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抖音做神曲:流水线创作,但不甘只做BGM制造机

12 评论 2775 浏览 0 收藏 15 分钟

导语:随着抖音的广泛使用,凭借抖音的传播热度逐渐成为评判一首歌火不火的因素,一首抖音神曲是如何创作出来的?在抖音应如何传播歌曲?本篇文章作者作出解读,来看看吧。

“现在跟以前不一样了,抖音没有流量,谁听你的歌”,Deepain说道。Deepain是一位原创音乐人、录音师、混音师。从2014年入行算起,他已经做了8年音乐,期间目睹了传统唱片行业的没落,也见证到抖音为代表短视频神曲的爆火,他服务过的音乐人陆续向抖音迁徙。

2021年8月,他投身于抖音,本着玩梗将账号命名为“Deepain(多次婉拒格莱美)”,认证成为一名“抖音音乐人”。凭借自己创作出的爆款BGM,Deepain在抖音获得了192万粉丝。由Deepain改编翻唱的歌曲相比听到BGM的“耳熟能详”或“似曾相识”,观众们对Deepain却了解有限。歌红人不红,也是大多数抖音音乐人的缩影。虽然有落差,但Deepain也接受了这个现况。

此后,他利用爆款BGM带来的关注与流量,去推广自己的原创单曲。这种“曲线救国”的音乐人在抖音并不少见。

今年6月底,抖音发布《抖音音乐2021大数据报告》,报告显示,2021年,抖音平台新增音乐人数量环比增长92%。从入驻平台的音乐人年龄分布看,30岁以下的新生代音乐人占比近七成。当Deepain这批音乐人一边迎合抖音喜好,创作作为短视频BGM传播的音乐,另一边也努力推销自己,做喜欢的音乐,不甘只做BGM制造机。

一、人在抖音,歌红人不红

一首歌如果想在抖音火,能不能成为作为BGM使用传播,是重要的考量因素。受抖音短视频时长限制,大多数BGM的前奏铺垫很短,目的就是尽快进入副歌高潮部分,快速刺激观众的视听觉感官,调动受众情绪,创造音画合一的协调感。

在7月8日更新的抖音热歌榜单中,前5首热门BGM中,有4首的时长都在30秒之内。

我在抖音做神曲:流水线创作,但不甘只做BGM制造机

短时间内能够让观众留下记忆点只是第一步,听完会不会“上头”,让歌曲在脑海中挥之不去,形成现象级传播,是成为抖音热门BGM的关键。

对此,Deepain总结出几种常见的BGM套路:旋律轻快,歌词简单,和弦重复,卡点节奏好

当一首歌符合上述要求后,再加上抖音的算法推荐机制,这些BGM就像在你耳朵里种下了一只耳虫,自动开启三日颅内循环模式。但如果套路一直重复,难免会让观众产生厌倦感,Deepain尝试一次性改编翻唱两首风格不同的歌曲,并将其主题命名为“你永远猜不到我下一句唱什么”,给观众带来了新鲜感。

对于他来说,创作一首抖音BGM并不难,如果能找到合适的改编歌曲,一个小时左右就可以创作完30秒的BGM片段,“工作多年的本能反应了”。

2022年1月,由他改编翻唱的《That’s what i like+身骑白马》以及《sugar+荷塘月色》两首歌曲在抖音分别获得了220.8万和131.5万点赞,原声使用人数累计达71.3万,为他带来一百多万抖音粉丝。

通过抖音短时间内的密集推送,更多人听到了Deepain的歌曲。Deepain第一次感觉到,自己好像红了:“最火的时候,每10条抖音视频里,几乎2-3条都是用我的BGM,就连之前很久没联系的朋友也来问我怎么做出来的。”流量带来的不仅是关注,也夹杂着一些负面的声音。Deepain收到了很多指责他的留言,质问他为什么要改编翻唱这些歌,破坏了歌曲原有的意境。

Deepain觉得,或许放慢更新节奏,做出更好的音乐,听众的满意度也会更高一点,便将更新频率从一周更新3-4次,减少到一周更新1-2次,而这也间接影响他的粉丝量增长速度。只不过,像Deepain这样的粉丝量达到百万以上的音乐人已经是幸运儿,抖音BGM常常伴随着“歌红人不红”的现象。

《2020抖音音乐生态数据报告》显示,2020上半年抖音音乐人入驻增长近3万,涨粉超500万的音乐人有29位,比例不足0.1%。去年夏天,一首“危险危险危险,ye~好久不见~”的热门BGM曾刷屏抖音,原声使用人数达162.4万人。但演唱者陆政廷的原视频点赞量仅有1.9万,抖音粉丝量为4.4万。

究其原因,一方面是抖音掌控着流量推荐池,一首歌能否出圈很大程度取决于抖音是否对其倾斜流量,这意味着抖音歌曲的传播不受制于音乐人自己。另一方面,相比原生博主对抖音内容规则的熟悉程度,音乐人并不占据内容优势。也因此,一些博主只是引用BGM就能拍出百万点赞的爆款,由音乐人首发的视频却点赞寥寥。

我在抖音做神曲:流水线创作,但不甘只做BGM制造机

同一首BGM的原版与引用版,两者点赞量相差115倍

二、一边努力搞钱,一边推销自己

虽然“歌红人不红”困扰着大多数抖音音乐人,但这个问题也普遍存在于整个音乐圈。《2021年中国音乐营销发展研究报告》显示,53.5% 从业者认为,相比于推红一首歌,推红一个音乐人更难。既然能不能红是玄学,那么努力搞钱才更现实。

在抖音,音乐人比较常见且可行的商业模式主要有三种。

1. 唱片公司或版权代理商通过星图联系推歌,由音乐人进行翻唱,或者直接发布需要推广的歌曲

去年4月底,小鬼(王琳凯)改编演唱的歌曲《Mood》上线发布,抖音与其达成宣发合作,在站内组织配合了一系列营销玩法:翻唱、合唱挑战(原唱/小鬼合拍)、卡点变装等。其中音乐人“王玉萌”以女声唱腔翻唱了该歌曲,获得了99.7万点赞。

截至去年7月7日,抖音话题“mood”播放次数为4亿,产生2.2万个视频,成为抖音推歌的成功案例之一。

2. 品牌方联系合作,创作专门的广告歌

“super idol的笑容,都没你的甜,八月正午的阳光,都没你耀眼。”这首《热爱105℃的你》是歌手阿肆在2019年为屈臣氏蒸馏水定制的一首广告歌,时隔两年走红抖音,再次给品牌带来曝光。

我在抖音做神曲:流水线创作,但不甘只做BGM制造机

在接受刺猬公社的采访中,阿肆表示,“恰饭歌的核心之一是旋律要悦耳,记忆点非常多,其次要符合品牌的核心,把企业的宣传点延展成一个比较具象的创作点”。

由于短视频音乐和纯音频音乐有所不同,阿肆强调短视频音乐的歌词一定要有画面感,“画面就是要super idol的笑容与歌词完整对应”。

3. 通过发行自己的原创歌曲,获得版权收入

据Deepain透露,已得到原版授权改编的《身骑白马(deepain版)》与《大花轿(deepain版)》等歌曲已经发行上线于QQ音乐,预估可获得10万元左右的版权收入。由Deepain改编翻唱的歌曲商业变现之外,音乐人们也借助抖音流量,宣传推广自己的原创作品。

今年3月,Deepain发布了原创新单曲《升温》,为了吸引更多观众关注到这首歌,他在抖音陆续发布了4条宣传视频,提前放出歌曲demo,并鼓励观众“可以提前拿它去做BGM拍视频”。

截至目前,4条宣传视频中最高点赞量为4.7万。对于这样的成绩,Deepain最开始有些许失落,“花一个月认真做的歌没有一个小时改编翻唱的30秒片段效果好”。平复心情后,他接受了这样的结果。在他看来,通过创作迎合抖音喜好的歌曲获得关注,再借用这波流量去推广自己的原创歌曲,这是一个可以实现正向循环的过程,只不过需要时间去等待和验证。

值得一提的是,Deepain的涨粉不只是抖音站内,QQ音乐和网易云音乐的粉丝数也从最初的2000增长至6.1万,这帮助他在站外也获得了一定知名度。

三、抖音音乐“争上游”

再过一个月,Deepain即将入驻抖音满一年。期间,他一共发布过100期作品,聊起自己最喜欢的一首,他选择了一首关注度没那么高的改编歌曲。

我在抖音做神曲:流水线创作,但不甘只做BGM制造机

该视频发布于去年9月,Deepain通过模仿喜欢的嘻哈歌手Travis Scott的唱腔,用英文翻唱改编了腾格尔的《天堂》,获得了5920个点赞。回忆当时的场景,他依然印象深刻:“那天晚上我做完这首歌,我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这两首风格完全不一样的歌曲居然可以融合唱到一起,音乐真的太神奇了。”

但Deepain也坦言,这种小众音乐风格在抖音只能圈地自乐,“懂的人会疯狂喜欢,不懂的人听都不听”。对于抖音喜好和自己喜好两者间的矛盾,Deepain权衡过利弊:“如果我一直做早期的小众音乐,现在可能最多就10万粉丝,也可能没有。”最近一个多月,Deepain感觉到爆款BGM越来越难做,“有时候所有因素都加上了,但就是火不起来”。

对比抖音与QQ音乐、网易云音乐的热歌榜单,可以发现进入前5名的重合歌曲寥寥无几,抖音热曲对于整个音乐平台的影响力似乎正在衰减。

我在抖音做神曲:流水线创作,但不甘只做BGM制造机

对此,公众号“音乐先声”分析认为,2020年到2021年,是抖音推歌市场竞争最激烈的两年,一方面,抖音推歌搅乱了原有的宣发节奏,造成了不少跟风、同质化、粗制滥造的现象。另一方面,平台内容的变化也在影响抖音神曲的走红模式,观众也不再满足于简单的视听刺激,而是需要更多有故事、有共鸣的内容,比如《漠河舞厅》背后的独舞老人故事,《孤勇者》与战疫、抗灾等内容的匹配。

与此同时,抖音也尝试向音乐行业上游靠拢。6月中旬,字节跳动旗下首款音乐App “汽水音乐”正式开启公测。此后不久,抖音音乐版权代理平台银河方舟也推出特别企划,联动告五人、房东的猫等八支乐队组合,在汽水音乐首发新单曲。“抢首发”这一举动是为了将用户引流至汽水音乐。当该歌曲后续分发到其他音乐平台后,有用户表示“之前是为了听新单曲才下载的汽水音乐”。

我在抖音做神曲:流水线创作,但不甘只做BGM制造机

近期,抖音视频的BGM处会出现“汽水音乐”的logo

此外,7月8日抖音上线了“2022看见音乐计划”,旨在扶持原创音乐人,给予歌曲推广、现金激励、商业化变现等奖励。对于各音乐平台间的抢人大战,Deepain已经习以为常。他现在最想做的,就是之前与某音乐平台签约的独家合同到期后,改为全平台分发,“这可能是我们音乐人现在唯一能掌控的事情”。

 

作者:小八hachiko;编辑:张洁

来源公众号:新榜(ID:newrankcn),专注互联网内容领域的观察报道,关心与内容产业相关的人和事。

本文由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合作媒体@新榜 授权发布,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CC0协议

给作者打赏,鼓励TA抓紧创作!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在抖音火的歌时间长了可能就听腻了,单独搞的音乐app感觉意义不大

    来自浙江 回复
  2. 其实抖音神曲可能只有**那一段是比较好听的,还是不能和优秀歌手的歌比

    回复
  3. 感觉抖音神曲基本都差不多啊,简单或者二洗脑的旋律,配上一些网红的经常使用,就出现了

    来自云南 回复
  4. 快餐文化永远替代不了主食

    来自江苏 回复
  5. 抖音的神曲就是这样,越魔性越洗脑,正经的歌没什么传唱力度了

    回复
  6. 是真的,音乐博主的流量基本是不会很高也不会持续很久

    回复
  7. 歌红人不红倒也正常,很多原创没翻唱受欢迎

    回复
  8. 感觉抖音神曲还是属于无法永恒流传的,听到最后还是会发现经典最香!

    来自广东 回复
  9. 真的好奇怪,好多都是歌红人不红的。不过抖音神曲初次听就感觉很好,后面就没啥意思了

    来自广西 回复
  10. 抖音神曲其实也就那几秒,只凭十几秒来判定一首歌的好坏,也是蛮扰乱市场的

    来自贵州 回复
  11. “现在跟以前不一样了,抖音没有流量,谁听你的歌”真的,听起来好心酸

    来自吉林 回复
  12. 要笑死我了,怎么发现现在对一件工作做时间长了都是流水线呢,真的是很折磨人。

    来自河南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