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在小红书上占卜?

0 评论 3696 浏览 2 收藏 17 分钟

从看相到塔罗,从桃花到命理……互联网上越来越多的“占卜师”们,是神秘学的拥簇,还是混乱的迷信者?本文介绍了小红书上越来越流行的网络“占卜”,通过对“占卜师”的采访,观察了这个神秘的网络占卜业态目前的状况,从小众到出圈,再到如今的混乱,互联网“占卜”该往何处去?一起来看看这篇文章,你或许会找到答案。

“我和他之间的感情,到底有没有结果?”小颜(化名)与男友已经在一起一年了,但两人总是时不时地因为一些小事情吵架,这让小颜开始怀疑两人是否真的有未来。

某天夜里,躁郁不安,经历着心理斗争的小颜,打消了疑虑,将问题连带着自己的姓名、生辰八字以及168元算命费,一起发给了刚添加的“大师”。

很快,她便收到了回复,说两人的感情会有一些波折,但最终会走到一起。这让小颜无比欣慰,这个结果正是她想要听到的。

可这位“在我们当地相当有名”的大师的预测,似乎并没有小红书上的姐妹们说的那么准确。随着时间的推移,小颜和男友的关系变得越来越紧张,最终以分手收场,“大师”也已经消失于人潮。

其实,无论在国内还是国外,“算命”都不是什么新鲜事。当下,即便达摩克利斯之剑已然落下,但这门古老的生意仍在互联网上有着旺盛的生命力,占卜师、塔罗师等一众围绕算命展开的“副业”,亦在随之生根发芽。

一、互联网算命,从看面相到塔罗牌

“日主甲木生在午月,推测时辰为壬申,坐下正印生身,年月伏吟午火,地支子午冲,今年子午卯三刑全,应在停工养伤非常符合易理。”某明星受伤微博的评论区,一位“大师”如此评述道。

此前很长一段时间内,与之相似的各种“半仙”仿佛住在微博里,在各热搜的评论区显现,逮着网红明星与事件当事人的生日、面相一通分析,得出绝大多数人想看到的结论。

这样的景象常常会让人怀疑:都已经2023年了,街头巷尾那些带着墨镜、一人一桌一椅的“大师”们也都快消失了,谁还在拜访算命先生?但事实是,互联网算命的核心受众,正是当下的年轻人。

互联网算命通常有几种常见的模式,此前最流行的是免费算命,只需要输入自己的生辰八字、姓名等信息,便可以获得一份简单的算命报告——与其说是算命,不如说是娱乐。

相比娱乐性质较强的机器算命,人们显然更愿意相信所谓的专家。渐渐地,口吐玄学的大师在自媒体红利下应运而生——通过自媒体引流,再通过“专业”的算命服务变现。

据光子星球了解,前述曾混迹于微博的各种大师,按名气资历划分,算命价格通常在几百到几万元不等,围绕算命产生的诈骗案例更是屡见不鲜。有媒体报道,某微博算命大V,就曾因网络迷信诈骗的罪名被公安机关抓获。

塔罗师饼干(化名)告诉光子星球,年轻人们虽然迷信,但主要停留于转发图片祈福等形式,对自己的钱包看得很死,并不会傻到花几百几千元,甘当韭菜。

此外,在她看来,互联网算命正经历着一轮演替——现在的年轻人越来越不信命了,没有人还会相信生日、手机号能预测命运,原来的生辰八字那一套好像也已经失灵了。“现在的人‘算命’越来越脱离虚无的玄学范畴,不靠求神拜佛来预知未来,而是更追求一些潜意识层面的东西。”饼干解释道。

换言之,充斥着“半仙”的看手相、面相等的东方传统算命形式,似乎已经在年轻圈层中脱魅。相比之下,以塔罗牌为代表的西方算命(占卜)形式,近些年在年轻人中越来越流行。

这点,身为塔罗牌爱好者的饼干深有体会。据其回忆,在她四五年前刚入坑时,塔罗牌在国内还属于小众圈子,由于自己解读往往会带有主观因素,因此同好间常常会互相帮忙解读,圈地自萌。

直到2020年前后,塔罗牌迎来了自己的出圈时刻——大量新人涌入贴吧、小红书等“秘密根据地”求人占卜,社交媒体关于塔罗牌的分享也逐渐多了起来。“有时候新人问的一些问题真的很离谱,比如给塔罗牌套上塑料套会不会影响牌运,吃辣会不会影响准确度等等,越来越离谱。”

而或许是察觉到了新的商机,几乎一夜之间,不少曾屡遭平台审核敲打的“风水大师”瞬间转型为了塔罗师,从贩卖桃木剑变成了兜售水晶球。

“从秩序到混乱,也就一瞬间的事。”

随着“风水大师”涌入,饼干慢慢感觉到塔罗牌圈子变味了,达摩克利斯之剑亦随之落下。

出圈没多久,塔罗牌便被扣上了‘洋迷信’的帽子,就连饼干无偿分享相关资料的抖音帐号亦遭到了封禁。“说检测到封建迷信,禁止发言,名字变成了数字,头像、简介也都被屏蔽了。B站视频也被打上了‘勿轻信’的标签。”

抖音被封的同时,大本营贴吧、小红书对塔罗牌的监管也愈发严密,饼干亦曾因无偿帮小白解读而被小红书短暂禁言。多番打击之下,“老巢”要么被端,要么被生意人们占据,饼干心中那股互联网精神逐渐消散,和几个曾经的圈内好友拉了小群,不愿再在社交媒体过多分享。

严苛的监管,驱离了原本的圈子,但却赶不走已经盯上占卜生意的玩家们。监管之下,这门古老的生意转向了暗面,变得越来越隐秘。

二、神秘学,年轻人的新副业?

不同于微博上面一眼便能分清的“命理居士”,小红书上的塔罗师们不仅粉饰自身的技术颇为高超,还有着大量与素人用户无异的水军,每天流窜于各类相关笔记的评论区。

“姐妹们别轻易相信别人,评论区很多都是托,我们当地有个算得很准的师傅,收费也少,毕竟真正会算命的都是不贪财的,只是人家根本不玩小红书。”某关于占卜事业笔记的评论区,一条留言如是写道。

而该留言的细分评论区,则有着十余个用户回复“求私”。剥离少数几个真实的跟风回复,这一切,其实都是算命团队刻意制造的虚假氛围——通过多个账号一唱一和,让所谓的“大师”变得真实可信。如果用户未曾注意到不同笔记下面上百条类似的留言,显然很容易落入设定好的圈套。

此外,占卜师们,亦擅长在个人简介里“打哑谜”,引导用户猜出自己的微信号;或通过主页背景图引导用户点击群聊按钮,进而通过诸如“V:xxxxxx”之类醒目的群聊名称实现导流;亦或是伪装成素人用户,讲述自己的心路历程——故事不尽相同,但终点却始终如一。

对平台机制滚瓜烂熟的算命团队,显然已经学会了如何规避平台审核。而一旦用户被导入私域,方才的唯唯诺诺,便将演变为“重拳出击”。

自诩“韭菜”的小吉(化名)告诉光子星球,小红书上的算命、占卜服务定价通常在百元以内,主打“平价算命”,很适合她这样钱包不太鼓的学生党。

而小吉碰到的塔罗师,通常都有多种业务。“如果只是想判断下大致走势,掷掷星骰就行,掷一次一般在十几元到三十元之间;若是塔罗占卜,一般可以选按问题收费或是按时间收费。此外,还有动辄数百元定制星盘。”

小吉以她以前曾光顾过的一位塔罗师为例,单次提问价格为58元左右,多个问题享一定折扣,问题可以涵盖爱情、桃花、事业、学业、人际、选择等诸多方面,有效期三个月,但不包括健康方面,各家给出的提问模版往往也会直言——“生老病死请找道士”。

而除了桃花运以外的其它问题,则能按时间收费。“语音每分钟5元,洗牌、抽牌的时间囊括在内,时间越长每分钟单价越低,比如20分钟就只要80元。”

看似明码标价、童叟无欺,但身为“过来人”,小吉深知其背后的坑。

“以测桃花为例,按塔罗师的说法,桃花不能按时间收费的原因,是如果客户没有桃花运的话,就没什么可分析的。可后来自己去了解后才知道,他们原来只是想赚更多钱,因为客户9成以上都是来问爱情、桃花的,对此他们早就准备好了各种回答模版。”

而当她按要求支付了48元,询问了自己接下来三个月有没有桃花之后,所谓的塔罗师洋洋洒洒讲了一堆术语,最后只模模糊糊告诉了个大概——“会,将在你现在认识的人里出现”。然后称若要精准预测桃花对象的性格、外貌特征、出现时间等,还需另加40元“补牌”才能了解。

此外,该塔罗师的朋友圈,时不时还会更新优惠活动,充分发挥了私域的营销价值。比如限时折扣,38元提问一次,即便客户当天没时间,也能让其存着以后再问;亦或是包月套餐——800元一个月,期间可随时问任意问题,不限次数。而最近,这位曾声明从不售卖转运物件的塔罗师,又在朋友圈默默贩卖起了水晶。

其实,算命也好,占卜也罢,本就属于有偿服务,线下摆摊的师傅和线上塔罗师收取一定费用,也并非不合理。但正如前述所言,当本属于小众的塔罗占卜爆火出圈,原本的圈子终究不可避免地变得浑浊起来。

小红书里,一位自称有三年经验的塔罗师,在笔记里剖析了自己从入坑,到学习,再到后来渐渐开始收费的心路历程,语言真挚,难免让人共情。只可惜,他犯了一个错误,即忘了隐藏自己的小红书收藏夹。

在其收藏夹里,充斥着“那些没人愿意做,却很暴利的项目”“如何利用信息差赚钱”“如何在互联网上找副业”的笔记,而这些高赞笔记中的一篇,正是教人怎样成为一名占卜师。

三、忒修斯之船

从小众到爆火,再到逐渐沉寂,作为国内塔罗牌起落的见证者之一,新宇(化名)如今虽时不时还会帮人看牌,但同过去热切的自己相比,现在的他已经躺平了。

人越来越杂,圈子越来越乱,问题越来越无厘头,是他这两年最大的感触。

混迹贴吧、小红书的这几年间,新宇曾亲眼见识过找人要生辰八字的“中式塔罗师”;通篇直抒牌意,套模版话术的“敷衍文学大师”;将塔罗牌当作副业的学生党;以及试图用神秘学包装自己的中二少女……

有一次,他甚至在小红书收到过“黄牛”的合作邀约,对方负责帮他拉人,他则负责占卜、回复,按比例抽成。

牛鬼蛇神大显神通的同时,提问也越来越让他摸不着头脑——“有想靠占卜寻物的,有想靠塔罗牌押题的,有来算周末会不会生理期的,还有手游玩家来占卜问‘哪天能抽到SSR’”。相比之下,诸如“暗恋对象有没有看我朋友圈”这类曾让他不解的问题,反倒显得无比正常。

诡谲的现在,让他无比怀念曾经。

在新宇眼里,塔罗牌其实没有那么多玄学的东西,亦非大众舆论所认为那般,是自欺欺人的卡片,而是一种自我审视的方式。“塔罗牌就像是一剂安慰剂,冥想、解读的过程,其实也是自我反省的过程,就算内心已经知道答案,但还是想从中寻找一些慰藉。”

因此,在看牌过程中,与其说是占卜师,新宇的角色更像是“赤脚心理医生”,倾听他人的喜怒哀乐,眼下的不顺亦或是童年的疮疤,去了解他们内心的真实想法,建议他们去做他们想做的事。“这种交流有时候是双向的,我自己也能从中获得许多。”

但这,也只是他的一厢情愿。尽管目前已有心理学家研究起了塔罗牌在心理治疗方面的应用,但大众视角里的塔罗牌,仍是那个极富神秘主义的占卜工具。这也注定了,塔罗牌必然会被推上风口浪尖。

从出圈,到千夫所指、平台打压,再到如今,国内的塔罗牌圈层有如忒修斯之船——想赚钱的还在变着法子引流赚钱,舆论的谴责亦在客观上普及了塔罗牌,领着一众新人辗转入坑,孕育出隐秘的产业。

而那些属于小众时期的印记,则正回归小众,乃至渐渐消失。归根结底,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置身机会主义者的时代,也只能遵循相应的玩法。

撰文:文烨豪;编辑:吴先之,来源公众号:光子星球(ID:TMTweb),细微之处,看见未来!

本文由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合作媒体 @光子星球 授权发布,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 CC0 协议。

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目前还没评论,等你发挥!