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顶流”,凉了之后去哪了?

14 评论 3820 浏览 4 收藏 17 分钟

编辑回复:随着互联网平台的发展,抖音作为国内的短视频巨头,培育出了很多“顶流”网红,但是也逃不过被算法抛弃的命运。本文作者分享了抖音“顶流”网红的发展现状以及未来的发展之路,感兴趣的一起来看看吧。

在算法下求生,或者被算法抛弃。

半个月前,曾经火到被央视报道的“张同学”姗姗来迟地在抖音开启了直播带货首秀。

当天,张同学3小时内卖出了342万的货物。这一数据,与其近2000万的粉丝量相比,几乎可以说是毫无声息。

张同学的直播带货早有预期,去年12月,张同学刚刚火爆便在多次采访中表明了自己迟早要带货的心愿。只是让大家意外的是,张同学的带货时间,距其最火爆的时间节点,已经过去了近8个月。8个月的时间,很多人已经忘记了张同学。

在过往的经验中,抖音网红很难火过3个月,算法隔一段时间就会推送一个新人出来,享受短暂的荣光。

8个月的时间里,刘畊宏、王心凌、董宇辉、垫底辣孩,一个个新晋顶流复刻张同学的爆火路径,引导了一次次社交狂欢,但又纷纷从高峰跌落。

在抖音的熔炉之中,向来只见新人笑,不见旧人哭。新旧交替间,很少有人回望曾经的“顶流”,张同学突然的带货,把公众的目光短暂拉回到已被遗忘的“旧人”之上。

在更早的时间里,人们曾一度相信互联网的流量及造富神话。短视频时代来临后,神话被无限放大和催化,像思想钢印般打在了很多人的大脑里。但神话从来眷顾的只是少数人。哪怕是红极一时的抖音“顶流”,也逃不开被算法抛弃的命运。

算法曾将他们捧成“明星”,如今他们回归为普通人。在和算法的搏斗过程中,他们或转型、或停更,他们有的抓住了唯一的机会,有的彻底失败,有的则陷入迷茫。

一、初代网红的下半场人生

回顾抖音的顶流史,总离不开最早期的“抖音三大网红”。

彼时,不少人都在抖音的算法机制下被捧成一时之间的明星,诸如“西瓜妹”“皮卡晨”“成都小甜甜”等等。但这些人并不真正具备“网红”属性,即使在当时也没能收获多少粉丝,流量消失后,迅速归于沉寂。

当时能称之为顶流的,只有所谓的“三大网红”,彼时,抖音的日活用户尚未破亿,三大网红的粉丝数就超过了千万,其影响力可见一斑。其中,温婉则是迅速走红迅速过去的代表性人物。

2018年时,温婉凭借一段“Gucci Gucci Prada Prada”的车库摇率先火爆全网。也正是在当时,抖音作为15秒以内的短视频平台,向大众展示了短视频UGC产业的魔力:温婉被平台借势推广到整个社区,极低的复刻难度让很多人参与到爆火视频的模仿中。最终,抖音和温婉被同时推动出现在大众的视野里。

出圈让温婉不得不接受来自大众层面的审视。人们开始扒温婉的黑历史,认定她私生活混乱,用近乎猎巫的狂热来审判她。极大的舆论压力之下,温婉走红还不到一星期就被封禁。

从现在回过头来看当时的抖音,温婉的走红或许是一种偶然,但更可能出自抖音的官方意志。当时的抖音定位还是小众音乐社区。平台内部,技术流视频颇为火爆,许多对运镜、卡点、剪辑尤为擅长的网红如鱼得水。

但这也就让当时的抖音陷入了PUGV平台的陷阱:过于专业的内容会限制用户的自生产内容,让抖音成为少部分大V的才华施展地。同时,单纯的技术流视频虽然炫酷,但能够吸引到的用户也颇为有限。

温婉的出现恰逢其时,车库摇仅一个动作、两句台词,简单到不能再简单,但却成为了全网的爆点事件。在平台内部树立了人人艳羡的流量标杆:这么简单的视频都能火,那为什么我不能?

出圈和爆红,让抖音作为平台第一次为大众所知,尽管这让抖音跟温婉一样遭到了不太好的认知,但,“黑红也是红”。借力打力之下,温婉很好的成为了抖音转型的工具,此后两年,抖音一路顺风顺水,直到日活用户突破6亿。

而回到温婉本身,被抖音封禁,某种程度上促成了温婉的转型。凭借在抖音的流量积累,温婉圈到了一定的私域流量:在微博,她拥有三百多万粉丝。凭借相对出众的容貌,温婉顺利转型成美妆博主,接到了一定数量的广告。

2020年6月,抖音的生态已经完全变成另一个世界,温婉悄无声息地回归了抖音。在抖音发布的第一条视频。温婉用相对豁达的态度回应了一些网友的问题,表明自己不担心会失业。即使自媒体做不好,也可以去做模特或者做摄影师。

“不怕过气后没饭吃”实际上表明“过气”已经发生。车库摇的盛况已经不再出现,2年来,温婉更新了185条视频,频率不可谓不高,却仅收获638.5万粉丝,不及其巅峰期一周吸纳粉丝量的一半。温婉的近期视频点赞量大多只有几万,与其600万粉丝的数量并不很匹配。

视频点赞数据的低迷,进一步影响了温婉有可能接到的广告数量。2年来,温婉在抖音明显标注的广告视频仅有8条,平均下来一年仅接到4条广告。温婉也与时俱进开启了直播带货。据新抖数据显示,近一个月来,温婉共带出73.83万的货物。

尽管与大网红一场直播数量动辄上千万的数据不能相比,但温婉的遭遇已经比很多人都幸运。出圈后虽然没多久就遭到了封禁,但温婉还是得以签约了头部MCN机构,并在相对稳定的打怪升级之路中开启了自己的普通网红生涯。

二、生命周期无法回避

三大网红虽然各不相同,但却有着相似的走红路径:一条火爆的视频,和成千上万次的模仿与追捧。

从籍籍无名到成为顶流,一夜之间的流量狂欢足以摧毁任何一个人的本真。温婉尚且还没能体会到流量带来的红利便被封禁,反倒让她回归了相对快乐的普通网红生活。如今她住在杭州的江景公寓里,仅一月房租就三万五千元。

另一位凭借“让我做你的眼睛”走红的莉哥,反而因为更长的走红周期而最终失去了网红的身份。彼时,单纯的抖音唱歌博主,缺少直接对应的垂类广告商单,莉哥迫切寻求流量变现,而最快的方式,便是通过秀场直播的方式索要打赏。

三千元加微信的声音逐渐传出,再后来,则有了所谓“莉三万”的传闻,更往后,与虎牙号称千万的合约因为直播时唱国歌而彻底告吹。更严重的错误让莉哥没能像温婉一样在抖音复播。去年,莉哥尝试转型,但如今账号已经被隐藏无法查看。

三大网红中的代古拉k,是最早由MCN参与捧出来的抖音网红,这很大程度上为她规避了像莉哥和温婉一样的舆论风险,没有直接从“顶流”坠落的过程。四年来,团队帮助她走过了相对稳定的下滑期。

没有人可以永远做顶流,但永远可以有人接替顶流的位置。三大网红在抖音扩张出圈的过程中应运而生,也在抖音达到目的后逐渐回归平凡。

如果说,温婉等人代表的是抖音对颜值类内容的进攻。那么,另一个抖音不可或缺的轻娱乐内容,就是剧情号。

相比于快手中颇为盛行的土味剧情短视频,抖音中更加流行的是制作相对更加精致的喜剧剧情号内容。

一两分钟数个段子,以较直给的方式来给用户提供一定的喜剧效果。“多余和毛毛姐”,是当时凭借一句“好嗨呦,感觉人生已经到达了巅峰”走出来的代表性人物。

多余和毛毛姐的爆火也跟抖音MCN大规模入场的时间相吻合。爆火后没多久,毛毛姐就收到了来自无忧传媒的邀请,两方顺利签订合约达成合作。在接受新浪科技采访时,无忧传媒CEO雷斌艺曾说,要把毛毛姐向泛娱乐方向打造。

毛毛姐本人则对自己的生命周期颇为自信:我觉得我不是靠颜值,我是靠内容起来的,我的内容只要源源不断地更新,我觉得这个不是问题。

不过,内容本身或许能够永远立于不败之地,但一个创作者,真的能永远把握住内容的潮水方向吗?事实上,剧情号的创作难度远高于颜值网红,个人的创意容易枯竭,短视频又对更新频次有着不低的要求。

2021年开始,毛毛姐遭遇大规模掉粉。他最高峰时期拥有3200万粉丝,如今粉丝量仅2900万。为了保证更新质量,毛毛姐在1-5月停止接广告专心搞内容用以留住粉丝,但目前来看效果并不佳。顶流的时代已经肉眼可见地离他而去了。

在抖音,新晋剧情号达人们正在凭借全新的剧情重新占领人们的心智。在广东,有以真子日记、甜蜜老张等为代表的粤派。在喜剧大本营东北,则还有李宗恒、百乔为代表的东北派。

三、过气后,往哪走

2020年6月,抖音官宣日活用户达到6亿,这一数字在当时颇为让人震惊,但整整两年后,这一数字仍未得到官方层面的更新,而据多家数据机构的测算,抖音目前的日活用户数量并不超过7亿。

增长的压力让抖音开始在垂类扶持新内容,以吸引更广泛的用户群体。2021年4月,抖音开始扶持农村内容,11月份,张同学爆火。2022年4月,刘畊宏偶然获得推荐,抖音乘势扶持健身赛道,并邀请海外达人帕梅拉入驻。6月,罗永浩宣布退网,东方甄选做了新的幸运儿。

某种程度上讲,每一个抖音顶流的诞生,多少都有些“身逢其时”,如同明星届的“小红靠捧,大红靠命”一样,抖音顶流,多少都有些依靠来自平台流量转盘上的幸运指针。

如何面对这些命运馈赠的礼物,很大程度上决定了顶流们之后的命运。

2021年中,警官老陈在一次次直播PK后爆火。面对流量的蜂拥而至,和巨额打赏,老陈觉得这一切都归功于自己的能力。在接受新京报采访时,老陈格外相信自己能够凭借自己的能力干出一番事业。这很大程度上给予了他辞职的决心。

但现实给了他相反的答案,辞职后精心拍摄的短剧仅获得十多万点赞,老陈十分诧异,认为是平台限流。从曾经的顶流到普通人,老陈似乎不知道该怎么走下去了。

在一场直播pk中,老陈更是让路人缘跌倒谷底

作为不曾涉足网络的普通人一夜爆红,老陈迷失在抖音中也情有可原。2016年时,papi酱在全网走红,并一度得到罗振宇的投资。在当时,罗振宇就表示,网红的生涯时短暂的,既然如此,不如一次性透支她所有的未来。

相比起来,名校出身的papi酱还可说掌握了一定程度的内容创造力,这让她并没有真正的过气。而更多既没有papi酱的内容力,又没能意识到走红的根源并不来源于自己的网红,则只能像老陈一样,陷入迷茫之中。

papi酱谈内容

当然,也有努力的奋斗者,仍在与算法抗衡。

2020年,刀小刀sama凭借对传统变装视频的革新,用一个甩头变装的视频在当时已经颇为内卷的变装视频中杀了出来,涨粉近400万,如今有近2000万粉丝。

不过,变装视频本身容易引起审美疲劳,15s的短视频也很难真正的沉淀用户心智。如今,刀小刀也在转型将变装内容与其他类型的视频做结合,试图提供更多的新鲜感留住粉丝。

相比起来,张同学则代表了更为躺平的那一派,从一开始,张同学就认定自己是个普通人。他一直没有扩张团队,也没有签约MCN,他或许没有什么真正的商业化理想,但却在自己的东北老家保持了初心。

相比于其他平台,抖音顶流们没有什么安全感,时刻要面临自己有一天会过气的结局。平台将他们视为可供利用的工具人,用户从来不爱具体的他们自己,MCN大多数关注的不只是一个网红。

生命周期无法回避,有人痛苦、有人挣扎、有人躺平、有人则彻底放弃。

就在前不久,在全网拥有近千万粉丝的“说唱歌手”王老六宣布退网,在他的退网声明中,他说:不知道怎么,现在看自己以前的视频感觉很无聊,一切都很无聊。

 

作者:陈首丞;编辑:张友发;公众号:毒眸(ID:DomoreDumou);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Cjj0VGxadUP4F_E5VgYMlQ

本文由@ 毒眸 授权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CC0协议。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如果我是顶流,凉了之后我就先躺平,静静,先好好的玩上一玩。

    来自河南 回复
  2. 怎么没有讲疯狂小杨哥的,他持续红啊

    来自辽宁 回复
  3. 大红是偶然,持续红是实力,有时候热潮就是这么难以琢磨

    来自浙江 回复
  4. 流水的网红,铁打的平台,唯有保持初心,提升自我能力,才能在时代的浪潮中稳住啊

    来自广东 回复
  5. 感觉任何行业都是这样一代一代交替的,只是可能抖音网红的失业太快了吧

    来自河南 回复
  6. “生命周期无法回避,有人痛苦、有人挣扎、有人躺平、有人则彻底放弃。”都是有生命周期的,只是长短问题罢了

    来自浙江 回复
  7. “生命周期无法回避,有人痛苦、有人挣扎、有人躺平、有人则彻底放弃。”这句话说得太对了

    来自江苏 回复
  8. 都是这样的,都是一代一代更替的,我感觉很正常吧,到时候肯定会有新人出现

    来自云南 回复
  9. 张同学没有了热门视频和流量以后,生意可谓是惨淡,如果直播做不起来,以后怕是会淡出屏幕了

    回复
  10. 感觉每个红人的流量高峰期也就那么几个月吧,过几个月基本就无人问津,还是很不稳定的

    来自贵州 回复
  11. 感觉好多人火了后就很容易飘,保持初心真的很重要,脚踏实地才是最稳的。

    来自广西 回复
  12. 现在关于热门真的是稍纵即逝,网友的热情总是很容易被分散。

    来自广西 回复
  13. 在抖音的熔炉之中,向来只见新人笑,不见旧人哭。新旧交替间,很少有人回望曾经的“顶流”。

    来自吉林 回复
  14. 铁打的平台,流水的网红!

    来自上海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