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教育的“三道红线”

6 评论 3987 浏览 2 收藏 16 分钟

编辑导语:自“双减”政策施行开始,传统学科类教培行业受到严重打击,但是对于职业教育行业而言,确实受益良多,一片利好。但是有资金监管、招生比例、实习底线这三道红线的有利监管措施来规范职业教育行业发展。本文将对此进行介绍,值得一看。

去年8月以来,王晓接到的咨询电话要多了不少,王晓挂了电话放下手机:“以前一天最多也就接到3个咨询电话,但不知道什么原因,去年8月以后,每天的咨询电话能有七八个,这让开音乐培训机构才2年的我有点受宠若惊。”

2021年7月24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这个俗称“双减”的政策,一夜之间让众多学科类教培机构关门整改或倒闭,更让无数行业从事者转型或失业。

而以辅导音乐、舞蹈、美术为主的艺术类培训行业可以说是受益行业之一,“双减”政策发布后,很多学科类培训机构也纷纷转型,投身其中。在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部教育经济研究所副所长成刚看来,“双减”的政策导向是要增强学生在身体、心理方面的能力、素养,艺术教育,可以说“双减”政策助力了艺术教育的发展。

“与2021年上半年之前的业绩比起来,8月份开始,来机构进行补习的学生数量确实有了一定涨幅,并且部分家长也表示确实是之前补课的机构没办了,又想让小孩学点东西,刚好小孩对这也稍微有点兴趣。”王晓说到。

但“双减”政策背后最大的受益行业还是职业教育行业。从2019年1月在《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中,职业教育被定位成和普通教育同等地位的类型教育;到2019年5月《关于全面推进现代学徒制工作的通知》;再到2021年3月《教育部办公厅关于做好2021年中等职业学校招生工作的通知》,尤其当“双减”政策颁布后不久,10月中共中央办公厅 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推动现代职业教育高质量发展的意见》,可以说近两年的职业教育是利好政策不断。

可以预见的是未来职业教育必定“前途广阔,大有可为“,而在其初露锋芒之时就要加以管理、引导,以免像房地产行业,待其成长为庞然大物时才用”三道红线“绑住它扯向正轨,这种赶鸭子上架的方式,自然引来”暴雷“不断。

“三道红线“最先出现在大众视野中是2020年8月,当时住建部、央行召集12家房企召开相关会议,“三道红线”监管正式被抛出,其最大目的就是对房企的负债水平进行强力监管。

房企为了稳定资金链、盘活自身现金流、降负债,不断谋出路。在市场下行、政策收紧的环境下,要考虑负债压力下的融资成本,也要考虑被大量现金流占用的拿地成本。一名前TOP30房企天津市场投拓负责人表示,投资人员现在过的最苦,直接原因就是集团没钱给前线去拿地,区域、城市公司只能自谋生路,在房企同行中,七八成人都走了。

职业教育虽然有着近百年的发展历史,但步入融合、跨界的快速发展之路也不过近10年的事。近些年国家大力提倡职业教育多元化办学格局,鼓励民营企业办学,职业教育也将进一步高速发展,但资本所存在的欺诈性、盲目性、导致资源配置不公平、引发恶性竞争等负面效应也在提醒着大家,针对职业教育的“三道红线“也非常重要。

一、第一道红线:资金监管

支撑地产行业快周转模式的支柱之一就是对商品房预售资金监管不力,开发商随意挪用预售资金,若窟窿最后难以填补,则会导致房子烂尾甚至开发商“暴雷“,而此等乱象在教培行业也不少见。

“比起少量的成交涨幅,但更多打电话来人也只是咨询一下,这一通电话之后就没后文了,不过也正常,我这创办也没多久,不管是师资、价格还是宣传形式与覆盖跟那些大的培训机构也没有正面对抗的能力,也就占了个距离的优势,勉强维持生计”王晓说。

但和包括学科类教培行业在内的众多行业一样,能够凭借背后资本形成规模经济效应的大型培训机构正不断蚕食中小机构的生存空间,同时当初发生在学科类教培行业中的众多问题,也又一次慢慢浮现出来。

不管是学历职业教育还是非学历职业教育,预收费和退费难的问题严重性不低于K12 学科培训。一方面不少机构通过诱人的宣传、夸张的承诺诱导学生缴付几万甚至十几万的学费,有的还引导办理教育贷款。另一方面,类似于地产行业,不少教育机构以预收费作为金融杠杆,盲目扩大办学规模,容易致使资金链断裂,无法满足退费需要,直接损害学生利益。单看一件退费难案件,或许涉及金额并不庞大,但从职业教育覆盖总用户来看,问题不容小视。据智研咨询发布的《2021-2027年中国中等职业教育行业市场运营态势及未来发展潜力报告》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共有1953所民办中等职业学校,招生101.46万人,再加上其他非学历性职业教育的学生,累计约有近千万人次牵涉其中,一旦收费问题集中爆发,将引爆整个职业教育行业。

“双减”政策出台后不久,2021年10月,教育部等六部门出台《关于加强校外培训机构预收费监管工作的通知》,对校外培训机构预收费从资金流入、资金沉淀、资金划拨等各环节进行全过程监管,从资金源头处限制机构乱象出现的可能。

而几乎是同等节奏,职业教育领域也采取类似预付费资金监管的措施。2021 年 7 月,教育部印发《关于加强社会成人教育培训管理的通知》,明文规定社会成人教育培训机构应当“依法建立财务、会计、资产管理和第三方审计制度,规范收费和退费行为”,“各地教育行政部门要会同有关部门健全社会成人教育培训机构资金监管机制”。2022 年 3 月,人社部《关于开展技术技能类“山寨证书”专项治理工作的通知》再次强调,严格治理“违反法律、法规增加收费项目、提高收费标准、抽逃资金”等问题。

为了避免职业教育重蹈K12教培行业覆辙,各民营职教机构应时刻保持政策敏感度、规范自身财务管理,实施消课退费机制公开透明化,保证企业朝着符合市场规律、可持续发展的方向迈进。江西康展教育集团董事长黄文兵也表示,既然国家大力提倡职业教育多元化办学格局,鼓励民营企业办学,职业教育机构也应以“教育主体”为自觉,提升自律水平,积极承担社会责任,树立良好的企业形象于行业形象,共同维护行业规范,保障行业良性发展。

二、第二道红线:招生比例

2021年3月随着《教育部办公厅关于做好2021年中等职业学校招生工作的通知》的推出,其中一条“坚持职普比例大体相当”可以说引发了社会上不小的讨论,尤其引起了众多家长的担心。同年10月,中共中央办公厅 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推动现代职业教育高质量发展的意见》,其中提到“职业本科教育招生规模不低于高等职业教育招生规模的10%”,再一次激起许多家长的担忧甚至焦虑:自己的小孩再不努力读书,不说大学,说不定以后连普通高中都上不了,只能去读那“遭受社会偏见”的中职。

而早在1985年5月,国家发布《关于教育体制改革的决定》中明确要求:力争五年左右,使大多数地区的各类高中阶段的职业技术学校招生数相当于普通高中的招生数。“高中阶段普职比例大体相当”的政策延续至今。

所以,“普职比例大体相当”的政策早已有之,只是后面随着中职毕业后不包就业与普高、本科扩招后,中职招生量大幅下降。靠着大量成绩靠后的学生就读才有目前的在校生数量,但总体来说,也仅仅为普高学生数量的一半,同时学习氛围与普高相比也差了不少。

而保持“高中阶段普职比例大体相当”,可以说既是当时设立职业教育的初心,更是把职业教育的重要性放在当前国家经济社会发展大格局中所得出的现实需求。

前不久的4月20日,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三十四次会议表决通过新修订的职业教育法。其中就明确职业教育是与普通教育具有同等重要地位的教育类型,要着力提升职业教育认可度,更好推动职业教育高质量发展。相信在2022年5月1日施行后,能对职业教育招生难与所受到社会偏见的现状有较大改观。

三、第三道红线:实习底线

职业教育最为人诟病的除了学习氛围相对不足,另一个就是广泛存在的实习乱象了。

前不久云南一职业院校17岁学生实习“劳累病死”案件引发社会关注。家属称:“2019级五年制护理6班学生小杨被学校以实习的名义安排到企业打工,在每天12小时的高强度劳动下劳累到生病,多次请假看病却被驳回,无法就诊,最后因及时就医而死。”除此之外,学校和工厂承诺的赔偿金也久未到账。

除了高强度的工作,专业与实习岗位不对口、强制实习、差价工资等问题备受职校学生质疑。虽然学生普遍抗拒这种流水线实习,但认为没能了解政策详情的学生认为学校安排符合政策规定。尤其在学校以“不实习不能毕业”相威胁下,大多数学生只能无奈接受。实习结束后,学生为确保能顺利毕业,也不敢事后举报。

而早在2016年,《职业学校学生实习管理规定》就已出台。去年年底,教育部等部委修订了该规定,全面加强对学生顶岗实习的管理,同时教育部门三令五申,但一些职业学校顶岗实习乱象依然存在,一些职校仍向企业或劳务中介机构输出学生工。

能让学校、企业铤而走险的自然是其背后庞大的利益链条,学校通过企业给学校的报价与学校给学生的实习补贴之间的差价赚的是盆满钵满。原本意在提高职业学校学生技能,让职校专业和产业密切接轨的职校实习,在少数地方演变为向流水线工厂提供廉价劳动力的“卖人头”交易。

中南大学社会学教授李斌认为,被利益驱动的实习,不仅伤害学生合法权益,也扭曲正常的人才培养机制,一定要杜绝这种现象。如保证各方信息之间的透明互通,也要保证实习的相关信息如实习方案、相关制度规范能够向社会公开,并明确告知投诉举报方式,严格执行违反规定的惩罚措施。

江西康展教育集团董事长黄文兵表示,现在的职业教育早已不像以前那种“一锤子买卖”的野蛮发展阶段,构建职教产业园、打造职教产业链已经成为未来职业教育发展的方向,这就要求,职校能够和学生长期合作、互相学习、共同进步。比如江西康展教育集团就最先提出“3+3+N”的模式,即中职教育3年、毕业跟踪培养3年、持续跟踪服务N年。也就是说,来了我们这,我们将关注你的一生,通过这种方式构建整个职业教育生态圈的大循环。

红线意味着底线,当底线越高时,职业教育的上限也才能越高,当然同时也意味着对其的管制也会越来越严、要求也会越来越高。随着最新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职业教育法》在2022年5月1日落地,应该也会有更多的“红线”浮现出来。

 

本文由@有灵 原创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CC0协议

给作者打赏,鼓励TA抓紧创作!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这些教育机构还是要严格遵守法规才行,毕竟他们接触的都是学生,年纪小,还是要用心才是

    回复
    1. 对,不能忘本

      来自江西 回复
  2. 教育机构一定不能忘本,不然真的就偏的离谱,就算赚钱也得取之有道吧

    来自河北 回复
    1. 是的!

      来自江西 回复
  3. 我真的深有感触,是在我们这边的一个职业院校,然后和打擦边球的公司进行合作,还和学生签订合同,赔偿还很高,导致有的学生就只能忍下去,可怕。。

    来自河南 回复
    1. 唉,这一块确实要加大监管力度

      来自江西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