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元可以播一天,数字人才是终极“搬砖”人?

0 评论 2921 浏览 6 收藏 19 分钟

数字人的身影已经越来越频繁地出现在人们的视野当中,比如在带货直播间里,又比如在短视频里。那么在未来,数字人是不是真的可以取代真人主播?可能一切还有待市场的反馈。本篇文章里,作者便针对数字人主播的发展进行了解读,一起来看。

日均成本200元左右的数字人直播间,你见过吗?

最近,抖音的某个本地生活类账号进行了两场带货直播。据新榜旗下抖音数据平台新抖数据统计,该账号两场直播的预估销售额均在7万元上下。数据看起来不高,但这两场直播全程由数字人完成,单日成本仅190元,不需要场地以及灯光、摄像头等硬件投入,只需要一台电脑即可,且带货成绩和此前的真人主播相差不大。

要知道,带货主播现在已经是实实在在的高薪行业。以杭州为例,月薪1.5万元都不一定能吸引到合适的主播,更何况一个直播间至少还需要承担运营等人力成本,以及灯光、场地等固定成本。

又便宜、又能7×24小时工作的数字人主播真出现了?

数字人公司硅基智能相关负责人罗峰(化名)告诉新榜编辑部,这种数字人属于2D超写实数字人。据介绍,硅基智能克隆数字人前需要主播先提供一段3-5分钟的真人出镜口播视频,以及30秒的真人出镜静默视频、纯绿幕视频、录音文件。

“这些素材输入到后台,我们的代码就能调用算力让数字人根据对应文本动起来,同时做好音画同步的修正。”

罗峰强调,数字人最好根据应用场景来提供素材,如果想要让数字人的应用场景更通用,还可以提供比较通用的肢体动作素材。数字人从需求提交到克隆完成一般只需要5-7天即可。“得益于对嘴唇、身体动作等的精准控制,硅基智能的数字人的声音还原度可以达到80%-90%,拟真度最高能达到99%,外表基本上看不太出来”。

不怕996,200元播一天,数字人才是终极社畜?

硅基智能采用的核心技术。图源:受访者

倒映有声联合创始人、CTO李骁补充,目前业内的数字人公司主要有两种技术路线:一种是纹理式,通过拼接声音、口型、动作等让数字人动起来;一种则是生成式,把数字人作为一个整体整个驱动起来。

笼统地说,区别于柳夜熙等3D超写实数字人,以及A-soul等2D二次元数字人,2D超写实数字人就是以真人为基础,制作出一个有动作、有声音的二维图片。李骁强调:“对于数字人来说,最终是否足够逼真是非常关键的一点。”

图源:抖音

在最近的《刘润年度演讲2022:进化的力量》中,润米咨询创始人刘润爆料,今年10月1日开始,自己发布在社交平台的视频有不少都是由数字人完成的。利用数字人技术,博主似乎不需要再化妆、背台本、拍摄,只需要输入一段文本就可以输出一段以假乱真的短视频。

罗峰透露,目前国内提供类似服务的至少有4-5家,单单硅基智能就为抖音上的3万多位博主制作了数字人。据了解,目前博主使用数字人时一般会穿插使用,有时间时就自己拍摄,外地出差时则在高铁上编辑好文本,直接使用数字人。

据观察,目前包括“刘润”“骆骆整理说”“大巫聊装修”等博主的视频并未因为使用数字人而出现明显数据下滑。

从带货主播到短视频博主,数字人真能代替真人吗?

一、2D超写实,数字人的新解法?

数字人很多人应该不陌生,此前新榜编辑部在系列文章《造价从100元到100万,虚拟人究竟是什么?》《90%玩家处在早期阶段,虚拟人靠什么赚钱?》《虚拟人四大难题:技术、产品、市场、中之人》中也做了相关报道。

数字人行业目前存在两种路线:

3D超写实数字人的优势非常明显,不仅极具科技感,还能搭上元宇宙概念股,但劣势同样突出:价钱太贵,门槛太高。一个标准线以上的3D超写实数字人,市场报价普遍在百万级别,且产能有限。这也是为什么3D超写实数字人更多活跃在短视频甚至是图片中。

2D二次元数字人的优势是便宜,能吸引二次元用户,但却很难帮品牌覆盖更大范围的用户。有业内人士表示,二次元数字人太小众了。早在去年,韩束等品牌就开始在淘宝直播间使用2D二次元数字人带货,但更多是为了填充凌晨之后的“垃圾时间”。

不怕996,200元播一天,数字人才是终极社畜?

图源:抖音、淘宝

拟真度高,能降低观众接受难度之外,2D超写实数字人的另一个特点就是便宜。

以硅基智能为例,数字人形象+声音克隆的费用为几万元/年。数字人如果用于拍摄短视频,只需要再支付大约几十元/分钟的时长费;如果用于直播带货,则需要再支付几千元/月的服务费。

“中小商家使用素材库中199元/月的通用数字人,直播费用最低可以压缩到5699元/月,有些通用数字人还是免费的。”

罗峰透露,为了满足中小商家的需求,硅基智能和模特经纪公司合作,集中采购了一批模特的形象授权用于制作通用数字人。“通用数字人我们会尽量选得宽一些,各个行业都有,且不断补充更新,另外还会有外国人形象的数字人用于英文直播。”

图源:硅语元宇宙App

事实上,目前业内已经出现不少2D超写实数字人创业公司,核心卖点就是便宜。比如“磊哥说同城运营”在直播中就表示,数字人主播的费用可以低至13.66元/小时,每月稳定产出500条短视频。

不同的数字人服务商。图源:抖音

总得来说,不同城市、不同类目、不同直播间的成本差异极大,不同数字人公司给出的报价也不尽相同,但数字人主播比真人主播便宜,是没什么问题的。

二、数字人做带货、拍视频靠谱吗?

从资本角度,数字人往往和元宇宙联系在一起,数字人的价值取决于能否讲出一个漂亮的、着眼未来的故事,但从直播、短视频角度,判断数字人价值的标准很简单:能不能带货、有没有流量。

先说直播带货。

需要具备一定的灵性,能和观众进行深度的情感互动,同时必须进行大量机械劳动,比如同样的话术反复说无数次,这是带货主播少而贵的内在原因。

以目前的技术,数字人大概率代替不了董宇辉、李佳琦等个人风格强烈的主播,但如果是在强调“货带人”的品牌直播间呢?观众不需要和主播进行情感互动,产品好,价格便宜,还能把相关信息讲清楚就行。

罗峰透露,大品牌的数字人通常在非热门时段使用,热门时段仍需要真人主播拉人气。这个时候,数字人的定位更多是为了辅助主播,承担一部分机械性劳动,以便支撑起24小时直播间。

至于中小商家,基本都是平播,提前录好0.5-1小时的语音后,就可以配合数字人在直播间循环播放。这个时候,数字人的角色定位更像是图像版智能客服。

不怕996,200元播一天,数字人才是终极社畜?

面向淘宝商家的智能客服曾是一个垂直创业赛道,数字人主播像是直播电商时代的智能客服。图源:网络

数字人主播算是介于货架电商和真人主播带货之间的一个新解决方案。

再来说短视频拍摄。

做个选择题,你能分辨出来刘润的哪条视频是真人拍摄,哪条视频是用数字人拍摄吗?

单就我的个人体验,在快节奏的刷屏场景下,真人和数字人的视频观看体验差别并不大。

刘润和崔磊的共同特点都是口播博主,他们的视频特点是:场景固定,机位固定,动作固定,且更强调知识输出而非个人表演。对这类博主来说,只要保证文本质量,同时视频观看体验不太差,流量并不会有太大变化。

倒映有声为陶勇医生制作的数字人分身

图源:腾讯视频“眼科医生陶勇”

对于数字人博主,自媒体人倪叔曾提出两个问题:当观众知道博主是数字人的时候,他们还有观看、互动的动力吗?当知道博主的视频只要输入一段语音就能生成却报价10万元时,品牌方还愿意给钱吗?

这里有个微妙的地方在于,我们可以说博主输出的内容质量没有变,视频的流量也没变,但观众和品牌的感受也不会变吗?这个没有绝对的对与错,但需要时间来给出答案。罗峰提到,不少使用数字人的博主都和硅基智能签署了保密协议。看来,博主们可能也担心这一点。

总得来说,数字人最明显的优势就是能降低真人的时间成本、团队成本,提高他们的劳动产出。罗峰说:“我们想做的就是通过数字分身帮客户躺着赚钱。”

此外,李骁认为,数字人的另一大优势是可以进行能力迁移,数字人既可以瞬间学会英语、法语等多国语言,还可以加载唱歌、跳舞等技能。“更像真人,还能做一些真人做不到的事情,这会是数字人未来的两个发展方向。”

三、数字人能让人躺赚吗?

几年前,“睡后收入”概念曾流行一时,简单来说,一个人什么都不用干,每天睡醒就能看到银行卡里的钱越来越多,通过金融、IP等方式获得大量非劳动性收入。

业内对数字人的追捧,表面上是因为博主时间太紧,没时间拍视频,主播价钱太贵,商家支付不起,但更深层次的原因是,业内希望能用数字人完成视频拍摄、直播带货等劳动,进而实现低成本、无限制的效率产出。

想法很美好,但目前的数字人技术仍然存在一定局限。李骁表示,数字人最难的就是肢体动作的精准匹配。“如何根据语义对动作进行推断,如何把动作渲染出来,尤其是复杂环境下的运动预判,目前还是一个比较难的问题。”

正因如此,目前的数字人还无法快速、低成本地满足剧情、搞笑、颜值等博主的视频拍摄要求,而更多聚焦动作变化不大,且主要展示上半身的口播主播。据了解,目前2D超写实数字人创业公司的主要客群就是想转型口播博主的律师、医生、会计、心理咨询师等专业人士。

当然,随着技术进步,我相信数字人的智能程度会越来越高、相关成本会越来越低。但是,数字人也存在3个根本性问题:

第一,数字人只能解决效率问题,无法解决内容问题、产品问题。刘润可以靠数字人省去视频拍摄的时间,但数字人说什么,仍然来自他对行业、人性、世界的思考;商家可以靠数字人获得一定的成本优势,但当大部分商家用上数字人后,决定货能不能卖出去的,仍然是产品是否有足够的竞争力。

倒映有声联合创始人、CMO何培成认为:“如果最后数字人的效果不好,是怪自己的运营能力还是怪数字人?通过解放重复性劳动来压缩人力成本,这才是数字人能解决的核心问题。”

第二,数字人尚未跑出成熟、可复制的商业模式。巨量引擎数据显示,2022年直播电商行业至少有378万的人才缺口。如果数字人能解决直播电商行业的劳动力问题,应该会有不错的商业前景。

在何培成看来,数字人的未来一定是面向广大普通人,但很多人可能并没有想清楚数字人到底有什么用。“我们现在主要聚焦广电融媒体等B端用户,一个原因就是B端用户客单价更高,需求也更明确,相反,C端用户并没有太高的付费意愿。”

此外,一旦数字人被证明可行,行业会迅速从卷真人变成卷数字人。最后,整个行业的竞争态势很可能并不会发生根本性变化。

第三,数字人可以满足博主、商家的需求,但未必能满足观众的需求。观众可能因为新鲜感围观少数几个数字人,但无数科幻电影也描述了一种担忧:相比带来的便利,人类更厌恶数字人带给生活的虚幻感。“纯手工”为什么能成为营销标签?因为很多人更愿意为一个有血有肉的人付费,向一个活生生的人投入感情。

因为用户需求,平台也未必会允许数字人的大规模应用。

数字人带货属于抖音明文禁止的“录播”行为吗?新榜编辑部就此向几大直播带货平台询问,截至发稿前,几大平台均未给出明确回复。此前有相关从业者表示,淘宝、京东这类纯电商平台不会限制数字人带货,但抖音、快手等内容电商平台,可能会在流量上做出一定限制。

不怕996,200元播一天,数字人才是终极社畜?

图源:抖音电商

据了解,目前的数字人直播通常会配备一个运营,运营既可以在后台实时输入文本,操作数字人回答观众提问,也可以以助理的身份帮助数字人回答问题。“我们的数字人不仅支持中之人模式,还可以实现数字人、真人的联合直播”,罗峰补充。

短期内,如果能把技术、市场问题解决好,数字人主播/博主应该能成为一个不错的效率工具,但能否撑得上一个更大的故事,未来会不会被证明是泡沫,只能等更多市场反馈。

“说实话,数字人行业的真正需求我们也在持续深挖,更多的应用场景也在尝试落地;但毋庸置疑,在元宇宙和Web3.0的世界里,数字人是必定需要的底层基础设施”,何培成说。

作者:云飞扬;编辑:张洁;校对:卷毛

原文标题:不怕996,200元播一天,数字人才是终极社畜?

来源公众号:新榜(ID:newrankcn),专注互联网内容领域的观察报道,关心与内容产业相关的人和事。

本文由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合作媒体@新榜 授权发布,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CC0协议

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给作者打赏,鼓励TA抓紧创作!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目前还没评论,等你发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