递员、公司老板、员工的他们很快获得了巨量的拥趸。

包括开头提到的影评剧评类短视频,“X分钟看完一部电影”真的会成为“票房”“收视率”的最大元凶吗?这显然是一个本末倒置的设问,甚至它的存在一定程度上和影视产业相辅相成,是市场主动选择的一个结果:

在如今生活节奏越来越快,注意力争夺越来越激烈的今天,长达半小时以上的视频观看对很多人来说都是比较奢侈的时间分配,而影视剧质量的良莠不齐导致很多观众在观看一部影片时不知道质量如何,如果等看到一半才发现是个烂片,浪费的时间会给人带来极强的挫败感,所以电影解说也起到了一个甄别的作用。

有不少人都有自己信任的电影解说创作者,并在他的推荐下确定自己是否完成全片的观看,某种程度上,这也是数据民主化的体现。

比如中国台湾的谷阿莫,就曾经以轻松幽默的电影解说风靡中文互联网,官方媒体《郑州晚报》就对其曾有过这样的肯定:

当你没时间看电影时,看谷阿莫的短片,配上诙谐的解说和影像剪辑,几分钟的时间便可以了解一部电影的梗概,还能精确地Get到笑点和槽点,比看影评什么的轻松多了。

当然2018年,包括迪士尼在内的五家影视公司将谷阿莫告上法庭,最终谷阿莫被判侵权成立。

所以打那之后,短视频平台也对侵权和二次创作之间的界限非常重视,仅在过去三个月,某头部短视频平台就下架了影视侵权视频338万余条,封禁影视剧侵权账号11039个。

同时,该平台也表示:

基于影视的“二创”内容,有用户的创新与贡献,也是用户真实情感的表态。“二创”是新事物,应该鼓励、支持。片方、用户、创作者都有需求,不应假借维护版权的名义,将用户的创作一棍子打死。

总之,长视频想要通过版权来和短视频抢蛋糕的可能性越来越小了,短视频产业的整体正规化已经是一个不可逆的趋势

四、结语

从上述文章看来,历史弯路、盈利受阻加上短视频的围剿,长视频平台的未来似乎略显悲观。

但只要中国人还有看影视剧的需求,长视频就依然有机会,最近两年大火的《隐秘的角落》、《沉默的真相》和《开端》等就说明了市场的潜力。

而且,在这个短视频市场越来越大的时代,国外依旧有一些长视频网站高歌猛进,外国同行的成功经验虽然不能照搬,但依旧有很大的借鉴意义。

曾经在2018年市值一度超越迪士尼,成为全球第一大媒体的网飞就是个很好的榜样。虽然“个性化需求”、“内容为王”以及“挖掘待挖市场”是所有内容平台的口号,但真正做到的寥寥无几,而纯用户付费制度的网飞则做到了。

比如他们会根据不同国家和地区的观众喜好设置剧集呈现方式(日本人喜欢特效字幕,波兰人喜欢加上旁白解说);愿意为精品剧砸钱的同时尊重创作者,比如不用播放量向创作者施压,为了不破坏叙事结构,宁可一口气放完;再比如率先为视力障碍人士提供了可以听的网飞。

2021年,网飞的净利润达到了51.16亿美元。

所以,长视频平台如果想要突围,与其把精力放在对短视频的维权上,不如审视自身问题,才能杀出一条血路。

 

作者:指北BB组 丹尼尔,微信公众号:互联网指北

本文由 @互联网指北 原创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 pexels,基于CC0协议。

给作者打赏,鼓励TA抓紧创作!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确实有好多短视频剪辑的长视频收获了很高的播放量,这也是长视频把短视频当对手的原因之一吧

    回复
  2. 如今国内的长视频网站,在当初几乎都没把版权当回事。现在版权很重要

    来自河南 回复
  3. 长视频平台如果想要突围,与其把精力放在对短视频的维权上,不如审视自身问题,才能杀出一条血路

    来自陕西 回复
  4. YouTube很值得参考

    来自山东 回复
  5. 以前喜欢短视频,觉得二十分钟一集很爽,现在喜欢长视频,也不要开倍速,慢慢悠悠的感觉挺好。

    来自中国 回复
  6. 不同的人喜欢的类型肯定也不一样,就算是同一个人在不同的时候也会喜欢不同的视频呀,所以说做好自己就行了

    来自河南 回复
  7. 还是喜欢长视频,短视频禁不起追呀。倍速加上跳过,没几天就看完了。

    来自中国 回复
  8. 这个就像快餐和正餐,不应该有冲突一说,不同的场景,不同的人群,提供不同的产品,最主要的还是挖掘到用户的真正需求

    来自山东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