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人决战“地摊江湖”

11 评论 3833 浏览 6 收藏 20 分钟

编辑导语:最近两年,地摊经济的烟火气经久未散,社交媒体上关于“地摊”的各类帖子和视频被不断浏览。与前两年的闲情逸致不同,2022年的年轻人摊主,背负的是生活的重担。本文作者分享了三个年轻人摊主的故事,一起来看一下吧。

“你卖冰粉奶茶水果捞,我卖气球多肉头小发圈。当代年轻人各有各的暴富秘籍!”

地摊经济的烟火气吹了两年都经久未散,一条不算太宽阔的街上,总是横七竖八地停着几辆车,后备箱一打开,五彩斑斓的灯链缠绕一圈,车前放上块涂鸦招牌,这就是一个简易流动摊,不大的摊位里藏着独属于年轻人的浪漫色彩。

小红书上搜索“地摊”高达35万条笔记;在抖音搜索“摆摊”,话题下的播放量甚至超过150亿次;而在贴吧和豆瓣,诸如“地摊萌新教学”“地摊货源评测”“十年地摊大神经验分享”……的各类帖子也被无数摆摊爱好者疯狂浏览。

前两年,年轻人喜欢将地摊玩成艺术,特别是一线城市,《2020商业地产志年度报告》中提到,2020 年全国多个商场空间,举办了超过 1000 场与市集相关的主题活动,艺术市集、音乐节、创意生活屡屡成为地摊的衍生表现形式。

但2022年,出走格子间的年轻人摊主们似乎早就没有了这份闲情雅致,生活的重担压在他们肩上,摆摊是一条别无选择的救赎。

01 别人下班蹦迪密室剧本杀,我下班替老板卖西红柿

张晴|26岁 电商运营

五六月份的济南,太阳到下午六点还高高挂在天边。

张晴穿着从头遮到脚的防晒衣站在小区门口发呆,陆陆续续的下班大军骑着电动车从她身边缓缓经过,落在她身上的目光总是带着审视与探究。她热得透不过气,索性将防晒衣脱了,扔在脚边,半盖住即将要被太阳晒蔫巴的西红柿。

终于有人路过问了问价格。张晴不太好意思地报出一个数字。对方撇撇嘴,甩给她一个自行体会的眼神。的确,二十多块钱一斤的西红柿,这里没太有人感兴趣,她望着那筐总共卖了没有几个的有机精品,思忖着要不要忍痛自掏腰包买几斤,好歹让今天的日报数值显得不那么难看。

张晴是一家淘宝店铺的运营,公司的主要经营产品就是各种红糖产品。两年前,老板突然迷上种菜,斥巨资在新疆租了一块地,种西红柿的同时还能顺便种种瓜子。但将近三十一斤的西红柿销量并没有张晴老板想象得那么好,疫情期间,线下超市零售不容乐观,翻看公司的淘宝店铺,销量最高的一笔也只有12单。

张晴公司产品图:图源受访者

他们现在满大街摆摊卖的西红柿就是公司转型后卖不出的产物。从5月份开始,几乎每个部门都接到了下班要去社区摆摊的“重任”,人人心知肚明,公司一共27个实体区,而各区负责人下半年的升职考核里一定会有西红柿的浓墨重彩,因为这是公司想要发展社区团购,形成稳定销路的第一步。

算上今天,她已经连续在小区门口摆了六天的摊,平均每天三十斤的任务量,完不成就只能找同事、找朋友甚至找家人来贴。这段时间,办公室不断有人离职。张晴不是没有想过换工作,可正值毕业季,各大企业的裁员潮又弄得人心惶惶,摆摊总比失业强。她在本地上的大学,再热都不轻易摘口罩与连体防晒衣,生怕被熟人认出来。

傍晚的小区门口热闹非凡,跟张晴一起摆摊的年轻人络绎不绝,她旁边是一家冰粉摊子,两个漂亮女生将后备箱打扮得熠熠生辉,还像模像样地做了灯牌。如她这样抱个筐来卖西红柿的,在整个摆摊大军里格格不入。

有车一族的同事纷纷加入后备箱摆摊热潮,还有更“机灵”的,直接去高档小区门口卖,每天报上去的成绩虽然及格,但离亮眼还差一大截。理由很简单,年轻人追捧地摊消费,不代表他们会为二十多的西红柿买单。

豆瓣平台上,“今天消费降级了吗?”话题,参与小组成员已达36万名。在微博平台,消费降级话题讨论次数达到2.6万次。小红书平台上,一则名为“2022年消费降级,理性消费”的帖子超10万人点赞跟帖。至于高档小区,门口的保安比城管还要尽职尽责。

部门规定九点收摊,拍照去群里打卡,不新鲜的西红柿收上去做成蕃茄酱。小区里走出一群跳广场舞的老太太,这是张晴每天最大的客源,几个老人围着筐挑挑拣拣。当得知价格,有老太太指了指马路另一头,告诉她去对面卖,对面挨着医院,住着不少退休老大夫。言下之意,那里的人有钱。

晚上八点多,群里定点开始接龙“明早谁去仓库取货?”,取货的人不用摆摊是部门心照不宣的规则,可惜张晴不会开车。收摊的时候,钉钉群里不断传来各个小组的战果打卡。张晴果断扫码自己付了一百块钱,这才有底气在群里发送出一个令人满意的成绩。

曾经带过她的前辈悄悄在微信问她买不买西红柿,很明显,对方今天的业绩一般,她看了看脚边打包好的西红柿,到底还是硬着头皮买了几斤。比起吃不完的巨款西红柿,职场上的人情往来似乎更值钱。

张晴望着自己剩下的西红柿,思考着明天要不要真的去对面继续?

02 摆摊卖唱,偌大的城市容不下麦克风

艾克|20岁 抖音主播

六点多,临沂泰盛广场已然人声鼎沸,艾克选了一个紧挨喷泉的好地方,对面就是两排长椅,零零散散地坐着几个路人,他们或许只是路过,但在艾克眼里,这就是世界上最好的听众。艾克来这里唱歌有大半个月了,一边唱,一边直播。

目前,抖音上的粉丝累计有2000多。

起初,街头唱歌,顺便直播的想法是女朋友提出来的。她觉得艾克性格过于内向,只有在唱歌的时候才会重拾自信。艾克高中没有考上,之前在一所中专技校里学计算机。今年三月份,开始到一家传媒公司实习,可没有多久就因为公司裁员从单位被动辞职。

“艾克唱歌不错,嗓音很像薛之谦。他会火的!”这是女朋友对他的评价,两个人花了几千块钱买装备,正式开始路演生涯,夜幕降临,华灯初上,临沂这座人文城市总是有人四处游荡。白天学歌,晚上六点准时到泰盛唱歌,女友会打开抖音,这场直播会持续到晚上九点。

“把设备重启一下,有噪音。”

“这里光线不好,太模糊。”

“注意跟粉丝互动!”

即便女友从来没有学过直播运营,但当起助理也有模有样。艾克的麦克风音效不是很好,这是他从闲鱼上花不到一千块淘来的,作为一个刚入社会的00后,他跟女友两个人都没有多少积蓄,整套设备都是二手货。虽然不好用,但胜在便宜,动辄万元的直播装备实在超出了二人的预算。

艾克在唱歌|图源受访者

艾克街头唱歌时,脚边放着两个二维码。一块是微信收款码,另一块是抖音账号码,比起摆摊卖唱,他更倾向于自己是抖音主播,尽管线上三个小时的收益往往还不如线下。可女友大半业余时间都扑在短视频与直播里,她总是执拗地认为那些网红暴富的神话能被自己侥幸复制。

他们不是没有想过签直播公司。来广场唱歌半个月,已经有无数家直播运营公司找上来,可无论听上去的条件多么诱人,艾克都直接拒绝。他之前的公司就是网红传媒,艾克很清楚这一纸纸合同背后意味着什么。

自拉面哥一炮而红,临沂的天空被网红梦笼罩了无数层。在这个17191.2 km²的城市里,专职主播人数超过2万人。直播公司更是多如过江之鲫,在2020年1月份至10月份之间,不足一年时间内,山东直播相关企业注册高达2701家,临沂共计361家,占比13.4%;2020年年初,临沂电商直播相关企业新注册量约为89家,占整个山东的三分之一。

同样的,倒闭的速度丝毫不比成立慢,这一批倒下了,下一批接着站起来。

泰盛广场是艾克好不容易才找到的驻唱落脚点。此前,他们在大学城立交桥上唱,时不时就会有城管过来驱逐,有一天傍晚,艾克前脚架起手机支架,城管后脚就来了,偶尔交警也会过来。艾克也在小区里唱过,为免邻居投诉,他没开外放音响,只把声卡输入直播间后清唱,但没多久,物业管理人员就来了。

艾克很向往那些允许街头表演的城市。2014年10月25日,全国第一张“街头艺人演出证”在上海推出。无独有偶,郑州市曾给全市共计160位艺人颁发《郑州街头艺术表演证》。从此,这些街头艺人可以在正弘城、大卫城、百年德化风情购物公园、新田360广场、万象城、中原万达等29个固定表演点位凭表演证件演出。

家里强烈反对他直播,一向好面子的父亲得知儿子“卖唱”,甚至扬言不要回家。艾克中专毕业后,一直找不到合适的工作。当初家人替他选计算机专业,理由就是赚钱,家里有表哥在北京待过。可他技校出身,这个行业似乎天生为他关上了一扇门。

调查显示,从企业招聘对学历的要求看,互联网产业产品技术核心岗位的招聘需求中,55.8%的求职门槛为本科,其次是占比34%的大专,要求候选人学历达到硕士或以上的占比1.7%。经验要求上,互联网产业产品技术核心岗位对于经验在“3-5年”需求最高,达到35.3%。

连续唱了一周,艾克的嗓子终于先于他的意志垮下来。明天,或许要去医院唱了,他苦涩地笑了笑。

03 教培没了后,“冰粉西施”兼职红娘

韩文|26岁 教培课程销售

韩文怎么都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会面临失业。2022年的教培机构持续风声鹤唳,她所在的公司也曾在整个行业内大名鼎鼎,从上半年开始,各大学习中心、分校的员工都人心惶惶,发展第二副业的决心,是韩文在同位走的那一刻迸发出来的。

很难想象,那个在学习中心待了六年多的小伙子,被人事用一纸“上班摸鱼”的监控截图送出了门。

韩文漂亮,又适逢后备箱摆摊大军在城市的各条脉络上流淌,她拉来闺蜜,一个同样漂亮的98年姑娘,她们一起把后备箱装扮一番,“美女de摊儿”就此成立。最开始的生意出乎意料地火,两位颇为养眼的小姐姐往车前一站,当天准备的冰粉往往四十分钟就能卖完。

美女de摊儿|图源作者

朋友半开玩笑地送了她一个外号“冰粉西施”,女孩子天生爱美,韩文很喜欢这个绰号。闺蜜将每天摆摊的日常传到了抖音,很快吸引了不少同城顾客光顾。前半个月,韩文算了一下,平均每天的净利润得有150多块。

她与闺蜜两个人平分,一个月大概也有两千多收入。本职工作岌岌可危,原本月薪轻松过万的韩文突然觉得这两千块钱格外重要。可惜好景不长,两千块还没拿到手,她们的生意就肉眼可见地冷场。

街上摆摊的车太多,摊位从几个增加到几十个,从卖零食、玩具,鲜花、水果、耳环首饰,到炸鸡、烤冷面,俨然成了一个热闹的集市。一条前前后后三家冰粉摊,当初之所以选择冰粉就是因为操作简单,好上手,哪曾想过同质化的问题。

韩文摆摊总共投资了5000多,后备箱的装饰品、制作冰粉的材料、电源、移动小冰箱……七七八八花了不少钱。还没有来得及回本,结果生意就日薄西山。为了挽救流量,韩文想过不少方法,比如“再来一份”“第二份半价”“加两元再换一份”。

可惜这些方法都解不了根本的困境。

转机出现在一周后,闺蜜在小红书上看到“脱单盲盒”的商机,灵机一动,在冰粉摊子旁支起一个“月老办事处”。两个询问了身边一圈朋友,征集到五十多个联系方式,这些联系方式成了他们二次创业的启动“资金”。

韩文的月老办事处只有两个盒子,左边是男生的联系方式,右边是女生的联系方式。五块钱可以拿走一个联系方式,也可以留下自己的。这种无成本的投机取巧虽然赚钱不多,却为冰粉摊子带来不少新鲜看客。

韩文的“月老办事处”|图源受访者

网上这种玩法不稀奇,《第一财经》报道,有还在上大学的创业者在自己的店铺上线了这样的“1元脱单盲盒”,每天大概有十多单。网上店铺显示售价为3.99元的“脱单盲盒”已售近6000件,算下来营业额约2.4万元。

韩文不指望赚多少钱,起码撑过自己职场上的瓶颈期。公司的变相裁员还在继续,甚至开始全岗位考察销售指标,奇葩的理由堪比八点档的狗血剧。看着身边一个接一个的离开,指不定哪天就会落到自己头上,韩文决定辞职。

可新工作谈何容易。智联招聘发布的《2022大学生就业力调研报告》,截至4月中旬,46.7%有求职计划的应届毕业生已收获offer,远低于2021 年同期的 62.8%;已签约的应届生占毕业生总数的15.4%,也低于2021年同期的18.3%。

何况整个行业半死不活,她的工作经验都可有可无。韩文的地摊生涯还在继续,每月至少还有笔收入。可当过西施,做过红娘,下一个引流的方法又在哪里呢?

04 总结

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微信支付小商家数5月环比1-2月增长2.36倍,交易总笔数5月环比1-2月增长5.1倍。截至2020年5月底,中国已有1200万家小店和路边摊收入相比2019年实现了增长。

到2022年,后备箱再次掀起年轻人的地摊往事。除却跟风与娱乐,一大帮年轻人在地摊里寻找青春,所幸来日方长,这终究只一个起点。

#专栏作家#

道总有理,微信公众号:道总有理,人人都是产品经理专栏作家。独立撰稿人,互联网与科技圈深度观察者。

本文原创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 Unsplash,基于 CC0 协议。

给作者打赏,鼓励TA抓紧创作!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我们这边商场一楼大广场处都已经有地摊夜市了,只不过价格并不是地摊价

    来自福建 回复
  2. 如果可的话,我还是不想去摆地摊的……看起来很难啊

    回复
  3. 也不是没有想过,如果真的失业,摆个地摊卖卖冰粉也未尝不可,反正去哪都是新的尝试

    来自广东 回复
  4. 小本生意,却是大买卖,但是真正能将摆摊做成功的还是少数,没有基础用户支撑的话。

    来自江苏 回复
  5. 摆摊还是挺难做的,收入不稳定,而且如果一个摊位卖的火了自然就会有别的类似摊位出现

    来自山西 回复
  6. 摆摊的成本很低,且可以通过业余时间干这件事情,所以这也是很多年轻人不错的选择呢。

    来自浙江 回复
  7. 摆摊确实是很有意思的感觉,但是要和好朋友一起才感觉有意思,然后再直播,哈哈哈。

    来自河南 回复
  8. 摆摊经济现在这么火,年轻人也勇于尝试,是双向的啊

    回复
  9. 20多块钱一斤的西红柿,这么贵?感觉摆摊经济体验一下还是挺好的,要是天天搞谁也受不了

    回复
  10. 现在的地摊经济已经不再是中老年人支撑的了,年轻人也开始支棱起来了

    来自山东 回复
  11. 摆摊没有店面,不用交房租水电,挺适合年轻人尝试的副业

    来自陕西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