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年入百万的YouTube大V?你也可以”

1 评论 3122 浏览 4 收藏 14 分钟

网络的发展为许多人都开辟了一条快速赚钱的机会。在这一背景下,有的人还自诩为老师,通过网络卖课的形式,又不断吸引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靠网络致富的这一群体中,同时又开辟了通过卖课来实现财富增长的途径。这篇文章来自编译,作者在文中介绍了通过 YouTube 发布视频来赚钱这一方式背后的故事。

斯科特·米切尔(Scott Mitchell)相信,YouTube 能让他发财致富。

去年,32 岁的米切尔从所谓“网红频道”(cash cow channels)的教学推广视频中得知了这一赚钱方式,即通过“YouTube 自动化”的方式来制作视频并获利。

米切尔接连购买了一系列教学课程甚至是会员服务。至今为止,他已为自己的 YouTube 事业投入了近 1.5 万美元。即便如此,他的每一步都充满了坎坷,具体而言,让他感到痛苦的包括无甚干货的教学课程、剽窃视频内容的自由职业者,以及让他惹上麻烦的涨粉策略等等。

“我已经买了三套课程,还有一套专家课。唯一的收获只有空空如也的钱包。”米切尔说。

如今,一众网络博主都打着“YouTube 自动化”的旗号,在家开课教人赚快钱。但正如网络上许多承诺快速致富的生意一样,一大批以“YouTube 自动化”为噱头、装腔作势传授经验的收费“导师”横空出世,而对于那些雄心勃勃的互联网从业者来说,这可能又是一个填不满的无底钱坑。

要找到符合“YouTube 自动化”模板的视频并不难,难的是你都不知道这样的视频究竟有多少。这类视频通常都有一个不出镜的旁白、一个吸人眼球的标题,内容一般是新闻、针对某个话题的讨论,或者一个“十大名流/运动员”名单。视频素材往往是来自其他出处的视频片段和图片集。有时,这也会涉及到版权纠纷。

“YouTube 自动化”一词其实并不恰当,这里的“自动化”并非指一种机械的自动化,而是指将工作外包给自由职业者。这一概念并不算新,但最近却突然火了起来。把编写脚本、加入旁白、剪辑视频等费时的工作全都外包出去,一个人便可以同时运营多个频道。这一操作通常也被标榜为“稳赚不赔”的买卖。你所需要的只是一点启动资金——用来买教学课程,以及为视频制作者支付酬劳。

这些课程主要是教人们发掘具有高热度的视频话题,并且让他们通过 Fiverr 和 Upwork 等自由职业在线平台雇佣独立的自由承包人来为其管理频道、制作视频。根据自由职业者的报价费率,一个视频的制作费用从不到 30 美元到 100 多美元的都有。许多人就在这里栽了跟头。

拥有众多关注者的“网红频道”每月的广告收入可达数万美元,而无人问津的频道则一文不值。如果一个频道有 1000 个订阅者且上传视频总观看时长达到 4000 小时的,YouTube 便会与其共享广告收入,频道所有人可分得视频盈利的 55%,但前提是他们能够创造这么多收益的情况。对此,YouTube 拒绝就“YouTube 自动化”置评。

去年夏天,米切尔花 500 美元购买了马特·帕尔(Matt Par)的《Tube 变现大师课》(Tube Mastery and Monetization)。帕尔说,他一个月能通过 YouTube 赚三万美元,他的优秀学生有的每月则能赚两万美元。

该课程涵盖了“YouTube 自动化”的各个方面,包括如何选择收益最大的话题、如何外包,以及如何使用特定关键词来提高搜索排名等等。帕尔还解释了 YouTube 算法的工作方式。

但米切尔说这一课程缺乏实操性。它没有教授如何制作含有优质脚本的高质量视频。他和其他学员还在 Facebook 的私密小组里抱怨,在帕尔的 YouTube 主页上,这些课程无需缴费就能观看。

“这根本就是在贩卖梦想。”米切尔说。

米切尔不愿透露自己的住址。但他提到,去年秋天,他创建了自己的第一个频道,名为“赏金力士”(Bounty Lux),主攻财富和名流领域的视频。他通过 Fiverr 平台找到了一名自由职业者,并向对方支付了 2000 美元,以换取 20 个视频的制作,其中一个关于知名演员道恩·强森(Dwayne Johnson)的视频因涉嫌剽窃而被 YouTube 下架。米切尔为此和那位自由业者产生了纠纷。由于收益极低且关注者寥寥,米切尔最后放弃了“赏金力士”这个频道。

后来,米切尔又花了 1500 美元购买了另一套课程,并且还花了 3000 多美元师从于营销机构 Pivotal Media 的导师维克多·卡特里纳(Victor Catrina)。此外,他还向卡特里纳的团队支付了 3000 美元的视频制作费用。但米切尔表示,那些视频的创意和脚本都是从其他频道抄来的。

在雇佣的自由职业者消失五天过后,米切尔就决定不再投资这个赔钱的频道。导师卡特里纳表示,一旦他发现团队中有人剽窃脚本,就会开除此人。

“我并不完美,这个项目也是一样。”卡特里纳说,“对于那些经济困难或是觉得课程达不到其标准的顾客,我也愿意为他们退款,这一点我也公开宣传过。”

2021 年 3 月,来自佛罗里达州迈尔斯堡(Fort Myers)的亚历山德拉·法苏洛(Alexandra Fasulo)及其表亲花了两万美元,跟卡莱布·博克斯(Caleb Boxx)签订了一个“YouTube 自动化”项目的合作。

博克斯的团队主要负责为 29 岁的法苏洛代管一个名流频道。在六个多月的合作期间,该团队一直在为她创作视频。但法苏洛说,他们创作的视频质量不高,而且根本吸引不到多少观众。博克斯没有回应置评请求。该频道每天收益不足 10 美元,第一阶段的合作到期后,法苏洛没有再跟对方续费。

“这就是自动化最不值当的地方,你最开始就必须投入一大笔钱。”法苏洛说。

大卫·尼克(Dave Nick)是一位来自塞尔维亚的博主,其真名是德杨·尼克里奇(Dejan Nikolic)。尼克里奇自 2019 年起便投身于“YouTube 自动化”领域,如今 20 岁的他在 YouTube 上拥有 7 个频道,其中 3 个由他本人出镜,另外 4 个则只有旁白。此外,他还注册了 21 个 YouTube Shorts 账号。YouTube Shorts 是 YouTube 旗下与 TikTok 竞争的短视频平台。

尼克里奇称自己 2021 年赚了 140 万美元,其中包括他推出的教学课程及相关服务收入,而今年刚过 8 月份,他就已经赚了 100 万美元。尼克里奇收入的 70% 都来自一套售价 995 美元的教学课程。

“没有多少人能靠‘YouTube 自动化’年入百万。” 尼克里奇说,线上业务服务才是“进账七八位数的秘诀”。

尼克里奇说,自己有些学生在 YouTube 上月入过万,但他不确定具体人数。

在 YouTube 视频中,尼克里奇着重强调他已经赚了多少钱以及视频另一端的用户可以期待自己能赚多少钱。他的 Instagram 账号上全是关于旅游、劳力士手表、保时捷和关于如何发展 YouTube 事业的文案。但尼克里奇表示他的生活“并非总是那么光鲜亮丽”。

“我一天几乎 15 个小时都在电脑面前。”他说。

利用 YouTube 自动化视频赚钱的一个诀窍,就是要满足大家对科技大亨埃隆·马斯克(Elon Musk)的话题追踪。

去年秋天,来自荷兰城市于尔克(Urk)的杰琳·布兰茨(Jelline Brands)创建了一个名为“揭秘埃隆·马斯克”(Elon Musk Rewind)的 YouTube 频道。该频道的一些视频内容并不属实,比如最近一个介绍特斯拉(Tesla)智能手机的视频就不属实。即便如此,布兰茨表示自己迄今为止已经赚了 25 万美元。除新闻外,她的频道还包括有关特斯拉最新产品的传言和预测。

此外,布兰茨也在卖课。许多学生不顾布兰茨的反对,也纷纷推出了以马斯克为主要内容的频道。其中,甚至连布兰茨的姐姐也成为了她的竞争对手。

诺亚·莫里斯(Noah Morris)是布兰茨推出的《荷兰暴富学院》(Cash Cow Academy Netherlands)课程的一名讲师。他表示,这一商业模式“由于竞争过于激烈已经在走下坡路。”

布兰茨曾花费 1000 美元购买了一节 YouTube 教程,之后发现那只是一个 4 页纸的文档。几个月后,即 2020 年 12 月,布兰茨也开始卖课。她说,自己已经收了 1700 名学生,大多数学生都为她的课程支付了 1000 欧元,其中有 100 到 200 人反馈称自己在 YouTube 上赚了钱。

“我热爱我的工作。”布兰茨说,“对我而言,这甚至不是一份工作,而是一个爱好,就像打游戏一样。”

不过,YouTube 的算法瞬息万变,布兰茨也逃不过算法的影响。她创建的马斯克频道去年 11 月份还能获取约五万欧元的收益,但现在一个月只能赚 7500 欧元了。她还表示,一些老学生的收入也有所下降。面对这一局面,前不久,布兰茨在一周内连续创建了 16 个新的频道,以此希望实现收益的稳定。

充满挑战的前景让布兰茨的一些学生也开始在尝试卖课。

同样来自荷兰的 21 岁创作者尤里·范·霍夫韦根(Youri van Hofwegen)表示,许多人都对在 YouTube 上获得成功抱有不切实际的期待。霍夫韦根的网名是“尤里自动化”(Youri Automation)。

“他们这个星期花了200美元,下个星期就想赚上两万。”他说,“根本没有什么神奇的成功秘诀,你需要做的就是付出。”

米切尔也因课程惹上了一堆麻烦。在 Facebook 的一个专家群组里,一名自由职业者告诉米切尔去一家专门制造“僵尸粉”的公司购买已有盈利能力的频道。米切尔向那名自由职业者支付了 5000 美元,雇其制作并上传了约 60 个关于加密货币和网上赚钱的视频。

YouTube 很快就封禁了其中一个频道。另一个频道也因为涨粉难而艰难运行了数月,但最后却因为有人上传了 3 个盗版视频而被 YouTube 以侵犯版权为由删除了那个频道。受雇的自由职业者表示,那些视频是有人故意使坏上传的。

米切尔还在考虑贷款购买一个价值三万美元的 YouTube 频道。

“这是最后一搏。”他说,“我只是需要多一点时间。”当米切尔搞清楚可以教什么内容过后,他也许也会卖课,或者推出可以获取收益的实用指南。

原文链接:https://www.36kr.com/p/1901113819507073

译者:俊一;来源于神译局,36氪旗下翻译团队。

本文由@神译局 授权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 Unsplash,基于 CC0 协议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全靠卖课赚钱,这就是最简单的赚钱方法

    来自广东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