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均300元进“厂”体验纺织工?这届年轻人太会玩

9 评论 3856 浏览 1 收藏 12 分钟

编辑导读:最近流行起了Tufting,顾名思义,Tufting又叫“簇绒”,是一种制作地毯、保暖服装的传统工艺,不仅美观大气,还柔软喜人,这引起了很多喜欢DIY的年轻人去门店打卡。Tufting的社交性比较强它可以认为是一种情感体验,即一种新型的社交模式,也许这就是Tufting爆火的主要原因。一起来看看。

进入提前3天才约上的Tufting店,女孩子们忙碌认真的身影,让我一瞬间以为自己进了纺织厂,直到店员给我带上围裙的那一刻,感受更真实了。

“你不会是最后一个知道Tufting的吧?”类似的帖子在小红书上满天飞。Instagram上,与之相关的话题就已有超20w+的讨论,众多明星、潮牌、博主都体验过,就连超模刘雯都紧跟潮流。

怎么现在的年轻人,都开始流行花钱当“纺织工”了?

一、闲来“搞个毛线”?

在门店里,有一整面墙用来摆放各色的毛线,整体装修温馨明亮,在“工位”上是一个巨大的簇绒架,将簇绒布固定上后,店员会将你想制作的图案用投影仪投在布上,把图案描出来后,然后就可以直接端起“枪”,开始“突突突”。

此“枪”非彼“枪”,专业一点叫tufting gun,只要用穿针器将毛线穿进枪前端的小孔里,右手握住枪柄,左手握住平衡杆,顺着布向上扎扎扎即可。

而我诚然像个刚上岗的小妹,听着前辈给我指点迷津,看着隔壁“工位”的女生织出一幅虎年生肖图来,天生要强的我端起“突突枪”横竖忙活了大半天,尽管腰酸背痛,但在看到自己作品的一刹那,心里的成就感不言而喻。

Tufting又叫“簇绒”,是一种制作地毯、保暖服装的传统工艺,不仅美观大气,还柔软喜人。Tufting能够转型要归功于DIY艺术家Tim Eads,2018年,他在网上建立了Tufting社区,除了分享教程,还提供器材售卖。

“突突突”的“枪”声和成品的惊艳,提起了人们对做“艺术家”的畅想。对于整天对着电脑手机消耗脑力视力的年轻人来说,似乎急需一项“体力活儿”来释放压力,而回归现实反倒是件新鲜事。

据广东第一家Tufting的店主描述,Tufting从去年9月刮进国内,在杭州、温州等新一线、二线城市走红,广州现有30多家tufting门店,其中20多家都在年初涌现

在大众点评搜索“tufting”,不止广州,北京、上海等城市都能找到几百个条目

而来店里的基本上是年龄20-30岁的女性,多大学生、公司白领,也有男性顾客,通常是和女朋友一起前来,一般门店最多可以容纳10-15人,一般在2-6个小时左右,对于空降的客人一般都要等上1.2个小时。

Tufting能够走出工厂,也得益于国外一些艺术家的媒体影响力,能将普通传统工艺用新潮的方式表达出来,在某种程度上带动了DIY的产业经济。

而我们对于DIY的追求从未停止,Tufting不亚于如今的数字油画,前几年的《秘密花园》。

一位为时尚、消费品牌提供咨询业务的人士分析称,“绘画本身就可以解压,而很多人不知道画什么怎么画,而秘密花园是直接给你黑白的底稿,你只要涂色就可以,保证美观的同时还给了你发挥想象的空间。

而Tufting新鲜的操作同理,这会迫使你沉浸其中,自然地形成与外界隔离的屏障,一样达到解压放松的效果。

还有些把Tufting玩明白的,直接花费上千元购买了设备在家实现了“突突突”自由,还有的直接留在店里当起了店员。

拉长维度,小学时期的皮筋手链仍历历在目,而后越玩越花,十字绣,羊毛毡,陶土……一切花钱就能买到的东西经过自己的双手成了“无价之宝”。

但Tufting有个bug,人均200元的价格让一众大学生望而却步,冲动消费后的他们亦不会再当回头客,因为“太累了”。且单次制作时间长,每天接待的客人有限,这极大地限制了客流,也很难挖掘到新客。

先入局的店家们坐不住了,眼看自己孤注一掷的店面正被后来者各种花式打击,本就少有的客源很快便被抢了去,自己只能留在原地无助的等待……

二、毛线团也“忧虑”!

除了顾客复购率不高以外,成本高是一类“网红门店”的痛点。

据广东第一家Tufting店主介绍:门店通常开在核心商圈附近的开放式小区、商住两用大楼或者是创意园区里,通常需要承担较高租金。且为了给予客户体验感,店铺还需招聘培养员工,人力成本开支不少。

但好在Tufting店铺的整体投入成本和美甲店、餐饮店相比还算小的,像毛线、gun、投影等均价不过百,也不需要考验店家自身的技术含量。

我粗略以人均300的价格来算,每天最多接待两轮客人也就是12人,再按照工作日无休计算,一个月的收入在6-8万元左右,减去房租以及一系列耗材、人工成本,每月净利润在3万元左右,这给所有Tufting店家能否快速回本打上了问号。

北京“玩个毛线”的宋老板说:“我们在全北京的销量榜单上,一般都是第四、第五的水平,但都还没回本,可见别的店是什么水平,”宋老板属于最早入局的那一批,因此口碑较好,收费也较高。

“老顾客10%都没到,我觉得大家还是图个新鲜感,像这类绒绒毯也不适合摆太多,做那么多干吗用?

Tufting利用的是人们的好奇心及炫耀的心理引流,但网红店“一次性消费”始终是个难题,对于消费者来说,Tufting是一项“重体验,低实用”的活动,当好奇心被满足时,也意味着这群客户的流失。

因此不少门店正在寻求差异化,譬如除了可以做地毯,还能做手拿包、手机壳和镜框等,并且引入时下流行的时尚元素,间店面做成“打卡”风格,便于客户出片的同时起到宣传作用。

中国人喜欢做手工深受中国传统工艺和民族民间工艺的熏陶,不仅仅是中国,斯里兰卡、摩洛哥、印度、日本等国家都有着不可小视的工艺品市场,而DIY 已由传统民间手工逐步扩大化,我国手工艺品的市场背景下仍未发展成熟。

根据上海、北京等主要DIY市场调研显示,消费人群正在扩大,但受局限较大,主要有以下三个原因。

第一,DIY商品同质化较高。Tufting之所以能在市场中脱颖而出是因为它刚被挖掘,发展潜力巨大,早入局的商家们避免了DIY 市场同质化的问题,但成功的案例必会有跟随者,很快Tufting也要面临僵局。

第二,缺乏品牌体系化经营。与众多DIY店面一样,Tufting商家多为广泛经营,对手工没有任何专业的了解,也没有专业的生产体系,无论是经营还是供货,都混乱不堪。

第三,受众购买力低。根据去年长沙互动手工艺管大学生消费报告,有50%的用户更倾向于低廉价位的手工DIY商品,而能购买150元以上的手工DIY商品的用户只有5%左右。

对于Tufting的发展前景,宋老板认为:“这东西肯定有过气的时候,但一年内至少没问题,若是不火了就再搞新项目,永远跟着年轻人的市场做。”

再者Tufting能大火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它的社交性比较强,很多店家反应是情侣或闺蜜来打卡,它是一种共同的情感体验,是新型的社交模式,加上很多女生会把自己的Tufting作品拿到社交媒体上去晒,很符合现在的“晒文化”。

而Tufting起源于19世纪的美国佐治亚州,是地毯机械化的一大发展,而如今已有近300余年的历史,被艺术家挖掘出价值的它印证了一句话:时尚是个轮回

不停轮回着的那些经典时尚元素,比如格纹,正是因为符合人们的审美而且不易过时,才得以一次又一次重获新生,而我们能看到的,都是经过时代的检验留下来的,这是“幸存者偏差”。

撇除幸存者偏差,《通用设计法则》中提到一个心理学原理是:感官记忆比文字记忆更深刻。如果一样新东西可以让我们联想到一些以前的东西的话,我们会更加愿意接受新的事物。

如此一想,似乎自己那一段“在厂”经历也是一场新潮与复古结合的精神旅行,柔软的毛线团与强劲的Tufting gun冲击的突突声,似乎将全身心的压力都释放在了这一块簇绒布上。

参考:

手工DIY市场调研报告——第一文档网

tufting是什么,你不会是最后一个知道的吧?——界面新闻

“玩”毛线成新时尚 年轻人为“亲手体验”买单——光明网

连刘雯都爱上的“Tufting”,真的有这么火吗?——设计癖

 

本文由 @互联网那些事 原创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CC0协议。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Tufting和自己做陶瓷差不多,主要是放松解压的同时也能带来成就感。不过价格相比还贵上一些,再加上比较累,我就不是很感兴趣。

    来自浙江 回复
  2. 时尚是个轮回,总结得太对了。但是耗时长,用户大都图个新鲜,只不过使花期很短的网红产品。

    来自江苏 回复
  3. 成本高,基本没有复购率,时间长,一天接待不了几个顾客,感觉慢慢会做不下去

    来自广东 回复
  4. 真的很贵 而且费时间 随随便便两三百去一次 我真的去不起……

    来自广东 回复
  5. 这种网红店一般也就去个一次两次,打个卡,然后基本上再也 不会去了

    来自江苏 回复
  6. 一次性消费,很多都是这样,就像那些网红店也是,一般就是去打个卡,别的也没啥意思

    来自中国 回复
  7. 不太喜欢这类手工,还是更喜欢去吃一顿好吃的哈哈哈

    来自贵州 回复
  8. Tufting说实话挺解压的,不需要动脑,只需要动手,而且也简单。

    来自陕西 回复
  9. 只知道这几团毛线可贵了!一时兴起,但是感觉长久发展不简单

    来自湖北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