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不见的人,怎么用抖音?

11 评论 4499 浏览 4 收藏 18 分钟

编辑导语:改变视障人群在互联网世界里“寸步难行”的困境,修建互联网“盲道”显得十分必要。盲人的世界不仅需要现实世界的温暖,更需要精神世界的丰富,视障人群是世界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是要被连接的对象,如何改变这种困境,我们一起来看看。

来源:极客公园(ID:geekpark)

作者:连然

 

「看看这个烤鸭,它外焦里嫩,现在下单还有优惠!」盛先生「听着」手机中主播卖力的吆喝,轻点两下屏幕,成功下单。

对于很多人来说,这只是一个稀松平常的、通过直播带货「剁手」的经历。但是,对于以盛先生为代表的视障群体来说,这样「轻松」的使用场景,曾经是奢望。曾经,盲人按摩师盛先生生活在只有光影的世界,不能看报纸,没机会看电视,信息来源匮乏,至于娱乐?更是少的可怜,只有收音机陪着他了解世界。很多时候,他感受到一种与世界脱节的无力感。

最开始的改变,来自大洋彼岸的硅谷。

2010 年左右,盛用起了苹果手机,其 iOS 自带的 Voiceover 旁白功能让他离网络越来越近。但那些年,国内公司的许多软件,还没有考虑信息无障碍,视障用户使用起来并不便利。

微信也是在 2013年左右,在视障群体向苹果公司求助,后者跟腾讯协调过后,进行的相应改造。抖音如今也已经进行了包含短视频信息流、消息、个人中心、直播、电商等模块的无障碍适配工作,让视障群体能够更自如使用。

而在这一切背后,则是国内互联网公司对于障碍用户不断的理解,并因此而改造产品的进程。

一、误解与理解

和大部分人一样,李楷兴原先不理解,既然视障人群看不到,为什么还会使用抖音、西瓜这些「用来观看」的视频产品。

作为字节跳动产品团队的一员,李楷兴在与视障群体的进一步接触过程中,逐渐意识到,视障人群是在把抖音、西瓜视频这些产品当广播电台在用——对处于模糊光影或者黑暗中的障碍人士来说,它们是一种陪伴式的存在。

视障用户在每天开始做事前,会把抖音的直播打开,边做边听,一听就是五六个小时,时间很热闹地就过去了。李楷兴有空时会去盲人按摩店,说是按摩放松,但更像是做市场调研。有时店里似乎生意一般,他就想,没有客人的时候,盲人按摩师傅会干什么?师傅打开手机给他看安装的西瓜视频,无聊会时在上面看带旁白解说的无障碍电影。

先天性失明的杨青风,每天都会打开今日头条,在无障碍模式下「看」一两个小时的新闻。这半年来他感受到的一个变化是,头条在产品无障碍上更友好了。他可以在看视频时自由拉进度,随时开关,不再像其他时候,在用一些没有焦点,对读屏软件不友好的视频产品时,想要关掉打开的视频,还得劳烦他人帮他关闭。

很多人误会盲人不看视频,觉得视障人士跟互联网或者跟视觉类产品没什么关系,但其实视频软件对他们来说是一种社交工具。「你说你要是发个图片晒朋友圈,我根本就不知道你在干嘛,但是你要发个抖音,我就能猜个八九不离十。」杨说道。

另一种误解可能更为常见。几乎所有新认识的友人,都会给杨青风发语音打招呼,可能觉得这样对于看不到文字的他们更友好。但事实上,对于经过读屏软件训练的盲人而言,「听」文字要比听语音更为高效,效率至少提高三倍以上。

在大众中常见的误解,基本也映射在公司对产品无障碍的改造中。某些银行曾经推出手机版 App 的无障碍版本,却仅仅是将吃喝玩乐、饭票等诸多功能阉割掉而已,而不是针对这些功能做出无障碍改造方便相应人群使用。

更多的不便体现在日常生活里。很多次,盛先生打开某买菜应用的页面,操作常失去焦点,想买的东西根本没法加进购物车。程序语言中所谓的焦点,在 Windows 应用无障碍开发指南中的解释即为关注的区域,指在光标当前被激活的位置,是哪个控件被选中可以被操作。

比如在文本字段中,当用户想要输入内容时,需要将光标放在该字段的上方点击,以获得焦点。在无障碍模式下,焦点可能会出现重叠、切换顺序无规律等问题,使得用户在操作中有丢失焦点的可能。

他曾经试图向该平台反映情况,然而始终没能得到回应。买药也是一样,有时出门不便,想要从购药平台购买药物,靠自己独自一人总是难以下单成功,总得依赖身边人帮他一把。

在盛先生看来,抖音的体验要相对好一些,无障碍改造时有更新。之前,盛先生想要在直播时读一些留言跟观众互动,但翻看留言多有不便,之后抖音将留言列表进行了排序处理,留言可按照先后顺序直接一条条播放出来,对障碍人士的使用体验更加友好了。不过依然还是有一些问题存在。购物环节返回的焦点丢失、点开团购图片后关闭页面失败等障碍也依旧存在于抖音,等待着被解决。

二、解决问题的人

为视障人士解决问题不是朝夕之间可以完成的。它需要投入时间,多方协作,也需要视障人士的参与。

视障人士胡友阳如今在抖音集团做无障碍测试工程师,在此之前,他兼职做过硬件测试,做过盲人剧本杀,更多时间里,他也没逃开大多数盲人会做的一项工作——盲人按摩。今年二月,一个机会来到他面前。两轮面试顺利过关后,他成为了抖音集团信息无障碍测试工程师。

胡友阳读书时学的是工业设计,或多或少地接触过工程测试的内容,但他之所以能够得到工作,多半要靠从 2016 年就开始的自学经历。自学,说起来也是被逼无奈之举。为了获取信息以及网上购物,他日常会用到不少 App,过程有诸多不便,试图向产品方反应过,然而得到的通常只是「问题已提交,何时解决请等待」。

漫长的等待过后,常常是不了了之的结果。他想也许有一天自己可以做那个解决问题的人,于是开始了自学之路。成为工程师后,胡存格参与到产品无障碍改造工作之中,那些困扰他的问题,比如,图片识别不正确、文字朗读不正常,页面内元素在无障碍模式下不可点击甚至无法感知……等等,他终于有机会亲手推动它们被解决。

正是因为参与其中,他才切身体会到,修复 bug 没有他想象中那么容易。改动一行代码,要牵扯到不同的开发人员对不同的模块进行相应的修复。中国的互联网产品,普遍功能很多,界面复杂,所以无障碍改造的成本非常高,抖音也是如此。

就像在抖音应用上,在无障碍模式下,评论编辑框里的文字是无法正常编辑的,直到数个月过去,这一问题才得以解决,视障人士才能够正常地对评论进行编辑。胡友阳的体会是,要真想把无障碍改造做得特别好,工程量和周期很可能会无限量扩大。除了界面复杂以外,与上百个研发团队分散合作,也是影响修复周期的关键因素之一。

这一点,李楷兴也有所感触。在抖音集团产品的数字包容相关事项里,他负责无障碍优化的团队,作为业务中台来支持各项事宜。他们会牵头、协调包括今日头条、抖音、西瓜视频等各业务的研发与设计人员,完成各产品上的无障碍、适老化产品规范,接着还要进行无障碍、适老化的基础体验改造与保障。

西瓜视频,我不是药神无障碍版 | 图片来源:抖音截图

视障工程师胡友阳所做的事情,就是最后一项的基础体验保障。团队要事无巨细地将每件事对齐。具体到对于色弱者、视障者,按钮应该用什么样的颜色、什么样的字号、什么样的对比度,才能让用户较清晰地去获取到信息?

读屏功能对应的标签应该怎么写,应该以怎么样的顺序阅读?这些规范都要由他与团队去跟对应业务线的人员进行具体讨论、反复沟通以及打磨。产品定期会有无障碍体验测试,若收到有缺陷的反馈,产品团队会给到对应的业务线,排给相应的研发来进行修复。

三、漫长的过程以及未来

产品的无障碍改造从用户调研,到内部立项,再到获得资源,推动协作,需要人力与时间的持续投入。这注定是一趟漫长的旅程。

在业内人士看来,运作产品无障碍是在平台之内的社会责任。当一个平台足够大,就必须要去面对产品所造成的社会影响,「当一款产品足够大,使用渗透足够高的时候,如果有人因为一些生理上的缺陷,就不能使用的话,产品的社会责任是没有尽到的。」

微信在 2011 年刚推出时,因为不支持读屏功能,对视视障人群并不友好。盛先生如今回忆起来那时多少有点遗憾,当时有很多朋友、客户都在从 QQ 迁移到微信,还想在微信上跟他预约按摩服务,「但很遗憾,那个时候我们操作不了。」

直到 2013 年左右,在视障群体向苹果公司求助,后者跟腾讯协调过后,进行了相应改造。苹果封闭式生态的优势体现了出来,盛先生也在用安卓(Android)手机,但是,「安卓本身是开源的,如果一个 App 无障碍做的不好,你找 App 背后的公司,公司不理你的话,真就没有人管你了,总不能找谷歌吧。」

如今,主流电商平台京东、淘宝、拼多多都已经在 App 上做出了适当的无障碍改造,能够满足视障群体购物时的基本需求。尽管在这些 App 上,仍然存在不同板块无障碍适配程度不一的情况,需要被改进。

国内目前有 1700 多万名视障人士,其中约 400 万人不到 30 岁,正是互联网产品的活跃用户。截至今年 5 月初,共有 375 家(个)网站和手机应用在工信部的推动下完成无障碍改造并通过评测。各家平台凭借影响力上的杠杆效应,正在更高效率地创造社会价值。

但这件事是漫长的过程。除了研发投入压力巨大之外,它还会挤压其他更具商业价值业务需求的迭代。还有更「实际」的问题需要解决,商业价值、投资回报是任何一家平台都不能忽视的。一方面是社会责任感,另一方面是商业价值,两者之间的平衡问题始终是要解决的。

只有平衡好两者之间的位置,各个产品的无障碍改造才能持续下去,才能让残障人群始终有更友好的使用体验。上述业内人士认为,这个问题有两种解法。从短期来看,就是做出取舍,以高标准来做好核心体验与场景的无障碍,在整体研发成本相对可控的情况下,保证无障碍体验在 60~70 分的水平。

长期而言,这件事可以通过持续的技术投入与创新来解决,李楷兴的想法是,通过搭建技术解决方案,让产品在无障碍改造方面可以实现自我修复。考虑到其实每个人可能都会存在一些有障碍场景,比如开车时得看路,同时再看手机其实很危险,这就是一种视觉障碍场景。

李楷兴正在从多模态交互的角度去看抖音等内容产品,所谓多模态交互,是指一件事可以通过多种交互方式来实现,就像文本的输入,就可以通过在实体键盘打字、手写触控输入以及语音输入等多种方式完成。

他希望这些平台上的内容,在各种场景下,能够实现多模态的信息传达和交互,让用户能够根据自身需求来切换模态。在此基础上,再去推动无障碍的设计贯穿内容的创作分发和互动,这样一来,不仅能够造福障碍群体,也能够照顾到普通群体在障碍场景下的需求。

互联网改变的不止是这些。对于残障人群,他们的工作机会也变得更多了。

还有人做网络主播、网络配音,做标签标注、软件测评,他们正在打破大众关于盲人与按摩之间的刻板联系,但并不是所有盲人都有做推拿的天分,从前,他们的职业选择被过分限制在一方天地之中,如今,互联网拓展了他们的可能。

盛先生有在苹果公司做零售员的盲人朋友,他们在工作两三年以后会调进入天才吧,去做苹果的无障碍工程师。就像胡友阳在抖音集团一样,他们都有机会去亲手解决那些曾困扰它们的存在了。盛先生也做过网络配音的工作,只是收入并不稳定,半年的时间花费完,收入只有四千元,还不够几万元的配音设备的账,他只好重拾按摩旧业。

不过,他对于未来很乐观,「毕竟盲人在互联网的工作才开始,我相信几年以后这种情况会有很大的改观。」

本文首发于极客公园,如需转载请联系极客君微信 geekparkGO。
本文由 @极客公园 授权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 Unsplash,基于 CC0 协议。
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我觉得这种为视障人士提供的这些产品真是太好啦,这就是科技发展的意义所在呀

    来自浙江 回复
  2. 虽然我们正常人的互联网生活很简单,但视听障碍的人很难

    回复
  3. 哇哦可以哎,支持支持。希望软件能有更多此类功能的出现

    来自广西 回复
  4. 随着网络科技的进步,互联网改变的不止是这些。对于残障人群,他们的工作机会也变得更多了。

    来自陕西 回复
  5. 还是要多关注听障人士,真好,好的产品就是要为更多用户考虑

    来自广东 回复
  6. 在看了这篇文章之前,完全没有想到听障人士还会用抖音,看来以后真的长见识了,感谢作者

    来自广东 回复
  7. 我觉得我们这个社会真的需要对听障人士多一些理解和关爱,他们所面临的困难远比我们想象中大得多

    来自广东 回复
  8. 随着网络技术的进步,也有了很多针对听障人士的电子产品,虽然使用有一定的难度,但是还是不错的

    来自广东 回复
  9. 互联网改变的不止是这些。对于残障人群,他们的工作机会也变得更多了。

    来自吉林 回复
  10. 是啊,抖音视频这种又不像纸币一样,能在上面刻盲文,我觉得可以单独开一个盲人区的视频

    来自海南 回复
  11. 看到有人关注盲人怎么玩抖音真的感觉心里好暖好欣慰,当然啦,还是有很长的一段路需要走

    来自海南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