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修勾夜店请来“百大DJ“,B站网友:这谁?

5 评论 3255 浏览 3 收藏 19 分钟

编辑导语:今年年初,一家开在B站的修勾夜店爆火。在修勾夜店里,网友通过发送弹幕指令即可操作自己的小狗形象,随着音乐进行简单互动,实现“云蹦迪”。本篇文章据此展开了一系列的讲述,一起来看一下。

千万束白色光线彼此交错在黑暗的舞台,又变换成彩色,一只粉色兔子摇头晃脑地操纵着DJ台,身后空中漂浮着发光的立方体,白光时不时从里面爆开来。我仿佛置身于一家外星夜店。

而舞台下方,是无数只狗挥舞着蓝色“助燃剂”,在地上走来走去、打滚或旋转,不停有人高呼,“创建角色”“创建角色”。而我也在那群翻滚的狗中,寻找自己的身影。

熟悉B站的人或许已经猜出,我在修勾夜店。

这家开在B站的修勾夜店于今年年初爆火,开启直播仅两个月时间,up主“修勾夜店老板”就涨粉60万,成为国内最大“云夜店”。玩法新颖又简单。

过程中,网友通过发送弹幕指令即可操作自己的小狗形象,随着音乐进行简单互动,实现“云蹦迪”。

尽管最近,与修勾夜店相关报道减少,但它并未过气,从去年到现在,修勾夜店陆续办了多场活动,合作品牌包括王者荣耀、第五人格这样的人气手游,也包括B站自己联合出品的纪录片《人生一串》。

而上周六,修勾夜店更是联合轻饮酒品牌Blue Dash打造了修勾夜店史上最大的音乐节,或许也是国内目前阵容最豪华的虚拟电音节。

只是一个B站频道,却成为多场虚拟演出的“场地方”没有技术壁垒,却在平台无出其右。

这次的电音节更让人看到,修勾夜店似乎还有继续做大的潜质,但修勾夜店老板对未来并非没有困惑:用户正在失去对这一玩法的新鲜感,那么,接着该怎么做?

一、线下蹦迪的人不是线上蹦迪的“狗”

5月28日的这场Blue Dash 100% BEATS元宇宙音乐节堪称今年阵容最豪华的电音节。

演出阵容包括来自加拿大知名电音厂牌猫厂Catmonster的百大DJ Dexter King、还有华纳亚洲电音厂牌Whet Records首签艺人,被《 DJane》杂志评为中国第一DJ的 Lizzy Wang、国内知名电音创作人Panta.Q、日本知名音游曲师USAO等等。

特邀嘉宾也非常有看点,在特邀的卡座嘉宾的名单上,不仅包括819万粉丝的百大up主“中国BOY超级大猩猩”、90万粉丝的B站知名up主TØm、还包括V5电子竞技俱乐部、中国李宁官方-猿主理等。

在宣发上,Blue Dash还联合了众多夜店、电音头部新媒体,如满分激光枪、东野、Tudi Music等,还有多家夜店、club、电音厂牌如Akoma、Space、0731 Mission等。

据Blue Dash团队统计,所有直转平台(包括微信视频号、抖音、虎牙、QQ音乐、海外直播平台Twitch)观看总人次超100万。不论是对于Blue Dash还是修勾夜店而言,这都算是一次别具意义的尝试。

但或许有些出乎意料的是,如此豪华的演出和宣发阵容并未带来与之匹配的流量。在B站,修勾夜店的客人们似乎对百大DJ并不感冒。

身为百大DJ,国内人气电音制作人的Panta.Q此次B站演出似乎遭遇水土不服,其精华版回放播放量不到6千,与音游师USAO回放视频7.8万的播放量比起来,相差12倍。

并且,一般来说,线下夜店在0点之后气氛正酣,而线下和线上蹦迪的显然不是一批人。

据飞瓜数据,此次演出中,在USAO出现的11点半到12点,人气和礼物收益都达到顶峰,而12点半之后,尽管还有多组重量级嘉宾,但弹幕数、收益等都直线下滑,人气明显低于12点之前的时段。

据修勾夜店老板介绍,此次观看人数与平时修勾夜店直播差不多,在5万人左右。直播结束后,修勾夜店老板涨粉5千,礼物收益达到7.8万元,但按平台50%的抽成来算,则只剩3.9万元。

按照飞瓜数据的修勾夜店投放参考报价,定制视频价格为3.7万元。那么这次修勾夜店老板的收益似乎并不算大。

二、办一场虚拟演出有多难?

Blue Dash布鲁大师是一个成立于2020年年底的酒精潮饮品牌,去年通过举办过线下巡回活动Dash Night,参与赞助两届Ski音乐节等音乐节品牌。

在与多家线下场景达成合作后,今年,Blue Dash将侧重点放在品牌投入,原本计划上半年进行一系列巡演,但因为疫情无法进行,所以打算把音乐节转到线上。

尽管国内已经有一些虚拟场地可以承办虚拟演出,但对于Blue Dash这样的演出主办方而言,线上演出“场地方”的选择仍然是个难点。这需要“场地方”已经有一定用户积累,并且方便粉丝进入。

为了让更多的人能参与进来,BlueDash想寻求一个有“普适性”的端口,而相比抖音、视频号,B站开放的交互功能最好最全。于是已有88万粉丝的修勾夜店成为了“这个时间节点的最优解”。

乐迷可以进入B站“修勾夜店”频道,化身“修勾”(小狗)进入“夜店现场”互动。每个环节送礼数额最多的“修勾”可坐在特邀嘉宾旁边,进行互动。演出还在多个视频号、抖音号,以及猫厂Monstercat的Twitch频道进行同步直播,但转播平台的乐迷无法进行互动。

从二月中旬开始着手准备,为了在复工之前,大家还待在家里的时候呈现这场演出,Blue Dash团队将举办时间定在了5月末。

没有想到的是,线上演出制作的工作量比线下演出只会有增无减,海报宣发、艺人统筹、表演彩排,灯光舞美一样不落,而线上演出的”舞台搭建“甚至可能更复杂。

由于线上演出舞台的搭建不必遵循物理规则,变成了天马行空的设计想法、技术可实现性和时间限制之间的碰撞。

于是舞台从早期类似修勾夜店原本直播间的结构逐渐“起飞”,变成几个立方体悬浮在空中,围绕主舞台。远景是一个蓝色星球“布鲁星球”,几个漂浮在空中的立方块用于呈现VJ的视频素材。

为了呈现最佳效果,部分DJ的影像素材和灯光都是需要和音乐节奏有高度配合的,那么就要求制作团队将DJ的演出从线下一比一还原到线上。

而且据Blue Dash CEO Neil介绍,在筹备过程中,也不断有品牌方在知道这个概念或者看过舞台特效之后找到Blue Dash,寻求合作,增加了一些新的需求和修改的地方。

比如,中国李宁对元宇宙场景一直感兴趣,此前已经和无聊猿#4102NFT联名并进行了一系列活动,让无聊猿#4102号成为中国李宁“无聊不无聊”快闪店主理人。

此次音乐节,中国李宁的猿主理也成为了卡座嘉宾,观看演出。除此之外,虎牙和QQ音乐也主动提出合作,愿意匹配相应资源,进行转播。

回顾这场演出,Blue Dash合伙人Pudi最满意的是舞台效果,“这次所有舞美是非常精细化的。如果你投到大屏上看,真的像是演艺级别的,是一个真真正正的音乐节的概念和等级……短时间内我们还是比较自信的”。

现在,Blue Dash已经在筹备下一场音乐节。“这一次其实还是可以做的更好一些,但是时间有限,Blue Dash计划让下一次演出更具互动性和话题性,也在寻求一些有话题性或好玩的艺人参与。演出阵容或许会更加多元,演出形式会增加更多特效,“因为在虚拟世界里面你想做啥就做啥”。

三、修勾夜店会成为TMELAND们的最大对手吗?

虚拟演出的概念并不新鲜,好处也显而易见。

理论上讲,相比线下演出,虚拟演出不受天气和场地限制,可以集结全球各地音乐人,呈现出不受物理限制的舞美效果,可容纳观众数量则无限放大,但又不需要安保,可以说是让演出主办方风险减小,而演出收益最大化。

并且这可能是元宇宙概念下最重要的音乐场景,为音乐人和粉丝开辟了新的互动空间和消费场景。

目前也已经有一些成功的虚拟演出案例,最为人津津乐道的就是游戏《堡垒之夜》举办的一系列虚拟演唱会。

2019年2月,美国DJ Marshmello(棉花糖)在游戏《堡垒之夜》(Fortnite)中举办虚拟演唱会,吸引了超过1070万玩家观看,成为当时参与人数最多的游戏活动。2020年4月,说唱歌手Travis Scott在《堡垒之夜》中举办的虚拟演唱吸引了1230万观众。

这一活动不仅让Travias Scott在流媒体平台的流量增长了26%,其热单如《Stagazing》播放量增长50%。

不仅如此,双方还联名推出了一系列实体周边和游戏装备,仅虚拟商品收入就达到2000万美元,还让以PC端见长的《堡垒之夜》手游版本安装量增长了600万,并让《堡垒之夜》手游当月收入达到从2019年5月以来最高,实现多月以来首次大幅回调。

有了这样的成功案例之后,海内外音乐和游戏行业都逐渐意识到了虚拟演出的潜力。

腾讯在这方面已经有一系列尝试。华晨宇在和平精英中举办演唱会,新裤子乐队在摩尔庄园举行演唱会,都吸引了不少眼球。

腾讯还投资了3D生产消费一站式平台元象XVERSE,并以后者技术为支持,在2021年年末推出虚拟音乐嘉年华TMELAND,打造国内第一个音乐元宇宙,已经成功举办多场虚拟演出。

网易也推出了自己的在线虚拟活动平台网易瑶台,可承办元宇宙演唱会,但目前官网还没有相关案例,而是以各类会议为主。

除此之外,近几个月来,有KOOLA虚拟城市携手抖音举办了说唱歌手KnowKnow的虚拟演唱会,PICO也参与了直播;成都音像出版社·斑马中国主办,说唱歌手DP龙猪在斑马虚拟空间举办演唱会,得到华为云技术支持。

但在这之中,修勾夜店仅作为一个B站up主,却能成为多场虚拟演出的“场地方”,合作品牌不仅包括B站受众垂直的第五人格、圣境之塔、王者荣耀这类游戏,还能包括纪录片,饮料品牌。这是可以复制的商业模式吗?

如上文所说,对于主办方或品牌方而言,虚拟演出场地的选择并不容易。

一位音乐经纪公司老板曾告诉剁椒TMT,由于疫情,旗下艺人的线下演出受到限制,该公司有意举办虚拟演出,合作伙伴联系了元宇宙活动平台,有了地,但即便不谈场地搭建等后续问题的复杂性,首先这样的平台已经为粉丝参加活动设置了门槛。

由于该艺人受众大都是中小学生,对于他们而言,弄懂如何注册进入这样的平台参加活动并不容易,这很容易打消一部分粉丝的积极性。

为了扩大演出的影响力,理想的“场地”应该是已经有大众基础的平台,在这基础上如果再考虑互动性,那么年轻人聚集地B站上的修勾夜店就成为不二选择。

当然,修勾夜店并非没有局限。跟专业音乐演出场景TMELAND相比,修勾夜店的互动效果明显要差很多,作为玩家常常要在一堆狗中寻找自己的身影。

但目前看来,兼具人气和互动效果的修勾夜店的确在某种程度上,填补了虚拟演出市场小型“场地方”的空白,让“元宇宙演出”这样的宏大概念落地成为可实现的新演出形式。

修勾夜店的商业机会不少,而技术壁垒并不高。B站上有不少修勾夜店搭建教程,由于是程序运行即可,又称此为“一个挂着就可以赚钱的项目”

的确,在B站上和修勾夜店从名字到场景内容相似的频道并不少,有些甚至更精进,做了3D人物形象。

但无论如何,再没有任何一个同类up主像修勾夜店一样受到关注。然而,在修勾夜店老板看来,没有竞品跑出的原因是在于这个模式的新鲜感不足。

仅仅复制这个玩法,根本无法吸引玩家。事实上,这也是修勾夜店老板遇到的问题。从去年年末火爆以来,修勾夜店老板的粉丝增量已经呈递减趋势,直播观看量正在下滑。

近180天达到的最高峰还是12月28日,一天增加了4.9万粉。那时候,即便是普通的直播也能带来成千乃至上万的粉丝增量。

对于修勾夜店的未来,修勾夜店老板也显得不确定。

一方面,仍然有更多的合作意愿涌入,在剁椒TMT与修勾夜店老板对话的头一天,修勾夜店才完成一场与喜羊羊在抖音的合作,又已在筹备新的合作项目。相比一般Up主,修勾夜店的商业合作通常是以冠名的形式,以合作品牌为主题,进行一些特效、装扮上的配合,商业植入更“软”,对用户而言更具趣味性也更好接受。

而另一方面,修勾夜店老板坦言,对于修勾夜店模式的未来,仍有诸多不确定,“万一明天就没有这么多商单了呢?”

随着用户对模式新鲜感减弱,修勾夜店势必要做出一些新玩法来赢得更多用户,不论是内容还是形式上,修勾夜店老板都有计划做出改变。

内容上,演唱会或别的音乐活动也在修勾夜店老板的考虑范围之中,音乐类型也将不仅限于电音,或有更多探索;形式上,修勾夜店老板预计开发更多新场景和配套玩法。比如之前推出的修勾澡堂,反响就不错。

之后,修勾夜店也将配合新的活动主题,开发与新场景适配的新互动形式。

即便如此,修勾夜店似乎离人们所畅想的元宇宙演出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理想状态下,线上演出并非是比线下演出缺乏沉浸感、互动性的次级代餐,而是借助技术为人们带来现实生活无法成立的别样感官体验。

但当下,VR设备和沉浸式音响设备还没有走进大众,虚拟演出从技术到制作都缺乏经验,尽管当下虚拟偶像频出,但虚拟演出似乎还没有准备好。

 

作者:王炳凌;公众号:剁椒TMT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vqaB_-d3zShW8dTqftLqrA

本文由 @剁椒TMT 授权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 Unsplash,基于 CC0 协议。

给作者打赏,鼓励TA抓紧创作!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修勾蹦迪啊哈哈哈哈哈,万物皆离不开节奏与鼓点

    来自吉林 回复
  2. 哈哈哈和修狗一起蹦迪,感觉好有趣啊,我也想去试试了

    来自云南 回复
  3. 哈哈哈哈,真的是笑死我了,之前还真的没注意过,现在看完之后有想要真真正正去体验一下了。

    来自河南 回复
  4. 修勾直播感觉好有意思呀,我挺喜欢的,疫情期间大家都好会想办法来娱乐呀

    来自河南 回复
  5. 修勾直播真的蛮有创意的,元宇宙直播也很有新意,很喜欢这样的类型

    来自贵州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